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家人的感觉(三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周先生的险情有声小说,要看小说在线收听!
    周策站在大门口,这是他第一次来,确切的说,这是他第一次进到周重诚在外的房子里来,一起他去过他的店里,到过天山雪园的小区门口,却从来没进来过,他的儿子一定都不欢迎他,他甚至都不知道哪个房间是他儿子的屋子。

    周策心里想到的周重诚的房子,那就是一个单身男人的屋子,冷冷清清,单调的装饰,极少的家具,到处都堆满了他钟爱的各式汽车模型,就像家里的那个房间一样。

    结果他来了,入目处看到却不是他想象中的样子,这个房子一看就是有女主人的,而且到处都充满了幸福和甜蜜的味道。

    比如,玄关门口摆放整齐的两双同款不同色的情侣拖鞋,再比如周重诚随后放在鞋柜上的钥匙,和钱楚手里那个小姑娘形状的钥匙扣,一看就是情侣扣,再比如挂在阳台上的同系列不同色的情侣睡衣……

    这些细节无一不透露着他亲爱的儿子,正幸福的跟心爱的姑娘同住屋檐下。

    周重诚见他爸不换线就要进去,喊了一声:“爸,换拖鞋。”

    他给父母准备的鞋分别是类似酒店的那种一次性拖鞋,人走了也就扔掉的那种。

    钱楚不小心瞅到陈玉飞的表情,急忙别过脸,假装什么都没看到,她以后要是有这样的糟心儿子,八成心里也气得半死。

    陈玉飞显然低谷了自己儿子的自立自理能力,她完全没想到看到的会是一个像模像样家一样的房子,她的脑海里,一直停留在周美兰开门后,她看到的那一幕场景,邋遢,凌乱,整个房间弥漫着一股狗屎狗尿的味道。

    结果她今天和周策突袭,意外看到了这样一幕。

    这不就是家吗?

    有男,有女,一起生活,一起散步,哪怕晚归,家里也始终有个人等着,甚至带着狗去接。

    陈玉飞张了张嘴,“这里……”

    周重诚换鞋,嘴里还在抱怨:“你们以后过来要早一点说,我要收拾一下,免得你们到时候叽叽歪歪嫌我这脏,楚楚超忙,我腰还在锻炼,没法帮楚楚打扫。”

    钱楚:“……”好吧,他这时候倒是说了句像样的话,知道替她说话,说是她在打扫,其实她完全没碰过,都是他慢慢打扫出来的。

    周策倒是垮了一句:“养了狗的屋子,有这样子,非常好了。”

    周重诚已经勤快的进厨房:“楚楚,我给你拿点吃的。”

    钱楚应了一声:“你问问叔叔阿姨吃了没啊?”

    周策急忙说:“我们吃过了,你们年轻人,饿的快,自己吃吧。”

    钱楚赶紧往厨房跑:“要不然我在厨房吃,你去陪你爸妈说话吧。”

    周重诚看她一眼,“这是你家,你还不好意思啊?你去餐厅吃,不用管他们。”

    钱楚伸手抱了他一下:“我男朋友怎么这么好啊?”

    “因为我女朋友也好。”周重诚说完,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赶紧吃东西,我都怕你饿了。”

    其实钱楚吃了点东西,只不过没刻意吃饱,她的胃娇气,但是也不想看到他失望的脸,所以每次回来都会故意留点肚子,还能吃点他特地留给她的食物。

    周重诚把食物送到餐厅桌子上,钱楚拿了筷子和盛了粥的碗过来,“叔叔阿姨,那我先吃点东西了。”

    周策笑呵呵的应道:“你吃吧,不用跟我们客气。”

    钱楚一个人在那边吃东西,周重诚到沙发那边坐着,坐在周策和陈玉飞对面,“我身体这一阵挺好的,能跑能跳,就是需要多做练习,巩固一下。”

    “你白天就待在家里,哪里都不去?狗子陪你就行了?”陈玉飞问。

    “白天啊,白天我有时候回去店里,今天见了两个朋友,”周重诚说:“我打算搞个网站玩,反正现在也不能干别的,就找点乐子。”

    陈玉飞没好气的说:“都多大的人了?一天天的就想着玩,怎么就不知道干点正事?”

