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豪情壮志

    我现在看到的小玥,和上次又有了些变化,一身迷彩F的她显得那么的意气风发,经过军训的洗礼,她的脸上脱去了简单的稚N,独留了另一种坚强的魅力,对比她身旁那跟非洲煤矿逃出来一样已经被吓呆的nv生,小玥的美更衬得鲜明,但,也许就是因为美的太出众,才招来了那些混子的纠缠。

    面对他们的围攻,小玥跟疯了似的完全失去了理智,她的眼里迸发出无穷的怒火,所幸的是,小玥并没有受伤,反而其中一个混子好像受伤了,眼前的景象显而易见,肯定是那J个混子喝多了调戏了小玥,小玥防备心强,用啤酒瓶给那个混子开瓢了。

    或许,其他人想不通一个nv孩子怎么会这么猛,但我清楚的知道,小玥曾被人贩子拐卖过,她的心里留下了巨大的Y影,没有安全感的她,面对这样的场景很容易就会失去理智。不过,不管小玥怎么反抗,她毕竟是个弱nv子,终究抵不过那群无耻的混混!

    眼看她被那些人往外扯,我却不为所动,我心疼她,可我没法救她。我深刻的尝过英雄救美的代价,那是断了一条腿又家破人亡的代价,而且,那J个打着赤膊的混子,个个身上都刻着纹身,猛虎在他们身上看起来比真老虎都要凶猛,别说我这个瘸子,就连饭馆外众多健全的旁观者,也没一个敢出头说情的。

    我混在旁观者的角Se里,眼睁睁看着眼前的一切,但,就在小玥被他们无情的拖到饭馆门口时,疯狂挣扎的小玥突然瞟到了人群里的我,瞬间,她就变的安静了,安静的就像从前在我家那样,我分明看到,她那双注视我的眼里,有惊讶,有恐惧,有无助,更有深深的祈求。

    我仿佛在时光穿梭中瞬间回到了我哥结婚的那天,各种情绪再次涌上了心头,我被她那祈求的眼神感染,一G蛋疼的正义感油然而生,情绪的崩塌击垮了我防备的城墙,我忘了曾经惨痛的代价,忘了现在自己的处境,我只知道,这个和我同病相怜的nv孩不能被摧残。

    我不自觉的捏紧了拳头,突然就张嘴冲着那群王八犊子大声吼出了两个字:“住手!”

    我的吼声如洪钟,铿锵有力的那两字直接冲破了人群传到了那群虎背熊腰的混子耳中,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我身上时,我才猛然惊醒,完了,我鲁莽了。

    狗都不如的我怎么能充当英雄,但话都出口了,我也不可能把它收回来,没法,我只能挺直腰,一身正气的盯着那群虎狼,希望能用我正义的眼神感化他们,显然,我这个想法太天真了,他们没被我唬住,倒是被我惊到了,其中一个T型魁梧的赤膊男用他的牛眼瞪着我,吼道:“怎么,小子,你想多管闲事?”

    他说完,其他混子也一起冲我瞪起了眼,那些凶狠的眼神都能杀了我,连我老板都吓的在我身后轻声喊道:“小葛,别乱来!”

    旁边看热闹的人也全都对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Se,谁都没法理解我这ru臭未G的小子怎么敢和那些人起冲突,说实话,这一刻我真的想退缩了,但再次触到小玥那带着喜悦和期待的眼神,我还是不受控制的来了力量,在众人的注视下,我竟然就那样边走向那群人边说着:“能不能给我个面子,放了那个nv孩!”<script>s11();</script>

    我不走路还好,这一走,所有人都知道了我是个瘸子,瞬间,那些混混就跟发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全都前仰后合的笑了起来,其中一个头mao染成金Se的混子边笑边狰狞着脸冲到我面前,一把抓住我的衣领提着我狠声道:“你他M的死残废,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你说放就放?那婊子把我兄弟的头打破了,你想一句话解决?你他妈给我有多远滚多远,否则我把你另一条腿打断!”

    金mao的话音一落,他兄弟的嘲讽笑声又尖锐刺耳的响了起来。

    我咽了下口水,透过他们的笑声加大音量喊道:“你们放了她吧,我可以赔你们医Y费!”

    这下,所有的笑声戛然而止,他们彻底被我激怒了,尤其是金mao,他二话不说对着我的脸就是响亮的一巴掌,我一个踉跄被扇的趴在了桌子上。

    这金mao或许觉得我损了他的威严,想拿我立威,扇完巴掌他又过来对我一阵拳打脚踢,边打还边破口大骂:“我他妈让你出头,让你不识相,你个死瘸子,真当我兄弟的头是物品了,说句话赔点钱就了事了?”

    我闷着声,扛着打骂,金mao越打越起劲,一直打到我跪在地上,他才弯下腰,轻蔑的拍着我的脸,鄙视道:“软了没,残废,还敢不敢多事,啊?”

    我苦笑着抿抿嘴,轻声道:“如果打我可以让你们解气,你们就尽管冲我来吧,求你们放过那个nv孩!”

