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0 出手救人

    小三子说得没错,强龙不压地头蛇,我虽然贵为龙虎商会南门的门主,但和人家敦煌真是毛关系都没有,凭什么在人家地盘上耀武扬威?就好像一个国家的国王,去了别的国家也不算什么嘛。

    而且我也不想闹得太僵,和地头蛇搞好关系,还能帮我不少的忙。

    但我怎么都没想到对方的态度会是如此差劲。

    小三子已经很客气了,对方却一点都不客气,直接说我没资格和李晨亮说话,还要我有多远滚多远!

    真的,他要是在龙虎商会管辖的地盘,现在已经是一具死尸了。

    我确实有点怒了,眉毛一瞪说道:“你说什么?!”

    我不会怕李晨亮的,一个小城里的黑老大,手下不过七八十号人,保证打得他妈都不认识。

    可能是我的气势太凌人了,毕竟我算久居高位,一举一动都养成了颐指气使的习惯,一般人还真扛不住我的气场。那几个打牌的汉子都有点愣,小三子赶紧说道:“我大哥是龙虎商会的,找你们小亮哥有点事!”

    “龙虎商会”在华夏还是挺出名的,几个汉子闻言均是面色一变,其中一个汉子恭恭敬敬说道:“好,两位在这等着,我去通报一声。”

    汉子急匆匆走进内厅。

    我和小三子就在外面等着。

    过了一会儿,汉子便出来了,笑着对我们说:“两位来吧,我们小亮哥有请。”

    我心里想,这李晨亮架子挺大的啊,知道龙虎商会的张龙来了,就算没见过面,也能出来迎接下吧。但我还不至于为这种事生气,毕竟我是来找二叔,不是来斗气的,我便跟着汉子往前走去,小三子则跟在我的身后。

    左拐右拐,来到其中一个房间,汉子把门推开,里面果然传来哗啦啦搓麻将的声音,有四个人正在打麻将,旁边还站着几个小弟,负责端茶倒水。

    领我们进来的汉子说道:“小亮哥,龙虎商会的张龙到了。”

    打麻将的几人都看过来,其中一个小眼睛的男人说道:“哪个是张龙啊?”

    看他三十来岁、寸头,眼睛有神,八成就是李晨亮了。

    我说:“我是。”

    李晨亮上下看了看我,表情有些意外,显然没想到我这么年轻。

    他招招手,让旁边的一个小弟替他打着麻将,他则朝我走了过来,将我引到旁边的一处沙发上,说:“坐!”

    我便坐了下来。

    小三子站在我的身后。

    有人过来沏茶、倒水,李晨亮摸出一盒熊猫香烟,递给我一支,我也接着,点了。

    “你说的那个龙虎商会,就是那个龙虎商会?”李晨亮疑惑地问。

    我笑着道:“能有几个龙虎商会?就是那个龙虎商会!”

    “你得有证据吧。”李晨亮上下看了看我:“龙虎商会占着十多个省,财大、气粗、势广、人多……跑到我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干什么?”

    我明白李晨亮的意思,在他印象里龙虎商会是个很大的组织,老大必然很有排面,走到哪里不是豪车接送、马仔成群?一个小小的李晨亮,打个麻将都有一堆人伺候,我堂堂龙虎商会的领导人,出门竟然只带了一个随从?

    所以李晨亮怀疑我,也有道理。

    我笑着说:“你想我怎么证明?”

    李晨亮稍一考虑,说道:“你身为龙虎商会的大哥,地盘延绵十多个省,手机里应该有好多高级领导的号码吧……”

    我“哈哈”地笑了起来,冲着李晨亮竖了下大拇指,说道:“好法子!”

    接着,我便把手机放在桌上,打开通讯录翻出几个号码来给他看。

    虽然李晨亮没法确定真伪,但他也不相信我能提前做好这么充分的准备。

    于是他点点头,看着我说:“真没想到,龙虎商会的领导人竟然这么年轻,真是年轻有为、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这样的话我不知听过多少遍,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但实际上我知道,能有今天完全依赖南王。我要不是南王的儿子,哪可能接手隐杀组的势力,哪可能轻松获得这么大的地盘啊。

    所以别人吹捧归吹捧,我自己心里还是有点数的。

    我笑了笑,说道:“只是恰好有一群好兄弟罢了。实不相瞒,我这次过来敦煌,是有点事找你帮忙。”

    李晨亮立刻正色道:“有什么事,你尽快开口吧,大家出来混的都是兄弟,只要是我能做到的,必定赴汤蹈火!”

