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3 抓个正着

    其实除了思念程依依外,我还担心她和宁公子真的会怎么样,尤其他俩还住在一起,总之就是各种放心不下,所以才想过去看看。

    这天夜里,我又顺着后墙翻上屋顶,偷偷往院子里看。

    这时候还早,才晚上九点多,两人都还没有休息。程依依正在院子里练刀,宁公子站在一边看着,宁公子这护花使者做得可真尽责,就是一块石头都要被焐热了。

    月光下面,程依依打得很好看,凌厉的刀法加上她窈窕的身段,确实美不胜收,让人目不转睛。但她练了一会儿,突然换了一种路数,看上去怪模怪样的,宁公子忍不住问:“依依,这是什么刀法,看上去没什么杀伤力啊。”

    程依依收了刀,说道:“这叫情意绵绵刀,需要另一个人配合,才能体现出来威力。”

    没错,程依依刚才确实练了一阵情意绵绵刀,这是老乞丐教给我们的,是一种合体技。一个人使没什么威力,两个人一起就厉害了,越级杀人非常轻松,比如我和程依依现在都是天阶中品,理论上来说使出情意绵绵刀来,收拾一个天阶上品没啥问题——当然也要看这天阶上品是第几档,像酒中仙、老乞丐那样的第三档,估计还有点悬。

    程依依也给宁公子讲解了下情意绵绵刀是怎么回事,宁公子听了以后立刻说道:“依依,你教我这套刀法吧,将来咱俩可以一起用呢。”

    程依依摇了摇头:“不了,这套刀法,我只会和张龙一起用。现在他去世了,我永远不会再用了。”

    宁公子沉默了一阵,说道:“依依,我知道你忘不了师父,我也没打算取代师父在你心里的地位……但你能不能……能不能给我一点进入你心里的机会?”

    “我已经在给你机会了。”程依依说:“否则的话,你还能在我这住吗?”

    宁公子听后,立刻欣慰地笑了起来,而且用力“嗯”了一声。

    我从不怀疑程依依对我的感情,可是看到她和宁公子之间逐渐升温,我的心里确实不是滋味。而且,我还没法去说什么,毕竟我已经“死”了啊!

    我趴在屋顶上,一副黯然神伤的样子。

    程依依收了刀,又擦了擦额头的汗,说:“有点饿啦。”

    宁公子不愧是最忠诚的护花使者,立刻问道:“你想吃什么?”

    程依依说:“想吃天福号的酱肘子了。”

    “天福号的酱肘子啊……”宁公子咂着嘴说:“确实好吃,不过来回一趟要半个多小时了。”

    程依依叹了口气:“你要不愿意去就算啦!”

    “没不愿意去啊,我这就去!”宁公子往门口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说:“半个多小时,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如果真有人找你麻烦,记得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啊!”

    “好的。”

    宁公子很快出了门,院子里只剩程依依一个人了。

    直到这时,程依依才呼了口气,抬头冲着屋顶方向说道:“魏公子,你能下来了吧。”

    程依依竟然知道我在!

    而且她支走宁公子,让宁公子去买半个多小时才能回来的酱肘子,显然就是为了让我下来。既然被程依依抓个正着,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只好摸出墨镜戴上,继而跳到院中,站在了程依依的面前。

    程依依看着我,显然有些无语:“魏公子大晚上也戴墨镜吗?”

    “是啊,为了帅气,无所不用其极。”

    “一点不帅,只觉得像个盲人。”

    “……”

    一番沉默过后,程依依继续说道:“魏公子这么晚了来找我有事吗?” 我说:“听说你出院了,所以来看看你。”

    “干嘛鬼鬼祟祟地趴在房顶?”

    “不敢光明正大地看你,只能偷偷摸摸地看你了。”

    我说的这几句话很暧昧,但我不是为了撩她,完全属于情不自禁。我敢对天发誓,只有在程依依面前我才这样,没跟第二个女孩说过这种话了。

    程依依又沉默了。

    过了许久,程依依才说:“魏公子,谢谢你的厚爱,不过我还是建议你把重心放在陈大小姐身上,毕竟她才是你名正言顺的未婚妻。”

    “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怎么办?”我直视着程依依的眼睛,喃喃地说:“我每天都在想你,无时不刻都在想你,晚上不睡觉也想来看看你……”