    钱楚人在吃东西,耳朵却竖起来听,生怕周重诚跟他妈吵起来,在医院的时候她可以当没听到,毕竟那是外面,人家是母子,但是这里,她好歹是住在这里的,一个屋檐下,她就坐视不管了。

    她抬头,眼神担忧的看了周重诚一眼,周重诚恰好抬头看到,他立刻给了钱楚一个安抚的笑容,他那表情和动作,俨然是在他担心钱楚的时候,钱楚会给他的表情和动作,以告诉他自己没事,不用担心。

    周策和陈玉飞都看到了两人的互动个,夫妻俩不约而同选择了当没看到。

    等安抚了钱楚,周重诚才扭过头看向陈玉飞:“网站不算玩。我打算建个网站,做成文苏的车友会,兼顾些二手车生意,到时候还能推广楚楚的车险。”

    周策立刻赞同:“这个想法好呀,小情侣做事就应该挨着,要不然离的太远,都没共同话题是不是?这个主意爸爸支持你!儿子,你要赞助吗?爸爸给你提供资金上面的赞助,反正爸爸现在年纪大了,那些找我投资的人,那些项目我一个都不懂,我也没那么大野心,不想当全国首富,太累不算,关键不懂,被人骗了我也不知道。自家儿子的项目,就算被骗了,那也是亲儿子,怨不得别人。”

    周重诚立刻来了精神:“爸,你说真的?”

    周策点头:“难得我儿子要搞一个能投资的项目,这还能有假?来,跟我说说你的计划。”

    于是父子俩围绕着这个计划,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钱楚那边总算松了口气,她吃完东西,站起来把盘子拿到厨房洗掉,就听周重诚在客厅喊:“楚楚,厨房洗手池旁边的那个水果盘,是给你切的!”

    钱楚打开盖子一看,果然是切了四五种水果块,堆在漂亮的玻璃碗里,她取了两脚水果叉,端着玻璃碗到客厅,放到茶几上,“叔叔阿姨,你们吃点水果吧。”

    周策喜滋滋的接过来,“好嘞……”

    还没“嘞”完,陈玉飞一脚踢在周策的脚上,这男人就是心粗,没听到刚刚儿子说了,那是给钱楚切的,他倒是不客气起来。

    周策瞪了陈玉飞一眼:“怎么了?人钱楚让我吃的。”

    钱楚急忙把玻璃碗又往前推了推,“叔叔阿姨,我刚吃完饭,吃不了这么多,请你帮忙了,谢谢呀。”

    她拿了叉子,叉了一块递给周重诚:“你也吃啊。”

    周重诚点头:“嗯。对了,我爸说对我的项目感兴趣。”

    钱楚笑着说:“我相信周叔叔的眼光,他社会阅历多,见识的人也多,懂得东西也多,他说能做,说明你这项目的可行性强,能操作,是好事。”

    周策眉开眼笑:“还是钱楚了解我。听听人家姑娘说得话,每一句都在理。”

    陈玉飞睨了他一眼,一脸懒得跟周策说话的表情,钱楚安静的坐在周重诚身侧,偶尔吃一块水果,笑眯眯的看着他们一家三口说话。

    陈玉飞某个瞬间突然觉得,这姑娘要是她爸没那么早走,是不是她家里是不是跟现在也不一样?

    死了丈夫的寡妇,没有再嫁,拉扯着两个孩子长大成人,其实也不容易,要是钱楚的妈丈夫还在,说不定她也不会成现在那样吧?

    毕竟,要说钱楚暴露在她面前的缺点,也就那么几个。正在让她不满意的,还是她妈和她的家庭,真要说钱楚,可能就是他儿子被她攥的死死,什么都想着她吧?

    可……这算坏事吗?作为夫妻来说,疼老婆的丈夫,懂事的妻子,这样的组合,不该是所有家庭的希望的吗?

    陈玉飞自己其实也是这样的,她比周策小好几岁,周策离了婚后再找的陈玉飞,黄花大闺女嫁给他的,周策也是疼老婆,觉得她漂亮又懂事,还积极上进,是自己赚到了,所以年轻的时候就哄着供着,夫妻俩人也会吵架,但是不会影响到感情,陈玉飞做什么周策都支持。那么大家业在,陈玉飞非要考公务员,公务员不能经商,为了避嫌,周策这么多年可是推了多少生意?不都是因为考虑到陈玉飞的身份?生怕引起什么不好的传闻来?

