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陶婉馨,等着我

    我们看到这个乞丐的时候,他正被J个人围着殴打,不过,他似乎毫不在意这群人的拳打脚踢,蹲在那里一心只顾往嘴里塞面包,看这情形,他应该是饿的不行,所以抢了人面包吃。

    这个瞬间,他的形象突然反S到了我的心中,让我想起了当初那个落魄又渺小的自己,我情不自禁的就走向了前,替他解了围,事后还给了他点钱,再丢了J支烟给他。

    离开之后,狗蛋问我怎么突然发善心了,自己都顾不上,还施舍乞丐。

    我轻描淡写的回道:“他有手有脚,却沦落为乞丐,有点像以前的我。”

    接下来的很多天,我都注意到了,这个乞丐蹲在我住的附近,虽然我再没给过他钱,但总会送点吃的给他,还给他烟chou,有时候无聊的我还甚至坐在他旁边鼓励他,让他振作,随便G点事,总比行乞好,但这人从未搭理过我,也没开声说过一句话。

    狗蛋看我对这乞丐这么上心,他突然悄悄拉上我,小声道:“你要觉得他当乞丐可惜了,咱就把他拉过来吧?我觉得他是个有故事的人,也肯定懂得记恩,讲义气,最主要的,他打架应该会很猛,刚好可以弥补你的不足!”

    我疑H道:“你怎么知道?”

    狗蛋朝他努了下嘴,道:“你看看他手上的老茧,多厚,还有,瞧他那魁梧的身材,那天那么多人揍他,他可连一点痛苦的表情都没有,怎么看都像是练过的主,估计以前受过啥打击,才会变成今天这样。相信我,他对你绝对有帮助。”

    狗蛋这小子不光脑瓜子灵活,观察力也是超级敏锐的,他说的没错,多一个这样的人在身边,总有好处,于是,我立马过去和乞丐商量这事,但他却是一如既往的不搭理我。

    不过,当听到我说,跟着我每天至少有吃有喝,他才忽然有了反应,破天荒的头一次,他开口了,用他一口的方言问了我三个字:“饿不着?”

    我连忙点头,保证说,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的,饿不着你。<script>s11();</script>

    从此,我身边又多了一个兄弟,但这家伙自打跟着我以后,还是从不说话,我们就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哑巴。

    哑巴每天不说话不G活,但吃饭的量却一个顶我们三,偶尔我都会怀疑,是不是狗蛋看走眼了,这哑巴其实除了吃什么都不会?

    但无奈,既然都把人请来了,也只能将错就错了。

    这样的日子,又持续了半个月,说实话,我打心底里感激狗蛋和牛粪,是他们陪我走过了这段艰难的蜕变之路,是他们教会了我很多我从前一点都不懂的东西,是他们让我彻底的褪去了软弱的气质。

    而对于除了吃啥都不G的哑巴,我除了无奈还是无奈,带个他就相当于带了个拖油瓶,还是败家的那种,自从有了他,这才半个月不到,我就把自己以前勤工俭学赚的和虞姐姐给的钱,都花的差不多了,生活立马就现出了窘迫。

    到这时候,我才深刻的意识到,有钱,你可以任X,没钱,寸步难行。

    或许,等到我真的身无分文了,那我好不容易寻来的这份兄弟情恐怕都很难维系了,毕竟,他们跟着我,就是因为我跟他们保证过,绝对让他们有吃有喝有烟chou,饿不着他们。

    但现在,反观我这状态,我拿什么养活他们?我甚至连养活自己都艰难。

    现实总是残酷的,我以为我改变了,

    但事实上,我除了X格和气质这些内在方面的东西改变了,我的身份完全没变,还是那个游走在社会最底层的落魄人,只是身边多了J个同病相怜的伙伴罢了。

    一开始的时候,我一心想改变的只是自己怂包的气质,软蛋的X格,以及做人做事的方式,但现在,我是真的改变了,变得强Y了,变得勇敢了,变得不顾一切了,变成了能唬住人的Y气男人了,可这些,不仅仅只是开始吗?

    我真正需要改变的,不应该是现在这样的生活状态吗?我真正需要成长的,不是自己的能力和实力吗?如果我没本事,我凭什么让跟随我的兄弟信F,如果我没能力,我凭什么在这个残酷的社会生存。

    只是,真正的强大,谈何容易,我一个在最底层奋斗的无业游民,要靠什么才能在一夜之间晋升为牛B人物?如果我真的有志向成为高高在上的金字塔顶端的人物,那要从现在的金字塔最底端爬起的话,是不是得爬很多年?

    原来,前路看似宽广,实际是那么的迷茫。

    狗蛋很机灵,他很快就看出了我的困H,于是,他偷偷把我拉到没人的地方,直奔主题,问我怎么了。

    我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有些东西说出来就觉得很没面子。

    狗蛋见我迟疑,立马打圆道:“是不是在想以后该怎么办?其实吧,有个问题我一直都想问你来的,你在那个城市治好了腿,还有钱,G嘛跑回来过这种日子?G嘛要在这里把好好的自己改变成Y汉子?G嘛不去那个城市找你哥哥?是不是,你在那遇到什么难事了?”

