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无法无天

    原本已经陷入绝望J近昏迷的我,看到这一幕,突然感觉像被熊熊烈火燃烧了全身,一种无形的力量撑着我睁大了眼,眼珠子都快要爆出来了,我不顾身T撕心裂肺的疼痛,用尽了全力冲着栾宇小白脸他们大声喊道:“畜生!!!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

    一声嘶吼,吼的我都喘不过气,随即就虚弱的咳嗽了起来,栾宇看我这个样子,那脸上的笑越发的得意,眼睛都笑眯了,而小玥,依旧用她同情又无奈的眼神盯着我,却什么都不敢说。

    我恨,我悔,我痛,我死了都活该,可是,看到眼前这样的陶婉馨,我真的死都不瞑目,此刻的她,YX都好像没退,身子还微微的发抖,脚也非常的无力,要不是小白脸扶着她,恐怕她连站都站不住,她C红的脸极尽诱H,可她的眼神是那么的无助,痛苦,她的眼泪已经决堤,不知道是太痛苦还是太无力,她好像连开声都没法开,只是很难过的看着我。

    那个狗娘养的栾宇带着戏谑的眼神看了眼虚弱的陶婉馨,随即又盯向了小白脸,玩味道:“霖子,玩了这么久,感觉如何,这妞不错吧!”

    听到这,连喘气都喘不太顺的我,又开始嘶吼,可是,我的沙哑的嗓音连吼都吼的那么柔弱无力,只是显得凄惨而悲哀,不过,这个时候,那些混球的兴趣根本不在我,大家全都饶有兴致的看向了小白脸,想听听他的现场广播。

    小白脸没有理会其他人,只是非常温柔的把陶婉馨放到凳子上坐了下来,而后,他才走到栾宇面前,有气无力道:“我没有动她!”

    瞬间,那一脸玩味的栾宇,收起了笑,堆起了愤怒,他怒瞪双眼,狠狠的盯着小白脸,大喝道:“你开什么玩笑?我灌了春Y给她,让你们单独待在车里两小时,你现在告诉我,你们什么都没发生?”

    小白脸有些为难的低下了头,他顿了顿,才咬着牙道:“她跟我说,我动她一下她就会死在我面前,她的脾气我知道的,如果我们真发生什么,她一定会自杀的。我是真的喜欢她,我不想用强的,不希望她死,所以”

    小白脸估计还有点怕栾宇,说到后面都没声了。

    而这时,瘫软的我终于彻底松了神经,我的脑袋也总算恢复了点意识,我知道,没动陶婉馨,就一定没动,他喜欢陶婉馨,并且了解陶婉馨,当初陶婉馨跟他J往不到一天就分手,他也没再强行做什么,说明他对陶婉馨也有着尊重,所以,我猜,他肯定在房车里做了许久的思想挣扎,任凭陶婉馨因为Y效在那撕扯自己,他也忍住了,坚持没有动陶婉馨。

    忽然间,我对小白脸的好感上升了千万倍,相比Y险恶毒狡诈的栾宇,小白脸简直就算得上大好人,但是,显然,好人是难当的。<script>s11();</script>

    一向自视甚高城府极深的栾宇被小白脸这所谓的真心善心给气的都不顾场合,直接大骂道:“你小子是不是疯了?你怜香惜玉你早说啊,我就叫别人上了!”

    栾宇这话,让看起来温顺的小白脸都有点急了,他一咬牙,道:“我不允许任何人动她!”

    小白脸话音刚落,栾宇瞬间发飙道:“葛天那废狗动了我的nv人,你不知道吗?你现在是让我放过他的nv人?”

    这时,一直不敢吭声的小玥终于动了,她嗖的站起身,对着栾宇喊道:“我跟他什么事没有!”

    这话的时候明显带着委屈,在栾宇面前,她似乎强势不起来,俨然一个小nv人的姿态,只是,愤怒的栾宇根本听不进小玥的话,他依旧狠狠的盯着他绝对不会放过陶婉馨。

    原本在栾宇面前连话都不敢大声说的小白脸,因为陶婉馨,他急了,他拼死维护陶婉馨,说了很多气话,也说了很多道理,无论如何,他都不允许栾宇动陶婉馨。

    看小白脸这样,我都有些动容了,更别提刚从热锅里逃出来的陶婉馨了,或许在这一刻,她也知道了小白脸的好,相比之下,此时的我就是一条任人欺凌的狗,躺在地上,只会呻Y和吼叫,那个在她心目中大英雄的形象,就这么毁于一旦了。

    强势的栾宇,在和小白脸的激烈争吵之后,突

    然又看了看小玥,最终,他竟然选择了妥协,他咬咬牙,对着小白脸道:“好,我就暂时放了这个nv人,反正她早晚都是你的,至于葛天,便宜他了,不用他亲眼目睹自己nv人被糟蹋再死,那就直接送他归西吧!”

