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7 神奇的莫鱼

    我实在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实在太突然也太意外了,我勒马来到悬崖跟前,就见下面全是山坡,丛林沟壑、怪石嶙峋,根本深不见底,甚至还有隐隐雾气。

    “宁公子、宁公子!”

    我大叫了两声,完全没有任何回应。

    我当然很着急,这可是宁家的独苗啊,出点什么事情简直举国震动。我赶紧拿出手机联系其他二代,不一会儿众人和张老板都赶来了,我便把之前的情况和他们说了,众人也是非常焦急,在悬崖边上看来看去,可是谁也不敢下去。

    张老板更是冷汗重重:“这边属于猎场的禁地,明明拉了绳索的,怎么会闯到这来……还有,腊梅虽然生性顽劣,可是一直调教的很好,突然发疯真是太奇怪了……”

    张老板一直驻守这片猎场,出了这样的事,他肯定也难辞其咎,说这番话显然是在推卸责任。

    但再推卸有什么用,如果宁公子真的命丧悬崖,他就是有九条命都不够赔的!

    张老板也知道这一点,赶紧调派众多护卫下崖寻找,同时赶紧通知宁老。宁老还在国外,听闻这个消息也是大惊失色,一方面调来更多的人,一方面赶紧回国。

    越来越多的人下了悬崖,二代们帮不上忙,只能聚在边上干着急。

    我倒是想下去找,但我的身份不一般,别人也不可能同意。我只好和大家一起在悬崖边上等着,从他们的口中得知,这边叫虎口崖,确实属于禁地,一般没人能到这里,因为管理非常严格,过去的几十年间从没出过问题,但是腊梅这么一发狂,竟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其实大家心里明白,这种悬崖要是掉下去了,基本上没什么活路了,众人心里都沉甸甸的,仿佛压着一块大石头。

    张老板浑身发抖,甚至跪在地上祈祷,希望宁公子能安全归来。

    救援人员一茬一茬地来,军人、特警、消防集体出动,就为了在山间之中找到宁公子,哪怕死了也得把尸体捞上来啊。可惜山涧实在太深、也太大了,也不知道宁公子究竟掉到哪里去了,这么搜索怕是需要几天几夜才行。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山崖下面依旧没有任何结果,张老板几乎都绝望了,坐在地上呜呜地哭着。

    他本来就是被贬到这的,如今又出了这样大的问题,怕是命都没了,得随着宁公子陪葬。

    我的心里也不好受,宁公子毕竟是我徒弟,曾经也帮过我不少的忙,虽然后来开始追求程依依了,但也是建立在我“死”的基础上啊,不算对不起我。现在他发生了这样的意外,我肯定会觉得难过,也是希望他能活着。

    虽然我也知道,希望渺茫!

    慢慢的,夜更深了,山崖下面依旧没有任何消息,甚至隐隐能够听到一些野兽嚎叫的声音。如果再找不到宁公子的尸体,怕是要被野兽给分食了,那才叫做惨不忍睹!

    就在众人几乎都要放弃的时候,山下突然传来一声高喝:“宁公子回来了!”

    宁公子回来了?!

    众人均是诧异不已,张老板更是第一个跳起来,奔到悬崖边上张望。果不其然,就见山腰的小路上,有人正背着宁公子,慢慢往上爬着,而在周围也有一群军人护送。

    真的是宁公子!

    月光下,能够看到宁公子还活着,但是伤得好像不轻,头上包着纱布,还有殷殷血迹。

    但是,还能活着已经是个奇迹了!

    众人都是欢呼雀跃,张老板也喜极而泣,我也松了一大口气,站在山崖边上等着。等到几个军人护送着宁公子越来越近,我才惊讶地发现,背着宁公子的竟是莫鱼!

    显然,是莫鱼找到宁公子,并且将他背上来的。

    这也太离奇了,那么多军人、特警、救援队都没找到,莫鱼是怎么做到的?

    我还来不及细想,莫鱼已经背着宁公子上了山,并把宁公子放在地上。众人“呼啦”一下围了上去,就见宁公子身上破破烂烂的,脸也摔得青一块紫一块,现场当然有专业的医疗团队等着,立刻给宁公子做了全身检查,惊奇地发现宁公子没什么事,因为他身上戴了护具,一块骨头都没有断,就是有点脑震荡而已。

    这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了!

