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刑事档案 正文 第二章 慈母山命案(4)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灵异刑事档案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第四章    刘东河分析案情 张渔郎调查凶案

    刘东河拿着这份尸检报告看着,发现这里有几个问题,第一、死者的指甲,正常的让人勒死的死者手臂应该是向空中挥舞,而指甲不应该有脱落的痕迹,难道是死者自愿让凶手勒死的?第二、死者颈骨、舌骨折断,这说明凶手很用力的在勒死者的脖子,而且应该是持续了很长时间,这又不像是迫于无奈才勒死死者的。

    “科长”刘东河正在聚精会神的看这尸检报告的时候邹萍突兀的闯了进去。

    “干什么、干什么,天塌了还是房子着火了,你怎么还没回去。”刘东河吓了一哆嗦。

    “不是,有重大发现。”邹萍说着把手里一个用证物袋装着的东西递放到了刘东河的桌子上,接着说道:“我们在死者的衣服上和手上发现了大量的这种木刺。”

    刘东河拿起来仔细看着这些微小的木刺,又用手捻了捻,说道:“那这能说明什么?能说明他是一个木工吗?还是能说明别的?”

    “科长,这种木头可不一般那,它叫黄花梨中文学名叫降香黄檀,素有一寸黄花梨一寸金的说法,据植物学家介绍您手里拿的黄花梨是产于吊罗山,我国二级保护植物,现在每吨黄花梨的价格是每吨700万,私人是禁止开采的更不要说是拿它做什么东西了,所以能接触到黄花梨原木的人少之又少。”

    “恩,好,放着吧,走,咱们一起回去,你呀,真是的,命案要紧身体更要紧,你这样以后结婚了老公会有怨言的。”等邹萍说完了,刘东河站起来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说道

    他们一起走到了停车场,刘东河率先走到车门跟前帮邹萍打开了车门。

    “呀?科长,这不是你的风格呀,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哦,不会是有什么事求我吧。”邹萍站住了脚看着刘东河笑道

    “哪那么多废话,赶紧上车。”刘东河催促道

    邹萍坐上副驾驶系好安全带,刘东河带着她往家的方向而去,“邹萍,你没想过要找个对象吗?”刘东河一边开车一边说道,看邹萍半天没反应,又问了一句“问你话那,你没想过过个对象吗?”说着刘东河向副驾驶望去,没想到坐上车没一分钟的邹萍已经进入梦乡了,刘东河摇摇脑袋,把车靠到一边,给邹萍披了一件衣服继续开车向邹萍的家走去。

    第二天早上邹萍依然很早的就来到化验室,刘东河打电话给刘海和张渔郎让他们先去调查一下最近A市的黄花梨交易情况,看看能不能找到死者的一些信息。

    刘海和张渔郎走访了几家大型的木材批发市场,可是对于黄花梨这种高端木料有些老板一直就没有见过,走到中午刘海都已经直不起腰来了,要是有一点线索对于刘海来说都是安慰,可是现在一无所获。

    “张哥,咱们是不是该吃饭了,我开饿死了。”刘海对张渔郎说道

    “恩,行,咱们市光木材市场就有3个,也不是一天能走完的,正好前面有一家饭店。”张渔郎说着就往前面的饭店走去。

    张渔郎和刘海走进饭店,随便的点了两个菜,刚吃到一半就听到外面有人喊:“着火了,着火了。”

    张渔郎放下碗筷一个箭步就窜了出去,站在门口就看到他们现在在的木材批发市场里面一家店铺黑烟滚滚,张渔郎二话不说直接朝那家店铺跑去。

    “怎么会着火的?”

    “喂,119吗?我们这个红树木材批发市场,我们这着火了,快来人。”

    “里面还有人那。”

    “快就活呀,要烧到我的库房了。”

    “水,水,赶紧那水来。”

    张渔郎刚到跟前就看到很多人围在这家店铺跟前,吵吵嚷嚷的,有报警的,有找水,可是喊叫的人多,真的上去救火的没几个,除了隔壁的几个人就是市场里的保安了,这时刘海从后面赶了过来,“张哥,这是木材市场呀,不应该有明火的,这里连做饭都不让,怎么现在起了这么大的火那?”

    “先不说这些了,听说里面还有人,我进去救人,你在外面等着。”张渔郎说道

    “哎,张哥……”刘海还没说完,张渔郎就已经冲进了火场。

    一进火场,炙热的火焰就向张渔郎扑面而来,滚滚的黑烟把周围的空气挤压的所剩无几,张渔郎左躲右闪的避开袭来的火苗,搬起一根挡住去路的木头,扔掉木头后他的手已经被木头上让人难以忍受的高温烫出燎泡来了,张渔郎也顾不上手心传来疼痛,依然捂着口鼻向里面冲,房顶上噼里啪啦的往下掉着火苗。

    “有没有人。”张渔郎在一楼拼命的喊着,“有没人,回句话。”找遍了一楼可是连个人影都没看到,他看到有个楼梯,想也没想的就冲了上去,木板让火烧的忽悠忽悠的,有好几次张渔郎都差点掉下去,可是他依然保持好自己的平衡向二楼走去。

    二楼不大,应该是一间卧室,这栋房子是由钢结构盖成的,虽然下面着的火很大,但是上面除了有呛人的黑烟和烤人的气温外几乎没有什么明火,张渔郎拍打完身上的火苗,赶紧把四周的窗户都给打开了,随着黑烟的减少,张渔郎看到这间屋里一共躺着3个人,一个男人躺着地上,此时男人的胸前还插着一把匕首,看样子是没救了,一个女人和一个孩躺在床上,脸上都有被打过的痕迹,但是看样子只是晕倒了。张渔郎跑了过去,没管地上的男人,而是一手一个的把床上的两个人抱了起来,转身他就要往楼下走,可是刚到楼梯口正往上窜的火苗告诉张渔郎下去就是死路一条,他只好返过身子跑到窗户跟前,二楼距离楼下也有四五米,如果是他自己他能保证毫发无损的跳下去,可是现在还带着两个人那。

    “刘海找个东西给我垫着,我跳下去。”张渔郎看到刘海正在向楼上张望,马上对他喊道

    “好,你等一会儿。”说着刘海就跑开了

    咔嚓、咔嚓

    现在二楼正在往下沉,张渔郎抱着两个人手心都是汗,可是干等刘海都就是不来,张渔郎沉不住气了,一个纵身背朝着地面就跳了下去。

    ‘嘭’

    张渔郎狠狠的砸到了地方,胸前的两个人也使劲的向张渔郎的胸口压来。

    ‘噗’

    一口鲜血从张渔郎的口中喷射而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