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9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这一刀,不偏不倚,正扎在萨姆心口。

    别说是人,就是头大象,也会死得透透的。

    二叔按着他的左臂,老乞丐按着他的右臂,酒中仙按着他的双腿,萨姆动也不能动,死了还睁着眼,依旧充满愤怒,仿佛很是不甘。

    我慢慢把刀拔了出来,照旧一点血都没有沾上,依旧锃光透亮、寒光四射。

    二叔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惊讶地看了我一眼,我也没有刻意回避,萨姆已经死了,宁老也出来了,他们俩的关系大白于天下,我也能恢复自己的真身了。

    萨姆终于死了,所有人都松了口气,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所以死伤很多……但也值了。

    与此同时,“噔噔噔”的声音响起,是宁老奔了过来,他扑在萨姆身前,一脸悲伤地叫着:“萨姆、萨姆!”

    好,这会儿也不装了,不叫他是佩蒂,也不说着是自己儿子了。

    宁老一副哀伤的样子,甚至捶胸顿足,显然很是难过。

    我们所有人都冷眼看着他,作为这个国家的巅峰之一,他竟然和萨姆勾结在一起,和战斧有不清不楚的东西,就该被所有人所不齿,一辈子钉在耻辱柱上!

    魏老也奔了过来,他手里有把小手枪,抵住了宁老的后脑勺。

    “你还有什么话说?”魏老冷冷说着。

    原来魏老和宁老都在这里,我本能地看向四周,想看看有没有其他人,但是一个都没,只有他俩。

    宁老并不答话,仍旧抓着萨姆的衣领,悲伤而又难过地叫着:“你醒醒啊,你醒醒啊!”

    宁老越是这样,大家越是看不起他,不过死了个萨姆而已,怎么搞得像是死了爹呢?

    他在华夏已是巅峰,又何必去给别人当狗,实在百思不得其解。

    “宁老……”魏老站在宁老身后,沉沉说道:“事情真相都出来了,相信你也没什么好辩解了,里通外敌就是死罪,我也不会放过你的。但有一点我能保证,我不会把这件事广而告之,也会找个理由掩盖你死亡的真正原因,你们宁家也能继续拥有现在的地位……”

    魏老刚说这番话的时候,我还不能理解,心想凭什么啊,宁老犯下这样的错,不是应该昭告天下,以此作为警示,还能彰显“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公平吗?

    但是仔细一想,又觉得魏老没错,如果大家知道宁老这样的人都勾结外敌……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所带来的混乱和羊群效应,恐怕要比这点警示更多。

    隐瞒、遮盖……反而是更好的选择。

    无所谓了,我们也不贪那点功,只要大家都能好好的,有通缉令的也能取消,就足够了。

    这起事件过去以后,好多都能堂堂正正做人,不用再担心官家的追捕和捉拿了——当然,前提是魏老说话算话,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交代完了以后,魏老就要扣动扳机,准备将宁老杀掉了。

    这件事也将落下一段帷幕。

    但是就在这时,宁老突然幽幽说道:“魏老,你觉得我是那种会‘里通外敌’的人吗?”

    都这是了,宁老还想抵赖?

    魏老愣了一下,说道:“以前我觉得不会,一直以来,你都是最勤恳的那个,人人都嫌弃非洲之行,你也主动揽下,一个地区一个地区去跑,再苦再累也不叫屈,为了华夏的可持续发展,一心一意扑在那片荒凉的大陆。甚至,你一点错误都不犯,酒色财气没有一样沾染,我很早就发现了你的这一特点,也从打心眼里佩服你,觉得你是个真正的爱国者!也正因为如此,你说自己有个私生子时,我才立刻发现了不对劲,你绝不可能犯这种错……总之,宁老,我觉不觉得没用,关键是你到底做了没有?现在证据确凿、水落石出,你再说什么也没用了,你是必须要死的!”

    魏老的看法,也是我的看法。

    曾经的我,也认为宁老是个坚定的爱国者,之前莫西国王来造访的时候,故意挑衅、找茬,宁老为了签下合同,竟然全都忍了;后来派出剑神,也是在合同签好的基础上,才一鼓作气地给了莫西国王一个教训。

    那天的我,都被宁老的气度和精神所折服了,觉得我们有这样的上级存在,实在是我们所有人的荣幸啊。

    但是后来的种种和一幕幕,让我彻底的失望了……

    听完魏老的指控,宁老却长长地呼了口气,沉沉说道:“我也不是辩解,就是想说说心里话,你愿意听吗?”

