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兄弟,走好

    一路崎岖,车子颠簸不断,我却感觉很平稳,内心里有再多的感情和焦急都埋在最深处。表面上,我还是能做到波澜不惊,一年野外基地训练的时间,让我饱经了各种磨难和历练,也让我可以平心应对任何的困难。无论风雨刮的多么猛烈,对于我来说,都只是和风细雨,不足为惧。

    心境平稳。时间相对就流逝的快很多,J乎只是一闭眼一睁眼,车子就停了下来,下车之后,我才发现,我被送到了上次面见首长的那个军营,此刻,军营面貌如旧,训练场上依然有许多挥洒汗水的训练兵,他们的身影,坚挺G练,英姿飒爽,他们的精神面貌,充满刚强之气。

    看着日光下挥汗如雨的他们,我都不由的会心一笑。或许,真正的男人,必经的这条道路,便是磨练,在磨练中成长,在磨练张成熟。如今的我,已然和上次呆在军营的我截然不同,这是一个成熟男人和一个莽撞男孩的区别。

    这一次,迎接我的人还是那个冷面营长,看见他,我第一时间敬了个标准的军礼,营长也回了个礼,并道:“首长在等你!”

    营长还是那个营长,铁面无表情,军人的气势在他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不过,时隔一年,面对他,我已然没了当初那种有些怯弱的心理,再次跟在他后头走向首长办公室,我也不再是以猥琐的姿势走着。此刻,我和他一样,已是挺拔的男子汉,无论身T和内心,都是铿锵昂然。

    很快,我便进入了首长办公室,在我心中,首长始终是值得敬畏的,不过,相比第一次见他那种紧张的话都不敢说的状态来说,现在的我已然跟变了个人似的,全然没了扭捏和拘谨,有的只是自信和坦然。布亚欢扛。

    首长见了我,又是一脸的笑意,但这次的笑意明显是满意的笑。

    一开口,他就很欣W的对我道:“不错,果然很有天赋,这么快就出来了,不愧是”

    说到这,他戛然而止,随即顿了一下,忽然就话锋一转,道:“葛天,你应该知道,进入那个训练基地的队员,资质最好的,也用了将近一年半的时间才出来,而你,一年都不到,真是破了往年的记录啊!”

    我抿抿嘴,道:“我不是靠什么天赋,只是因为比别人付出了更多的努力,因为我心中始终藏着坚定的信念和迫切的动力!”

    首长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听你教官说,如果你继续训练,你的能力还可以提升很多!”<script>s11();</script>

    我坚定道:“是时候了,我必须出来!”

    首长当然明白我说的是什么,于是,他很T谅的对我道:“嗯,看的出来,你已经改变了很多,至少,出去以后,要坚强面对很多事,也该有自保的能力。”

    我忽然挺直了身,铿锵道:“是,首长。那么,我可以离开了吗?”

    首长见我这样着急,也没生我的气,只是淡淡回道:“等等!”

    他的话音刚落,外头就有人喊报告。

    首长轻声说了句,进来。

    立刻,门开了,一个魁梧的身影出现在我眼前,他竟然是,如假包换的哑巴,哑巴一身正气的昂首走进了办公室,跟首长敬了一个霸气的军礼。

    顿时,我的心开始出现了波澜,加速跳了起来,虽然早就猜测蒙面教官是哑巴,但真的看到哑巴突然出现,我依旧难掩惊讶,而,就在我愣神的这一瞬,首长开口了,他沉声对我说道:“他叫穆Y,是我王牌特种部队里的终极教官,训练出了许多的特种兵王,以后还是由他负责保护你!”

    首长的话,让我恍然大悟,原来,哑巴是故意扮成乞丐出现在我身边的,那么长的时间里,他也一

    直在贴身保护我,想到这,我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气。

    首长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他直接道:“穆Y是我安cha在你身边的,当初的你确实太脆弱太鲁莽,甚至还能G出自杀的事,一个男人,会被B到自杀的地步,这可是让人无法理解!”

    看的出来,首长对那个时候的我非常失望,难怪一年前他不由分说就把我强行留下来训练,原来这真的是他的用心良苦,他肯定是想我至少能变成一个刚强洒脱的男人,能勇敢的保护自己。

    不过,能使得首长对我如此用心良苦的那个幕后人到底是谁,我真的很想知道,可我也清楚,首长绝对不会告诉我,于是,我只能再次挺一挺身,对首长尊敬道:“谢谢首长的关心,往后绝不令您失望。”

    首长恢复严肃的神Se,走到我身前,拍了拍我的肩膀,道:“记住,小天,做叔叔的最后给你一句话,没人有资格B你自杀!”

    说完,他立即叫哑巴带我离开。

    出了首长办公室,我和哑巴并肩走在走廊里,说实话,现在的感觉有点别扭,我不知道是把他当成严厉的蒙面教官,还是当成以前那个沉默寡言的哑巴,不过,不管是哪个他,都令我心生敬畏。

    哑巴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一向不多言语的他,突然主动对我道:“现在不是在训练基地了,不用把我当成魔鬼了,以后我们还是兄弟,别太拘谨。”

    我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坚定道:“嗯!”

    哑巴依旧面无表情,只是眼神里多了一种关心,接着,他又叮嘱我,道:“记住,我是教官的身份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那些兄弟,另外,你在这里的经历也最好对外界保密。”

    我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我知道了,不过,我一直不清楚,为什么首长对我这么看重?甚至派出你护在我身边。”<script>s11();</script>

    哑巴冷漠道:“我也只是执行命令,其他并不知晓。你只要知道,这些都是军事机密,一旦泄露,会对你造成危险。”

    也是,首长都不方便告诉我,哑巴就更不会说了,于是,我赶紧问哑巴道:“其他兄弟怎么样了?”