    &n

    bsp;   听到这,金mao立即直起身倒吸了一口气,这一回,他彻底mao了,抄起桌上的啤酒瓶就对着我的头狠狠的砸了下来,瓶子碎了,我趴下了,金mao这才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我软软的瘫在地上,艰难的抬起了头,睁开被血模糊了的双眼,看向了那群混混。原以为,他们拿我撒气了,会放过小玥,可是,我错了,他们依旧强行拽拉着小玥。我也算明白了,这伙混蛋,明显是看重小玥的美Se,借着兄弟被小玥所伤为由,光明正大的拉走她想占她的便宜。

    我不是没有自知之明,但我实在受不了小玥被欺负,她以前被拐卖过,心灵已经很敏感很脆弱了,要是再受刺激,她就算再坚强也会疯的。

    被强拉的小玥这会儿正回头泪流满面的看着我,我不知道她那泪水是因为对自己的无奈还是对我的同情,我只知道,它给了我力量,我就算再渺小,也不能没有血X,这一刻,我好像忽然拥有了男子的气概,蓄积起了所有力量的我,捡起地上破碎的玻璃P,猛地就站起身,像疯狗一样冲向了那伙混子。

    我强忍着瘸腿带来的剧痛,飞快的闪到一个穿背心留着长刘海的混子身后,我很确定,这个由始至终一声不吭只在旁边chou着烟的长刘海,就是这伙混子的头头。

    而当长刘海听到动静准备回头时,我的一只手已经抓住了他的头发,另一只手拿着瓶子碎P也在悄无声息间顶向了他的脖子,由于太激动没控制住力道,长刘海的脖子都被我刺破了渗出血来。

    其他混子这才发现不对劲慌忙的回过了头,在他们露出惊恐之Se的那瞬,我已经竭尽全力发出了愤怒的咆哮:“给我放了那nv孩,不然我杀了他!!!”

    这声嘶力竭的咆哮穿透了每个人的耳膜,那群刚刚还不可一世的混混瞬间慌了,大家纷纷叫嚷着,让我放了他们大哥,不然剐了我。虽然他们的气焰依旧嚣张,但我明显感觉到那里面少了点底气,擒贼先擒王的道理我懂,有王牌在手,我怕谁。

    看他们还在叫嚣,我握着玻璃P的手不禁加大了力度,玻璃都刺进了长刘海的P肤,鲜红的血沿着他的脖子流过了他的锁骨,随即,我红着眼,扯着嗓子再次咆哮道:“我说,放了那nv孩!”

    软的怕Y的,Y的怕不要命的,我这不要命的疯子,真吓坏了现场的所有人,别说那伙金mao红mao,就连一直很淡定的长刘海都惊出了冷汗,他连忙示意他小弟放了小玥,同时还威胁我道:“小兄弟,别乱来,你放了我,这事就这么算了,否则,你赔上自己的X命都不够!”

    我没管他,只盯着被混子们松开的小玥,冲她喊道:“你先离开这里!”<script>s11();</script>

    小玥哭的比先前更厉害了,我能从她恐惧的眼神里读出,她怕我乱来,更怕我出事,她迟疑不走,只焦急的冲我喊道:“我走了你怎么办?”

    我咬咬牙,狠狠道:“我有办法逃走,你快点先离开!快!”

    说完,我转眼盯向了跟小玥一起来的小黑姑娘,叫她赶紧带小玥走,已经被吓呆的小黑姑娘这才回过神,强拉着小玥离开,也许是怕我真做出傻事,也许是怕那伙混子反悔再把她抓起来,小玥终于还是一步三回头的被小黑同学拉走了。

    直到小玥那充满担忧和感激神Se的脸消失在我的视线,我才算释怀,嘴角都不由浮出了一丝笑,这是解脱的笑,更是一种脱胎换骨的笑,从小到大,不论爸妈如何偏心,对我怎样打骂,我都没半点反抗,甚至被同学欺负嘲笑,我都不敢反驳,从来我都是逆来顺受,而今天,此时此刻,我竟然踏出了勇气的第一步,我敢于和别人对抗,我敢豁出命去反击暗势力,我终于在自己身上找到了真正的男子汉气概。

    不管结果怎么样,至少现在我看到了那群为虎作伥的家伙恐惧的表情,小玥走了,我手上的劲道却一点没放松,他们都怕了,怕我这个疯子真把他们大哥给解决了,连长刘海说话的语气都软了,他不敢再威胁我,还带点祈求的让我放了他,说什么都好商量,他们刚刚只是跟那nv孩开个玩笑,并没有恶意。

    我不傻,知道我放手的后果,从一开始,我就料到了自己的下场,我逃不掉,也不会逃,毕竟,我要是完好无损的逃了,这伙地痞流氓一定会去找小玥报F,那我反害她了,所以,等确定小玥已经安全回到校园后,我便缓缓的把玻璃P从长刘海的脖子上移开,边移我边对着那群豺狼般的混子悠悠道:“对不起,我只是不想看到这么多男人欺负一个nv生,你们憋了气,就冲我撒吧,我甘愿承受!”

    说完,我轻轻的闭上眼,彷如将死的战士那般充满豪情壮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