    魏老的手都放在扳机上了,沉默了一下之后讲道:“你说。”

    宁老的身份好歹不同凡响,更何况还这么多年的交情了,怎么可能不让他说话了。

    其实大家也很好奇,宁老都这样的地位了,为何还跟战斧搅在一起?所以一时之间,整个景山顶上鸦雀无声,大家都在侧耳倾听宁老会说什么。

    这里平时虽然游人如织,但是现在已经封山,绝对不会有其他人上来的。

    宁老缓缓说道:“首先我要说,我没有和战斧勾结……我知道你们不服气,想说现在人赃并获,还有辩解的必要吗?别着急,听我慢慢说吧。”

    宁老站起身来,转过头去,冲着魏老的枪口说道:“你觉得,咱们这个种族的基因怎样?”

    魏老愣了一下,说道:“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纯探讨吧,从各方面来说,智商、体型等等,你觉得华夏人的基因怎样?”

    魏老沉思了一番,说道:“首先,智商肯定没有问题,大家都是人类,差不到哪里去的。我们曾经因为闭关锁国、内战等等因素,科技落后了西方上百年,但最近的几十年来,所有人都看到了,我们上下团结一心、奋起直追,几乎成为世界第二强国!用几十年走完别人几百年的路,甚至音乐、电影、美术方面也都有着很大进步,难道还不能证明我们的优越性吗?”

    宁老点了点头:“说得没错,那体型呢?”

    魏老继续说道:“说到体型,这个没办法了,因为人种差异,整个东亚都比西方瘦小。但是同样,近几十年来,人民的营养渐渐跟上,普遍都比之前更高、更壮了……当然,还是有着差距,这我知道。”

    魏老的描述很客观,西方人确实比我们高、比我们壮,这点谁都没法否认,出个姚明也拉高不了平均数。

    宁老又点点头:“在过去的很多年里,我们和西方人打仗,屡战屡败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科技上的差距,也因为体型上的差距,哪怕两人拼到最后赤膊相见,我们的人也往往输得很惨……还有运动会,我们能拿冠军的,往往是不需要太大身体对抗,讲究技巧和灵活的项目,比如游泳、体操、羽毛球、乒乓球……不过,一旦有了身体对抗,比如篮球、足球等等项目,我们的弱势一下就出来了,根本就拼不过人家啊!大家老骂国足脚臭,可有没有想过,他们已经尽力了,是体力和力量上的差距,只能让他们望洋兴叹!”

    众人一片沉默。

    因为宁老说得实在很有道理。

    其实不光华夏,整个东亚乃至亚洲,在篮球、足球等项目上都很一般,但凡是需要身体直接对抗的运动,我们就会吃很大的亏,这种一点办法都没——别说东洋的足球就很强,如果他们拥有更高大、强健的体魄,成就会比现在更高!

    宁老继续说道:“以前,我们还能因为华夏功夫感到自豪,我们的体型虽然不高、力量虽然不足,但是我们可以通过练武弥补这一差距,更厉害的甚至可以练出源力,一个人打十几个不成问题……可是,当西方人研究出基因改造液,并运用在人体上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一优势也没有了……”

    魏老忍不住说:“他们的基因改造液有很大缺陷,注射以后活不了多少年的,别说咱们没有这种东西,就算是有,我也绝对不会让我的人民注射。”

    “对,你说得对。”宁老指着已经死去的萨姆说道:“可他,你怎么解释?他们研究出了最新的基因改造液,不仅能够获得强大实力,而且还能返老还童、重获青春!”

    魏老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只问了句:“然后呢?”

    宁老继续说道:“其实战斧早就和我联系上了,我一直没有声张,就是想看看他们搞什么鬼。我怎么可能真的和他们勾结啊!就我现在这个身份,这个地位,有必要吗?在国内,我只排在你之下,甚至有时候还在你之上,我引洋人进来干什么,给自己找个爹么,我又没有自虐倾向!所以,我一直和他们保持不远不近的关系,既不让他们做出太过分的事,也能顺便打听一下战斧的秘密,好能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魏老显然不是太相信他,冷冷地道:“萨姆已经死了,这都是你的一家之言,你怎么证明自己说得都是真的?”

    “就凭华夏到现在还没有亡,并且一切运转正常!”宁老怒气冲冲地说:“就我这种身份和地位,如果真和战斧勾结在一起,你还能活到现在吗,华夏早就完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