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5 魏老,道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孤男寡女有声小说,要看小说在线收听!
    我的日子再度平静下来,过上了依旧每天吃饭、练功、睡觉的日子,魏老也真的再没有来过,好像把我遗忘了一样。或许对他来说,有的是办法对付乔戈尔吧。

    当然,我也并不在意,与其在外面没有尊严,像只布偶一样被人摆弄的活,不如踏踏实实在这里面呆着。

    一晃,就是一个多星期过去了。

    这天,我正在房间里练功,突然听到外面又响起脚步声。囚城这地方除了送饭时间,一般不会有人来的,难道又是魏老来了?

    众人纷纷探头观望,发现是个不认识的人。

    他们不认识,我却认识。

    “二叔?!”我很吃惊:“您怎么来了?”

    没错,就是二叔来了,之前我找过他好几次,他都在执行任务,这次怎么来囚城了,是来看我的吧?

    二叔径直来到我的门前,接着掏出钥匙,“咔咔咔”把锁开了。

    我还正惊讶着,二叔已经开门走了进来,接着狠狠往我脸上甩了一个耳光。

    “啪!”

    我半张脸火辣辣的,我很震惊地看着二叔,二叔则一脸怒火地看着我。

    二叔这还是第一次打我。

    他一向都很溺爱我,以前当兵的时候,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也要给我寄生活费。后来退伍回家开厂,股份给我最多的,工资给我最高的,甭管我在外面惹什么事,他都义无反顾、毫不犹豫地站在我这一边。

    什么吴云峰、吴老邪、方鸿渐这些都不说了……甚至,魏老要在西山刑场上枪毙我,他都试图劫法场来着!

    这样爱我的二叔,竟然打了我一个耳光!

    “你疯了吗?!”二叔冲我吼着:“你偷袭魏老不说,竟然还不服从他的管教?现在国家需要你,你还敢耍性子,趁机威胁魏老,你真是越活越糊涂,你干脆加入战斧算了,别做我们中华儿女!”

    我的日子再度平静下来,过上了依旧每天吃饭、练功、睡觉的日子,魏老也真的再没有来过,好像把我遗忘了一样。或许对他来说,有的是办法对付乔戈尔吧。

    当然,我也并不在意,与其在外面没有尊严,像只布偶一样被人摆弄的活,不如踏踏实实在这里面呆着。

    一晃,就是一个多星期过去了。

    这天,我正在房间里练功,突然听到外面又响起脚步声。囚城这地方除了送饭时间,一般不会有人来的,难道又是魏老来了?

    众人纷纷探头观望,发现是个不认识的人。

    他们不认识,我却认识。

    “二叔?!”我很吃惊:“您怎么来了?”

    没错,就是二叔来了,之前我找过他好几次,他都在执行任务,这次怎么来囚城了,是来看我的吧?

    二叔径直来到我的门前,接着掏出钥匙,“咔咔咔”把锁开了。

    我还正惊讶着,二叔已经开门走了进来,接着狠狠往我脸上甩了一个耳光。

    “啪!”

    我半张脸火辣辣的,我很震惊地看着二叔,二叔则一脸怒火地看着我。

    二叔这还是第一次打我。

    他一向都很溺爱我,以前当兵的时候,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也要给我寄生活费。后来退伍回家开厂,股份给我最多的,工资给我最高的,甭管我在外面惹什么事,他都义无反顾、毫不犹豫地站在我这一边。

    什么吴云峰、吴老邪、方鸿渐这些都不说了……甚至,魏老要在西山刑场上枪毙我,他都试图劫法场来着!

    这样爱我的二叔,竟然打了我一个耳光!

    “你疯了吗?!”二叔冲我吼着:“你偷袭魏老不说,竟然还不服从他的管教?现在国家需要你,你还敢耍性子,趁机威胁魏老,你真是越活越糊涂,你干脆加入战斧算了,别做我们中华儿女!”

    我明白了,魏老这是恶人先告状,然后让二叔来劝我出去。

    不知道魏老说了些什么,又是怎么添油加醋的,能把二叔气成这样。

    而我很平静地说道:“二叔,你先消消气,我永远都是中华儿女……”

    我明白了,魏老这是恶人先告状,然后让二叔来劝我出去。

    不知道魏老说了些什么,又是怎么添油加醋的,能把二叔气成这样。

    而我很平静地说道:“二叔,你先消消气,我永远都是中华儿女……”

    “那你还不出来,马上到东洋去!”

    “二叔。”我很认真地说:“从小到大,我都听您的话,从来没有忤逆过您。在我心里,您比我爸我妈的地位还高,小时候要不是您,我就要饿死了。但是这次,我不能听您的,不能离开这个地方。”

    “为什么?”二叔很诧异地看着我。

    我便把之前的事讲了一遍。

    我不知道魏老是怎么说的,我只把我的亲身经历和感受说出来了。

    二叔听后沉默一阵,说道:“首先,确实是你先误会魏老,然后袭击魏老。他辛辛苦苦、费了许多周折才保住你的性命,你却盲目听信别人的话,得亏是丢了个癞蛤蟆,万一要了他的命呢?”

    我忍不住插嘴:“我做事还是有分寸的。”

    二叔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其次,袭击普通人和袭击魏老能一样吗?就像袭警一样,罪过要严重的多好吧?你上街袭警试试,看看法院怎么判你,更何况是袭击魏老?就你当时那种情况,昆仑四剑当场把你杀了都没问题!”

    我说:“你说的这些我都承认,袭击魏老确实罪过更大一些,具体要怎么判,交给法院执行就好,魏老凭什么一句话就让我无期徒刑?”