    我俩刚刚认识,哪谈得上赴汤蹈火,更谈不上兄弟,不过是他觉得帮了我这一次,以后我能帮他更大的忙。

    我便说道:“是这样的……”

    我话还没说完,门外突然传来激烈的惨叫声:“不要啊、不要啊!”

    声音之恐怖、语气之绝望,让我都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我奇怪地问:“这是?”

    李晨亮淡淡地说:“没事,估计又是个小偷不守规矩,我的手下准备教训他呐。”

    说着,又摇摇头:“这些小偷啊,最近一段时间不知怎么了,疯狂地涌进敦煌里来。问他们干什么,说是来挖‘漠上飞’丁三斤藏在沙漠里的宝藏,价值一百个亿!真是笑死我了,要真有这些宝藏,还轮得到他们挖吗,早被我给吞啦!不过他们乐意挖,就让他们挖嘛。宝藏没挖出来之前,他们都得在敦煌生活,一个个也没什么手艺,只能继续干老本行,就得给我上供!”

    说到这里,眼神又忽地一冷:“人多了,当然就不好管,偶尔出几个不守规矩的,可不就得杀鸡儆猴、杀一儆百么?”

    门外的哀求声接连不断。

    我很同意李晨亮的说法,队伍大了确实不好带,有时候就得抓几个典型,让其他人知道害怕。

    所以我不再管门外的惨叫声和哀求声,而是继续对李晨亮说:“不知你还有没有印象,一个月前见过这个人没?”

    我一边说,一边摸出二叔的照片来给李晨亮看。

    虽然我不关心外面的人,但小三子关心,毕竟是同行么,听到同行这么凄惨,忍不住悄悄溜出去查看情况了。

    “当时不是他一个人,而是五个人。他们的钱包和证件被偷了,来你这边问情况了。”我给李晨亮讲着木头、金枪他们的长相。

    李晨亮看着我手里的照片,听着我的描述,很明显的眼神闪了一下,似乎想起什么来了!

    我刚要问,小三子急匆匆走进来,俯身在我耳边说道:“龙哥,是刚才偷您钱包那个牛仔男,他已经好几天没收成了,被李晨亮的人惩罚,要切他一根手指头呢……您帮帮他吧!”

    我能理解小三子的心思。

    第一,他自己就是小偷出身,所以看不了其他小偷受委屈;第二,牛仔男看他是同行,才把钱包还给他的,也因此惹来了断指之祸。

    其实我不想管这事,小偷被剁手指不是活该吗,没把整个手剁了已经够意思了。而且我着急问二叔的事,哪有时间管什么牛仔男啊。但小三子开口了,我总不能不答应吧,这才对李晨亮说:“我刚知道,准备挨罚的那个人,是我这哥们的一个朋友,要不你看我的面子,将他给放了吧?”

    “这……”李晨亮面有难色:“兄弟,你也是当老大的,知道有些规矩不能坏啊……”

    “就当是看我的面子了。”

    “好吧!”李晨亮终于下了决心,冲旁边的人招了招手,说道:“把外面那人给放了吧,告诉他不能有下次了,否则决不轻饶!”

    “是!”那名汉子匆匆走出门去。

    不过一会儿,外面的惨叫声和哀嚎声便停了,八成是牛仔男被放了。

    小三子一脸的感激,又悄悄出去了。

    我也终于可以继续和李晨亮说二叔的事了。

    “你见过他们吗?”我举着二叔的照片问道。

    “见过。”李晨亮点点头说:“你只说一个人我不记得,说五个人我就记得了,他们是当兵的吧?”

    我激动地点头:“没错!”

    看来这次找对人了。

    老天待我不薄,这趟来敦煌还真没扑个空啊。

    李晨亮继续说道:“我这个人,虽然走了邪门歪道,但我对当兵的特别尊重!兄弟,你说的这几个人,我确实见过,大概在一个月前,他们过来找我,说钱包和证件被人偷了,我立刻下令去找,很快就帮他们找到了!”

    “后来呢?”

    “后来,他们就走了啊。”

    “走了?去哪里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他们好像是来执行什么任务的吧,去哪也不可能和我说啊。”

    我知道李晨亮说得没错,二叔他们拿到证件之后,去哪也不可能和李晨亮说啊,但一想到信息到这里又戛然而止了,我心里那个郁闷劲儿和腻歪劲儿就别提了。

    李晨亮继续问我:“兄弟,你找他们有什么事?我可以派出手下帮你打听下的!”

    “这人是我二叔,失踪有段时间了,”我叹了一口气:“那就麻烦你了,帮我找一找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