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致命报复

    话,也会等到他和虞姐姐结婚后。

    忽然,我想起了那个给我发短信威胁的栾宇,对,肯定是他,只有他还看得起我这个落魄鬼,他就是整死了我,也不会觉得痛快。或许,当初我放过了他,就是一个错误,可我不后悔,我也不在意他的报F,只是觉得可笑,笑他愚蠢的行为,打我就能解他的气的话,我宁可被打,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挨打根本不算什么,反而痛的淋漓。

    但让我有点厌烦的是,栾宇对我的毒打不是一次两次,到后来坚持成了家常便饭了,一天三顿的派人对我一顿胖揍,每次都把我打的瘫在地上才肯罢休,我身上的伤,新的盖上旧的,内伤加外伤,感觉人真的都要废了,正常走路都吃力了。

    更要命的是,栾宇这J人还在省城大肆扩散一些针对我的谣言,说我害人害己,是一个万人嫌的畜生,他把我一些过往不耻的事全给挖了出来,让该不该认识我的人都知道了我,我都成了过街老鼠,走到哪都被嫌,被赶,很多人都十分的反感我这个人。

    在省城,我俨然成为了一个万人嫌的废物,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街边讨饭的乞丐都比我好太多,起M,他们能安静的生活,而我却不行,我的精神和RT时时刻刻都要遭受折磨,但是,即使这样,我依旧没有退缩的心,我要继续着这样的生活,这样被人针对,被人唾弃的生活。

    时间长了,酒精都麻醉不了我孤苦的心,唯有窘迫的困境和痛苦,才能让我忘记伤心往事,这样的日子,又持续了一个月,这样的日子,再残忍,我还是坚持了下来,这段时间,除了虞姐姐,我依然没有等来救星。我,好像已经被这个世界遗忘了,什么首长,什么狗P幕后人,都没了,一切,好像回到了原点,回到了我被赶出村庄时,那种被世界孤立的生活。

    有时候,为了不害人害己,我甚至都萌生出了自杀的念头,不过,等我再一次收到栾宇的短信了,我的那个念头就彻底的打消了,因为,栾宇竟然在短信里和我说,他玩我已经玩腻了,我现在就像一只癞P狗一样,打不走,也打不死,没意思了,他想玩点新鲜的,让我尝尝真正的痛苦是什么样,他着自己最ai的nv人死在自己面前。

    直到见到这一刻,我才感觉到了恐惧和慌张,我从来都不怕他报F我,无论他怎么针对我,我都无所谓,就是杀了我,我也不怕,可我最害怕的,是连累他人,尤其是我在乎的人,虽然世界都遗弃了我,可我还是有最ai的人,我所料没错的话,栾宇短信里提到的人,肯定是陶婉馨了。他是最清楚我和陶婉馨的感情的,就算陶婉馨忘了我,他也知道,我一直在意陶婉馨。

    而我和虞姐姐发生关系的事,栾宇压根不知道,所以,他肯定是说的陶婉馨,虽然陶婉馨有周忻瑾护着,但我觉得,栾宇这个变T,为了报仇,真的可以不顾一切,做出疯狂的事来,一个失去了所有的人,是最恐怖的。他没了家庭,甚至连小玥都可能失去了,毕竟,小玥现在是和我哥在一起,他要不疯才怪。

    想到这些,我立马对着栾宇的号M打过去,可是电话已经关机了,我怎么都打不通。

    我只能打虞姐姐的电话,问她陶婉馨的事,她说陶婉馨在家好好的,我连忙和她说道:“你一定好陶婉馨,她会有危险,栾宇他来省城了!”<script>s11();</script>

    虞姐姐立马回道:“那你赶紧离开省城呀,他来不就是找你麻烦吗?”

    我着急道:“他这段时间每天都找我麻烦了,我不怕他打不怕他针对,但问题是,他刚才给我发消息了,意思很明显是要找馨儿的麻烦了,虞姐姐,你一定要保护好她呀,哦,对了,找周忻瑾,叫他千万保护好馨儿!”

    一开始这么说,虞姐姐还有点不相信,他不相信栾宇还会再来找陶婉馨麻烦,毕竟,陶婉馨已经失忆了,陶婉馨和我再没任何关系了,她都有了自己的新生活,况且现在她和周家有关系,所以,虞姐姐不认为栾宇会对陶婉馨下手。休贞岁扛。

    但我反复和虞姐姐重复,说栾宇失去了一切,真的可能丧心病狂了,什么事都可能G的出来。

    虞姐姐慢慢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X,她这才说,会小心点,但同时,她也有点责备我,说我非要赖在省城,一定要惹出事来才肯罢手,害了自己不要紧,如果连累了馨儿,她真的不会再理我了。

