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刑事档案 正文 第二章 最后一颗头颅(7)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灵异刑事档案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邹萍带回来的消息是只要是一放大假,何伟博就会去市里的一家肉联厂打假期工,全部打工的时间算起来大概有1年多,虽然他看起来很单薄,但是由于他个子很高而且力气很大所以他是在屠宰车间工作,这样就能说明何伟博有作案能力了。

    在刘海拿回来的法医报告上也有重要的线索,第一、在土坑边找到的血迹确定是属于李珊珊的,第二、在旁边的树的树枝上法医采集到了塑料袋的碎片和特质尼龙,第三、最主要也是最直接的证据,法医在树枝上还采集到了何伟博的血液DNA。

    “科长,看来咱们现在要熬出头了,你们找到的地方应该是何伟博藏作案工具的地方了,而且还有他的血液样本,而特质尼龙是做雨衣的基本材料,他应该是穿着雨衣去作案的。”邹萍看完报告说道

    “科长现在应该可以抓人了,证据确凿呀。”刘海说道

    “恩,恩,这个人自以为是,以为短短的十分钟的作案时间不会被我们发现,他哪想到就是因为他太聪明反而给了咱们突破点,现在真应了那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邹萍,你去申请搜查令和逮捕令,刘海、渔郎咱们去军械科领取装备,这个人不光头脑好,而且极度危险,咱们要一击即中。”刘东河说道

    “是”其他几个人同时答道

    在晚上8点半的时候所以有都已经准备妥当,他们拿着搜查令和逮捕令开车直奔学校的方向而去。

    到达学校已经快晚上9点了,一行人全副武装的直扑何伟博所在的宿舍,可是何伟博并不在宿舍,邹萍在何伟博的宿舍翻找着和本案有关的证据,刘东河他们挨个学生的询问看看有没有谁知道何伟博的下落,得到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线索,有人说看到何伟博走了,有人说没注意到何伟博,还有人说看到何伟博在睡觉,刘东河心想难道何伟博有分身术不成,怎么问出了这么多结果,可就是没有一个人知道现在何伟博在哪。

    这么一折腾又过了一个小时,邹萍只是在何伟博的抽屉里找到了一张孙雯的身份证,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刘东河他们也是越问心越凉。

    “难道是今天咱们打草惊蛇了,这小子跑了?”张渔郎疑惑道

    “应该不可能把咱们都是问了一些和案件相关的东西,而且根据科长的嘱咐我都是把所有人的状况都问了一边,并没有特指什么人呀。”邹萍说道

    “不管何伟博是不是跑了,咱们现在要对这学校方圆五公里的地方进行搜查,万一何伟博不是跑了,而是又和什么人去干什么了,那么明天早上他就能知道他的案发了,到那时要是再跑了咱们就后悔莫及了,邹萍你去给处里打个电话叫他们多派点人手来,把这个地方给封锁住。”刘东河说道

    “是”其他人回答道

    这边刘东河带着其他人先在这附近搜查着,没过一会远方就传来响亮的警笛声,在晚上10点多警察已经把方圆五公里的各个路口和出去的道路都封锁上了,可以说是十步一个岗哨,对于一个用这么残忍的手段杀死两名女性的凶手来说一点也不为过。

    于此同时在教学楼里

    何伟博被外面的警报声从梦中惊醒,抬头看了看四周,屋里漆黑一片就是窗口有些许路灯的亮光透了进来,他揉了揉眼睛仔细的辨认了一下地方,发现这里是用来上大课的阶梯教室,他搓了搓胳膊感觉有点冷,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手机也不知道哪去了。

    ‘我怎么会在这儿’,何伟博拍了拍脑袋努力的想着,‘哦,有个美女约我今天晚上8点半在这见面的,说是暗恋我很久了,可是我记得进来的时候我把教室的灯打开了呀,怎么现在灭了那,况且走廊里怎么连个人走动的声音都没有那。’

    由于何伟博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时间,而且外面警车声也格外的刺耳,所以何伟博坐不住了,站了起来,走到窗户跟前向外张望着。不看还好,这一看吓的何伟博噔噔往后倒退了好几步,他注意到虽然校园内的警察不多但是基本上都集中在他寝室的楼下,这下子何伟博知道不好了,他也不敢再开灯了,只求去一楼看看有没有什么窗户能打开然后他好跑出去。

