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哑巴的任务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都市强者有声小说,要看小说在线收听!
    这个瞬间,我彻底崩溃了,我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喷涌而出。我疯狂的冲到了陶婉馨的旁边,看着奄奄一息的她,我的呼吸开始急促,我的脚已无力支撑我的身T,咚的一下,我直接腿一软,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我伸出颤抖的手。停在半空中,我的嘴不停的一张一合,重复着,馨儿,你没事吧,没事吧

    而我身旁的货车司机,也很慌乱,也在不停的说着话,说不关他的事,是这个nv孩突然走出来,不看路。还说可以叫J警查探事故现场,或者调取摄像来看。

    渐渐的,围观的路人也越来越多,我很压抑很痛苦很烦乱。感觉天都要塌了,旁边货车司机的声音让我更加的狂躁,我猛然抬起头,狠狠的盯着他,眼睛里的火都能直接把他给烧焦,突然,我蹭的一下站起身,一把抓住这个中年司机,然后飞快的把他摁到了货车上,我不管他的挣扎恐惧,直接红着眼睛对他咆哮道:“赶紧上车把我们送医院,她要有什么事。我会让你碎尸万段!”

    说完,我立即松开他,然后迅速的抱起满身血的陶婉馨,上了他的车,这中年司机也不敢怠慢,马上就开车往医院跑,一路上。我一边C促司机开快点,一边轻轻抚摸着快不行了的陶婉馨,跟她说着,撑住,一定要撑住。叉肠布扛。

    这一刻,我焦躁的快要失去理智了,狂暴撕扯着我的心,我真的都呼吸不畅了,以前听说小玥自杀的时候,我T会到了和心ainv人诀别的心情,痛不Yu生的我,以为我的挚ai就是小玥。

    直到此时此刻,陶婉馨出事了,并且是在我面前,带着委屈,带着伤痛,带着绝望而出事,我才终于明白,真正的痛不Yu生是什么滋味,真正的ai,是什么样子,我无法形容那心中的剧痛到底有多深,我只知道,要是陶婉馨死了,我一定跟着一起死,这种ai,无法比拟。

    终于,车子开到了医院门口,我立马抱着陶婉馨跳下车,直冲里面,偌大的医院大厅,顿时响起了我愤怒的咆哮:“来人呀,医生,快救救她,快!”

    所有的人,见到如此疯狂的我,全都惊慌避开,没多会儿,医生就被我惊动了,很快就有人把陶婉馨安排进了急救室,我被挡在了门外,但我的声音依旧不止:“一定要救活她,一定要救活她!”

    如果可以一命换一命,我会毫不犹豫的用我的命来换取陶婉馨的命,但我知道,一切都是不可能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祈祷陶婉馨能度过这一劫。

    焦急的等待中,我的理智慢慢恢复了一些,我试着联系了陶婉馨的父母,也打了虞姐姐的电话,但她的手机关机了,我这才想起来,她好像就是今天去省城相亲,她还特意叮嘱我,一定要说F陶婉馨,和她好好J往下去,可结果却是,陶婉馨绝然的和我分手,还绝望的遭遇了车祸。想到这,我又要崩溃了,狂暴的心都快撑破了我的身T,我不停的在门口踱着步,紧张的等待时间的流淌。

    不知过了多久,陶父来了,他一赶到就着急的问了下护士关于陶婉馨的情况,知道医生正在全力抢救后,他又立马冲我兴师问罪,问我怎么回事。

    我跟他说,我和陶婉馨闹了点矛盾,后来她就被车给撞了,陶父气的脸都抖了,差点没动手打我,我知道,他一直都不喜欢我,就是因为陶婉馨对我的ai太执着,再加上我后来铲平了栾家,他才没有反对我们在一起,才同意我去提亲甚至连订婚都答应了,但我却爽约,让她nv儿伤心,更是让她绝望到出车祸,这怎么能不让陶父发疯,他不停的责骂我,眼睛都红了。

