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7 李逵和李鬼

    我不知道事情怎么会闹到现在这个地步的,我明明都是魏老的亲孙子魏子贤,堪称开了天下第一大外挂了,还是一步步被逼入悲惨之境。

    程依依要嫁给别人了,真正的魏子贤要回来了,还有谁能比我更惨的吗?

    我本来计划先逃出去再说,毕竟一会儿魏子贤就要来了。但我听到程依依的声音,还是忍不住停下了脚步,如果能带她一起走,才是最完美的。

    我站在窗边,悄悄往里张望,发现屋子里不只是程依依,还坐着另外三个女人,竟然是古玲珑、金巧巧和慕容青青!

    天,她们三个怎么来了?

    古、金、慕容坐在沙发上,而程依依坐在床上,两边似乎正在对峙,脸色也不好看。

    古玲珑最先发难:“程依依,当初在张龙的葬礼上,咱们一起发誓要给张龙守一辈子寡,怎么这才没有几天,你就先变卦了?”

    金巧巧也说:“就是,带头发誓的是你,出尔反尔的也是你,到底怎么个意思啊?张龙以前那么喜欢你,现在想想真是瞎了眼啊,你觉得你自己对得起他吗?”

    慕容青青张了张嘴,虽然没有说话,但从她的表情来看,是支持古玲珑和金巧巧的。

    程依依则冷冷地道:“你们记错了吧,当初的葬礼上,我是让你们发誓,我自己并没发誓。这是你们想把名字刻在墓碑上的代价,而我不用,我就是张龙名正言顺的妻子,无论二叔、南王还是红花娘娘,全部都认可我这个媳妇!”

    仔细想想,当初还真是这么回事,程依依让慕容青青她们发誓,自己并没什么表示。

    难道从那时起,她就在为以后做打算了吗?

    不,不会的,程依依不是这样的人。

    我的一颗心沉了下去,手也忍不住死死抓着窗棂。

    只是程依依这么一说,古玲珑和金巧巧当然极其不爽,纷纷指责起程依依来,说她狼心狗肺、忘恩负义,对不起我生前的宠爱等等。

    这两姑娘骂起人来也是一绝。

    程依依却毫无愧疚,反而冷笑着说:“嫉妒了是吗?我能嫁给宁公子,你们却只能守活寡,哈哈哈!如果你们是来祝福我的,那我欢迎你们参加我和宁公子的婚礼;如果不是,那么对不起了,请现在就离开吧!”

    我真的是很震惊,难以相信这是程依依说出的话,我真是觉得她越来越陌生了,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古玲珑和金巧巧仍旧骂骂咧咧的,但她们还是站起身来准备走了,毕竟程依依都快成宁家的少奶奶了,那是绝对惹不起的。

    几人走到门口,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慕容青青,突然回过头来说道:“依依,我一直都知道,我们这些人里,其实最爱张龙的就是你。所以我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你会嫁给宁公子,所以我猜,你可能是有什么苦衷,或是什么目的吧!不管因为什么,我都希望你平平安安的,哪怕你是真心想嫁给宁公子,我也祝你幸福快乐!”

    慕容青青永远都是这么善良。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你把我想得太高尚了,张龙活着我会好好爱他不假,但他已经死了,我也不会一直放不下的。”程依依的话听上去有些绝情,却挑不出任何问题。

    慕容青青点了点头,转身和古玲珑等人一起离开了。

    我转身躲入屋后,看着她们走远以后,又窜到了窗户旁边,偷偷往里观望。程依依正在收拾自己明天结婚的衣服,有一套红色的旗袍,还有一套白色的婚纱,看不出她的心情,因为她的脸上并没表情。

    我现在很犹豫,要不要进去找她呢,公开我的身份以后,她会不会跟我走呢?

    说实话,我现在有点不自信了……

    最终,我还是决定试一试,长呼了一口气,刚要敲门,就听身后传来了杂七杂八的脚步声。我吃惊地回头一看,就见四周已经围满了宁家的护卫,带头的人正是石天惊和宁老。

    程依依听到外面的动静,连忙出门来看,发现是我,也很惊讶。

    “魏公子,你是真的要惹怒老夫么?”宁老阴沉沉道。

    我的底气已经不像之前那么足了,不敢再和宁老硬碰硬,只能说道:“宁爷爷,我知道错了,我和程依依道个别,就准备回去了。”

    “回去?”宁老冷笑着说:“怕是回不去了!”

    接着,又有脚步声响起,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出现了。

    可不就是真正的魏子贤吗?!