    其实我知道,很多事都瞒不过狗蛋的眼睛,既然他是兄弟,是我想好好J下去的朋友,我就应该跟他坦诚相待,于是,我把我在那个城市经历的所有,都毫无保留的告诉了狗蛋。

    没想到,狗蛋听完,瞬间火冒三丈,他站起身就气愤的大嚷:“咱们命J,屎都可以吃,就是不能吃亏,怎么能被别人欺辱吓唬,还忍气吞声?G他娘的!”

    我被狗蛋一激,热血都燃烧了。<script>s11();</script>

    突然,狗蛋话锋一转,露出个很J的笑容对我说道:“你说的那个跟神仙姐姐一样漂亮的美nv,是不是真的很漂亮啊?”

    我顿时无语了,只轻点了下头。

    狗蛋却更激动了,扯着嗓子就冲我喊道:“那咱等什么呀,你还想坐在这里饿死吗?走,就去那,怕个鸟啊,在那边还可以去找你哥哥!”

    其实,我的初衷是想混个人摸狗样再去那,让别人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我,可现在的我,变化只在内里,身份地位啥的,一点没变啊,别人所看到的,不还是一无是处的我?最主要的,我现在还没足够的实力与痞子nv斗,跑过去送死的可能X更大啊。

    只是,狗蛋这家伙想去那座城市都想疯了,毕竟,我在那认识美nv千金小姐,他很想看看到底怎么个美法,况且,他也说了,我就算想出息,想混出实力,那也不能呆在这小城市混,必须得去大城市,大城市,才有更多的选择更多的机会让我变强。

    听到这些,我都不免动摇了,确实,要想出头,不必非呆在这个小破城市啊,到那里去拼,机会不是更多一点?再说,城市那么大,即便我回去了,痞子nv和他家人想找到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吧?

    不过,我还是有点犹豫,先前我也想过,要成为牛B人物,根本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万一到那个城市,我还没变强大就遇到了熟人,岂不是又很难堪?但如

    果抛开这些顾虑不说的话,我内心里还是很想去的,想看看多日不见的她们,仅仅是因为想念。

    同时,我也隐隐有些担心,受我牵连的小表M陶婉馨,是不是没再被欺负,是不是安全,是不是过的开心。

    想到这,我不由的从口袋里掏出了我随身携带的小纸条,这是陶婉馨在和我接吻时,偷偷塞进我口袋的。上面写着她的手机号,还带了一句话:这个号M一直为你开机,有任何事你都可以打!

    这么长时间以来,我都把它当作最珍贵的礼物,小心的收藏着。

    我没打过那个电话,也是想等到有朝一日我打算风光回去了,再和她取得联系,可这次,被狗蛋一劝说,我是真的动摇了,真的想回去了,最主要的,往事被这么一勾起,我越发的记挂陶婉馨的安危,更迫切的想知道她过的怎么样。

    终于,我还是决定打出这个电话,带着有些激动的心情,我和狗蛋去了最近的公用电话亭,我对着纸条,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按着,可让我猛然心惊的是,电话拨通以后,那头传来的声音却是:您拨的号M已关机。

    我忙挂了电话,重新再打,可无论我打多少遍,电话永远是关机,这下,我整个人都呆滞了,眼睛都红了。

    狗蛋问我:“怎么了?”

    我红着眼睛道:“出事了,关机了!”

    狗蛋瞒不在意,说:“关机很正常呀!”

    我咬着牙,艰难道:“这是她为我留的号M,她说过,绝不关机的!”<script>s11();</script>

    狗蛋琢磨了下,道:“那也可能是没电的!”

    我低沉道:“不会的,她特意说明,一定会保持开机状态,我有预感,她出事了!”

    听到这,狗蛋的表情也严肃了,他小心的问我:“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坚定道:“去找她,看看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说完,我认真的盯着狗蛋,加了句:“可能会有危险,你如果不去,我也不会怪你,谢谢你这段时间教会我那么多!”

    狗蛋忍不住捶了我一拳,道:“把我当兄弟就不要说这种P话,我可是真心拿你当兄弟,在村里也就我们俩最苦B,到外面了,我们更要相互帮助,说实在的,我看好你!”

    话都说到这里了,我也就没再扭捏,立即冲他点了下头。

    狗蛋这才眼神坚定的盯着我,豪爽道:“走吧,去G他娘的!”

    回到我们的贫民窟,我立即就和其他两人说了一下大致的情况,牛粪没犹豫,说他非常乐意去。

    至于哑巴,他虽然没说话,但相处了这么久,我看的出来,他的表情反应,不像是不愿意去的样子,虽然我到现在也没发现他的长处,但多个人,总归多份底气,于是,我也就决定把他给带上了。

    商定妥当之后,我们便纷纷开始收拾东西。

    我挑了件最得T的衣F穿,还带上了我的预备装备,一顶黑Se的鸭舌帽,和一个黑Se的口罩。

    整理完毕,我来到屋外,仰头看着广袤的天空,在心里默默的祈祷了一句:“陶婉馨,等着我!”

    随即,我带着一个乞丐,两个小偷,往那个载满我屈辱的城市,出发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