    说完,他拿了一把刀,丢给小白脸,继续道:“那废物N待你的事,你没忘吧,你看你现在头上的疤都消不了。我给你个报仇的机会,杀了他,当着他nv人的面杀了他!”

    小白脸接过刀,转身就看向了我,只是一个转身,他的眼神就完全变了,刚才和栾宇对抗的时候,他的眼神是惊慌却执着,而现在看我那眼神,完全就是愤怒和凶狠,仿佛要吃了我一般。

    他捏着刀,一步一步的向我走过来,走到陶婉馨身旁的时候,虚弱的陶婉馨突然一把抓住了他,她嘶哑着声无力的说着:“求你,别杀他!”

    小白脸有些皱眉,道:“为了你,我已经忤逆我表哥了,不可能再有第二次了,何况,你也看到那天他是怎么打我的!”

    说完,他试图甩开陶婉馨,但陶婉馨死不松手,还可怜兮兮道:“算我求你了,好吗?”说这话的时候,陶婉馨声音都在颤抖,她还是那么的虚弱,那么的累,但她还是拼尽所有为我求情。

    小白脸看她这么对我,越发愤怒,但触及到陶婉馨那柔情的眼神,他好像又被融化了,他强忍了忍愤怒,放低语气,轻声回道:“就算我不杀他,我表哥也会杀他的,在我表哥的计划里,他必死,你求我没用的!”

    陶婉馨听完,泪水倾泻而下,她缓缓的转过头,把目光投向了我,从她的眼里,我竟然没有看到失望,我所看到的,只有疼ai和苦楚,她咬着自己的嘴唇,咬了很久,才开口道:“如果你们能放过葛天,我答应做你nv朋友,甚至可以跟你结婚,绝不反悔!”她语气很坚定,是豁出去了的那种。

    而我,已经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如果可以,我真想立即死了,死了G脆,要我的nv人为了我,委身嫁给别人,这比听到她被人糟蹋了还让我痛苦,让我不堪,我永远忘不了当初和小白脸单挑输了的时候,她那么委屈的和小白脸J往了,只是,那个时候她还可以当即提出分手。

    但现在,情况完全不一样了,我和她相ai了,她是发自真心的为了我,牺牲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她也不可能和当初一样想反悔就反悔,但她这么做,对我来说,比死还难过,我用我已经嘶哑的嗓子竭力的对陶婉馨喊道:“不要,馨儿,你是我的nv人,你不能这么做!”

    但此刻,我的嘶喊显得那么的飘渺,小白脸也完全不在意我,只是两眼放光的盯着陶婉馨,激动道:“你说的是真的?”<script>s11();</script>

    陶婉馨最后再看了眼我,随即盯向了小白脸,绝望的点了点头,轻声道:“嗯,真的!”

    这下,我真的差点一口气堵在X腔死了,我用力的咳嗽了J声,才勉强说出话:“馨儿,不要,我求求你了,不要这样,你这样还不如让我去死,我死不足惜,但你不能答应他!”

    越说,我越激动,X腔的一口闷气突然就喷了出来,嘴里也渗出了血。

    可是,陶婉馨显然已经下定决心,她低下了头,不敢再看我。

    而小白脸,听到陶婉馨的肯定,突然就丢了刀,然后转身看向了栾宇,带着恳求的语气,喊道:“哥!”

    栾宇听到这,毫不犹豫就冲到了小白脸面前,然后甩手就给了小白脸响亮的一巴掌,并怒道:“C,陈霖,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优柔寡断了,被nv人冲了脑吧,疯了是吧,我放了那nv的已经是我最大极限了,你还敢让我不杀葛天?”

    趁着这机会,虚弱的我连忙cha嘴道:“陈霖,杀了我,如果你不杀我,我会让你不得安宁,我誓死都要灭了你们!”

    这一刻,我只想求死,我宁死都不想看到陶婉馨跟了别的男人,我接受不了。

    但是,小白脸根本不在乎我,他只是继续恳求道:“求你了,哥,放过他吧,别杀他就行了,我真的ai陶婉馨!”

    栾宇眼睛都能喷出火

    了,他用手指了指小白脸,边点头边道:“好,你不杀,我来!”

