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脱胎换骨

    这一刻,我才恍然大悟,从前缠绕在我脑海的烦乱思绪终于清晰了起来,我立即就想起了王永红说的他爷爷和亲弟弟的事。

    我的傻子哥哥告诉我那些事的时候。我还有些怀疑,现在看到哑巴的爷爷和我老家的父亲长相有点类似,我好像更加相信王永红的那些话了,他说他爷爷用我换走了他的亲弟弟,然后,他的爷爷遭人暗杀了,而他的弟弟失去踪迹了。

    这样一对应起来,哑巴的爷爷不就是王永红的爷爷?或许。当年他爷爷遭暗杀的时候,被人救下了,然后隐姓埋名逃到了美国来,而他那个消失的弟弟,自然而来就被带来了美国,那么,哑巴不就是王永红的亲弟弟?

    如果他们都姓葛,都是葛家人,那我算什么?我就是王永红的爷爷抱去山村的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哑巴的爷爷和哑巴一直都在保护我,甚至当初把我送到农村,都是为了保护我,这样一来。哑巴的爷爷果然就是最清楚我身世的人了。

    再者,如果我这个推理是正确的话,那就不难解释。为什么王永红和哑巴都有魁梧壮实的身材,都有超强的战斗力了,他们根本就是基因特殊啊,这是遗传的作用吧,毕竟,眼前这位威严的老人。就我这种外行一眼看过去,都知道是实力超凡的存在。那哑巴和王永红都是继承了他的好基因了。

    不过,既然哑巴的爷爷实力这么强大,背后的势力也不一般,那当初是谁暗杀他?他为什么这么多年都躲在美国?

    唉,一堆堆的问题,压在我的心中,我真想立即冲过去,跟哑巴爷爷问个清清楚楚,但是,面对他那强大的气势,我又有点怯弱了,感觉有些拘谨,在人家还没开口之前,我还是先不要冒昧的好,于是,我只能呆呆的站着。休沟名血。

    而哑巴爷爷一见到我,眼神之中立即就透露出了难以捉摸的凌厉光芒,盯了我好一会儿,他才开口道:“坐吧!”

    我连忙往前走了J步,坐在了旁边的木椅上,而哑巴则很恭敬的退了出去,从哑巴这态度行为看来,他对他爷爷是十分尊敬的,甚至带点畏惧。所以,我越发的不敢对威严的爷爷造次了。

    但实际上,哑巴的爷爷似乎不是特别的可怕,也不古板,他端着他那古董的杯子,轻轻抿了口茶,然后才对着我微微一笑,道:“裹那么严实G嘛,摘了,让我看看你!”

    我有点拘泥,道:“我怕吓到你!”<script>s11();</script>

    哑巴爷爷把茶杯放到了桌上,轻笑道:“我这把老骨头,什么没见过,摘吧!”

    听他这么说,我也不好再磨蹭,赶紧把帽子和口罩摘了下来,哑巴爷爷见到我的鬼样子,眼神微微变了下,随即沉声道:“你小子命挺Y的,都这样了还能”说到这,他突然顿了一下,又道:“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都不知道怎么J代了!”

    他的话,让我更加明白了,他确实是在保护我,而且是受别人所托,更甚者,他从我出生那会儿,把我和他的亲孙子对换,就是为了我保护我,那样相当于把我给隐藏起来了,而现在,我锋芒毕露,才会遭到神秘人的暗算,甚至以后要改头换面才能安全生活。

    在我陷入沉思的这会儿,哑巴爷爷突然好奇的问我:“你就没什么问题问我吗?”

    我这才猛然醒悟了过来,刚才还惧怕老人的威严,不敢乱问,现在他竟然T贴的主动问我了,于是,我赶紧抓住机会,对他道:“对不起,爷爷,刚才失神了,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哑巴爷爷很直接道:“我的职责!”

    果然,跟我猜想的差不多,我激动的咽了下口水,继续问道:“那,当初帮助过我的首长,他是因为你,才屡次帮我的吗?”

    哑巴爷爷也没犹疑,直言道:“对!”

