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7 真正的勇士

    宁家昨晚被一大群歹人入侵,以宁老的性格,本来不会这么轻易善罢甘休,至少要把天城搅个底朝天,说什么也要把何红裳挖出来。

    但是因为他有工作在身,只能先把这事放一放了。

    宁老本来是在出国访问,惊闻家中出事,才紧急返回来,甚至把国际友人都请到家里来了。家里的事暂时解决完了,当然继续接待国际友人,宁老在中院设好宴席,这里地方最大,有楼台有流水,环境也非常好,还挺适合招待客人。

    我和红花娘娘都是第一次见国外的国王,还挺新奇,趴在窗户上往外打量。

    不知道这个莫西是哪个国家的,名字挺长,我记不住,反正是非洲的。华夏最近一带一路嘛,净和这些非洲的小国家打交道了,宁老最近就是忙这个事,关系到华夏百年大计,所以他还挺上心的,哪怕对方只是小国国王,态度也很谦和,没有丝毫傲慢。

    作为领导,我觉得宁老真挺敬业,我打心眼里不希望他和战斧有勾结,否则对我们整个国家的伤害都太大了。

    总之,作为国公,在招待莫西国王上,宁老可以说是尽职尽责,尽显大国风范。反倒是那个莫西国王,不知是夜郎自大、井底之蛙,还是故意的,总是出言不逊,一会儿嫌弃宁老住的房子小,一会儿笑话宁老的女人少,反正处处都透着一股小家子气。

    这个莫西国王可能真不知道,他所炫耀的那些东西,在真正发达和文明的国家,反而是被人所鄙视和唾弃的。有些领导就是住了大房子、有很多女人,也是藏着掖着,不敢被人发现,知道这个是丢脸的。

    不过宁老并不生气,反而游刃有余、应付自如,自始至终没伤两国间的情谊。

    现场推杯换盏、欢声笑语,气氛还算不错,我和红花娘娘没有见过国王,一开始还看得起劲,后来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就莫西那个小国,在华夏其实就是个省,所管理的范围其实还没我大。

    不光是我和红花娘娘觉得没意思,宁公子都觉得没意思了。

    这是宁老的工作,同时也是家宴,宁公子本来也作陪的,但到后来看不惯莫西国王的做派,借故离席之后来找我了。

    他推开门,骂骂咧咧地说:“什么国王,跟个土包子似的,开口闭口华夏不行,整得他们国家多行似的。那么行,别接受华夏的投资啊,一方面想让咱们过去投资,一方面还瞧不起咱们,什么玩意儿嘛……”

    我笑着说:“小地方人都这样,猛然去了大地方后,为了不丢面子,处处贬低大地方,将大地方说得一无是处,你也不用太放在心上了。”

    我虽然是小地方人,但我很明白这种心理。

    宁公子点着头说:“这要不是我爷爷的工作,我真想当场翻桌子啊……”

    我们正说着话,突然又有人推开门,大跨步走了进来。

    我们几个都吓了一跳,心想是谁这么没礼貌啊,进来也不知道敲门?抬头一看,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卷毛、黑脸,身上穿金戴银,金耳环、金镯子、金项链,恨不得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全挂在身上似的。

    我们都认识他,莫西国王的儿子,好像叫什么莫芬特王子。

    莫芬特王子突然过来,我们都挺奇怪,正想问他干什么呢,莫芬特王子便指着宁公子说:“吃得好好的,你来这里干什么,是不是瞧不起我们?”

    这个莫芬特王子,汉语十分粗糙,不仔细听都挺不懂。

    宁公子当场就气乐了:“我去哪里,用得着你管吗?我吃饱了,出来消化一下不行?”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根本就是看不起我们!”

    “我哪看不起你们了,你家住宫殿,你爸还有好多王妃,身上还戴这么多的金子,都快晃瞎了我的眼,给我十八个胆子也不敢看不起你们啊!”

    宁公子也是嘴贱,就他这个脾气,也是从小娇生惯养,哪能受得了别人的气,所以说话也是阴阳怪气。

    莫芬特王子虽然土,但并不蠢,还能听不出宁公子口气里的嘲讽之意?

    “好啊,仗着你们国家大,就欺负我们了是不是?今天我就让你好看,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人穷志不短!”

    其实莫芬特王子和莫西国王要是好好的,谁会看不起他们啊,本来就是国与国之间的来往,大家是平等的、和谐的。但是他们自己心虚,就觉得别人处处针对他们,上来就先贬低华夏,能不引起别人的反感么?

