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刑事档案 正文 第二章 最后一颗头颅(3)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灵异刑事档案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发现了什么。”刘东河同样激动的把头凑了过去。

    “您看,这里有一滴鲜血。”邹萍的手里多了一件带血的裤子,这是一条深色的牛仔裤,由于时间长血点已经变干,并且和裤子的颜色几乎相同,如果不是邹萍仔细的辨认还真难发现。

    “恩,这条裤子的裤腿赶紧、完好无损,说明这条裤子不是新的就是洗过的,所以这点血迹应该不是以前留下的,邹萍,你把这条裤子包好了,带回去检查一下这滴血。”刘东河说道

    “是,科长。”邹萍回道

    ‘啪’

    好像有什么东西打在了窗户上,所有的人一下子都提高了警惕,刘东河冲过去打开窗户,率先趴到上面往外张望,窗户外面就是那片树林。外面一片漆黑,但是刘东河隐约的看到树林深处好像有两盏灯火,忽明忽暗,像是两把小型手电筒的灯光又像是什么动物的眼睛在窥探着自己的猎物,地上还有星星点点的火光。

    “渔郎”刘东河让出了身子了叫到

    由于这是三楼所以窗户上没有护栏,张渔郎心领神会的一只手撑着窗框直接跳了下去,不愧是练武术的,一个漂亮的落地毫发无损,站起身来紧跑两步一个跳跃右手抓到了一根学校铁栅栏的顶端,右手一使劲左手也抓住了另一根学校铁栅栏的顶端,一个前空翻就跃进了树林里面,紧接着他通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向了那个亮点,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不带一点迟疑。

    楼上的人都顾不上给张渔郎这套一气呵成的动作而鼓掌叫好,而是眼睛紧盯着远方的亮点,生怕它们熄灭了。

    张渔郎很快就没入了黑暗当中,刘东河他们心跳一点一点的再加速跳动,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但是对于刘东河来说就像是度秒如年。

    ‘我的心、不后悔、折折叠叠都是为了你、我的泪、流不尽、纠缠在梦里夜里的负累、我的心、不后悔、反反覆覆也是为了你’这首歌是刘东河最喜欢的一首《千纸鹤》所以他用来做了电话铃声。由于注意力太集中,当歌声响了两边刘东河才掏出手机来,一看是张渔郎来的电话,马上接了起来。

    “怎么样渔郎,有什么发现。”刘东河迫不及待的问道

    “科长,这里是李珊珊遇害的现场,有两盏小灯笼和一些没有烧完的纸钱,应该是有人祭拜过,但是我追过来后没有发现人,但是看这些还在燃烧的纸钱,人应该是没有走远,要不我去追吧。”张渔郎说道

    “不用了,天太黑,你也不知道那个人往那个方向跑的,你直接去教学楼吧,咱们在那集合。”刘东河吩咐道

    “知道了”张渔郎答道

    挂了电话,刘东河看一下手机,现在是晚上8点15分,说道:“好了,时间不早了,咱们也该去教学楼了,拿到那个人,我请你们吃夜宵。”

    “呦,头,今天什么日子呀,你居然肯放血,我记得好像你就是在破了案子的时候才请我们吃饭吧,而且不是四菜一汤就是自助火锅。”刘海笑道,好像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一样。

    “哦,那就算了,办完事就各回各家吧。”刘东河说道

    “别呀,科长,话说出来了不能收回去呀。”邹萍现在心情已经平复很多了

    “我是怕你们吃不惯四菜一汤或是自助火锅。”刘东河锁完门头带头走出了一号女寝,头也不回的说到。

    “不是我们吃不惯,是刘海吃不惯,这次不带他去了。”邹萍说道

    “谁说我吃不惯,我就是发发牢骚,今天晚上你们去哪我去哪,这顿饭我非吃不可,你们不要想着甩掉我。”刘海卖个笑脸说道

    “真是一群吃货呀。”刘东河感叹到,对于这帮没心没肺的下属他有的时候还真没有办法。

    一号女寝距离教学楼大概5分钟的路程,他们刚到教学楼就碰到了张渔郎,此时他手里正拿着两个灯笼和一些没烧完的纸钱。

    “跑的挺快呀。”邹萍接过了东西了说道。

    一般有可能出现近身搏斗的话,多余的东西都是邹萍来拿,因为她的战斗里差一点就是负数了。

    “那是,我有狮子一样的攻击力,有豹子一样的爆发力,这点距离小意思。”张渔郎就是经不起女人的夸奖

    他们一起来到1301班的教室门口,邹萍向教室里探了个头发现那个男生还没有过来,他们在门口商量了一下,张渔郎和邹萍走进了教室,同学们都抬起头好奇的看着他们,他们好像是没看见似的,随便找了两个空位子做了下来,刘海和刘东河向教室门左右两边走去。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了过去,当邹萍看到一个男生低着头走进了教室,马上站了起来叫到

    “何伟博”