    说完,他捡起地上的刀,就快步向我走来,小白脸还想拦着,栾宇的贴身保镖立马把他给制住了。

    气势汹汹的栾宇一走到我面前,就用那一副高姿态俯视着我,道:“废狗,你说你惹谁不好,偏偏惹我,在我眼里,你连只蚂蚁都不如,我踩死你都嫌降低了自己的身份,你知道吗?”

    我艰难的笑道:“呵呵,杀吧,求你,赶紧杀了我吧!”

    栾宇冷哼了一声,道:“哦?你不怕死吗?”

    我虚弱的叫道:“怕,但我的死,能让你那弟弟远离我的nv人,能让你被法律追究,我死得值!”

    听完我的话,栾宇突然大笑,笑的十分猖狂,一边笑,他还一边鄙夷的看着我,道:“哈哈,我说葛天,你tm是真单纯还是给我装天真?杀你这只废物,分分钟的事,我要等到今天来亲手解决你?既然等到今天才把你这弱智给引来,我会不计后果的来动手杀你?”

    他这话,彻底将我打入了深渊,我的心快死了,整个人都被绝望包裹。

    而栾宇,在大笑完之后,突然恢复狠Se,猖狂道:“既然你跟我提到法律,那我就让你好好看看,在我栾宇这里,什么是法律!”

    说着,他忽然对着那些拿刀威胁哑巴狗蛋他们的西装男使了个眼Se,西装男领意,瞬间就出手,被无数把刀顶着的狗蛋他们没有反抗也来不及反抗,只是眨个眼的时间,我仅剩的那些站着的兄弟们,就全部倒下了,我不知道他们是昏迷了还是怎么了,我懵了,彻底懵了,有一瞬,我甚至以为这是梦,是恐怖的梦,不可能,不可能会这样。

    我的心像被千刀所刺,痛的快失去了知觉,而这时,栾宇那霸道的声音再次响起:“J狗,你是想死的瞑目是吧?好,我成全你。”说着,他弯下腰,靠近我,然后用很J的声音轻声道:“我告诉你哦,你死以后,明天的新闻会写,葛天和山鹰发生内乱,死伤惨重,葛天当场身亡,嘿嘿!”<script>s11();</script>

    说完,栾宇又J笑了两声,而我,疯狂的摇着头,眼泪都被甩在了地上,我一边咳血,一边含糊道:“我不信,我不信,我不相信这个世上没有王法了,我不相信你可以只手遮天,你一定会有报应的,你一定会死的!”

    栾宇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他用一边耳朵故意对着我,尖声道:“你说什么?我没听错吧?你跟我谈王法?废物,你跟我听清楚了,王法,只在你这个卑J的废物身上才有用,对我来说,不顶用,你不知道吗?在这个城市,我就是王法,在这个城市,我就是天。”

    我无法想象,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么J这么狂妄的人存在,我真想立刻跳起来撕了他那张脸,可恨自己没法冲破这些抵着我的刀,我现在能动的只有这张嘴,我只能含着无尽的愤怒对他道:“栾宇,其实你才是废物,你心里比谁都脆弱,所以你才会疑神疑鬼,才会觉得你nv朋友出卖了你,才会容不下我要赶尽杀绝,你其实是害怕,害怕我对你产生威胁,你这软蛋,要不是你有个爹给你撑腰,你比我更废,你自己瞧瞧你自己,除了家世,你哪点比我强?我真不明白,你现在到底狂妄什么?”

    这下,栾宇那嚣张的J笑立马僵住了,他的脸都有点颤抖了,但只一瞬过后,他又笑了起来,这个笑,比先前更J,更猖狂,他一边点头,一边对我笑道:“没错,我tm就是有钱,就是有背景,就是有个好爹,我就可以任X,就能闭着眼踩死你,你能咬我吗?你想对付我吗?好,下辈子投过胎再来,我等你!”

    他的话刺进了我心里最深的痛,想起那从小就对我非打即骂的乡下父母,我很不甘,我好恨,我张着嘴,想说什么,但不等我开口,栾宇突然对我道:“嘘,别开口,本少爷耐心已经到了极限,不想再听你这只J狗的声音,我怕污染了我的耳朵,你现在只需要知道,警察已经候在不远处待命,我一个电话,他们立刻会出现,你那些躺着的兄弟就要把牢底坐穿咯!至于你tm的现在就给我去死!”

    说完,他眼露凶光,飞快的扬起手中的刀,对我径直劈了下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