1346 愤怒的侯莫

    是王桐的脑袋!

    王桐真的是太惨了,明明今天白天还好好的,还说一定能将我们送出徽省,将来一起里应外合、干掉侯莫。但是现在,王桐已经惨死,脑袋还被人切了下来,丢在我们面前。

    王桐的头血淋淋的,一双空洞的眼睛望着我们,仿佛在控诉他的冤屈和不甘。

    我们见识过无数的生杀、死亡,唯独这一次给我们的震撼最大。

    我们的兄弟在昨晚的恶战中全死光了,我们本来就处于极端的愤怒和悲伤中,现在又看到王桐的脑袋,一颗心别提有多复杂!

    看到王桐的头,我们的脑子都是“嗡”一声响,接着没有任何犹豫,纷纷拔出了自己的武器!

    不用多说,一定是王桐泄露了,侯莫发现了帮助我们的人就是他,所以才有了现在的结果。

    我们知道自己不是侯莫的对手,可我们也要拼,不仅要为我们的兄弟报仇,也要为王桐报仇,我们和侯莫没有完,哪怕我们都要惨死,也要狠狠咬下他一块肉来!

    天色已经彻底黑了,院子里没有灯,唯有天上的一点月光,映射出我们略显单薄的身影。

    院门被人推开,一个人影走了进来,正是侯莫。

    在他手里,还拎着那柄足以象征他身份和地位的大剪子。

    只有他一个人。

    我们眼中迅速升腾起无数的火焰来,迫不及待地一哄而上,想要当场将他杀死。

    除了萨姆,侯莫是我们近期最想杀死的人了,没有之一!

    我们四人拥有着极强的默契,无论身法还是攻击的角度,都能达到最完美的状态。二条的杀猪刀,赵虎的骷髅斧,程依依的匕首,还有我的饮血刀,无一例外地攻向侯莫,想要将他碎尸万段。

    如果我们个个都是全盛状态,绝对可以和侯莫一拼的,哪怕拼不过他,也绝对不会让他好过。

    但是不行,我和赵虎、二条都受着伤,而且都是重伤,昨天晚上一度到了无法动弹的地步。虽然经过包扎,又经过了一晚上的休养,可我们的实力连一半水平都发挥不出来。

    这样的状态下和侯莫战斗,简直就是找死。

    看着我们冲上来,侯莫发出一声狞笑,接着将大剪子上下挥舞,剪子的寒光四处飞射,整个过程连十个回合都不到,我们几人再次遭到重伤,“砰砰砰”地各自飞了出去。

    鲜血再次从我们的身上淌下,我们还能站得起来,可是我们知道,我们要完蛋了,我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除了被他一个一个弄死,根本别无出路。

    “嘿嘿嘿嘿嘿……”

    站在月光底下,侯莫还是笑着,他将大剪子举起来,“咔嚓”“咔嚓”剪了几下,有血从他的剪子上淌下来。

    “以为有王桐帮你们,就能跑得掉啦?”侯莫嘿嘿笑着,一脚踩在王桐的脑袋上,并且来回碾着。

    王桐已经死了,却还要遭到这种凌辱,我们当然看不下去,一个个咬牙切齿、怒火中烧!

    “本来王桐做得挺好,也挺隐秘。”侯莫继续说道:“我查了整整一个晚上,也没查出来究竟是谁救了你们。昨晚那个开铲车救你们的小伙子,被我们拦下来后就自杀了,真是刚的不得了啊……但也更加让我疑惑,究竟是谁这么有能力,敢在庐州这种地方和我作对?想来想去,也没几个……后来终于想起来了,我跟你说我是战斧的人时,王桐就在脚底下躺着呢……唉,我可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竟然忘了这一茬啊……”

    我还是头一次听说有人用“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来形容自己的,可见侯莫这个人有多无耻。

    身为华人,还加入战斧,怎么可能不无耻呢?

    “接着,我就找到了王桐。”侯莫继续说道:“一开始他还不承认,但是被我一顿暴打之后,他终于什么都招了。我跟他说,只要你供出张龙他们的位置,我保证就不杀你,他为了保全自己的命,就把你们给卖掉啦……哈哈哈,你们几个还真以为,王桐对你们有多义气?”

    “可你还是杀了他!”我咬牙切齿地说。

    “对啊,这种首鼠两端、吃里扒外的人,他不该死谁该死呢?你们也用不着这么愤怒吧,他可是出卖了你们的位置啊!”

