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1 剑神,对不起

    在去宁家抓萨姆之前,我就表达出过这个意思,如果计划不成功的话,我就辞去南门门主之位。

    这次再说出来,大家当然都急了,纷纷劝我不要这样,没能抓到萨姆也没什么,我们继续努力就好。

    我摇摇头,说:“这次死伤太多兄弟,我不能一点责任都不负的,辞去南门门主之位已经很轻。而且,魏老因为这事也挺生气,差点弄得他和宁老闹翻,也是对我的惩罚吧,他希望我停手一段时间,好好反省!”

    我没和他们说我要死了,也不想告诉他们这件事情,担心他们做出什么不理智的决定。

    “就算你要反省,也别辞了南门门主啊,这个位子给你留着,等你回来了再继续!”

    “是啊,除了你外,还有谁能统领南门,大家根本不服气啊!”

    “张龙,你可不能自暴自弃,除掉萨姆的希望就在你身上了……”

    众人还是纷纷劝我,而我还是说道:“这是魏老的决定,我不能不从的,我还不知道自己要反省多长时间,还是别占着茅坑不拉屎了。”

    我把魏老拉出来当挡箭牌,大家终于没话说了,谁敢忤逆魏老呢,只能唉声叹气。

    我继续说:“以赵虎的能力,能统领南门的,随后我和南门的兄弟说一声,让他们从此只效忠赵虎一人,这点面子他们还是给的……”

    所谓龙虎商会南门,说白了就是之前的隐杀组,因为我是南王的儿子,号称小南王,大家都愿意拥护我。现在我要死了,这么大的一支力量不能浪费,更不能解散,我最信得过的兄弟就是赵虎,交给他才能彻底放心。

    接着,我又看向赵虎:“兄弟,龙虎商会交给你了,希望你能继续下去,一年之约马上到了,务必要把萨姆给找出来,将他除掉!”

    然后我又给他盘算起来,说现在能利用的高手就是童耀、何红裳、河西王、红花娘娘,今天晚上对付剑神的这场战斗,说明我们团结起来,战斗力还是很可以的,一定能够干掉萨姆。

    接着我又俯到赵虎耳边:“如果需要什么情报,或是盗取什么东西,就去求助盗神和盗圣两口子,他俩的真实身份是‘漠上飞’丁三斤……”

    这个秘密,我本来答应老两口不对外说,但是现在我要死了,必须告诉赵虎。

    赵虎的眼神充满诧异,但注意力还是集中在我身上,忧心忡忡地说:“张龙,我怎么感觉你在交代遗言,你不会有什么事吧……”

    我笑着说:“我能有什么事啊,说了得反省嘛,也不知道反省多久,只能全部交代给你,我知道你的压力大,不过大就大点,我相信你可以。”

    “萨姆的事,我肯定竭尽全力。”赵虎又疑惑地看着我:“你要去哪反省?”

    我说:“我也不知道呢,魏老说是要带我走,不知要把我关在哪。唉,谁知道呢,希望早一点出来吧!”

    我还是不想让大家知道我要死了。

    我精湛的演技也骗过大家了,大家纷纷安慰着我,说没什么大不了的,等他们将萨姆除掉,魏老就放我出来了。

    我也故作轻松,笑着说道:“可不是吗,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一切就靠你们了。”

    说着,我还往赵虎胸口捶了一拳:“别整天吊儿郎当的,我爸的命可就交到你手上了!”

    赵虎揉着胸口:“你放心吧,不光要救你爸,咱们几个人的师父,我也要救……”

    老乞丐、酒中仙、罗子殇等人还被关着。

    有赵虎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别看他平时没个正形,认真起来还是很靠谱的。

    接着我又交代了下后续事宜,医院就有不少龙虎商会南门的高层,我明明白白地告诉大家,从此整个龙虎商会都由赵虎统领,不得有误。

    搞定了这些事后,我便准备走了。

    赵虎他们和我告别,知道要很久不见我,挨个和我拥抱,让我好好休息,等除掉萨姆了再见面。

    我表面上笑着说好,其实内心一片苦涩,我是能好好休息了。

    我知道自己是最后一次见这些人,我很努力地看着他们,将他们牢牢记在我脑海里。这些年来,是他们陪在我的身边,共同经历风雨、磨难,我很幸运,找到了爸妈,还拥有了他们。

    总之,我张龙没有白来这世上走一遭!

    “走啦!”

