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王永红VS哑巴

    这一路,车内出奇的静,谁都没有出声,我微微偏着头。望着窗外沿途流逝的风景,心事重重。

    很快,车子就来到了永红拳馆,我们下车以后,直接由vip通道进入拳馆后台,而哑巴就留在后台,做相关检查以及赛前准备,我和狗蛋则被带入了场馆客位席。

    分开前。我只对哑巴坚定的说了两个字:“加油!”

    我们来的有点早,整个场馆空空荡荡,只有我和狗蛋以及远处零星的J个人坐上了自己的位子。

    此刻,我内心并不显得焦虑,反而希望等待的时间可以加长一些。这样我就有足够的时间来稀释隐隐不安的情绪。或者说,我一直在逃避某种可能,我只想过,哑巴赢了,我就能和我哥面谈,问清楚许多问题。可是,我并没有深入的去考虑,要是哑巴输了,后果会怎么样,或许真如虞姐姐所说,我会成为众矢之的,会像一只丧家犬一样被打被骂被唾弃。所以,我唯有不停的祈祷,祈祷结果会如我所期望的那样。

    不知觉,观众就络绎不绝的进场了,相比起上次,这一次的安保措施似乎更强了,盘查的也更加严格了,能进入场馆的观众。大部分都有着相对尊贵的身份,浑水摸鱼进来的人,J乎没有。

    随着时间的渐渐流逝,客位席好像都已经坐满了人,而我,又看到了熟悉的人,周忻瑾,当然,虞姐姐也跟他一起,不过,让我的心猛然一惊的是,这一回。陶婉馨都跑来凑热闹了,而且,看她那样子,似乎还挺兴奋,挺期待。

    在上次的比赛中,周忻瑾丢尽了脸,如今他再次出现,我想,他应该不是为了看比赛,而是针对我来的,我也不想考虑太多,只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哑巴身上。

    眼看比赛临近,场馆内的氛围都浓烈了起来,大家伙的热情不减当初,甚至相比上次更加的激动,他们也都跟我一样,把赌注押在了哑巴身上,输赢对所有人来说,都显得那么的重要。就是坐我右手边的一个长相挺文雅的nv孩,都是那样的热情澎湃,她好像认识我,盯了我很久,才忽然用清亮的嗓音对我道:“喂,哥们,那个参赛的穆Y,真是你兄弟呀?”

    我轻轻瞥了她一眼,然后无语的点了点头。

    她立马兴奋道:“他是在哪练的武功呀?少林寺吗?他到底有多厉害,能不能打赢那个王永红呀?”<script>s11();</script>

    说实话,我现在真的没有心情和陌生人闲扯,于是,我G脆给了她三个字:“不知道!”

    这nv孩吃了一瘪,马上就不理我,转去和她的同伴继续讨论着,脸上的表情依然兴奋如初。

    看的出来,她是拳赛的狂热粉丝,特别崇拜打架厉害的人物,或许,实力强的人,本身就有一种无形的气质,那就是一种潜在的魅力,相比之下,看看我自己,确实不太够格,无论是哪方面,我都不够突出,难道,不管我有了怎么样的改变,都不会令他人对我改观。

    在胡思乱想之际,裁判站上擂台了,他又官方的说了一堆场面话,但这次,他显得非常的激动,说的唾沫星子都横飞了,他说这是历史X的一刻,是穆Y是王永红唯一在乎的对手,他还跟大家透露了一个重磅消息,说王永红为了这次比赛,都闭关了两天。

    裁判的这些话,引得现场观众更加兴奋了,场面顿时热闹无比,毕竟,王永红越在乎,就证明了对手越牛B,观众也就越兴奋。越来越多的人看好默默无闻的哑巴了,他们都希望他能将目空一切的王永红打倒。

    当裁判把现场的气氛渲染到高C时,他才终于说到,有请第一位参赛选手入场,和上次一样,哑巴出场,引来了空前的鼓励欢呼声,此起彼伏。而当王永红登场时,现场又陷入了一P寂静。

    我坐在这里,都能感受到,很多nv生看到哑巴,眼神都变的炙热了,连陶婉馨,都露出了小nv生的那种崇拜的目光,而其他大人物,则显得饶有兴致。

    两位选手都登场以后,裁判才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这一次的对决,是顶级高手间的终极对决,其他的比赛跟这个比,根本不值得一提,只不过,这终极对决,连开场都显得不同寻常,裁判明明宣布了,比赛开始,可擂台上备受瞩目的两大高手,却依旧站在各自的位子,丝毫不动弹,只用特别的眼神,互相盯着对方。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在斗内力呢,连我弄不明白,他们是在闹哪一出,不过,虽然所有人都不懂,但大家都