    陈玉飞嫁的好,一辈子顺风顺水顺心,唯一的儿子其实跟周重诚很像,甚至比周重诚更专心,她反倒对未来的儿媳妇处处挑剔。

    陈玉飞伸手刮了头发在耳后,怎么说呢,突然醒悟到了一点,她的儿子就是跟他老子像,痴情种,要不然怎么这多年都盯上这么一个人呢?

    中间谈过的唯一一次恋爱,还竟然是为了研究女方的车,这事闹的,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现在李真还一头热,陈玉飞都有点担心耽误了她,别看李真现在没动静,谁知道她是还憋着后招?

    钱楚其实比她看到的要好,只是她家人留给她的第一印象是真不好,陈玉飞也知道自己不能凭一面之缘否定别人,只是有些时候第一印象非常影响人的判断,就算到现在,陈玉飞即便意识到钱楚可能跟她妈妈不一样,她也没办法放下成见,大大方方接受钱楚。

    好在钱楚对这方面似乎很有自知之明,从他们进来到现在,就没有表现出刻意的讨好,她就是一副很自然的尊敬长辈的态度,似乎不是冲着成为儿媳妇的态度,更像是家里来了朋友,在交朋友的态度,跟周重诚之间的互动也尊重有理,不像有些年轻人那样,刻意秀恩爱给人看。

    最关键的是,陈玉飞确实感受到了周重诚的变化,他态度上的变化,他面对家人那发自内心的烦躁突然消失了,就像是自己的妈妈不管说什么,他都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表现极大的怨恨一般,耐心又温和的解释自己的目的和初衷。

    是的,这是发自内心情绪上的变化。

    这也是陈玉飞自打进来,就没有为难钱楚的原因,跟这样一个温和平静的人在一起,再暴躁的人也会被影响到吧?

    原来有一种力量可以潜移默化的感染别人。

    钱楚放下叉子,“我实在吃不下啦!拜托叔叔阿姨帮帮忙吧,我吃不完,他又要说我浪费他的心意了,今天幸好有叔叔阿姨过来呀。”

    周策连吃好几块,还拿起叉子,趁机往陈玉飞嘴里一塞:“你也帮帮忙呀!”

    陈玉飞被塞了一嘴,瞪着眼,觉得自己的样子肯定十分难看,实在不成体统,赶紧伸手掩着嘴,把果块吃了,还惊讶道:“哪里买的哈密瓜?别陈嫂买的甜!”

    周策点头赞同:“我也觉得这个甜,哪家水果店买的?待会回去,我们也去买两只。”

    周重诚说不用买,还站起来去了厨房,不多时手抱着一个哈密瓜箱子出来,放到玄关的位置,“楚楚在网上买的,一箱四个。这两个待会你们带回去,我们那边还有一个半。足够吃好几天的。现在吃还有,再晚一点天气凉了,过季了就没得吃了。”

    周策立刻说:“这个好,还省得我买了。太好了,下次我们要想吃,也找钱楚帮我们买。”

    钱楚点头:“行,周叔叔您想吃什么水果都跟我说,我帮您买,你要是不说,我就说默认我们这边吃什么,也给您那边订什么。”

    周策很高兴:“好,钱楚这孩子真是个好孩子,我就是喜欢这样的,懂事聪明,还讲礼貌。”

    陈玉飞差点翻白眼:“钱楚那都是大人,还用你说?你还拿她当三岁的小孩看呢?基本礼仪能不懂吗?”

    周策看她一眼:“有的人可不这样,钱楚可不是对我们俩这样,也不是因为我们是重诚的爸妈,她是对谁都这礼貌的态度,不像有些人,觉得人家有本事开好车,态度特谦卑,转身看到清洁工大爷,他能出口成脏。钱楚可不是这样的。”

    周重诚拉着脸,“我女朋友我自己夸,爸你自己夸你自己老婆。”

    周策闻言,扭头看了陈玉飞一眼,然后摆摆手:“那还是算了吧。”

    陈玉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