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真面目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周先生的险情有声小说,要看小说在线收听!
    李真拒绝丝毫不拖泥带水。她本来就是只看实力的人,对汤小同这种价值不高的人,对她来说,多说一句都是浪费时间。

    她能耐心性子跟他说这么几句话,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汤小同几乎没有开口的机会,就被李真一口回绝。

    而即便以前的郑东方,哪怕是拒绝,那面子上也是过得去,不愿意也会把话说到,李真呢?完全强硬的风格,一丁点余地都没有。

    从李真办公室离开之后,汤小同一个人坐在公司大门口的椅子上很长时间。

    能不在乎吗?当然不能,汤小同一直都很在乎。

    对他来说,业务经理和普通业务员,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业务员那就是公司最没地位最没话语权的人,业务经理,好歹还是个经理的名头,名片递出去,也要好看很多。

    现在呢?

    汤小同一直坐着发愣,几个组员电话打不通,根本没人搭理他,他想要通过总经理保住他的级别,结果也被拒绝,他现在,一点后路都没有。

    他盯着李真办公室的门,又看看培训教室方向传来的或高或低的交流声,只觉得满心的愤恨,这些人,都在排挤他!

    正式通知下来后,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汤小同降级了。

    考核公布结果这天,汤小同下面的几个组员都来了,他们根本没有那种报复人后怅然若失的感觉,反而一个个幸灾乐祸,这就是他们要的结果。

    因为也涉及到自身考核,所以这几个人考核日期截止后了一周内,陆续都开了单,就连最差的螳螂也为了考核,买了一份自保件。

    汤小同在公司出现的时候更少了,但是偶尔也会开个一两单,大有吊着一口气的样子。反倒那几个被欺骗的组员,反倒一个个十分积极的参加钱楚团队的二早。

    汤小同在朋友圈发了条信息:被人阴跟被狗咬是一样恶心。这家操蛋的公司算是走到头了。

    还配了个呕吐的表情。

    很快,朱可迪在汤小同的朋友圈下留言:小汤这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要不要出来聊聊天,请你喝茶啊。

    一起朱可迪最恶心汤小同这种人,那是建立在跟自己无关的基础上,现如今,朱可迪分明是想拉汤小同去她现在的保险公司,态度自然就不一样了。

    汤小同当即回复:请我喝茶啊?好啊,现在怎么样?

    反正他这几天心情都不好,有冤大头请喝茶,还有不好的吗?

    朱可迪当即再留言:没问题,我私你。

    因为两人都有共同的保险公司朋友,所以汤小同这边回复朱可迪,那边就有人知道了。

    李广看着朋友圈的消息,一脸嫌弃:“这可真是苍蝇都有屎喜欢啊。”

    他说的太粗俗,所以钱楚看了他一眼,没吭声,李广也说完,把手机收起来,压根没提这话茬。

    钱楚没看到,她屏蔽了汤小同的朋友圈,所以他们俩的互动她都不知道,也不关心,主要是组员太多,没心思顾及那么多。

    汤小同被朱可迪描述出的美好未来吸引住了,毕竟朱可迪当初离开公司的时候,跟公司也是闹的不欢而散,而且,朱可迪十分讨厌李真,如今汤小同对李真也是恨之入骨,两人一时很有共同语言,甚至还津津乐道的八卦起李真跟钱楚之前的种种对立情况。

    朱可迪被郑东方拉走后,自然再次成了郑东方扶持的重点对象,她就像当初到大福保险一样,占尽了天时地利的便宜,刚到新公司,什么都没有做,就成了公司级别最高的总监,之后公司大大小小新人老人包括他们拉过去的人,都成了朱可迪的直辖,所以她现在就是轻轻松松月入过万,几乎不要她做什么。

    在那么多离职的人当中,主课的是最成功的一个。

    她现在来拉汤小同,允许给他一个高经的位置,几乎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成为跟钱楚一样的级别在,这让汤小同当时就动了心。

    不过汤小同还是留了一手,没有现场答复,只说这边还没离职,他要再过一阵离职,毕竟他现在所受的屈辱,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公司里连续几天都发生了这样那样的事,钱楚晚上回去跟周重诚一说,周重诚犯愁:“周大宽那事你别管,这个以后就是警察的事,说白了你就是正常买东西的人,跟你也没关系。这个蒜头这事吧,也不能怪你,他又没去找你,他要找你,你没管,他还能迁怒你,他是觉得自己脸大,自己去找李真了,李真一口回绝,这不正常嘛?她要是答应,脑子才有洞,什么人都能直接找她提要求,她的位置成什么了?”