    这更是验证了我的猜想,我赶紧趁热打铁,接着问道:“爷爷,你以前是不是姓葛?”

    没想到,这个问题一抛出,竟然让一直淡然的哑巴爷爷脸Se变了变,他有些诧异的盯着我,似乎没料到我能猜到这个,顿了许久,他的眼神才突然变的坚定,随即用龙Y般的声音回我道:“我姓穆!”

    三个字,表达了他的决心,显然,哑巴爷爷不想提及以前的事,其实我也理解他,他隐姓埋名躲在美国这么多年,肯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也是为了自己的安全或者是家人的安全,迫不得已,这事情事关重大,他既然不说,我再问肯定也没用。

    于是,我只能选择旁敲侧击,问了看似无关紧要的问题,比如,哑巴多大了,对于这点,穆爷爷回答的很G脆,果然,哑巴是跟我同龄的,这答案就已经很明显了,当年被J换的就是我和哑巴。

    紧接着,我又试着问穆爷爷道:“穆Y说他的任务是保护我,直到有人来接我走,那么,接我的人,是我的亲生父母吗?”

    听到这,穆爷爷面Se又严峻了,他冷声道:“有些事你知道的越少越好,知道太清楚,对你没好处!”

    我立马闭嘴,不再多问了,但从穆爷爷的话中推敲,我感觉,我心中的答案已经差不多清晰了,当年,他应该是受我亲生父母那边的人所托,隐藏我保护我,甚至不惜用自己的亲孙子换下我。想到这些,我内心不免狂热起来,毕竟,能让穆爷爷这种强大的人物来负责保护我,可见,我亲生父母的家庭一定不简单,那么,想害我的人,又是哪一方?是我父母家里的仇敌还是?

    这些我就更加不得而知了,穆爷爷也不可能会告诉我,他只是很郑重的对我道:“现在起,你要做的,就是跟着我好好锻炼,了,你的底子不错,潜力也很大,只要你不像当初在部队一样,杂念太多,我保证能把你培养的很完美,我不能让你在手术上有一丝的风险。”

    穆爷爷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让我忘掉过往的一切,安心跟他锻炼,练就一流的身T素质和超凡的实力,才能从他这过关。

    后面,穆爷爷还跟我说,说穆Y以前也是自视甚高,有点能力了,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目中无人,现在,遭到重击了,他才清醒了一些,这一次的挫败对他的打击也很大,所以,他也准备跟着穆爷爷,一起锻炼,提升自己。

    意思就是,接下来的日子,哑巴会和我一起接受磨练。<script>s11();</script>

    对于穆爷爷说的这件事,我一点不排斥,毕竟,经历过J次的堕落,J次的死亡边缘挣扎,我也知道自己所缺乏的是什么,我必须要彻底改变自己,无论是为了提升自己的身T素质,保证手术的安全X,还是为了提升自己的能力,以防太依赖别人,我都必须好好训练,所以,我得听穆爷爷的话,抛开过去的一切,安心锻炼,对于陶婉馨,我只能暂时放在心底。

    于是,我郑重的承若了穆爷爷,我一定会努力训练,绝对静心。

    穆爷爷看我态度如此坚定,他也露出了欣W的笑容。

    随后,我们再随便聊了一些关于未来训练的事项,聊的差不多,哑巴就来了,他安排我住进了农场的一间小房子,收拾妥当之后,哑巴又带我熟悉了一下周围环境,第一次认真的感受异国他乡郊外的气息,真的很不错,这地方宽敞舒适,空气清新,花C茂盛,感觉呆在这里,不自觉的都会心旷神怡。

    偌大的农场,都归穆爷爷一个人,他在这简直是过着神仙般的日子,这里太适合生活了。

    来农场的前J天,我还没有进入训练的日程,只是接受着穆爷爷的各种调理,他就跟个老中医似的,每天给我吃中Y,晚上睡觉前,我还得坚持用中Y泡澡,说来真挺神奇的,才一个星期,我的身T就好了很多,精神气都足了不少,除了P肤依旧惨不忍睹,我和正常人完全没两

