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沉默的爆发

    经历过太多的风风雨雨,也在生死边缘挣扎过好J次,现在的我,是管理四家场子的口罩男,不是从前的葛天,不会觉得在一群高中生面前装B是什么值得自豪的事,也打从心底里不想和他们计较太多,更不愿惹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任凭他们再怎么侮辱我嘲笑我,我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但是,他们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让陶婉馨受委屈,让陶婉馨丢脸,甚至让陶婉馨流泪,这已经触及了我的底线,更何况,来之前我答应过陶婉馨,一定好好表现,既然沉默隐忍解决不了问题,那么,我也只能和他们较真了。

    当然,从进门到现在一句话没说的我,突然这样嚣张的对待小白脸,这不仅震惊了全场所有人,更是惹怒了狂妄的小白脸,他狠狠的瞪大了眼,猛地站起身,一把抓住我的领口,提着我就怒喝道:“你tm的是不是疯了,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这么跟我说话?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我苦笑道:“我只是不想让我nv朋友受委屈!”

    这下,小白脸彻底受不了了,抬起手就对着我的左脸狠狠的来了一拳,我一个踉跄,往后退了J步,我的左脸立即传来了麻辣辣的刺痛感,伴随而来的还有小白脸愤怒的咆哮声:“C,你这废物还敢在这给我演,我tm真怀疑你是不怕打的神经病,还有,谁允许你这神经病喝酒了?你当爹的酒不要钱的吗?”

    他越说越气,说完,还想过来继续揍我,陶婉馨见状,忙冲了过来,一边大喝道:“陈霖,你够了!”

    一冲到我身边,陶婉馨很心疼的看着我的脸,问我有没有事,我微笑着摇了摇头,随即朝地上吐了口带点血水的唾沫,再慢悠悠的从K袋里掏出了我的香烟,chou出一根,叼在嘴里,点着,猛吸了J口。

    最后,我缓缓的吐着烟圈,边对小白脸随意道:“我平常都不喝这种酒的,太低级,不习惯,今天破格喝了一杯,是给你面子。不过,这酒确实不行,既然都来这消费了,就不应该吝啬,毕竟人家的生日一年也就一次,所以,如果你消费不起,那就由我来买单吧!”

    这一瞬,小白脸突然愣住了,他脸上的表情让人无法捉摸,倒是他的那些哥儿们,在一瞬间的愣神之后,立即对我开始了口水攻击,说什么我又在这装B,冒充大款,还说我这种人太没自知之明了,冒充街头小混混都不够格,还好意思冒充有钱人,连脾气好的J个nv生都看不惯我了,全都露出了鄙夷的神Se。

    甚至陶婉馨都错愕了,可能她也想不到,我装有钱人还能装的这样狂妄。

    至于小白脸,他竟然还没有发飙,依旧用他那无法捉摸的表情盯着我,然后淡淡的问道:“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script>s11();</script>

    我没搭理他,直接走到门口,打开包厢的门,让F务员喊管事人过来。

    直到这一刻,所有人才觉得有点不对劲,感觉我是在玩真的,而那个憋着一肚子的小白脸终于忍无可忍,他一边对我破口大骂,一边快速的朝我走了过来,陶婉馨吓坏了,赶紧拦住他,叫他别乱来。而陶婉馨的闺蜜,寿星小姐,也赶忙跑过来劝,但两个弱nv子,显然拦不住小白脸。

    就在小白脸快要冲出阻拦的那瞬,狗蛋闯了进来,问道:“谁找我?”

    愤怒的小白脸正Yu开口,我立马抢先道:“是我!”

    说完,我快速转过身,看着狗蛋,给了他一个眼神,边道:“今天我一朋友过生日,大家一起过来热闹热闹,但我这些朋友都是富贵子弟,喝不惯这种垃圾酒,你能不能把你这里最好的酒都拿上来,所有的账都记在我这儿!”

    狗蛋咧嘴,道:“好叻!”说完,他就快速的走出了包厢。

    这一幕,看的全场目瞪口呆,所有人似乎都在琢磨,他们是不是误会陶婉馨了,是不是我真的就是陶婉馨口中的有钱的知识分子。

    我无视那些满脸诧异的人,直接把烟头扔在地上,踩灭,再对着小白脸道:“陈霖,我看的出来,你是真心喜欢馨儿,这没错,但我希望,你不要把ai转换成无理的S扰,不要让人反感。没错,以前我是冒充了馨儿的男朋友,但那也是因为馨儿太烦你了,想甩开你而已。但这一次,馨儿确实没有撒谎,她所说的话,都是发自真心,第一,我现在真的是她男朋友,第二,我不缺钱!”

