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8 春少爷VS上原飞鸟

    上原飞鸟?!

    我当然听过这个名字,石上田前不久前才提起过,号称是东洋的剑圣!

    石上田甚至说过,所谓的华夏第一快剑,比起他们东洋的剑圣来,要差得远!

    当时我还以为石上田是瞎编的,现在看来真有上原飞鸟这么个人?

    随着藤本一郎的一声呼喝,果真有脚步声响了起来,一个消瘦的人影从大门外面渐渐走近。因为夜已经很深,大门外面又没有灯,只能隐约看到一个人影,也能看到他手中拎着把剑,穿破重重黑暗而来。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即便距离还有很远,我却感受到那人身上拥有着强大的气息。

    就连春少爷都微微皱起眉头,眼睛紧紧盯着那人,一动不动。

    我突然有点紧张起来,先将黎佑和颜宴放下,接着悄悄走到春少爷身边,轻声说道:“你先走吧!”

    以春少爷的实力,想要逃出这里不是问题。

    至于我们,既然藤本一郎都来了,只要我找机会换上魏子贤的人皮,再帮洪社说一说情,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但我没有想到,我这一劝,还劝出事来了。

    春少爷冷冷地说:“我走不走,轮得着你管么?”

    好嘛,之前害怕我的时候,一口一个龙哥,吓得屁滚尿流;现在知道我不是鬼,一点面子都不给我了,要么说春少爷就是贱,平时就不该对他心软,该怎么整他就怎么整他。

    但,春少爷紧接着又说了句:“什么东洋剑圣,我就不信,我堂堂华夏第一快剑,会不是他的对手!来吧,我倒看看他有多大本事!”

    随着上原飞鸟越走越近,春少爷猛地把剑撩了起来,显然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我知道,肯定劝不住春少爷了,除非是魏子贤命令他离开。

    但是现在,我又怎么变身成魏子贤的样子?

    上原飞鸟走得很慢,但也终究来到了藤本一郎身后,稳稳站定。直到这时,我们才看到他原来很年轻,也就三十岁左右的样子,是个标准的青年男人,他的眼神很冷,脸上也没任何表情,整个人就仿佛一块冰。

    这么年轻就能号称东洋剑圣,这世界果然最不缺的就是天才!

    他一过来,就直勾勾盯着春少爷。

    春少爷也直勾勾盯着他。

    两人就好像黑暗中的两支烛火,情不自禁地就被对方吸引,知道对方就是自己接下来的敌人!

    “飞鸟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把您请出来了。”藤本一郎客客气气地说。

    藤本一郎号称东洋第一公子,可谓位高权重,但对上原飞鸟也就十分尊敬。这也正常,宁老还对剑神很尊敬呢,自古以来强者就是受礼遇的,只要足够强大,在哪都会被人尊重。

    上原飞鸟点了点头,什么也没有说。

    藤本一郎又转头看向春少爷,说道:“这位飞鸟先生,大名叫做上原飞鸟,在东洋号称剑圣,同时也是我的保镖,你们两个斗上一斗,应该没有辱没谁的身份。”

    春少爷是我的保镖,上原飞鸟是藤本一郎的保镖,两人身份对等,确实没什么可指摘。

    春少爷点点头说:“上原飞鸟,我听说过。”

    藤本一郎显然有些意外:“你听说过?”

    “是的。”春少爷说:“刚才石上田说了,东洋有位叫做上原飞鸟的剑圣,实力远在我之上。说实话我不怎么相信,现在正好领教一下。”

    春少爷有这样的自信也很正常,毕竟就是整个华夏,能比他厉害的,也就只有他的授业恩师“剑神”老先生了。

    过去的二十多年,一柄长剑挑遍整个华夏,罕逢敌手!

    藤本一郎还没说话,上原飞鸟突然开口说道:“春少爷,我也听说过你。”

    这也是上原飞鸟到场后说的第一句话,当然,他说话也很冷,仿佛没有感情的机器人。

    这回轮到春少爷意外了:“你听说过我?”

    毕竟他也知道,自己虽然在华夏还算有名,但还没有“红”到东洋来,之前无论是万国豪,还是石上田,都不知道他。这个在东洋拥有极高地位的“剑圣”上原飞鸟,竟然听说过他,当然让他十分诧异。

    “是的,听说过你。”上原飞鸟继续说道:“我自幼就痴迷剑道,很早就做了东洋第一快剑,但我并不满足于在东洋称王,有段时间便到华夏寻访用剑高人,寻来寻去就寻到了你,那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那个时候,你还忙着和隐杀组的南王争斗,并没有注意到我已经盯上了你。当然,得亏你没有注意到我,否则我就死在你手上了……”

    上原飞鸟叹了口气,说道:“我见过你几次战斗,这才知道自己所谓的东洋第一快剑,比起你这个华夏第一快剑来说还有差距,华夏也不愧是功夫之祖、功夫之国啊……从那时起,我便回到国内,继续苦修剑道,这几年又有了长足的进步,终于有把握能战胜你了,春少爷!”