    没错,王桐是把我们卖了,可我们也恨不起他来,毕竟他的本性还是善良。而且酷刑之下,又有多少人能承受住呢,那些革命义士之所以能名垂千古,就是因为他们做到了一般人做不到的事情。

    王桐除了功夫高一点外,其实就是个普通人,他也贪财好色、贪生怕死……

    可这不是大部分人都有的毛病吗?

    我的神情有些激动,几乎要压不住自己愤怒的火焰:“到底是谁首鼠两端、吃里扒外?侯莫,你是个土生土长的华人吧,怎么能够背弃祖国、投靠战斧?你有那么强的力量,怎么不给国家做点好事,怎么能跟战斧一起危害祖国!”

    “你这话问到点子上了。”

    “叮”的一声,侯莫将剪子往地上一戳,说道:“其实讲心里话,我还没有见过不爱国的,但凡出生在这片土地,有谁不希望这个国家越来越好?”

    “那你为什么还要投靠战斧?”

    “因为国家不让我活啊。”侯莫叹着气说:“我好不容易才攒下这么大的基业,结果动不动就扫黑,不是损兵折将,就是断了财路。然后我就琢磨了,这么下去肯定不行,迟早要被国家干掉的啊,得给自己找后路了……就在这时,战斧找上门来,邀我加入,说是事成之后,齐鲁大地彻底归我掌管,我就是名正言顺的鲁王了,这么优越的条件,我当然答应啦,所以算是一拍即合……”

    说到这里,侯莫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张龙、赵虎,其实你俩也一样啊,别看你们现在势力挺大,龙虎商会一说出去,好家伙,十几个省。但是那有什么用呢,干不干掉你们,还不是上面一句话的事么?被上面干掉,和被战斧吞并,还有什么区别吗?所以啊,我也想劝你们一句,不如和我一起加入战斧,将来共享这份土地和荣华!”

    “我呸!”我狠狠地吐了一口,说道:“别把我们当做和你一样,我们就是坐牢、惨死,也不会跟战斧沆瀣一气!你也有脸劝我,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有可能子子孙孙都被钉在耻辱柱上?”

    侯莫嘿嘿笑着说道:“钉不钉在耻辱柱上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成王败寇,历史永远是成功者书写的!你看当初满清入关,算是标准的蛮夷侵略中华了吧?后来怎么样呢,因为出了康乾盛世,还不是被改写成、影视,世世代代歌功颂德?战斧如果成功,我看也少不了,国家更发达、经济更腾飞,人们感激我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将我钉在耻辱柱上?”

    说真的,侯莫这番言论,将我说得一愣一愣,竟然有点无法反驳的感觉。

    侯莫继续说道:“当然,我也承认,战斧现在的名声不是太好,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反感战斧,包括战斧曾经的大本营徽省!所以你看到啦,我今天是一个人来的,就是为了劝说你们加入战斧,和我一起完成这份霸业!当然,如果你们都不愿意,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只能将他们都杀死啦!”

    “你做梦吧!”虽然我无法反驳侯莫,但也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仍旧固执地说:“让我们和你一样吃里扒外,门都没有!”

    说到这里,我倒福至心灵,接着说道:“你还有脸拿满清举例子,后来满人和我们融合在一起,成为了新的中华民族,这点无话可说,可你不要忘了,当初引清兵入关的吴三桂,到了现在还被人骂,谁不说他是个叛徒?你要想和吴三桂一样,世世代代遭人唾弃,那就继续这么干吧……对了,就算你杀掉我们,好日子也没几天了,就在今天早上,有关你加入战斧的事,已经被我们几个传出去了!”

    别的不说,起码锥子、莫鱼、韩晓彤、祁六虎等人是知道了。

    他们知道以后,会传播给更多的人,红花娘娘会知道吧,那么魏老也会知道……

    所以你说,侯莫还有好日子么?

    而侯莫昨晚之所以承认他的身份,是因为他觉得能拿下我,结果却在王桐的安排下,让我逃之夭夭,这才导致信息泄露。

    别看侯莫说起战斧来一套一套的,可是他也知道,这玩意儿在国内不招人待见,黑白两道人人诛之。消息一传出去,他不完都不行,顿时怒从心头起,当场咆哮一声,提起大剪子就朝我们冲了过来。

    “等着瞧吧,华夏一定属于战斧,我会成为历史上最大的功臣!你们这些执迷不悟的家伙,放着阳关道不走,偏要走独木桥,一个个都愚蠢透了,那就都去死吧!”

    我们几人都懒得搭理他,纷纷握起自己的武器,要和侯莫再战一场。

    我们知道自己不是侯莫的对手,但到现在只能拼了。

    就在这时,房顶上突然传来一道声音:“侯莫,既然你这么聪明,那我就考考你,知道‘八荣八耻’的第一条是什么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