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2 张龙,要被毙了

    我一屁股坐倒在地,目光呆滞、眼神涣散。

    红花娘娘也坐在一边,呆呆的不出声。

    三英、五行兄弟等人站在一边,也是个个都不说话。

    整个屋子充斥着低气压,剑神本来能成为我们最好的援手,结果却闹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剑神没和战斧勾结,本来应该是件喜事,可惜我们知道的太迟了,现在彻底把剑神给得罪了,以后再想找他帮忙怕是难了。

    基本不可能了。

    “妈,对不起……”我轻轻地说着。

    红花娘娘本来很信任剑神的,在我一次又一次的劝说下,才有了后来种种的事。

    事实证明,是我错了。

    但我哪里能够想到,军方的定位系统也能出错?

    我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索性就不想了,反正我要死了,把这难题留给赵虎吧。

    “没事,和你无关,妈知道你也不想这样的。”红花娘娘伸开双臂抱住了我。

    红花娘娘自己也很难过,但她还能分出心安慰我,不是因为她有多么坚强,是因为我是她的儿子。

    女本柔弱、为母则刚。

    “我没事,妈。”我说:“我要走了。”

    红花娘娘愣了一下:“你去哪里?”

    我说:“今晚没能抓到萨姆,还把魏老扯进来了,差点闹得他和宁老翻脸。魏老现在十分生气,说要关我紧闭,不让我管萨姆的事了。我刚从医院过来,将后事交给赵虎打理了,现在天快亮了,我该去魏老那边了,短时间内怕是见不到你们了。”

    红花娘娘也迅速捕捉到了疑点,沉沉地道:“只是禁闭?”

    我故作轻松,笑着说道:“不然还要怎么样啊?魏老说了,什么时候除掉萨姆,什么时候放我出去!刚我还跟赵虎说呢,让他加一把劲,赶紧去找萨姆,别一天天没个正形。”

    可能是我的演技太精湛了,红花娘娘成功被我骗过,点着头说:“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除掉萨姆的。”

    我便呼了口气:“那我走了!”

    红花娘娘和二叔等人一样把我送到门口,我看看天边的云,已经有些鱼肚白了。

    办完这三件事,果然天快亮了。

    回去吧,乖乖领死,别指望逃跑了,不可能逃得掉。

    我又长呼了一大口气,该见的人都见完了,该办的事也都办完了,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

    我相信赵虎,龙虎商会在他的带领下,一定能发扬光大、再创辉煌,也一定能除掉萨姆的。

    南王会没事,罗子殇会没事,大家都会没事。

    唯一有点小伤感的,是我看不到那一幕了,我要提前大家一步先走。还有,我承诺过程依依要娶她,也做不到了。男人最忌讳言而无信,我也不想这样,但是没办法了。

    再见,这个世界。

    再见,我要走了。

    清晨的天城已经忙碌起来,上班族们急匆匆地去赶地铁,我直接打了辆车赶往中海别院。到附近后,车子已经不能靠近,只能走过去了。沿着中海别院下的红墙,刚往前走了几十步,眼看就快到宁家了,拐角处突然闪出几个人来,拦住我的去路。

    我吓一跳,抬头一看,原来是魏老的那几名护卫。

    我叹了口气,说道:“是来找我的吧?没事,我回来了。”

    其中一个护卫说道:“魏老和宁老商量了,说是把你拉到西山去毙。”

    西山?!

    我知道,那是一座荒山,远离城区,专门用来枪毙犯人。显然,宁老不想在他家里做这件事,才让我去西山的。

    我苦笑道:“是吗,随便吧,去哪都行。”

    “那就走吧。”

    几个护卫准备的还挺周全,不仅绑住了我的手,还给我戴上头套,将我拉上了一辆车。

    标准死刑犯的待遇了啊。

    行吧,也没什么遗憾,就泰然处之吧……

    因为一晚上没睡,城郊西山又特别远,我甚至直接睡了过去。

    在我被拉往西山刑场的时候,赵虎他们还都不知道这件事,大家都忙碌了一个晚上,虽然因为我的离去感到惋惜,好在只是被关禁闭,除掉萨姆就能重新见到我了,所以大家难过归难过,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了。

    红花娘娘也是一样,我走以后,她回到房间里,打算好好休息一下,再投入到继续寻找萨姆的征程去。

    虽然剑神临走前说和我们没完,但红花娘娘知道他不会怎么样的,这是自己师父,还能怎么样?

