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报复(三更)

    年后的最后一次考核,钱楚正一边安排年后的活动,一边关注团队的整体考核,忙不可开交的时候,公司来了警察,说要找钱楚了解情况。

    不明情况的人被吓了一跳,还以为钱楚出了什么事,好在警察的态度还算客观,直接说是找钱楚了解她一个客户的情况。

    钱楚只得是因为周大宽的事,也做好了警察可能来找她了解情况的准备。

    在对方问了一系列跟周大宽的问题之后,钱楚也一一做了回答,包括自己当初听到庄子上的人提到周大宽的事。好赌的人大把,但是杀人骗保的却没有那么多,周大宽也算是个没心没肺的东西。

    钱楚把自己了解的情况都说了后,又去柜面那边把周大宽的购买的两份意外险打印下来交给对方。

    等警察走了,一帮人围着钱楚问结果,钱楚摊摊手:“我问了呀,结果那两个警察同志特别凶地说,警方查案期间,不得追问跟案情有关的话。”

    “不过,好在他们现在重视起来,说明那个人的嫌疑还是挺大的。”钱楚说:“都是警察问我的话,真没什么好说的,大家散了吧。”

    李广不死心,偷摸问:“有没有人证什么的?小周庄附近应该没有监控吧?人证挺难找的。”

    钱楚看他一眼:“别套我话,不管用的。主要是我真不知道。”

    李广撇嘴:“小气。”

    钱楚解释:“我不是小气,是真不知道,你别老盯着我呀,有本事你去问他们去啊。”

    李广嘿嘿一笑,伸手搂住钱楚的肩膀:“楚楚,那跟你商量个事,我明天晚上打算带我组里的几个哥们去唱吧,你看这个费用能不能让那个老巫婆帮我报销了?”

    钱楚伸手把他的手甩下去:“你好歹是个小组长,你自己去找她谈啊?你说你这点勇气都没有,以后团队怎么做大?你看人家甜甜,想做活动,直接去申请。”

    “那我又不招她喜欢。”李广委屈。

    “我还招人恨呢。”钱楚白他一眼,“你赶紧去写,有一就有二,要不然就是你的钱吃亏。你说你每个月赚钱容易吗?为了让人买保险说破了嘴皮子,你搞团建这不是理直气壮的理由吗?赶紧去写申请!”

    李广切了一声,气鼓鼓的走了。

    陈甜端着杯子从后来过来,“姐。”

    “甜甜,二早今天不开啊?”钱楚随口问了句。

    陈甜摇头:“开的。我去晚了,他们已经开始了,我也要培养我下面的主管晋升的。”她朝着李广的背影看了一眼,“那个人又嘀嘀咕咕说什么?是不是又说我坏话了?”

    钱楚赶紧否认:“这次你可冤枉他了,他就是想问我那个意外险涉嫌骗保的客户什么情况,我说我不知道,他还挺生气的呢。”

    陈甜“哦”一声,“不是说我坏话就好。那个人最贱,经常说我坏话被我捉到,我现在都条件反射了。”

    钱楚说不是,“其实李广挺好的,特别重义气一个人,别看他好像很讨厌你似的,其实他一直是把我们几个人都看成一个小圈子的,要是他觉得谁出圈了,还会很委屈的觉得人家抛弃他了。”

    陈甜垂着眼眸搅合着杯子,朝李广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对了姐,你跟李广从小到大关系都这么好啊?挺难得的。”

    钱楚点头:“我也觉得挺难得。小时候家住一块,门挨门,后来他们家发达了才搬到城里,双方家里的大人没多少联系,但是我们一直都有联系,身边有点什么事,对方都能知道。”

    “那他还是挺照顾你的啊。”陈甜说,“看不出来他那样还会照顾人呢。”

    “不是说他坏话,他还真不会照顾人,跟他爸妈吵架到我家里借住,都是我照顾他,其实比我还大三个月,不过这方面他绝对比我小三年。”钱楚说的是实话,这是心智方面的问题,原本男性就比女性晚熟,李广再是被家里宠出来的,就晚的更多一点了。