    何伟博愣了一下,抬起头向声音响起的地方看了过去,就看到一男一女正向自己走过来,还能等他反应过来,两边的肩膀就让两只手按住了。

    “你们是?”何伟博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两个男人,又转过头对面前的女人说道

    “走,咱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说。”面前的女人拉着他就走了出去

    一行五人来到了学校的体育场,现在是上晚自习的时间所以这个地方没有,但是路灯很亮,方便谈话。

    “你好,我叫邹萍,警察局的,这几位都是我同事,今天我们找你出来你应该知道是为了什么吧,我想听实话,所以我把你带出来问,而不是当着你同学的面问你。”邹萍说道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何伟博小声的说道

    “那好,我给你提个醒吧,11月12日晚上8点你在什么地方,和谁在一起。”邹萍瞪着何伟博的眼睛说道

    “我……我……我在体育场看书那。”何伟博低下头结结巴巴的说道

    “看来你很不配合呀,同学,我们在阳光旅店找到了你和李珊珊在11月12日晚上8点05分的时候开房的监控视频,你要不要一起看看。”邹萍笑着说道

    “不……不……不用了。”显然何伟博被她吓到了

    “那就说实话,你那天晚上是不是和李珊珊在一起那。”邹萍突然变的严厉了起来

    “是、是”何伟博抖了一下,赶紧回道

    “那为什么以前不说,还真以为我们查不出来嘛?”邹萍喊道

    “警察姐姐,我真没有杀人,你们就放过我吧,求求你们了,我真没有杀人。”何伟博突然哭了起来,向邹萍哀求道

    “别哭,憋回去,现在这个地方没人,再哭我抽你了哦。”邹萍很看不起这样的男人,好歹也是20多岁的男人了,怎么一碰到事就哭那。邹萍可能忘记了这是一起杀人案,能有几个正常人面对杀人案能面不改色、心不跳那。

    何伟博努力的控制着眼泪,他用右手擦了一下泪水,但还是在不住的抽涕着。

    “我又没说人是你杀的,我就是问你为什么要隐瞒实情。”邹萍继续说道

    “那天李珊珊给我打电话说是找我有事,让我去阳光旅店等她,我本来是不想去的,因为我正在和孙雯谈恋爱那,可是李珊珊给我打了好几遍电话,没办法我才去的,后来李珊珊出事了,我怕孙雯和我分手,所以你们来找我的时候我就没有说。”何伟博抽涕的说道

    “那你是不是在那天晚上和她发生了关系。”邹萍问道

    “是,我是不想的……”何伟博还想解释什么,直接被邹萍打断了。

    “好了,其他的我不想听,但是10分钟时间是不是太短了,她中途为什么走的。”邹萍问道

    “她中途接了一个电话,说是有急事就走了。”

    “她没和你说是谁打来的吗?或是说有什么急事吗?”

    “她什么有没说,就走了。”

    “她真的什么也没说吗?你不能再隐瞒了哦,告诉你隐瞒实情会受到法律的制裁的。”邹萍再一次的确认道

    “真的什么也没说,真的,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何伟博为了使邹萍相信差点就给她跪下了。

    “那你之后为什么不说。”邹萍说道

    “这个两个女生和我都有关系,我说了怕你们怀疑是我杀的人。”何伟博小声的说道

    “你怎么就知道我们会怀疑你那,11月15日上午你在什么地方,有没有能给你证明的人。”邹萍继续问道

    “有,有,我在上小班英语课,我们班的同学都能证明。”何伟博紧张的说

    “那好,我再问你刚才8点半之前你在什么地方,去没去过小树林?”邹萍问道

    “没有,我今天下午5点多就回寝室了,一直在寝室看书,7点多的时候李珊珊给我来了个电话约我到小旅馆见面,我快8点的时候就去那个旅店开了个房间等李珊珊,等我出来的时候已经快上课了,然后我就去上课了,根本没时间去小树林呀。”何伟博说道

    “有什么人可以证明。”邹萍追问到

    “方玉华,他能证明,下午的时候我回去就看到他了,我走的时候还和他打过招呼那。”何伟博马上说道

    “行了,我知道了,你去上课吧,以后有什么线索直接给我打电话吧。”邹萍说着掏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何伟博

    “知道了,知道了”何伟博接过名片,逃也似的跑了。

    “头,你说现在的男人是不是都这样,吃着嘴里的,拿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邹萍看着何伟博跑远了说道。

    “哎,邹萍,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那,我用情就很专一的。”刘海打抱不平道

    “是嘛,那男人还要再加上个说谎。”邹萍不屑一顾的说道

    “你……”

    “好了,不要废话了,办完事咱们吃饭去吧。”刘东河说道

    其他人跟着刘东河一起去了一个距离建筑学院的比较远的小饭店,这个饭店一共就4张桌子,30多平方米,他们进去的时候一个客人也没有,刘东河点了四菜一汤的传统标准,其他人也没有什么异议,现在都快10点了,在这吃点回去就不用忙活了。