    莫芬特王子这脾气也是够大,直接撸了袖子就来打宁公子。

    宁公子可没宁老那么好的涵养,也没忍过什么窝囊气,对方要打那就打嘛,直接就冲着对方去了。

    这一幕可把我和红花娘娘吓了一跳,因为他俩的身份太不一般了,这样下去还要闹出外交事件不可。不等他俩真的拳脚相见,我和红花娘娘赶紧一人一个,将他们俩拉开了。

    “行了,不要打了!”

    我抱着莫芬特王子的胳膊,赶紧把他往外面拖。

    “放开我,我要教训这个傲慢的家伙!”莫芬特王子使劲挣扎。

    “来啊,谁怕谁啊!”宁公子也不是个让人的主儿,大呼小叫、上蹿下跳。

    我们这边的动静终于引起了宁老和莫西国王的注意,两人率众纷纷赶了过来,吃惊地问我们怎么回事?

    当着众人的面子,宁公子恼火地说:“我吃饱了,觉得有点撑,就出来散散步,这个莫芬特王子非说我是看不起他!”

    莫芬特王子同样愤愤不平地说:“怎么,你敢做不敢当么?刚才吃饭的时候,我就看到你满脸嫌弃的表情,分明就是看不起我们国家的人!你们国家有钱就怎么了,身体素质未必比我们好,你敢不敢和我较量一下?”

    “来啊,谁怕谁?!”宁公子摩拳擦掌、分毫不让。

    看着这幕,宁老的脸当然拉了下来。

    毫无疑问,一带一路是我们国家目前最重要的国策,我们在非洲所有的投资都是为了华夏百年大计。宁老并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影响了整个国家的布局,在宁老看来,宁公子的行为就是冲动、鲁莽,气得他脸颊都在颤抖,狠狠地道:“给我闭嘴!”

    宁公子最怕的人显然就是宁老,立刻消停下来,动也不敢动了。

    “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宁老沉沉地道:“平时真是把你给惯坏了!这是咱们国家的朋友,到咱们家来做客,你怎么连点待客之道都不懂得?立刻道歉,听到没有!”

    宁公子无话可说,只好低下了头,说道:“莫芬特王子、莫西国王,真的很对不起,刚才是我冲动……”

    莫芬特王子冷哼一声,没说什么,莫西国王却哈哈大笑起来:“宁老,不过是小孩子间的玩笑,你也不用这么严肃嘛!而且我觉得我儿子说得没错,一个国家再有钱,国民身体素质跟不上也不行,你看我们国家,虽然不是很富,但是人人身体强壮!在每四年一次的奥运会上,我们也能得到很多的金牌呢!在经济和发展上,我们愿意向华夏学习,但在身体素质上,你们应该拜我们为师才对啊!”

    这话理论上没有错,毕竟人种也是有区别的,黑人在体质上确实挺强,这也是全世界公认的。

    但这个莫西国王,说的话咋就那么不中听呢?

    我们华人,身体素质怎么就差了啊,“东亚病夫”的招牌已经被踢烂多少年了!

    宁老虽然大度,这种事上却不能让步,笑着说道:“要拿奥运会说事的话,我们国家拿的金牌在全世界都名列前茅……”

    莫西国王再次笑了起来:“那是因为你们人多,十多亿的人口,再不多拿几个金牌,还不被人给笑话死了?单论个人身体素质的话,华夏肯定不如我们,这是一定的啊。”

    宁老的脸终于沉了下来:“我看也未必吧?”

    莫西国王拍了拍手:“那这样吧,我的儿子,和你的孙子,现场来比试一下怎样?他们两个在身份上、年龄上都差不多,看看究竟谁更强点!”

    宁老皱着眉问:“要比什么?”

    “就打架呗!”莫西国王说道:“打架最能说明一个人的综合素质,速度、力量、耐力,缺一不可!在我们非洲的大草原上,一个真正的勇士,甚至能和狮子搏斗!我的儿子别的本事没有,就是在他十八岁的时候,已经徒手杀死过一只公狮子了!”

    听到这样的话,宁老当然倒吸一口凉气。

    徒手杀死一头狮子,这样的实力放到整个世界上都是佼佼者了。

    宁老看向莫芬特王子,那个黑人小伙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直接把自己的上衣脱掉,露出了健硕的肌肉。

    宁老顿时变得忧心忡忡起来,因为他很了解自己的孙子,就是个好吃懒做、败絮其中的纨绔子弟……

    “好,我跟你打!”

    不等宁老发话,宁公子已经主动跳了出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