    何伟博蹑手蹑脚的走到大教室的门口轻轻的把房门打开,他怕声音太大惊动了楼下的门卫,出了这个教室何伟博才知道原来自己在3楼四号大教室,一般有大教室的楼层都只有四间大教室,一边两间,四号大教室在走廊的最里边。

    何伟博轻轻的向楼梯口走去,他走到左边的二号大教室的门口时,二号大教室的门吱嘎一声打开了,把何伟博吓了一跳,后背一下子贴到了一号大教室的门上,脸对着二号大教室。

    在二号大教室最里有一盏昏暗的烛火,在不死不活的燃烧着,发出惨蓝死色的火焰,隐隐约约的他看见离着蜡烛不远的地方好像有一个圆圆的东西,何伟博壮着胆子一步步的挪进了二号大教室,慢慢的他看清楚了那个东西是什么。

    “啊”何伟博惨叫了一声,跌坐在了地上,扭头爬起来就往门外跑,不知道大教室的门什么时候关上了,他的头狠狠的撞到了门上,由于门是往里开的,何伟博瞬间被撞的坐到了地上,他也顾不的头上传来的疼痛感,爬起来拉开门就往外冲去。

    何伟博看到了什么,他看到了一颗七孔流血的人头,是李珊珊的人头,双眼圆瞪,嘴唇微张但是可以清楚的看到她嘴里漏出来带血的牙齿,就好像要吞噬这世间一切不公平的待遇,她才二十多岁。

    何伟博拼了命的向一楼跑去,他总感觉的背后有一双眼睛在怒视着他,他也不管外面的警察到底是不是奔他来的,一到一楼立马奔向门卫室的门口拼命的拍打着房门,大声的嘶吼着门卫,但是门卫室的门始终不曾打开,他又跑去拽教学楼的大门,可是大门在外面被人锁上了。教学楼的大门被何伟博拽的砰砰响,他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向外面喊救命,但是外面警车的声音更响。他累了,既喊累了又拽累了,慢慢的他抓着门把手滑坐到了地上。

    ‘哒、哒、哒’

    楼上传来了高跟鞋的脚步声,何伟博一下又来了力气,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抬起头眼睛直直的盯着楼梯口,他全身的肌肉都已经凝成了一团,双拳紧握,像是下一秒危险就会降临到他的头上,而他时刻准备着拼命。

    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在没有征兆的情况下突然消失了,何伟博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僵硬的站在原地等了好长时间,可是除了警笛声音其他的什么声音都没有。

    虽然现在气温已经零度了,而且何伟博的外套也没穿,但是汗水还是从他的脸颊滑落了下来,他感觉自己就要窒息了。

    ‘不行,我不能死在这儿’何伟博想到,他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做大事业的人,所以他努力的使自己平静下来,在脑海里想着出去的办法。对了,一楼男卫生间窗户的铁栅栏断了一根可以从那出去。

    何伟博几个健步就跑到了位于一楼走廊尽头的男卫生间门口,撞开门,由于临时刹不住脚,直接撞到了卫生间的窗台上,他一边揉着胳膊一边看向窗户,此时窗户是打开的,而且现在窗户上的铁栅栏不只是断了一根,而是全断了。他没有细想为什么窗户的铁栏杆会全断,这或许是他逃出这栋教学楼的唯一途径了。

    他双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一使劲跃上了窗台,不费什么力气就爬了出去,虽然外面很黑但是他也不是没有跳过,就在他正在蹲着往下跳的时候他听到后面有人大喊了一声。

    “何伟博,干什么那。”

    “啊”何伟博下意识的的转身答道

    ‘唔’

    伴随着风声一个像皮球一样的东西奔何伟博的怀里飞了过来,他顺手一接稳稳的就把东西接到了手里,但是当他把东西拿到眼前一看,吓的何伟博‘啊’的一声向后面仰去,可是他忘了现在他是蹲在窗台上的,他直直的向外掉落了下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