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刑事档案 正文 第一章 清明鬼事(9)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灵异刑事档案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第九节 凶杀案柳暗花明 刘东河跨市追凶

    刘海走了过去,带着手套打开了里面的一扇窗户,把手伸进玻璃的夹层勾那样东西,勾出来之后仔细的看着,是一枚枯萎了的花瓣。

    “何小姐,请问您以前在这个房间里养过花吗或是赵科之前的房客养过花吗?”刘海问道

    “没有呀,现在谁还养花了,不过赵科倒是养了几盆,而且那花特别香,您闻闻现在这屋子里还有花香味那,弄的我都想养几盆了。”何美琪说道

    “哦,谢谢。”原来这个花瓣是赵科养的

    刘海把花瓣收了起来,接着又在房子里找了一会儿,可是屋子里真是太干净,用一尘不染来形容都不夸张。刘海没有任何收获了,只能对何美琪说道:“那行了,我走了,这个房子最近一个星期能先不租嘛,如果有什么需要我还要来麻烦你的。”

    “没问题,一个星期很快就到了。”何美琪说道

    “那好,我先走了,有什么事电话联系。”

    刘海从602房间出来后,带着花瓣直接回了科里,把花瓣交给了邹萍,“我就找到个花瓣,其他的什么东西都没有。”刘海跟邹萍抱怨着

    “我这边也是呀,你们从赵凤菊那里拿回来的东西,只能证明赵凤菊和赵科是情侣关系,剩下的什么都没发现,虽然之前赵科的口供不太合乎常理,但是现在根本不能证明赵科和这些案件有关系。”

    “可是现在只能看你的了,中午了,要不要一起吃饭,我请。”刘海说道

    “不去了,我把你带回来的花瓣分析一下就去食堂吃饭了,你先走吧。”

    “那好,不打扰你了。”刘海走出了化验室刚在一个饭店点完菜还没吃电话铃声就行了起来。

    “喂,科长,有什么指示。”来电话的是刘东河

    “快回来,案件有新突破了?”刘东河在电话那头说道

    “不好意思,老板打包,算账,多少钱?”刘东河撂下电话拎着东西就回了科里,等他到了科里,所有人都已经到齐了。

    “好,人都到齐了,现在我来说一下新的发现。”刘东河顿了顿接着说道:“有六条,第一条、刘海从赵科屋里带回来的花瓣证明是一种叫曼陀罗的花,又名洋金花,它是茄科植物,它的主要成分是山莨菪碱、阿托品及东莨菪碱,和死者肖文体内的成分一样,而且得到房东证实赵科有长期养这种花的习惯,第二条、赵科和肖文是一个地方的人,都是A市瞿吴县人,赵科上大学的时候户口迁到A市的,而且赵科有个随母姓的姐姐叫那梓潼,是肖文和文雅的同班同学,据肖文同学介绍肖文和赵科的姐姐以前谈过恋爱,但是高二的时候赵科的姐姐休学一年并在此期间自杀身亡,原因不明,第三条、昨天我去帮伟平取车,看见了伟平从肖文家带回来的物品,发现在茶叶里面有曼陀罗根茎的粉末,而这盒茶叶叫三杯香,本市只有品茗茶庄有卖,我们查过购买茶叶的人正是赵科,第四条,在肖文的物品里我们发现一张今年2月份的新年卡片,署名是那梓潼,我们对过笔迹,此为赵科所写,第五点我们调取了那家外企公司和周围小区的监控证明那个和赵凤菊一起租车的人正是赵科,第六条,经过骨骼专家的对比,肇事司机和赵科的骨骼相似率是99.9%,也就是说他们是一个人。综合以上六点我们有理由确定赵科就是我们要找的人,我已经向上面申请通缉令了。”

    刘东河喝了口水接着说道:“我和张渔郎明天去一趟乙县,看看能不能掏到赵科,邹萍和刘海留守家里,一有消息马上通知我,散会吧。”

    “是”其他人答道

    第二天,刘东河把本案的情况通报了乙县的警察所,接着就带着张渔郎坐上午9点的大客去了乙县。他们在下午2点的时候到达了乙县,来接站的是一位看上去很老练,四十岁上下穿着警服的男人。