    我任凭他怎么骂,都没吭一声,一切都是我的错,即便他打我,我都该,此刻,我除了承受,没法再做其他,我的心思也不在这里,我只关心里面的陶婉馨,我

    不停的流着泪,祈求老天,保佑善良纯真的陶婉馨,能撑过这一关。

    等了似乎有J个世纪那么漫长,才终于把急救医生给等了出来,我和陶父立刻冲到他身边,焦急的问他怎么样了。

    医生平静的对我们道:“病人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后续的情况还有待观察,病人应该是受了严重的精神刺激,再加上头部在车祸中受了重创,所以,病人醒来的J率不大,希望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顿时,我的脑子炸开了,我的身T开始摇晃,不自觉的踉跄着后退,好像有很多东西在撕扯着我,要把我五马分尸的感觉,医生的话不停的在我耳中萦绕,刺激着我脆弱的神经,我好像听明白了,他的意思是说,我的陶婉馨,我深ai的陶婉馨,就算万幸没死,也很可能会成为植物人,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一旁的陶父听到这,也崩溃了,他老泪纵横,不断的祈求着医生,让他一定要治好他nv儿。

    如魔鬼一般的医生,却依旧只是平静的回道,说他已经尽力了,即使我们把病人送到国外,也没多大用,一切都得靠病人自己,看她能不能挺过来。

    说完,医生径直走了,留下伤心Yu绝的陶父,以及失魂落魄的我,我不敢相信,也不相信这个事实,我跟着了魔一样,不停的念叨着,不会的,不会的。

    直到陶婉馨被推出来,被送到了医院最好的vip病房,我的身T才颤颤悠悠的跟着来到了病房,可是,愤怒而痛苦的陶父,不允许我再靠近他nv儿,他疯狂的吼着,让我走,永远的消失在他面前。

    我没有搭理陶父,只是痴痴的守在病床旁,盯着苍白的陶婉馨,任凭陶父如何推我打我骂我,我都死死的赖着,我不走,我死都不走,就算陶婉馨变成植物人了,我也要一辈子守在她旁边,永远的照顾她,我欠她太多,这一辈子都没法弥补完,我要每天和她说很多话,我要在她旁边忏悔,深深的忏悔。

    我的世界已然一P黑暗,我甚至都分不清白天黑夜了,这以后的好J天,每时每刻每分,我都一直守在病房里,我的眼泪都快流G了,我的精神也快要彻底崩溃了,我真的很后悔,我后悔自己那天没有拦住她挽留她,让她一个人失魂落魄的离开,如果我可以前进一步,勇敢一点,清醒一点,那这样的悲剧就不会发生,可我什么都没做,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她落寞的离开,眼睁睁的看着她被车撞,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伤害了陶婉馨的心,更害得她带着遗憾带着痛和这个世界脱了节。

    我没法原谅我自己,我除了忏悔就只能祈祷,祈祷奇迹能降临,祈祷陶婉馨有醒来的那一天,这么多天,我没有一刻敢合眼,生怕自己没第一时间看到陶婉馨醒来,当我疲累的快撑不住了,我会狠狠的打自己,让自己清醒,我要保证自己时时刻刻都在看着陶婉馨,我还每天和她说话,说很多很多,在我的世界,除了陶婉馨,似乎再没了其他。

    我的兄弟们,每天都来给我送饭,但我吃不下,我的精神一天比一天差,我都快要成魔了,兄弟们看我又萎靡成这样,都劝我,可我根本听不进任何话,现在的我,比起当初守在小玥身边时,要疯狂太多了,那个时候,我起M还有思想,还有理智,而现在,我成了确确实实的疯子,我完全沉浸在一个虚幻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我就这样,在医院足足待了五天,吃喝不进,我竟然没有倒下,竟然还能睁开眼看着陶婉馨,和她说话,在我的世界里,其他人依然是空气,兄弟们急的差点没把我给送精神病医院。