    我知道,虞姐姐就算再生气,也在情理之中,她都劝了我千万遍,可我从没听她的,我不单害了哑巴,害了狗蛋,现在连陶婉馨都要受牵连了,她不生气才怪。

    说到最后,虞姐姐又开始劝我离开,但我

    依旧没有理会,只叮嘱她,一定要小心,一定要让周忻瑾保护好陶婉馨,说完,我便把电话给挂了。

    叮嘱了虞姐姐,我还是不放心,我G脆直接跑去了周家,找到了周忻瑾。

    周忻瑾看到我主动找他,直接就火了,立即就让人好好招待了我,打完再羞辱,最后才肯听我说话,我立即把栾宇的事告诉了他,但,这个自视甚高的周忻瑾,压根不把栾宇放在眼里,他很淡然的跟我说,说栾宇不敢对陶婉馨怎么样,说在省城,没谁敢动他的人。他还说,栾宇要是动了陶婉馨,他会让栾家彻底毁灭。

    听他的语气,他是根本不担心陶婉馨,他是在拿陶婉馨的命去赌他自己的威信啊,我真快急疯了,我顾不得一切,直接冲他吼道:“这事不是开玩笑的,我把栾宇害的很惨,他已经丧心病狂了,就算是你他恐怕都敢杀,更别说陶婉馨了,他的目的,就是要我痛苦,你一定不能让陶婉馨出事,否则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周忻瑾见我这只废物还敢对他说威胁的话,立马又命人对我毒打一顿,我的PR都已经死了,疼痛也感觉不到了,我还有一口气,都憋着对他叫,说陶婉馨会有危险,一定要保护好,一定要。

    我也不知道周忻瑾有没有在意,反正打的我没力气叫唤了,他们才把我扔到了路边。

    我瘫在地上缓了许久,才恢复了点力气,之后,我又偷偷的潜去了虞姐姐住的地方,去守护陶婉馨。

    自从到了省城,陶婉馨一直都住在虞姐姐的家里,她的学业也转到省城的大学了,好像打算以后都长期在省城。

    而我,从这天开始,就一直守着陶婉馨,充当一个颓废的护花使者,我一刻不敢松懈,就怕陶婉馨出事,可是,我这么紧张,周忻瑾和虞姐姐却似乎没预料到危机感有多大,他们依旧让陶婉馨去上学,只是派了J个保镖护送。

    我简直快疯了,在虞姐姐家门口的时候,趁陶婉馨还没上车,我啥都不顾,就冲到了陶婉馨面前,对她说道:“馨儿,你不要去上学了,会有危险的,安安心心待在家吧!”

    失去理智的我,都忘了自己现在只是一个万人嫌弃的废物,甚至都把馨儿两个字顺口说了出来,搞的陶婉馨一阵莫名其妙,她本来就把我给忘了,现在又看到我这副邋遢颓败的形象,她更是无语了,她睁圆了眼,莫名道:“你是谁?”<script>s11();</script>

    不等我回答,她旁边那J个周忻瑾家的保镖就把我给打飞了,他们对我再眼熟不过了,打完我,他们直接和陶婉馨道:“这就是一个变T,别理他。”

    说着,他们就带着陶婉馨上车了,直奔学校。

    虽然听虞姐姐说了,这J个保镖,都是周家很厉害的角Se,特意派在馨儿身边的,但我依旧不放心,还是会跟去学校,只是,我这个邋遢的乞丐,到哪都会被嫌弃,结果连大学的门都进不去,我只能蹲在门口,守着陶婉馨,我知道,就算栾宇要动手,也不可能在大学里面动手。所以,我觉得在门口守着,最后看到她安全,那就足够了。

    我就这样,跟个神经病似的,每天守着陶婉馨上学下学,守了三天,期间,我又不识相的劝了J次陶婉馨,叫她尽量先别上学,次数多了,陶婉馨真把我当成了变T,都懒得搭理我了。甚至学校门口的好些人,天天都看到蹲在这里的我,他们都厌恶了,甚至有些还忍不住直接骂我。

    我早已不在乎别人的唾骂和冷眼,但是,时间久了,我也想通了,陶婉馨始终都要有自己的生活,她不可能每天躲躲藏藏,就是这样每天被保镖守在左右,她都不习惯,何况是我要求她不出门,她肯定更不愿意了。再者,栾宇的那个短信,或许只是让我受受惊吓,让我提心吊胆的活着,实际他也在乎自己的命,他不敢乱来。

    况且,我这样天天守着陶婉馨也不是个事,如果连厉害的保镖都保护不了她,我这个一身伤废物就更不行,所以,五天过后,为了不碍着大家的眼,我主动离开了陶婉馨以及众人的视线,继续过着我自己的生活,我能做的,只有祈祷,希望陶婉馨安然无恙。希望栾宇没那么大能耐也没那个胆,敢和周家作对。

    带着这种忐忑不安的心,我度过了一星期,这一个星期,风平L静,没有任何事发生,这也验证了周忻瑾的话,栾宇根本不敢惹周忻瑾,省城是他周忻瑾的地盘,没人会傻到公然和他作对。

    我以为,事情大概就这么过去了,但,在风平L静的那一星期之后,突然收到一条短信,让我瞬间崩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