    原来上原飞鸟早就见过春少爷,甚至观摩过春少爷的几次战斗。

    这让春少爷的眉头皱得更深。

    这说明上原飞鸟了解他的实力、打法、技巧、惯用手段……而他,却对上原飞鸟一点都不了解!

    高手相争,这无疑是很恐怖的事。

    “春少爷,你会败在我手上的,我会向世人证明,华夏第一快剑,比不上东洋第一快剑!”

    说着,上原飞鸟摘下剑鞘,抽出一柄锋利的长剑来,在温柔的月光下闪烁着最凌厉的光芒!

    “好啊,那就试试看吧。”

    春少爷也阴沉沉地说着,同样撩起了自己的长剑,直指上原飞鸟。

    现场所有人都屏息以待,藤本一郎也退到一边去了,因为这不仅是两个剑客之间的战斗,更是华夏第一快剑vs东洋第一快剑,到底谁更厉害一些?

    “噔噔噔噔噔……”

    两人同时朝着对方疾奔而去,有些人的眼睛甚至跟不上他们的动作。转瞬之间,两个人影便撞在一起,接着两支长剑便“叮叮当当”地激斗在了一起。

    太快了,实在是太快了!

    我发誓,这绝对是人眼所跟不上的速度,必须得有高清摄像机才能录下整个过程,就算如此也得是慢动作回放!得亏两人一个绿衣、一个黑衣,否则谁是谁都分不清了。

    即便如此,也只能看到两个影子来回缠绕,一会儿黑色,一会儿绿色,也不知道是谁占了上风,只能听到金戈之声不断交击,密集到如同铺天盖地的骤雨,现场众人除了惊叹还是惊叹,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人力所能办到的事!

    众人看傻了、看呆了、看癔症了。

    “春色满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春少爷突然大喝一声,无数剑光朝着上原飞鸟而去。无疑,这是春少爷最为致命的一招了,他靠这招曾经无数次的杀人、脱险。

    “飞鸟投林!”

    上原飞鸟同样大喝一声,他的剑光没有那么繁复,看上去似乎只有一道。

    再接着,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看到春少爷和上原飞鸟背对背站着,各自一动不动。

    但,还是有人看出了差别,春少爷的剑上十分干净,上原飞鸟的剑上却有血迹。

    春少爷受了伤么?

    我立刻紧张地朝他看去,很快就清楚地看到,春少爷的颈子上有道血痕,正有鲜血慢慢往下淌着。

    这……这……

    我无比地惊慌起来,谁都知道人的脖颈有多脆弱,和人的命息息相关,尤其剑这东西,很容易就能把人杀了,一剑封喉不是开玩笑的!

    我当然很讨厌春少爷,但我并不希望他死!

    我刚想冲上去查看他的状况,就听上原飞鸟冷冷地道:“其实挺不公平,咱们俩在决战之前,你已经战斗了很久,体力多多少少有些消耗。否则的话,你还能撑更久的。”

    显然,上原飞鸟的意思是,即便春少爷的体力处于巅峰,也不是他的对手,不过多撑一会儿罢了。

    “输了就是输了,不需要找什么理由。”春少爷说:“但是也谢谢你,手下留情!”

    手下留情?

    意思是说,春少爷并不会死?我仔细看着他颈子上的那道伤,似乎真的很浅,不至于要人命。显然,确实是上原飞鸟手下留情了,否则他只要稍稍再用点力,春少爷必会命丧当场。

    “不客气。”上原飞鸟说道:“我有几个华夏朋友,我和他们关系很好,对华夏人的印象也很好。再说,我只是为了战胜你,不是为了杀你。”

    说完以后,上原飞鸟便往前走去,一直走到了藤本一郎的身前。

    “我胜利了。”上原飞鸟说道。

    “知道。”藤本一郎说道:“为什么不杀了他?”

    “我说过了,我只是为了战胜他,不是为了杀他,我只需要证明东洋第一快剑,强过华夏第一快剑就可以了!”

    藤本一郎还想再说什么,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冷冷响起:“春少爷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做华夏第一快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