    “凭什么?!”二叔瞪大了眼:“就凭他是魏老,他是至尊!”

    “他是至尊不假,总不能比法律还大吧,他这样为所欲为的话,和以前的皇上还有什么区别?”

    “张龙,你再敢胡说八道!”

    眼看着二叔真急眼了,我便闭上了嘴。

    “我们国家有一句话,法律不外乎人情……”二叔沉沉地道:“要是真讲法律,你能活得到现在吗?你杀过多少人,心里没点数?”

    我立刻就沉默了。

    确实,就我杀过的那些人,判我十回死刑都没问题,不就是魏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

    “我是为国家才杀的那些人……”我嘟囔着说。

    “哦,对你不利的时候,你就是为国家;对你有利的时候,你就讲法律了?”二叔说道:“怎么便宜都叫你占了呢,你既想有尊严地活着,又希望魏老给你更多特权,不如把他的位子给你坐吧?”

    “我没那个意思……”我还是嘟囔着。

    “那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就是觉得委屈。”我说:“甭管国内还是东洋,我出生入死、鞠躬尽瘁,多少次徘徊在死亡的边缘!不说我是居功至伟,起码也是小有功劳了吧,就因为我丢了个癞蛤蟆,魏老就要关我无期徒刑,天上地下哪有这样的理!反正我决定了,魏老不跟我道歉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出去的。”

    二叔沉沉地道:“哪怕南王等人性命垂危,你也不肯出来?”

    我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什么意思?”

    二叔说道:“因为洪社四分五裂,实在指望不上他们,南王等人便决定自己展开行动,打算偷袭乔戈尔。据说,计划本该万无一失,也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竟然被藤本家知道了,出动警视厅将他们抓了起来……具体抓了多少人,抓了谁,我不是太清楚,都是魏老告诉我的。”

    我的脑子顿时嗡嗡直响,大家竟然都被抓了,我还在这呆着干什么啊,我得马上去东洋啊!

    我还等什么道歉啊,道歉比南王还重要吗?

    我二话不说,立刻就出了门,对二叔说:“魏老在哪,我这就去找他!”

    “就在……”

    我们两人一边说,一边往外狂奔,二叔刚说了两个字,我们已经到了中海别院的后墙根。就在这里的拐角处,我立刻站住了脚步,因为魏老和昆仑四剑就在这里。

    “魏老……”我面色复杂地看着他:“东洋那边到底什么情况了?”

    魏老冷冷地道:“现在不需要我道歉了?”

    我说:“魏老,都出事了,咱俩就别再斗气了!”

    “要斗气的是你,要不斗气的还是你,你当我很闲是不是,就这么愿意和你玩?”

    “……”我很无语地看着魏老,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只能说姜还是老的辣,我哪里能玩得过他啊。

    他很精准地掌握了我的心理,知道我最担心什么,反过来将了我一军。

    估摸着魏老也觉得够了,才沉沉道:“具体是谁身陷囹圄,我先不和你说了,担心你压力过大!等去了东洋,你再自己慢慢打听。”

    “好,我这就去,您帮我安排吧!”我是急不可待、归心似箭了。

    “一切都安排好了,两个小时以后起飞。”

    “行,我去哪个机场,您安排人送我过去吧。”有魏老在,我什么都不用操心,几个小时就能回东洋了。

    “直接出门,会有人送你的。”魏老顿了顿,又说:“我在国内也非常忙,没事不要打扰我,更别给我找麻烦!”

    “是。”我立刻转身,朝着门外奔去。

    “张龙!”魏老突然叫了我一声。

    我又回头疑惑地看着他。

    魏老突然朝我鞠了一躬,还是恭恭敬敬地九十度弯腰!

    “之前是我太冲动了,向你道歉。”魏老说道:“这次东洋斩杀乔戈尔,就靠你了!”

    说完,魏老才直起身子,面色肃穆地看着我。

    而我都惊呆了。

    我是怎么都没想到,魏老竟然真的会向我道歉啊……

    就连二叔都瞠目结舌了。

    怎么说呢,就这一瞬间,我的心中百感交集,最多的当然是感动和激动。真的,就魏老这一句话,我浑身上下充满了斗志,让我流血、牺牲、卖命,付出全部都没问题!

    “嗯!”我用力地点了点头,再度转身朝着门外冲去。

    穿过整个中海别院,最终来到大门口后,这里停着一辆红旗。

    是魏老的那辆红旗。

    我有些发懵,司机已经放下窗户,对我说道:“魏老让我送你,快上车吧!”

    魏老竟然让我坐他的车去,这是多高的待遇啊!

    我无比激动,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所以说做上级的根本不需要做什么,只要稍稍拿出点诚心来对下属,就足够让下属感恩戴德了啊!

    我立刻就上了车。

    二叔当然不会跟我一起上车,他是“公家”的人,不能去东洋的。

    二叔站在车外冲我摆手:“龙,一路顺风,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我冲二叔点了点头,和他道了一声再见。

    红旗也平稳地驶了出去。

    很快,红旗就将我载到一间私人机场。在天城,这样私密的机场很多,据我估计不下二十个,当然不是一般人能进去的,一般人也根本不会知道。

    一路都很顺利,真是什么都准备好了,签证、护照什么的一应俱全,并且一路都是vip通道,直接就上了飞机。

    是一架很小的私人飞机,只能坐七八个人的样子。

    当然我估摸着,就我一个人去,应该没其他人了。

    而我一进机舱,看到里面的人,差点惊得一颗心都跳出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