    我冲他们摆手,坐出租离开了。

    众人站在医院门口,目送着我越来越远。

    这就是我的第二个遗愿,交代后事、告别朋友。

    接下来去办第三件事。

    我给二叔打了电话,问他在哪。

    二叔他们看管剑神,在红花娘娘的四合院里,我便直奔过去。

    到了红花娘娘的家,这里不仅有五行兄弟,还有三英,以及飞龙特种大队的人。

    他们负责看守剑神,也是一秒钟都不睡,个个尽忠职守,顺便等着我的消息。看我回来,大家也是围了上来,问我怎么样了,抓到萨姆没有?

    我很难过地摇了摇头,说没有,萨姆不在宁家!

    众人当然面面相觑。

    根据之前电话的定位,萨姆明明就在宁家,到底怎么回事?

    我说我不知道,反正萨姆就是不在,宁家也和战斧没有关系……咱们,冤枉了剑神!

    今天晚上的一番苦战,剑神多次声明萨姆不在宁家,但是我们不信,我只相信证据。现在好了,证据有了,暗室里的人是佩蒂,是宁老的私生子,和萨姆一点关系都没。

    全白费了,还搭上了几个兄弟的命。

    最关键是彻底得罪了剑神。

    仔细想想,确实唯有死才能谢罪了。

    我将现在的情况告诉了二叔,当然也没跟他说实话,和赵虎那边说的一样:我要被魏老关起来反省了,我把整个龙虎商会交给赵虎打理,希望飞龙特种大队以后能和赵虎继续合作。

    二叔并没察觉什么,全都答应下来,让我好好休息。

    “剑神呢?”我问。

    “在里面。”二叔说:“还被捆着……”

    “嗯,我去放了他。”我顿了顿,说:“无论里面发生什么,你们千万不要进来。”

    二叔的嘴巴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没说出来。

    我便朝着屋里走去。

    在里屋的床上,剑神果然躺在那里,浑身上下缠满了铁链。当然,他的伤也经过处理,扎着不少绷带,二叔他们还是挺人道的。

    红花娘娘则在床前跪着,手里还端着碗汤,正用勺子喂着剑神。

    “师父,你喝一口吧……”红花娘娘哆哆嗦嗦地说:“我知道您是冤枉的,闹到现在这个地步,真的很对不住……”

    “滚、滚!”剑神冲红花娘娘恶狠狠骂着,甚至想把汤碗拨开,可惜他被绑着,根本就动不了。

    我走过去,什么话都没说,“噗通”一声跪在剑神身前。

    “张龙,你回来了!”红花娘娘立刻把汤碗放下,抓着我的胳膊说道:“结果怎样,抓到萨姆没有?”

    “没有。”我说:“萨姆不在宁老的房间里。”

    “我就知道!”红花娘娘的眼泪都流出来了:“赶紧放了我师父啊!”

    “是。”

    我先跪在地上,冲着剑神磕了几个头,然后说道:“师爷,真的很对不起,我们不该怀疑您的,千错万错都是我一个人的错,如果您想撒气,就朝我一个人来吧,不要牵扯其他的人,他们都是被我蛊惑……”

    说完,我便直起身来,摸出钥匙解开了剑神身上的锁。

    “哗啦啦……”

    铁链从剑神身上层层脱落,接着剑神整个身子一跃而起,猛地扼住了我的喉咙。

    “我说过了,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剑神恶狠狠说着,一股巨大的力道袭了过来,我根本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当时就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也没办法呼吸了。

    “师父,师父!”红花娘娘立刻抓住了剑神的手腕,“求您,放过他吧,看在他是我儿子的份上……”

    “你给我滚开!”

    剑神猛地一拨,红花娘娘滚了出去。

    剑神是真的愤怒了,而且怒得情有可原,怒得理所应当。之前他是为了保护红花娘娘,才上山去和何红裳决战的,却陷进了我们的包围中。甚至,最终被我们所击败,也是因为红花娘娘的那一串红花。

    换成是谁,也会无比愤怒。

    剑神继续掐着我的喉咙,红花娘娘又爬过来,使劲冲着剑神磕头,哀求他能放我一马。

    “砰砰砰”几道声音响起,三英、五行兄弟等人纷纷闯了进来,将一个狭小的屋子堵得水泄不通,众人看到此幕,纷纷恶狠狠道:“剑神,把人放了,否则我们不客气了!”

    “你还受着重伤,不是我们的对手,还是自己考虑清楚!”

    我冲二叔他们摆手,吃力地说:“别……别管……”

    但二叔怎么可能不管。

    “把人放了!”二叔咆哮着,拳头又开始发红了,看样子准备要冲上来。

    “我和你们没完!”剑神将我一丢,往外窜了出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