    相当自觉的,屏住了呼吸,没有出声。这一刻,整个现场的氛围显得非常诡异。

    擂台上,那静止的两个人,就犹如两座耸立的大山,哑巴的T魄非常的健壮,跟蛮牛一样,但王永红,比哑巴还要强壮,个子都大不少,相比之下,王永红的T型显得更加的恐怖。这两人,就这样一直互相注视,他们的眼神,放佛能迸发出杀死人的光。

    寂静的现场整整僵持了十分钟之久,终于,他们动了,J乎是在同一时刻动的,两个庞大的身躯同时朝着对方攻击而去,或许,这就是真正的高手对决,不轻易出手,怕露出破绽,而一旦出手,就不同凡响,摄人心魂。

    按理说,个子高,太壮实,在速度和敏捷度方面就会相对迟钝,可这两人不一样,他们的速度都达到了惊世骇俗的程度,我J乎都看不清他们耍出的具T的一招一式是怎么样的。

    随着二人的激烈J手,寂静的现场紧跟着就炸开了锅,欢呼声,加油声,一波接一波,简直震耳Yu聋,原本诡异的现场,顿时被推向了白热化。

    可我,却没出声,甚至大气都不敢喘一个,我的一双眼,只顾直勾勾的盯着擂台,眨都没眨一下,我感觉,这场比赛,比自己打,还让我紧张纠结,要命的是,我即使在野外训练了一年,但在武功招式上,还是个外行。而场上的两人却不同他们那动作和节奏,都是十分的有规律,一看就是专业练家子。

    可我怎么看,都不太懂其中的门路,甚至连谁处于优势,我都没看出来,我只能捏紧拳头暗自为哑巴打气,期待他赢,当然,我也不希望王永红受伤,分出胜负,点到即止就好。但这显然是奢望,因为他们俩,不打不知道,一打,根本就收不住,他们的每一拳每一招,都是毫不留情。

    从我认识哑巴以来,我都没见他如此的严肃认真过,感觉他都把王永红当成了仇人,拼尽了全力击打对方。

    而王永红,亦是如此,他完全不像对战特级保镖那般,跟过家家似的玩闹,只一味的抵挡,这一次的对决,他主动出击的频率相当之高。

    而且,这两人都属于力量型高手,所以,一对战起来,连观众心惊胆战的,毕竟,他们每一拳每一腿,都感觉带着一G强大的劲风,威力极大,打在对方的身上,我们看着都疼,但他们却跟没事人一样,不停的攻打对方,有些时候速度快的我都看不清,有些时候看到他们某个人发出强大的一击,我都忍不住站立起了身。

    感觉,坐在场中的我,是最憋屈的一个,最难受的一个。<script>s11();</script>

    就这样,十分钟过去了,他们的对决看起来依然是不相上下,两人的眼睛都打红了,面目表情也渐渐变的狰狞起来,到最后,他们J织在了一起,每人趁机给对方一拳,是一个非常有力的重击,随即,这两个人都不由的倒退,一直到擂台边缘,才停下。

    这个时候,他们才算是真正的停了下来,现场喊的激情四S的观众,也立即跟着静了下来——

    其实,到现在,我已经大致能看明白了,他们也许战斗力相当,这是一场两败俱伤的打法,即使他们的身子是铜墙铁壁,我想也扛不住长时间的捶打,一定会有一个人被先打垮,另一个人倒下。

    此刻,我真的很无奈,真想叫他们就这样终止比赛算了,可我知道,拳馆的规则不容许随便更改,已经箭在弦上了,再说什么都晚了,我能做的,只有紧张的盯着他们。

    他们在短暂的矗立之后,王永红率先出声了,他微微咧嘴,道:“不错,真的不错了,好久没这么痛快的打过了,果然是一个强人,我没有看错你!”

    他的话,让现场观众都无语了,大家都以为,他遇到了这么强劲的对手,会消磨掉一些锐气,会稍微收敛一些,但没成想,他依旧如此的狂妄嚣张。他在说完这句之后,很快的捏了捏拳头,随即又霸道的喊了句:“继续!”