    只有戴着墨镜,我才敢对程依依说这些放肆的话。

    程依依微微蹙了蹙眉,显得有些不适:“魏公子,我对你印象本来挺好的,你帮过龙虎商会好多次忙,我们上下都很感激你的信任……上次你从春少爷手里救了我,我也始终牢记在心,但你最好不要再说这些话了,别让我对你仅有的一点好像都消磨掉……而且你别忘了,你和宁公子还是好朋友……”

    程依依前面这一番话,本来还让我清醒了点,让我想起自己是魏子贤,而不是张龙,不适合说这些话;但程依依最后一句话,却彻底激怒了我,让我的脑子更加不清醒了。

    我有些激动地说:“这和宁公子有什么关系,难道你还真准备和他在一起吗?他能追你,我就不能追你?”

    这些天来所压抑的情绪,似乎在这一刻爆发开来,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我的脑子开始翻腾、身体开始颤抖,我一步步朝着程依依走过去。

    在这一刻,我好像不是魏子贤,就是张龙了。

    我根本没那么大度,我没法眼睁睁看着程依依和别的男人越来越近!

    程依依却有点被吓到了,紧张地说:“魏公子,你别过来……不要过来!”

    我却不听,仍旧朝她走着,甚至张开双臂,想要去拥抱她。

    “魏公子,我劝你最好冷静一点,否则我要不客气了!”程依依咬牙切齿地说着,“唰”的一声拔出匕首,刀锋闪烁,杀气腾腾!

    而我不管不顾,仍旧朝着程依依走过去,我已经彻底忘了自己的身份,眼中只有程依依,只想和程依依在一起。

    “不要过来!”程依依再次厉声说道。

    我却置若罔闻,直接走到程依依身前,张开双臂抱了上去。

    “依依,我好想你……”

    “魏公子,请你自重!” 程依依咬牙切齿,狠狠一刀刺了过来。毕竟我是魏子贤,程依依不敢真的杀我,只是刺向我的肩膀。刀锋入骨、一片冰凉,我却还是无动于衷,仍旧抱住了程依依,喃喃地道:“别和他在一起,我们才是天生一对……”

    程依依的匕首刺到一半,没有再刺下去,她的手在发抖,身子也在发抖。

    “依依……依依……”我喃喃地说着,将她抱得更紧。

    “魏公子,你别这样、别这样……”程依依嘴上虽这么说,挣扎的却不那么明显了,甚至脸上还流下了眼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你很亲切,哪怕我们从来没见过面,我也觉得你很熟悉,好像你和张龙有什么内在的联系似的,让我忍不住想亲近你、想多看你……我觉得实在太奇怪了,按理来说我不可能再喜欢张龙以外的男人了,可我总是情不自禁地被你所吸引……上次你抱我去医院,我愈发觉得你很熟悉,几乎把你误认成张龙……魏公子,你和张龙真的好像,虽然你们长得根本不一样,可给我的感觉却是一样的……”

    听了程依依的话,我几乎要忍不住承认,我就是张龙了!

    我很想告诉他,因为我就是张龙啊,所以你才会觉得我很熟悉,才会情不自禁地被我所吸引。由此而见,两个人灵魂若是天生契合,根本不会受外表的控制,自然而然就会在一起的。

    我刚要脱口而出,院门却在此时被人狠狠一脚踹开。

    “咣”的一声,几乎天崩地裂!

    我和程依依同时放开对方,同时震惊地往门口看去!

    说好了去天福号买酱肘子、半个多小时以后才能回来的宁公子,就站在大门口,一脸错愕和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和程依依。

    而在他的身后,还站着一脸怒气的宁老。

    宁老指着我们两个,冲宁公子说:“看到没有,这就是你心心念念的那个女人,把你打发去买酱肘子,转头就能投进别的男人怀抱,你竟然还对这种女人痴心不改,你说你是不是蠢,是不是蠢!你以为你是我孙子,是闻名天城的宁公子,有钱有势有地位,女人就能对你死心塌地了吗?我告诉你,别痴心妄想了,女人这种生物,天生就是不会满足的,只要出现比你更好、更强的男人,她们马上就会弃你而去!”

    魏老之前说全天下的男人都会在女人身上犯错误,唯独宁老不会,我还将信将疑,现在我信了。

    宁老似乎天生就对女人有看法、有偏见,这是在女人身上受过什么伤么?

    而宁公子,面色震惊地看着我和程依依,结结巴巴地说:“依……依依,到底怎么回事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