    众人再次欢呼起来,有询问宁公子怎么回事的,也有赶紧给宁老报喜的,宁老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心里的一颗石头也落地了,但还是要来看孙子,已经在回国的路上了。

    我蹲在宁公子的身边,握着宁公子的手说:“你可吓死我了!”

    宁公子笑着说道:“能让魏公子担心一回,死也值了!”

    接着,宁公子讲述起了自己的经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腊梅突然就发狂了,载着我一路狂奔。当它栽下虎口崖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完了,这回怕是要交代了!我和腊梅一起滚下山涧,咣咣咣、咚咚咚,开始还能看到天旋地转,还能叫唤两声,后来脑袋撞到某个大石头上,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是他背着我的……”

    宁公子一边说,一边指着旁边的莫鱼。

    众人也纷纷朝他看去。

    莫鱼认真地说:“我也是运气好,我跟着大家一起下山找宁公子,也没有个方向,就是到处乱走。后来在一棵折断的大树下,找到了头破血流、已经昏迷的宁公子,我赶紧上去给他做了简单的包扎,确定没有其他问题,才背着他上山。一路上,也碰到了其他救援队员,帮了我很大的忙,是靠着大家的努力,才把宁公子救上来的。”

    莫鱼就是这样,明明是他一个人的功劳,非要归功于集体,要么人缘好呢!

    张老板直接扑向莫鱼,激动地握着莫鱼的手:“莫鱼,真是多亏了你,我……我……”

    他已经说不出话来,眼泪都掉下来了。

    虽然他也知道,事后自己仍旧难辞其咎,但受到的处罚肯定要比宁公子死了要轻。

    “没事的张老板,我是这个猎场的一份子,去救宁公子也理所当然。再说,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大家都有去救。”莫鱼安抚着张老板激动的情绪。

    “你叫莫鱼是吧……”宁公子躺在地上有气无力地说。

    “是的。”莫鱼来到宁公子的身前。

    “谢谢你……”宁公子握住莫鱼的手,认认真真地说:“你是这个猎场的员工?”

    “是的。”莫鱼再次说道。

    宁公子似乎已经不记得自己之前凶过莫鱼,他这个人眼高于顶,怎么可能记得这种小角色呢。但是与此同时,他又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他很认真地说:“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不适合在这里继续干了,以后就跟着我吧!”

    莫鱼面色一凛,点点头说:“宁公子,只要你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如果说魏子贤号称华夏第一公子的话,那么宁公子来个第二应该没有太大问题,能够攀上宁公子这根高枝儿,对一般人来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层次稍微低点的二代甚至不敢随意接近他。

    莫鱼真是祖上烧了高香,一个普普通通的猎场工人,就这么得到了宁公子的青睐,从此还不平步青云、直上九重天?

    众人纷纷向莫鱼表示祝贺,莫鱼也微笑着说谢谢。

    其实最该开心的是我,本来我还打算找机会介绍莫鱼,结果莫鱼自己就接近了宁公子,还成为了宁公子的救命恩人,简直强到无敌。龙虎商会第一草鞋,真是非他莫属,怪不得赵虎那么器重莫鱼,就没有莫鱼接近不了的人啊!

    但我心里却砰砰直跳,隐隐有些不安。

    因为这事实在是太巧了,腊梅怎么会突然发疯,又怎么好巧不巧,偏偏栽下虎口崖?还有,这么多人下山去找,那些军人、特警、救援队,哪个不比莫鱼有经验啊,怎么偏偏就被莫鱼找到了呢?

    再联想到之前是莫鱼牵过来腊梅的……

    太巧了,实在是太巧了,仿佛每一环都安排好了,所以我有理由怀疑,这事会不会是莫鱼一手策划?

    我是魏子贤,莫鱼当然不可能和我说实话。但如果真是他干的,这手段也委实太恐怖了,以往他和达官贵人结交,起码用的都是正常手段,这次却是拿宁公子的性命做赌注啊……

    莫鱼知道宁公子是我徒弟,也知道宁公子帮过我不少的忙……

    当然,就算真是莫鱼干的,我也不可能说他什么,毕竟他也是为了龙虎商会。

    我唯一担心的是,莫鱼这样铤而走险,没人识破他还好说,如果有人戳穿了他,那么他的性命就难保了……

    就在我忧心忡忡的时候,旁边的张老板突然接了一个电话,“嗯嗯啊啊”了一阵之后,突然变得面色凝重起来。

    “腊梅发疯的原因查到了。”张老板沉沉地道:“是有人暗害宁公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