    说罢,他立即如猛虎般冲向了哑巴,看的出来,这一刻的王永红,是彻底的放开了自己,那气势如虹,力量排山倒海,速度比先前还要快,我都不由的为哑巴捏了一把汗。

    可是,哑巴竟然立在原地没动,但我从他身上,还是感受到了一G磅礴的威力,而且,他的眼睛也发出了豹子般的光芒,就在王永红带着万钧之势冲到他身前,对他发出暴力一击时,哑巴动了,终于动了,他的身T在眨眼之间扭转了,与此同时,他的肩膀如同泰山一般带着势如破竹的气势撞向了威力无穷的王永红。

    &nb

    sp;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对我来说,却是那么的熟悉,我忽然想起了,对,那是哑巴和阿L单挑的时候用过的,当初的我,还看不懂他用的这是什么招式,现在我知道了,这就是当初阿L口中的铁山靠,是哑巴最拿手的本领,据说为了练就这门绝学,他不晓得撞坏了多少树,多少墙。

    那个时候,阿L也说了,不是哑巴收了力,他自己恐怕都被抬去医院了。

    而现在,哑巴竟然使出了他的绝招,还是在王永红猝不及防的时候,并且,我能感受的出来,这一次哑巴使出铁山靠,一点没留手,好像把所有的力量都发挥出来了,我差点忍不住冲王永红大喊小心,不过,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哑巴的肩胯已经狠狠的撞向了王永红。

    身T健壮的王永红,压根就来不及抵挡,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怕是有00斤的他,顷刻间就倒飞了出去。休阵吉弟。

    这瞬,全场发出了雷鸣般的呼声,持续不断。

    而王永红,一直退到撞向了擂台角落的柱子,才终于停了袭来,他庞大的身躯都有些发软了,径直倒在了地上,让人倒吸一口气的是,那根绑着围绳的柱子,都应声而断了。

    所有人都惊呆了,都被这强大的力量给吓住了,全T又屏住了呼吸,目瞪口呆。

    而场上的哑巴,也因为刚才使出的浑身解数,而耗费了全部的力气,脸Se都苍白了,冷汗直冒。这一次的出击,恐怕他真的全力以赴了,并且,他撞击的对象,还是对着他冲击而来的狂人王永红,这也许比撞墙受到的反弹更大吧,所以,哑巴都有点受伤了,不过,王永红总算是倒下了。

    全场的观众,在短暂的惊愕之后,突然迸发出了猛烈的喝彩声,尖叫声,声音震耳Yu聋。感觉他们比抗争胜利都要兴奋,都要激动,不过,众人的欢呼没有持续多久,瘫倒在地的王永红,突然就爬起来了,并且,受了重创的他,气势依旧磅礴,甚至比起刚才,更加的毒辣火爆。

    这反常的现象,顿时让火热的观众闭上了嘴,停止了呼喊,大家不约而同的看向了这个打不死的怪物,王永红。

    此时的王永红,嘴角都还挂着鲜血,他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血水,随即面露凶光的看向了哑巴,那眼神,杀气昭然,这,是真正的杀气,让我都有点不寒而栗的杀气,恐怖而又诡异。<script>s11();</script>

    很快,王永红就开口了,发出了如同死神一般冰冷的声音:“你,找死!”

    说完,他突然犹如一道闪电般,袭向了哑巴,受过重创的他,在这一刻,不但不显疲惫,反而更加的凶猛了,他那种无与L比的气势,全部散发出来了,强大的令人窒息。

    这恐怖的实力,让我都傻眼了,别说我,就连哑巴,都诧异了,都恐慌了,他可能都没想到,王永红竟然在受到了他的绝命一击后,还能站起来,甚至能再次猛烈出击。

    第一次,我这是第一次看到哑巴眼神之中露出了惊慌之Se,不过,他毕竟是战场老手,不会就这么被吓倒了,在王永红以恐怖的气势冲到他近前时,他已然恢复镇定,做好了防备,并且对着王永红率先甩出了极具威力的一拳。

    这一拳,王永红竟然没有躲避,他用他结实的X膛Y生生顶住了这一拳,而J乎在同一时刻,他也出击了,他的双手,猛然间就抓住了哑巴击在他X口的右手。

    紧接着,大山般健壮的王永红,腰部直接来了一个扭转。

    然后,让全T震惊的一幕出现了,王永红在把哑巴的手抬到自己的肩膀上时,突然啊的一声咆哮,声音都掩盖了现场的吵闹声,随即,强壮的哑巴,就跟一袋大米一样,被王永红给提了起来,翻过了肩膀,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那坚实牢固的擂台,都因此而颤动了,甚至连我们所在的客位席,都感受了地震般的震动。

    这时候的我也已经醒悟过来,这是过肩摔,一记火爆力无穷的过肩摔,钢铁般的哑巴,遭到了这样一摔,都承受不住了,他想爬起来,都显得那么的无力。

    而,更加恐怖的是,王永红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哑巴,他好像完全杀红了眼,好像一定要把哑巴置于死地,在哑巴倒地之后,他又立刻转身,一脚登上了他背后的擂台边上的柱子,然后整个人一跃而起,在空中,他来了个华丽的转身,并且弯曲了双腿,随即用他那坚挺的膝盖,以流星般的速度与气势,朝着地上已经无力的哑巴重重的砸了下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