    虽然彼此不认识但是刘东河一眼就看到了这个穿着警服站在出站口东张西望的男人,他带着张渔郎向这个人走了过去,“你好,请问是吴奎怀所长吗?”刘东河站到这个人的跟前问道

    “刘科长是吗?你好,我就是乙县的警察所所长吴奎怀。”说着就把右手伸了出来。

    “吴所长,你好。”刘东河也伸出了右手。

    两个人握完手,刘东河他们跟着吴奎怀坐上了一辆警车。

    “一接到你们的电话,我就派人去赵科家调查情况了,也派人在那边盯着了,只要他回来一准跑不了。”吴奎怀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辛苦了,有什么发现嘛?”刘东河问道

    “据赵科的父母说,赵科已经有一年多没回家了,他们也不知道赵科现在在什么地方。”

    “哦,那行,咱们先到赵科家附近去看看。”刘东河说道

    “刘科长,你们刚下车,中午饭还没吃吧,咱们先去吃饭吧,吃完饭我再带你们过去,放心赵科那边我已经安排妥当了,再说咱们也不能光干活不吃饭呀。”吴奎怀笑着说道

    “不用了,我们带办案经费了,咱们还是先去赵科家看看吧,要不然吃饭都吃不下去。”

    吴奎怀看劝不动刘东河,只好带着他去了赵科的家。刘东河没有进赵科的家怕打草惊蛇,只是在周围转了转,这里是县上还没拆迁的平房区,道路很复杂,不利于追捕,但是毕竟吴奎怀是个老警察了,他把有限的警力安排的都很到位,对此刘东河也不得不佩服这位老干警了。

    刘东河看了一圈没发现有什么纰漏,就由吴奎怀领着去了招待所,他们同时也拒绝了吴奎怀请吃饭的好意。

    在乙县一呆就是一个星期,每天刘东河和张渔郎都会去赵科家附近蹲守,他们也对赵科父母进行了电话跟踪,可是依然没有什么动静,看来赵科回来的几率不是很大了。

    这天刘东河和张渔郎像往常一样来到赵科家附近蹲守,这时刘东河的电话响了。

    “喂,你好,我是刘东河。”

    “刘科,我是邹萍,赵科在B市的一个工地上落网了。”电话那头传来了邹萍的声音

    “是嘛,太好了,我和渔郎马上去B市办理交接手续,把人带回去,你们做好审讯准备。”

    “明白了,刘科。”邹萍答道

    告别了吴奎怀,刘东河带着张渔郎马不停蹄的赶到了B市。

    ‘咚、咚、咚’刘东河一行人下了火车直接去了B市警察局局长的办公室

    “请进”屋里传出了一个浑厚的声音

    “你好,孙局长,我是A市警察局刑侦处刑侦三科的刘东河,”刘东河进去首先敬了个礼做了自我介绍

    “哦,你好,坐坐坐。”孙局长热气的招待着

    “这次我们来是想把和我们A市三起命案有关的嫌疑人赵科带回去。”刘东河和张渔郎做到了孙局长的办公桌的对面说道

    “哦,这事我已经知道了,你们局长给我来电话了,你稍等一下。”孙局长说着按了一下传呼电话说道:“小王,你进来一下。”

    没过一会,一个穿着警服的年轻女人喊了一声‘报告’走了进来。

    “小王,过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局长指着刘东河他们说到“这两位是来自A市的同志。”又指着刘东河说道:“这位是A刑侦处刑侦三科的刘东河科长。”

    “你好,刘科长我是孙局长的秘书,王华。”王华礼貌的走向前去伸出了手。

    “你好,刘东河。”“你好,张渔郎”两人同时站了起来,伸出了右手自我介绍道

    他们彼此都认识之后,孙局长又对王华说道:“他们是来接管昨天咱们扣押的嫌疑人赵科的,你领他们去办一下交接手续,,然后把人交给他们。”

    “是,局长。”王华向孙局长敬了个礼,转身领着刘东河他们去办理交接手续了。

    手续办理的很顺利,当他们再一次看到赵科的时候,赵科已经颓废的不成人形了。

    “赵科,好久不见了呀。”刘东河笑道

    “刘科长,你们终于找到我了。”赵科苦笑道

    “走吧,咱们回去吧。”刘东河说道

    刘东河和张渔郎押着赵科,告别了王华,上了回A市的火车。一下火车,车站上站满了全副武装的警察,赵科一下子腿就软了,几个警察立马走了上来像是拖死狗一样把他拖走了。

    刘东河赶回科里,带上其他的科员拿好资料准备突击审讯赵科。

    他们来到了拘留所,他这里的同事把赵科带到了一个审讯室里,赵科刚坐下就对刘东河说:“你们想知道什么问把。”

    欲知赵科为什么杀肖文、文雅甚至杀了他的恋人

    请看下节 苦人儿悲情感天  有罪人法理难饶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