    我的话,说的众人哑口无言,那些尖锐的嘲笑声再没响起,而陶婉馨,则被我感动的稀里哗啦,她满脸的错愕,好像还沉浸在梦幻当中。

    我走到她身边,轻轻拭去了她眼角的泪水,再对着她的红唇轻吻了一下,陶婉馨错愕的眼神里立马呈现出了满满的幸福,或许,这才是她真正期待的我的表现。

    不过,我这一举动,引得小白脸直接火山大爆发,他压根就没管我刚才那番肺腑之言,只是很愤怒的朝我使出了他的飞mao腿,并大骂道:“我C你妈!”

    也就在这时,包厢的门开了,是狗蛋带着F务员送酒来了,火山喷发的小白脸立即收敛了动作,没再乱来,只咬着牙狠狠的瞪着我。

    如果说,刚才那些人还有点怀疑我是在做戏的话,那么在这货真价实的昂贵名酒送上来之后,他们是真的无言了,也应该相信,陶婉馨和我并不是他们可以随便侮辱的小丑,至少,我不缺钱,陶婉馨也没说谎。因为,这些酒,一般都是不外卖的,稍微懂行的人都能看出它的价值不菲。

    狗蛋他们送完酒,很识趣的就出去了,留下还没回过神的众人,以及沉浸在幸福中无法自拔的陶婉馨。

    我T了下嘴唇,对着这群人淡淡的说道:“单已经记我账上了,你们慢慢享用,我和馨儿还有点事,就先走了!”说完话,我立即拉着木讷的陶婉馨,坦荡的离开。

    但是,小白脸这不要脸的,就算知道陶婉馨说的是真的,他也没打算放过我,我和陶婉馨才走两步,他愤怒的咆哮就响彻整间包厢:“站住!”

    小白脸狮子一吼,他的J个狗党立即站了起来,气势汹汹,现在,他们看我的眼神,不再是鄙视,却是浓浓的敌意。

    而小白脸,则是面无表情的朝我走着,刚刚醒悟过来的陶婉馨,怕小白脸打我,赶紧拦下了他,小白脸没有强行推开陶婉馨,只是咧着嘴对我勾了勾手指,Y沉道:“过来!”

    陶婉馨立马不悦道:“陈霖,我警告你,不要仗着打架厉害就随便的欺负人!”<script>s11();</script>

    小白脸笑笑道:“我不打他!”说完,他又向我勾勾手指。

    我嘴角微微上扬,随即朝他走了过去,陶婉馨又跑过来拦我,我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温柔道:“没事!”

    说完,我便凛然的走到小白脸面前,道:“怎么了?”

    小白脸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强行拽着我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他的脸上,始终挂着笑,一副跟我好兄弟的样,我当然看的出来,他笑里藏着刀。

    坐下以后,小白脸才道:“葛天,你是不是觉得有钱就很牛B了?”

    我苦笑道:“没有,我只是想证明陶婉馨没有骗你!”

    小白脸冷笑了声,YY怪气道:“你证明就证明,那你刚才怎么装B了?我都答应买单了,你还抢着买?再说了,我点的酒都是垃圾,你点的是好的,你这是想证明你比我有钱吗?”

    这话,立刻又引得其他人产生共鸣,他们纷纷开始骂我,说有钱也没必要装B,再有钱有霖少有钱吗,在这城市里,霖少家敢说第二富,没多少敢说第一的,你在霖少面前冲什么好汉。

    我无奈的撇了撇嘴,道:“我并没这个意思!”

    小白脸忽然笑了,他用手拍了拍我的脸,道:“葛天,我不管你是装大款,还是真的土大款,总之,你在我面前装B就不对了,我说过,我这人,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装B,你是要拿你的钱来打我的脸呀,挺厉害呀?”

    他说完,他的小弟又是一番附和,说的话那叫一个难听。

    而陶婉馨看我受着胁迫,还想过来帮我,却被小白脸的兄弟强行拉住了。

    看那些人对陶婉馨动手动脚,我心里的火已经在慢慢滋生,但我还是忍住一口气,继续退一步道:“我真没有那意思!”

    小白脸又用他的J手在我头上摸了J把,高中生的他,在这一刻似乎把我当成了好欺负的小孩子,边摸还边戏谑的对我道:“不管你是J个意思,反正你刚才的行为,让我很没面子,我很不爽,如果你是诚心证明自己,我可以大度的祝福你们,但你刚才的那态度,实在是让人厌恶,恶心,你知道吗?所以说,你

    打算怎么办?”