    最多就是永远不来往了。

    至于二叔他们,就准备回去复命了,当然要带童耀、河西王一起回去。

    总之,没人知道我要死了,大家都很正常。

    但在宁家,有一个人不正常。

    在某个房间里,程依依猛地惊醒,浑身都被冷汗打湿,她梦见我被枪毙了,吓得跳了起来。发现这是个梦,程依依松了口气,但是很快,她又紧张起来,因为她想起昨天晚上的事,魏老是准备把我给杀了的。

    程依依猛地一回头,发现太阳已经升起,显然已经是第二天了。

    自己还在宁家!

    程依依猛地扑下床去,朝着门口奔去,刚刚把门打开,就听“哎呦”一声,有人摔了进来,竟然是宁公子!

    宁公子昨晚把程依依送到房间里后,担心程依依有什么意外,就在门口守着,靠在门上睡觉。程依依一开门,他就摔了进来,同时也惊醒了。

    宁公子猛地跳起,紧张地说:“依依……你醒啦……”

    程依依立刻抓住他的领子问道:“张龙呢,他怎么样了?”

    宁公子红了眼睛,说道:“昨天晚上,他说他有些事情没有办完,魏老就给了他一晚上的时间。今天早上,他被拉往西山刑场,要在那边枪毙……”

    程依依立刻往外奔去。

    “依依,你去哪里!”宁公子大叫着:“你不能去西山啊,那边有很多的武警,还有很多战士……”

    程依依没听,还是冲出门去。

    昨天晚上,我不愿意带她离开,就是怕她坏了我的事情,但她还是在这一刻醒了过来。

    程依依冲出门后,立刻打了辆车前往西山。

    出租车司机都吓了一跳,问她去那干嘛,那边可是刑场。

    “让你去你就去,别废话!”

    司机立刻踩了油门。

    与此同时,程依依又给赵虎打电话。

    赵虎正在睡觉,迷迷糊糊地接起来:“依依啊,有什么事?”

    程依依着急地问:“你在哪里?”

    赵虎说:“我在医院啊,兄弟们也都在这。”

    “让所有人都去西山!”

    “去西山干什么?”

    “张龙要被枪毙了!”程依依咬着牙说:“让所有兄弟都过去,准备劫法场了!”

    这一番话,让赵虎彻底没了睡意。

    赵虎之前真以为我只是被关禁闭了,还踏踏实实地睡觉呢,一听程依依这么说,猛地坐了起来。

    “什么?!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了。”程依依在电话里嘶吼:“别跟我废话,赶紧去西山,能调多少人,就调多少人!”

    “好!”

    赵虎立刻跳了起来,连鞋都来不及穿,匆匆忙忙奔到门外,在走廊里大喊:“都他妈别睡啦,快起来……”

    因为我们受伤的兄弟挺多,飞龙特种大队也有不少受了伤的,昨天晚上赵虎索性就把医院整个包了,还能方便其他兄弟睡觉。赵虎这么一喊,大家都揉着眼出来了,纷纷问他怎么回事,大早上的就号丧啊?

    “我号你妈!”赵虎破口大骂:“所有人都跟我走,去西山!”

    “去西山干什么?”

    “还他妈问,张龙要被毙了!”

    众人大吃一惊,立刻行动起来……

    而在出租车上,司机一听程依依的话,一脚踩了刹车靠到路边,回头紧张地说:“姑娘,你……你要是去劫法场,我可不能拉你了啊……”

    “不拉就滚!”

    程依依心急如焚、暴烈如火,哪有时间和司机废话,直接一拳打了过去,司机哼都没哼一声,直接昏了过去。

    程依依一脚把司机踹下了车,接着坐到驾驶位上,朝着西山方向开去……

    医院里面,赵虎等人立刻收拾好了,几十个人匆匆忙忙就往医院外赶。

    在医院的大门口,赵虎等人正好和三英、五行兄弟等人撞上。

    三英和五行兄弟等人,是来接童耀、河西王的,他们都在这间医院,还有其他飞龙特种大队的伤员,也都在这。

    二叔奇怪地问:“赵虎,你们这一大早,匆匆忙忙地去哪里啊?”

    赵虎焦急地说:“二叔,我刚得到消息,张龙要被毙了,这会儿正被拉往西山刑场……”

    “什么?!”

    二叔当然也是大吃一惊,虽然我之前的出现,以及种种怪异表现让他心中生疑,但他确实没往“枪毙”上想。

    “是真的!”赵虎将程依依之前的电话讲了一下。

    二叔当然十分吃惊:“所以,你们要劫法场?”

    “对啊,不劫的话怎么办,张龙马上就要死了!”赵虎匆匆忙忙说道:“二叔,我知道你们都是公务人员,不方便插手这种事情,所以你们就别管了,交给我们就可以了!”

    说完,赵虎便带着众人匆匆走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