    哑巴继续昂首往前走,边淡然道:“马上你就知道了!”

    出了走廊,营长领着我和哑巴来到了一个很宽阔的训练场地,场中,有许多的连队正在毒辣的太Y下接受严格的训练,但是,有一个队,在这个场地显得特别独特,他们的穿着与其他新兵的军装不一样,而且,他们接受的训练强度也较大。

    而走在前面的营长,正是带着我和哑巴朝那支小连队靠近,一走近,训练这伙特Se兵的指导员便立刻跑到营长面前,对着营长敬礼,并说了一堆话。

    我一点没心思听指导员说啥,因为,我的目光,已经完全被这伙特Se兵给吸住了,我真的想不到,这伙装扮特殊的杂牌兵,竟然全都是我熟悉的人,曾经满身痞子气的他们,此刻俨然一身正气,散发出了军人的气势。

    当然,我和哑巴的出现,也吸引了这伙杂牌兵的眼球,他们,以更加震惊的目光盯着我们。

    我就这样,和这些目光紧紧对视,时隔一年,在这个地方突然见到他们,我内心的激动无法形容,我的拳头不自觉的捏紧了,牙关也咬的非常紧,久久的凝视之后,我才突然张开嘴,大喊了一声:“狗蛋!!!”

    瞬间,他们也反应了过来,这伙杂牌兵,再也顾不得狗P军纪了,全部兴奋的朝我跑了过来,个个的粗嗓子狂吼,狗蛋还率先把我抱了起来,全T兄弟一起把我扔向了空中,随即又把我接住,欢呼声震动了整P纪律严明的军营训练场,指导员条件反S般的准备喝斥,但被营长及时

    拦了下来。

    待到我们兄弟尽情的发泄完了,大家才安静了下来。

    这时,我们显然已经成为了全场的焦点,估计谁都想不到,在这王牌部队的训练场,竟然会出现这样疯狂的一幕。

    而我,也沉浸在激动中久久无法自拔,只是,当忽然安静下来,我才猛然发现,和我同生共死的那二十J个兄弟,好像少了J张熟悉的面孔,于是,我立马带着不安问道:“牛粪J个呢?”

    听到这,兄弟们立即收起了笑脸,露出了凝重的神Se,大家纷纷低下了头。

    哑巴见状,立即轻声跟我说:“换个地方说吧!”

    我轻点了点头,随即,哑巴和我,带着众兄弟,去了一个僻静的地。

    到了这,狗蛋才泪眼闪烁,沉痛道:“他们J个,伤的太重,没救过来!”说完,他突然把头甩到一边,没敢再看我。

    我仰起头,对着烈日,沉重的呼吸了一口气,心底里像是有J块大石压着,很重,很痛。

    好兄弟牛粪,跟着我的时间最长,从老家那个城市,他就和狗蛋号称黑白双煞,身子灵活的他,J乎可以飞檐走壁,哪栋居民楼他没爬过,他有胆识,讲义气,跟了我之后,他从未再G偷J摸狗的事,一心一意为我卖命,可最终,他还是因为义气因为我,就这样没了。还有其他三个兄弟,两个是山鹰的老手下,一个是我场子里的兄弟,好好的他们,白白的被栾宇给害死了。

    我忍不住狠狠的锤了一下自己,沉痛的我只能在心里道一声:“兄弟,走好。”<script>s11();</script>

    这一刻,仇恨愈发激烈的充斥着我的心,我葛天,这辈子跟栾宇没完,我要让他血债血偿。

    兄弟们看我一脸自责,纷纷都过来安W我,慢慢的,我也冷静了下来,随即就和狗蛋他们聊起其他。

    原来,狗蛋和山鹰这些兄弟,也是在被救下后,就立即被送到了这里,之后他们从未离开过军营。

    一年的军旅生活,让兄弟们都产生了巨大的蜕变,无论是从个人实力,生活习惯,还是X格气质来说,他们都变得跟当初完全不一样。当然,兄弟们心里也清楚,他们能留在这个纪律最严格的王牌部队,都是因为我的关系,不过,兄弟们都识趣,见我有难言之隐,他们也就没细问。

    说实话,我真的挺欣W,大家都能在这样的环境改变自己,也打从心里感谢首长,以前他故意不告诉我兄弟们的情况,也是为了激励我。虽然心痛牛粪J个兄弟的牺牲,但总算其他兄弟都还好,今天和他们的相聚,也是了却了我心中的一件大事。不过,外面还是有陶婉馨等着我,有栾宇这个大仇人等着我,我依然归心似箭。

    狗蛋他们跟我一样,急切的想回去,他们也都一直被封闭在这里,和外界断绝了一切联系,所以,听到我说能回去,他们也都非常的激动兴奋。于是,大家也都没有耽搁,立即准备行动起来。

    兄弟们去寝室换衣F收拾东西,而我,去浴室洗了个澡,换了一套便衣,从野外回来,这还是第一次照镜子,看到镜中的自己,我才发现,我变了太多,黑了壮了,也刚毅了,但更显男子气概。

    整理完毕以后,我便立即和兄弟们会合,营长亲自带队护送我们,我们二十四个兄弟,一起上了一辆军用大卡车。

    车子驶离出军营的那一刹那,全T都兴奋了,此刻的我们,就像是一群被压了五百年的孙猴子,全身心都畅快了,自由的空气,真清新,释放的快感,真好。

    我和我的兄弟们,就这样带着欢呼,带着仇恨,带着目标,在飞驰的卡车里,一路沸腾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