    陈甜努努嘴,没再说话。

    钱楚看她一眼,“怎么突然想起问李广的事了?你们那么熟,想知道什么自己问他呗。”

    其实钱楚就是说着调侃陈甜的,陈甜赶紧摆手:“我就是随口一问,谁想知道大马猴的事啊,整个一嘴贱精。”

    钱楚差点笑出声来,“这话别让他听到,听到了肯定跟你没完。”

    “我还怕他了?”陈甜一副不在乎的神色,抬头挺胸的走了。

    钱楚眨眨眼,也跟着跑去参加二早去了。

    二早的重点有两个,一个是月底考核,另一个就是高端客户答谢会。

    提到月底考核的时候,李广突然朝张菲菲那几个人看了过去,张菲菲也对上了李广的视线,螳螂和另外几人因为会议桌位置有限,所以他们间接组的人员自动自发坐在靠墙摆放的空椅子上,只有张菲菲因为长期跟着钱楚开会,只有他坐在会议桌上。

    张菲菲只是看了李广一眼,眼神没有表达任何的意思,李广也看不出来她什么意思,他当初可是出了主意的,怎么这就把他排除在外了呢。

    钱楚在会议上做了大量的动员,自然是希望大家都能顺利通过考核。

    散会后,李广拽住张菲菲,“喂,你们那个事怎么说啊?我说兄弟们啊,你们要是不打算实行,那也别跟人说我是给你们出的主意,楚楚知道了,铁定要骂我的。”

    张菲菲看他一眼:“你放心吧,这件事我们自己会有主张,跟你没关系,也绝对不会牵连到你。”

    螳螂补充了一句:“你最好跟我们保持距离,免得到时候被人说跟我们是一伙的,反而影响了祖师爷。”

    李广一听,有道理,什么话没说,掉头就走:“改天请你们喝茶!”

    写申请去,明天的KTV总要有人报销。

    这两天张菲菲一直跟着钱楚,钱楚在计算团队考核的实动人数,张菲菲伸着脖子问:“师傅,现在的实动人数够啊?”

    钱楚看着名单,一边记录一边说:“还差七个……”抬头看向她:“菲菲,你是不是挺长时间没开单了?我记得你上次就开了一个车险是不是?这都多长时间了?怎么不开单了?你之前劲头挺好的呀。”

    张菲菲一脸为难道:“我也不想啊,我不是没有客户,我都有在谈,但是大家都跟约好似的,都说要等下个月发了个工资,才能买,所以他们都让我下个月找他们呢。我现在去了,反而给他们压力,我也没办法啊。”

    钱楚抓头:“你可真是气死我了。螳螂他们几个倒是天天来,不过也没什么动静啊。”

    螳螂那几个人也是年前前后都没动静,钱楚觉得是不是得挨个找他们谈谈了。

    “菲菲,你这个月怎么也得开一单呀,考核呢。”钱楚看着数据。

    “祖师爷救命,我真是没办法,但凡有一点办法,我就开口了。”张菲菲死不松口。

    他们几个都说好了,拼着被清退的风险,也要报了这个仇。

    他们也发现了,汤小同虽然没来公司,但是他每次考核都会憋足了劲,不让自己掉下去也就是说,汤小同比他表现出来的更重视保级。

    既然这样,已经买的理财险不能退,那么就只能从汤小同在意的点下手了,而他们唯一能接触到让汤小同在意的东西,就只有他的业务经理职称了。

    而张菲菲跟着钱楚,就是想知道钱楚那边的考核,是否会因为他们几个故意消极对待而有影响。他们是想报复汤小同没错,但是对钱楚却不会迁怒,所以张菲菲试试观察,如果到最后实在差了他们几个的实动,他们也不好无动于衷。

    两个观察了两天,趁张菲菲去厕所的时候,他过来问钱楚:“张菲菲天天跟在你在一块,她开单的实动任务完成了?”