    钱楚往他身上一靠,惆怅道:“这倒是。哎,你说,要是你当初跟李真没分手,你们俩会不会现在还在一块?这样的话,估计她也不会处处看我不顺眼了……”

    钱楚就是随口一说,她一直担心自己要是说的太多,会影响自己跟周重诚的关系。刚刚抱怨了一句,立马引起了周重诚的注意,他伸手把钱楚给提溜了起来,凑到她面前问:“李真找你麻烦了?”

    钱楚:“……”

    “她是不是给你小鞋穿了?”周重诚又问。

    钱楚说:“还好啦,我也给她小鞋穿了。”

    “我还不知道你吗?”周重诚有点动怒:“人家不把你逼到一定程度,你绝对不会反击,你这个人就是这样,能忍则忍,宁肯少一事,也不要多一事,你要是真给李真小鞋穿了,肯定是她活该!自找的!”

    钱楚:“……”

    周重诚做起来,靠在沙发上,微微拧着眉,一看就很不高兴的样子:“李真这人心眼真是够小的,她有本事冲我来,欺负你算什么本事?这事没完!”

    钱楚赶紧拽他一下:“这事结束了,你别乱来呀。我跟她现在算是打平了吧……”见他脸色还难看,她又改口:“其实吧,是她没脸,她也算是对我妥协了。我后来是怕她以后在公司难以做工作,所以才跟她演了下双簧。其实真没事了,我现在一点都不生气。”

    她把周重诚拉下来,“你坐下,看把你气的,我都说我没事啦。好吧,我跟你说实话,去年我不是经常举行活动吗?她老找茬不批,不过那些都是小活动,小钱,所以我这次就申请了一笔巨款,她批了,我也算是报复回来了。”

    “巨款?”周重诚问:“多少钱?她怎么就批了?”

    “摆事实讲道理啊。”钱楚说:“三万五,其实我本来是想申请三万的,但是呢,我盘算了一下,想给她留一点讨价还价的余地,结果她没跟我讨价还价,所以我金额还超出了我预期。”

    周重诚看她一眼,见她笑眯眯的说着,周重诚有点信了,“楚楚,你要是在外头被人欺负了,一定要告诉我。我是男人,男人就应该保护男人,你不能因为不想给我添麻烦,就什么都不说,我知道你很厉害,但是万一你受伤难受了怎么办?那不是显得我很没用?”

    钱楚笑着点头:“好,知道了,我肯定会跟你说实话的。行了吧?”

    钱楚以为,自己跟周重诚解释半天,哄了半天,这事也就过去了,周重诚也不会在耿耿于怀,谁知周重诚当面说知道了,听懂了,第二天直接去找李真,他人没上去,而是给李真打了个电话,说有事找她,就在楼下。你在楼下?”

    周重诚说对,在楼下,让她赶紧下去,有事找她。

    李真很快就下去了,她有点紧张,还有点不知所措,却又隐隐约约觉得自己会失望。

    这是周重诚啊,很少给到她惊喜的周重诚啊。

    周重诚就站在楼与楼之间的走廊下,看到她过来,周重诚的眼神没有什么表情,很平淡,没有多余用来待客敷衍的神色,他只是对李真点了点头,“来了?”

    李真手里抓着手机,略略紧了紧,她极力镇定下来,问他:“你找我,有什么事?”