    我的脑中顿时嗡嗡直响,魏子贤真的来了,这回李逵见李鬼,火星撞地球了!不用多说,所有人都吃惊不已,看看新出现的这个魏子贤,又看看我,各个目瞪口呆。

    宁公子都傻眼了:“怎……怎么回事,怎么有两个魏子贤?”

    程依依也是瞠目结舌,看看那个,又看看这个。

    宁老冷笑着道:“那还用说,当然有一个是假的呗……是不是啊,魏公子?”

    宁老的眼睛看向了我,但他“魏公子”这三个字里,明显带着嘲讽的意味。

    那个真正的魏子贤,一身华贵的衣服、满脸高冷的气息;再看看我,蓬头垢面、衣衫破烂,甚至鞋都没穿,看着十分狼狈,虽然长得一模一样,但是孰真孰假,众人心中已经有了定论。

    更关键的是,那个真正的魏子贤背后,还站着同样满脸惊诧的陈冰月。

    在这样的处境下,我的一颗心无疑沉到了谷底,知道自己这次铁定是完蛋了,但在没有彻底败露之前,我还装得十分淡定。

    我甚至装出一副震惊的样子来,盯着魏子贤说:“你是谁?!”

    我不问还好,一问,反而把魏子贤逗笑了。

    魏子贤笑了起来,然后朝我走过来。

    他是真正的贵公子,从生下来就高高在上,从来没有人对他严厉过、苛责过,所以早就养成高傲和孤冷的性格,走路也能走出唯我至尊的步伐来。

    我一直以为自己模仿魏子贤模仿的很像,起码身边的人从未看出破绽,现在见到真正的魏子贤,才知道自己错了,别人没怀疑我,只是没往假的上想,其实我和真正的魏子贤相比,实在差得太远。

    魏子贤来到我的身前,绕着我转了几个圈,啧啧地说:“还真像啊……现在的易容术这么厉害了吗,不仅能完美模仿我的脸,甚至我的四肢、身高……都能一比一的复刻?”

    宁老沉沉地道:“听说南宫家的人皮技术可以达到这一效果,但不知道这个赝品怎么结识南宫家,还说服南宫家为他做事的。”

    魏子贤摇着头说:“这也太可怕了点……我不在国内的这段时间,就是他打着我的旗号到处招摇撞骗?”

    宁老点着头说:“可不是嘛,就连你爷爷都被他骗过去了。”

    魏子贤又看向宁公子:“你呢,你也被他骗了?”

    宁公子一脸难堪地说:“我是真没想到有人能冒充你……”

    魏子贤咬了咬牙,突然看向陈冰月,说:“你呢,有没有看出他的不对?”

    其实在这之前,陈冰月就推断出我不是真正的魏子贤了,但她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我对她好。结果我对她不好,甚至屡屡伤她的心,她会站在谁的那边,不言而喻。

    但陈冰月皱了皱眉,摇着头说:“没有。”

    “没有?那问题可大了啊……”魏子贤快步走到陈冰月身前,低声说道:“别人也就算了,顶多被他骗点感情。而你……不会被他给……”

    魏子贤没有说完,但所有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作为陈冰月的未婚夫,魏子贤担心这个问题也很正常,但他怎么能当众这样问呢,简直一点颜面都不给陈冰月留啊。

    陈冰月的脸当然红了,那叫一个又羞又愤,但还是咬着唇说:“没有!”

    确实没有,但不是陈冰月不肯,而是我不肯。

    但凡我配合一下,陈冰月现在都有可能怀孕一个多月了。

    陈冰月都说了没有,魏子贤却还不放心,仍旧说道:“真的没有?你最好对我说实话,我要带你去医院检查的。”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陈冰月好歹是陈家的掌门人,魏子贤真的是太不尊重她了。

    但联想到之前魏子贤做过的事,以及陈冰月曾经的哭诉,又觉得很正常了,真正的魏子贤就是这么变态。可见心理变态这种事情,和家境、身份、地位、学历都没关系,哪怕受过无数优秀的教育,该变态还变态,止不住的。

    陈冰月简直羞愤到了极点,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真的没有!”

    “那就好……”魏子贤松了口气,又摸摸陈冰月的头说:“既然没有,你就还是我的未婚妻。不过你也真是的,平时也没少和我在一起吧,怎么连真的我和假的我都分不出来?不过没事了,我现在就为你报仇!”

    说完,魏子贤便从袖中摸出一柄匕首,朝我走了过来,举手就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