    我微微低下了头,咬了咬牙,挤出了三个字:“对不起!”

    小白脸突然一把推了下我的头,狂妄道:“对不起就完了吗?我跟你说,葛天,一个孬种,就是再有钱,都是孬种,就你这烂泥,一个贪生怕死胆小如鼠的懦夫,给你十个亿,你依旧是垃圾,是没骨气的软蛋,我就不明白了,陶婉馨怎么会看上你这种怂货,她家也不缺钱呀,压根就不会在乎你那点钱,你告诉我,你的优点在哪?好吗?”

    他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酸刻薄,很显然,他不会对我善罢甘休,而其他人,除了附和,没人敢忤逆他,就连寿星都不敢多说一句,因为她知道,小白脸是真生气了。

    只有陶婉馨一个人,在替我说话,她害怕看到我受欺负,甚至为了我放下架子求小白脸了。

    而我,已经不忍心让陶婉馨再担心下去了,也不想跟这些人再纠缠什么,于是,我直接道:“我和陶婉馨真心相ai,我来这,就是想证明陶婉馨没撒谎,想让你知难而退,并没有别的意思。至于今天的事,你想怎么解决,你说说看?我能办到的一定照办。”

    看我语气又叼了,小白脸瞬间又愤怒了,他腾地站起身,对着我就是一脚,并骂道:“起来!”

    说完,他也不给我反应的机会,直接一把就把我从沙发上扯了起来,再把我揪到桌子旁,他自己则坐在桌子边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很不屑的对我说道:“葛天,也别说我欺负你,说实话,我确实看你不顺眼,不是别的原因,而是你太怂了,一个很怂却又喜欢装B的孬种,是我最讨厌的,但如果陶婉馨真是喜欢你,我也没办法,不过你今天得罪了我,肯定也不能拍拍PG走人呀,这样吧,你不是不习惯喝我点的垃圾酒吗,你这酒好,你把桌上的这一瓶路易十三一口气喝完,咱们的事就算完了,我以后也不会缠着陶婉馨了,你们想怎样就怎样!”

    说完,他抬起下巴,非常傲气的盯着我,他的兄弟,也全都吆喝着,说要是个男人,就吹一瓶试试。

    着急的陶婉馨明显看出他们是在玩我,她越发的愤怒了,冲着小白脸就喊道:“陈霖,你到底什么意思,刚才他不说话,你们不相信我,还羞辱他,非说我们不是男nv朋友关系,现在你相信了,也欺负他,你到底想怎样,你是不是就认为我们好欺负,所以就一定要欺负到底,是不是!”

    说着说着,她眼泪都止不住的流下了,很委屈。<script>s11();</script>

    我心疼的看了眼陶婉馨,随即拿起桌上的酒,对着小白脸,冷声问道:“如果我喝光了,你真的会放过我们?”

    小白脸眯着眼,狂妄道:“当然!”

    陶婉馨见我要犯傻,更急了,她哽咽着冲我道:“葛天,你不要听他的,他是故意玩你的!”

    我拿着酒瓶,T下了嘴唇,道:“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小白脸不耐烦了,愤怒道:“他M的别磨蹭了,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再不喝就别怪我不给你机会!”

    旁边的人不怕事大,忙凑过来,起哄着,说快喝快喝。

    我咧开嘴,冲着小白脸和所有想看大戏的人点了点头,在他们笑的正欢时,我捏紧酒瓶,抬起手就对着小白脸的头顶重重的砸了下去。

    砰,瞬间,厚厚的酒瓶,碎裂了,里面的酒,全部洒在了不可一世的小白脸头上和身上,高傲的孔雀立即变成了落汤的小J。

    这一秒,全场震惊,这一瞬,小白脸懵了,鲜血从他的头顶哗啦的流下,他条件反S的摸了下额头,摸到了一手的鲜血,瞬间,寂静的包厢彻响了小白脸疯狂的咆哮:“给我G死他!”

    顷刻间,陶婉馨满脸泪花的呆了,其他小nv生失声尖叫了,所有小白脸的狗党站起身冲我攻来了,而与此同时,包厢的门突然被踹开了。

    狗蛋带着一帮兄弟提着刀冲了进来,如虎狼一般的他们立刻把包厢给填满了,那些小白脸的狗党瞬间静止,小nv生的尖叫声也戛然而止,全场错愕的盯向了狗蛋他们。

    而我,也看向了狗蛋,狗蛋很懂眼,立即走到我身前,给我戴上了我的专用鸭舌帽,以及口罩,下一秒,包厢内就充斥着兄弟们震耳的齐呼声:“老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