    周重诚说有事,问她:“我过来就是想跟你说一声,你要有什么事只管算我头上,当面背地骂我都成,打我不行,我不能被人打。但是你不能把我们之间的私人恩怨夹杂到工作中,楚楚在这家公司上班,我觉得她挺喜欢现在的工作,我不希望因为你的关系,让她那边难做。”

    李真愣在原地,这才发现周重诚是因为钱楚来找她的,“你怎么能这么说?”

    “我怎么说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说话的内容。”周重诚真不是个浪漫的人,对女人也说不出太好听的话,每次被逼急了,才会绞尽脑汁想出些夸钱楚的话,就现在还时不时说上几句话把钱楚气得半死,跟别人说话,他自然就更加没刻意修饰,“我一直以为你,你这个人别的不怎么样,最基本工作上应该还是公私分明的,你给我的印象中,学习和工作的能力都挺强,我琢磨着应该算是职业女性。但是你针对钱楚,这事就不是职业女性应该做的。人真正的职场人士,都是对事不对人,你这找钱楚麻烦不太厚道。”

    李真被气得呼吸都重了起来,“周重诚,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针对钱楚了……”

    周重诚看她一眼,“换我,我也不承认,针对这事毕竟说不好,当事人的感觉才是真的。还有,你有没有针对你心里能没数?话我也懒得多说,我就是过来告诉你,有事你冲我来,别针对我女朋友。”

    李真这下是真被气笑了,她笑出声来,随即点点头:“好,好的很啊。我当年也是瞎了眼才看上你这么个……神经病!你觉得我针对钱楚,是她说的吧?那她就没针对我过?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就这么信任她?那你知道不知道她都干了什么?”

    “我女朋友这个人我一直都知道,骨子里是很善良的人,你不把她逼急了,她从来不会咬人,你也别在我面前说这些话,我不爱听。”周重诚就是见不得人家说钱楚不好,她好不好,他都知道,他自己记在心里,别人不许说。

    “你跟她还真是一对,”李真冷笑着说:“一个虚伪的女人,一个装傻的男人。你们不结婚,都对不起老天爷!我真不明白,我当初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男人!”

    “你得庆幸及时止损,其实我也觉得我不好,我都不明白你喜欢我什么,”周重诚说:“反正,我的话就这些,你知道就行,我先走了。”

    周重诚说着真的要走,李真急忙追了两步:“周重诚!”

    周重诚站住脚回头看着她:“有事?”

    “你到底知不知道钱楚是什么样的人?”她问。

    周重诚点头:“知道。”

    “你知道?”李真怀疑他根本就不知道,毕竟钱楚在外表现的那么淑女,温柔大方的人设是她留给所有内勤和外勤的印象,就好像被人骂两句,她都会默默忍下似的。

    李真虽然怀疑她是装的,可那是出于她的恶意揣测,可现在呢?钱楚在她面前卸下过伪装,她根本就不是她表现出那个样子,周重诚能知道吗?

    周重诚原本都打算走了,结果他又折了回来,“你以为我是在充面子,才说知道的?”

    他笑了下,“我真知道,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剃了个板寸在打架,对,就是那种男孩子的只有半指长的板寸头。她把一个男同学摁在地上揍她。我比任何人都了解她,知道她,懂她。我就是喜欢她那个样子。“

    李真一脸难以置信,“你竟然……”

    周重诚点头:“对,我就是喜欢她那样,鲜活的、充满生机的样子。就算她带着层层叠叠的面具,也不影响我爱她面具下面真实的自己。何况,谁又比谁真实?”

    李真被他最后这句话噎了下,她抿着唇,然后点点头:“我明白了。”

    周重诚应了一声,转身就走。

    “周重诚!”李真又一次叫住她,“你是不是真的从来没爱过我?哪怕一点?”

    周重诚看着她,半响,他摇了摇头:“我一点都不爱你,因为你跟她一点相像的地方都没有。”

    李真站在原地闭了闭眼,慢慢的下了头。

    走廊侧面就是一扇门,汤小同站在门口,他听到外面的对话,嗤笑一声,转身走了。

    ------题外话------

    可能有2、3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