    而,在五天后,我跟往常一样,坐在陶婉馨的床头,痴痴的看着她,突然,病房的门被打开了,虞姐姐走了进来,紧跟在她身后的,是一个拿着花和果篮的男人。

    &nbs

    p; 这个男人,好像就是和虞姐姐相亲的周忻瑾,他们竟然同时来到医院了,看样子像是成功的走在一起了,不知道为什么,久久没有对其他人产生知觉的我,在这一刻,竟然感觉心被刺了一下,痛的很异样。我破天荒的从陶婉馨那移开了视线,艰难的抬起了头,当触及到虞姐姐那愤怒又痛苦的眼神时,我忽然感觉眼前一黑,Y撑了五天的我,终于,虚脱昏死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依旧是浑身无力,心莫名的疼痛着,我轻轻的转动眼珠,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正挂着点滴,而,站在我床边的,只有哑巴一个人。

    我没思考太多,只虚弱的问他道:“我怎么了?”

    哑巴一脸严肃的对我道:“医生说你疲劳过渡,差点就没命了,你现在必须好好休息!”

    我连忙闭上了眼,脑子开始转了转,越转,心疼的越厉害,终于,我想起来了,我想起陶婉馨一直昏迷,想起虞姐姐跟周忻瑾走进病房了,想起那些伤那些痛那些深深的无助,我的心开始剧烈的chou搐,我猛地睁开眼,正想拔掉点滴,下床去找陶婉馨。

    可我一动,头就晕的厉害,而哑巴也立即拦住我,严喝道:“你不要命了,医生说你必须得好好休息,你的T能消耗已经达到了极限,再Y撑真的会休克出人命的!”

    我没有心思管自己,我只知道,我不能离开陶婉馨半步,于是,我直接对哑巴道:“不馨儿!”

    哑巴都有点火了,他厉声道:“我不允许!”

    他的语气这样的不容置疑,仿佛让我看到了那个时候的蒙面教官,可是,我真的顾不了其他,我依旧不依不饶道:“知道你为我好,但是,我也希望你不要管我,我必须要陪在馨儿身边!”

    哑巴的语气依然坚定,道:“不行,我不能看着你自暴自弃,要是陶婉馨一辈子不醒,你难道要陪她一辈子?”

    我毫不犹豫道:“对!”

    哑巴皱了皱眉,愈发坚定道:“我不答应,我的任务是保护你,虽然你的生活跟我无关,但是你为一个nv人这样不要命,我必须阻止!”

    哑巴的态度让我的头更加的疼,感觉整颗头颅好重好重,想起抬起来都艰难,但我还是想快点起来,快点见到陶婉馨,我真的没有心情和哑巴纠缠,于是,我用力的闭了下眼,再猛地睁开,严肃道:“穆教官,以前我太冲动,身上背负着仇恨需要发泄,所以,我离不开你的保护,可现在,我的生活已经平静了,不再需要人保护了,所以,你应该可以去做自己的事情,你的责任很大,不需要天天围在我身边的!对首长那边,你帮我表达谢意就行了,不管他为什么帮我,我都很感激他!”

    我以为我说的这么明白了,哑巴会自觉地功成身退了,但他竟然一点走的意思都没有,反而更加坚定道:“我不可能离开的,我跟首长立了军令状,必须无时无刻在你身边,保证你的生命完好,不出任何的差错,直到有人来把你接走,我的任务才能算完成!”

    有人接我走?

    哑巴的这话来的这样突然,突然到让我一时都愣住了,缓了许久,我才想到,当初首长说是因为某个人才帮的我,而我最好奇的就是那个幕后人为什么帮我,却始终没人跟我说,我自己猜来猜去,也只能猜到那个幕后人的权势很高,至少可以轻易的扳倒栾宇的父亲。

    而现在,哑巴好像又提示了我什么,他的意思明显是,在某个人来接走我之前,哑巴必须保证我的生命安全,而接我的那个人,难道就是神秘的幕后人?

    想到这,我连忙问哑巴道:“谁接我,接我去哪?”——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