    钱楚无奈的看着他:“没呢,倒是关系我这边还差几个实动。”

    李广想了想,“是吗?她与其关心,这个,倒不如自己开个单,帮团队撑撑数据。”李广摩拳擦掌:“等着,我来找她谈谈!”

    钱楚诧异:“你找她谈什么?”

    “人生和理想。”李广无厘头的丢下一句,跑了。

    然后,钱楚就发现,被李广谈过人生和理想的张菲菲等几个人,三月份整个考核期间都没有冒头,连签道都不签了。

    钱楚想捉住李广问问他跟人家谈什么了,结果李广人也不见了,不过到了三月份25号考核截止期当天,李广那边直接把实动人数给跑齐了。

    钱楚这边也因为最后还差两个名额,盯着大崔以及大崔的组员,所以最后的结果不但考核达标,还意外的多出了几个实动。

    钱楚一时也不知道应该把李广拖过来骂一顿,还是应该感谢他的最后给力的行动了。

    李广没敢去公司,直接给张菲菲发了个短信:答应你们的事,达标了,除了蒜头鼻,楚楚那边其他人的考核全部通过。”

    张菲菲当即给螳螂几个人挨个打了电话,把消息传递一下,几个人瞬间觉得这几个月的委屈和气愤都没了。

    那些说什么报复人之后还没有快感的,都是骗人的,他们觉得很快乐。

    第二天考核数据出来,内勤老师十分震惊的核对数据,意外发现汤小同的考核数据不过关,他自己的个人数据倒是合格,但是团队实动都没达标。

    内勤老师立刻打电话给汤小同,汤小同十分诧异:“不可能啊,我跟我的人都沟通过,都答应我肯定会完成任务的。怎么会实动不达标呢?”

    “你的实动差了三个!”内勤老师:“这不是数据录入早晚的问题,后台根本没有提交的记录。你那边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昨晚上怎么不核对清楚了?”

    “你等下,我问问!”汤小同说着挂了电话,挨个给组员打电话,几个原本给了他承诺地几个组员电话一个都没打通,不是忙音就是战线,要么就是不在服务区。

    汤小同赶到公司,在公司转了一圈,同样没看到自己的组员,问了别人,几个新人有的说不认识,有的说好多天没看到他们人来了。

    汤小同考核不通过,成了大福公司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个考核不通过的业务经理。

    汤小同找内勤老师,内勤老师说:“你的数据是在系统里是体现出来的,考核不通过,我能有什么办法?25号之前,你找我什么都好说,我能帮忙的肯定不会拖延,系统延迟的问题我可以申请可以修改,但是现在你是实动差了三个,这到哪里都说不过去。你别找我,我也不当家,更没权限更改这些数据。”

    没办法,汤小同又去找李真。

    李真十分诧异的看着他,觉得这个人的脑子简直是缺根弦,竟然来找她,希望能抱住他的业务经理级别,简直天方夜谭。

    以前曾出现过高经考核不通过,公司出面申请保级的情况,那是建立在高级经理的业绩和晋升难度的前提下,培养一个高经不容易,第一次都会想办法保住对方。一个业务经理,公司比比皆是的业务经理,也值得公司总经理亲自出面来为他保级?要是他有千万大单,也有申请的价值,就他那样的业绩,根本没有值得总经理出面的价值。

    李真本就是个看数据看业绩的人,又多次听到过跟汤小同有关的负面消息,因此对他的印象极差,更何况她觉得跟汤小同这种素质的人说话,实在掉价,所以说出的话没有多少人情味:“考核是整个保险行业的规则,作为保险从业人员,你连最基本的考核都不通过,还谈什么未来业绩?何况我查看了你之前的业绩,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你这样的行动力,有今天的结果我并不意外。你既然这样在乎级别,何必当初?这件事是你自己能力不足,找任何人都没用。如果你还想在这个行业做下去,唯有用实际行动证明你的价值,掉下去还能再晋升,一个掉下去就爬不起来的人,就算今天保住了你,以后你也会再掉下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