    “邹萍,你收好那条裤子和灯笼,明天带回科里化验,结果要尽快拿出来。”刘东河一边吃着一边说道

    “知道了。”邹萍含糊不清的说道

    “今天咱们的收获还可以,最少证明了和李珊珊发生关系的人不是凶手,而且从监控录像上看,李珊珊出旅店的时候没有什么异样,所以他应该是在进入小树林后才服用的毒品,刘海明天你们查查,李珊珊和孙雯他俩共同的朋友里面有没有沾过毒品的或是有可能沾过毒品的一定要排查仔细,张渔郎你明天去一趟电信局,调一下李珊珊的通话记录,看看那天晚上是谁把李珊珊约出去,我自己这两天在去两个案发现场看看,现在线索这么少不是对手太高明就是咱们太愚蠢,我想应该是咱们漏掉什么细节了。“刘东河说道

    “说你那,愚蠢。”张渔郎捅了一下刘海说道

    “张教练我知道我自己愚蠢,但是你以为你跑的了吗?”刘海慢条斯理的吃着一块肉片说道

    “你们能不能长点心,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刘东河怒道

    “对不去,科长,下次不会了。”刘海和张渔郎同时说道

    “对了,头,王伟平现在怎么样了,最近我妈一直逼着我相亲,我都没有时间去看他。”邹萍机智的岔开了话题

    “都出院半个月了,估计下个月就能上班吧。”刘东河说道

    “这小子现在就是过着神仙一般的生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嫂子现在连刷碗的活都不让他干,你们说说要是娶上这么一个媳妇是不是连死都愿意呀。”刘海笑道

    “你的理想真伟大,以后不要说我认识你哦。”张渔郎鄙视的说道

    这顿饭他们一直吃到晚上11点多,由刘东河把他们挨个送回了家。在警察局做个科长其实听不容易的,每次下班晚了刘东河都会把他们送回去,然后自己再最后回家。

    刘东河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了,因为他之前给儿子来过电话,说是今天晚上不回来吃饭了,所以他儿子早早的就睡下了,他蹑手蹑脚的走到儿子的门口,轻轻的打开门走了进去,看到儿子甜美的睡容,刘东河这一天的疲惫到抛到了九霄云外,他俯下身来轻轻的吻了一下儿子的额头,帮儿子盖了盖被子。

    第二天刘东河没有回办公室,直接去了建筑学院,只是给邹萍打了个电话,告诉她如果出结果了第一时间的给他来电话。

    由于第二起命案是发生在一号女寝知道的人很多,所以尽管警方和校方都在努力的封锁消息可是一进校园依然可以感觉到压抑的气氛。以前的校园里嬉笑打闹声没有了,只有三五成群的学生在低着头快步的走路。刘东河感觉这里不像学校,而像是一个墓场,一个所有人都想摆脱的墓场。

    刘东河先去了村子,小树林旁边有个村子,学生们不管是吃饭、开房还是上网都来这个村子,以前这个村子就算是学生上课的时候这里也是很热闹的,但是现在冷冷清清的,路上看不到一个行人。

    刘东河找到了刘珊珊最后出现的那个阳光旅店,模仿着刘珊珊的脚步向树林里的案发现场走去,整个过程用了15分钟,也就是说她在晚上8点半以后才到的小树林,那么如果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干的那么这个凶手当天晚上的晚自习应该没有上,如果是外校人员干的那就像是大海捞针了。

    案发现场的周围他又仔细的勘察了一遍,虽然这里已经被保护了起来,但是由于案发时间太长,这两天又是刮风,又是下雪的,基本上有线索的话也没有了,果不其然刘东河什么也没有找到。

    刘东河又去了孙雯的寝室,打开寝室的门他没有走进去,而是闭上了眼睛在脑海里重现了一下凶手的作案过程,对于凶手他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干净利索、快。等等,刘东河脑子里好像是想到了什么,这个楼层住的全是建筑系的大三女生,对于这些女生来说逃课是家常便饭了,那为什么案发的时候这个楼层只有孙雯一个人那,哪怕是再多出来一个人凶手都有可能暴露行踪,难道是学校有什么统一的活动?

    为了求证此事,刘东河特意去了一趟教学楼找到建筑系的系主任。据系主任介绍,当天上午还真有一个系里组织的演讲,演讲的人是校企建筑公司的总经理,这个演讲是从实际出发告诉同学们怎么样把学到的知识用于工作中,而且各班的班导都已经通知学生们了告诉他们不来是要扣学分的,按理来说这是个非常重要的演讲呀,孙雯有什么理由不来那,难道她不想毕业了嘛。

    刘东河走出教学楼,在操场找了一个干净点的椅子坐了下来。今天天气很冷,他把双手互叉字胸前身子往椅子上一佝偻,脑袋快缩到了脖子里,如果再给你换上一身破棉衣,带上破棉帽这就是一个活脱脱的乞丐呀,但是刘东河总是对他的下属说寒风可以刺激他的脑细胞,让他更加的清醒,利于思考。

    对于这两个案子看来刘东河又找到了一条新的共同点,那就是受害人都是有一种理由让她们独处在一个空间里,那么这个理由一定是凶手给受害人的,比如第一个受害人是接到了一个电话才离开的旅店,去的小树林,那么凶手又是用什么样的理由让第二个受害人不去上课的那?

    这时刘东河的电话响了起来,一下子把陷入沉思的他拉回了现实当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