    样了。

    穆爷爷最后对我检查了一番,终于开始带着我进入训练程序了,于是,我和哑巴,就这样正式开始了漫长的训练。

    慢慢的,我才深刻的T会到,穆爷爷确实是神一般的高手,他训练人很有一套,不是部队那种疯狂强烈的魔鬼训练,他一眼就能瞧出你的缺点,弱点,然后针对不足之处,给你加以弥补,磨练。并且,他这农场的训练器材也齐全,他自己独特的训练方式又很多,他对国术的研究简直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稍微指点一下,就能让你恍然大悟。

    更重要的是,哑巴表面是和我一起接受训练,但实际上,他就是我的陪练,这个免费的陪练十分的尽责,对我的帮助非常大,而且,我自己也有一颗迫切改变的心,再加之,训练的过程中,我抛开了一切的杂念,全心全意投入其中,不怕苦也不怕累,所以,我这段时间的进步,简直神速,在武功造诣方面,我都精进了许多。

    我的突飞猛进,令的哑巴和他爷爷都有些惊奇了,但我并不会因此而骄傲,反而越发刻苦的锻炼。

    时光荏苒,不知觉,我在这个风景秀丽,空气清新,环境怡人的农场,都待了有一年半了,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我从未离开农场半步,更没有见过陌生人,我这个丑八怪也不太好出去吓人,只能困在这里接受秘密训练。

    当然,这期间,我依旧不间断的接受穆爷爷的中Y调理,经过长期的调理以及超强度的训练,我的身T素质得到了极大的改善,我的实力,更是有了质的飞跃,感觉我从身到心,都彻底蜕变了。

    或许,也是长久跟着穆爷爷这种高人的缘故,潜移默化之下,我好像都不是以前那个葛天了,感觉灵魂都得以升华了,内心静了好多,有种与世无争的超脱感。

    而,就在一年半以后的某一天,穆爷爷单独找上了我,他没有其他废话,直接对我郑重道:“不错,小天,你的天赋真的很高,其实早在半年前,你就已经达标了,完全可以去接受手术了,但是我想看看你的极限到底有多深,所以,我再训练了你半年,真是没想到,你进步会如此神速,我很欣W,你果然没让我失望。我已经安排好了医院和韩国专家,过J天你就可以手术了!”

    对于穆爷爷,我有说不出的感激,我知道他对我的帮助有多大,这一年半,他对我是尽心尽力,甚至比对他的亲孙子都要好的多,每天除了强密度的常规训练,还会单独秘密的训练我,教我一些连哑巴都不会的招式,他就是要重点的培养我,用他的话说,就是以免以后再对我提心吊胆,起M,以后我离了穆Y,也照样能自保!

    我真的不知道对这位威严的老者说什么感激的话,憋了许久,我才从喉中挤出了两个字:“谢谢!”<script>s11();</script>

    第二天,我被安排在美国一家高级医院秘密的接受术前身T检查,J天之后,我的整容手术正式开始,被推入手术室前,只有哑巴一人陪着我,他还给我打气说:“放心,这专家经验丰富,他有把握的手术就没出现过意外,你绝对会好的!”

    我微微咧起嘴,轻声回道:“我就一点不担心,我要是这么死了,那我一年半不就白训练的么?况且,这么多次了,老天都没有收走我,我相信,这次,他也收不了我!”

    哑巴听完,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随即,他跟专家叮嘱了J句,之后,我就被推进了手术室,在注S麻醉Y之前,我轻轻的闭上了眼,我试着翻开那许久未翻的记忆篇章,曾经所有的过往,在我的脑海飞快的闪过,我想起了我的nv人,我的兄弟,我的仇人,许许多多的人,许许多多的事,还有我未完成的心愿。

    这一切,共同促成了我一个决心,那就是,我不能死,绝对不能死。

    突然,我感觉什么冰冷的东西刺进了我的P肤,最后,带着过往的不舍以及坚强的决心,我渐渐的陷入了昏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