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风衣男子

    被万众瞩目,本是会让人拥有极强的豪迈感,感觉威风凛凛,但此刻。对我来说,一战成名不是目的,受万人敬仰也不是我的心愿,我今天冒着生命危险来和疯魔王永红对决,不为场中的任何大人物,只为坐在我面前的那个小nv人,那个我深ai着的nv人。

    于是,这个瞬间,我的目光。不由的瞥向了她,陶婉馨。

    此时的陶婉馨,也跟所有人一样,站起了身,她正和身旁的周忻婷一起欢呼一起笑,激动的她,笑着笑着,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她是那么的兴奋,那么的开心,她流下的泪水。是激动的泪水,也是高兴的泪水,那带着泪水的笑,是如此的美丽。

    从我以秋小白的身份生活到现在,这还是第一次看到陶婉馨发自内心开怀的笑。今天以前的她,总跟失了灵魂似的,带着淡淡的忧伤,消沉,冷漠,尤其是她在葛天坟前,那一心求死,撕心裂肺的样子,更让我痛心不已,而今,我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终于看到她笑靥如花。她似乎一下子把那憋了许久许久的痛。给释放了,至少在这一刻,她忘却了所有忧愁,只沉浸在兴奋当中。

    我还看到,她掏出了手机。感觉,她这是在给秋小白打电话,可是她不知道,那个在她面前被王永红打成狗的秋有事来不了的秋小白,此刻就在她眼前,就是擂台上胜利的王者,x先生。

    不过,无论她知不知道,至少,我看到她笑了,这就够了,我今天所做的一切,也就值得了。

    而,就在我微微愣神的这瞬,我的心突然颤了一下,因为,我的余光竟然瞥到了一个人,一个正从外面走入场馆的人,小玥。

    她的到来,让我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总之,她一来,那站在台下怒气冲天的王永红,突然就变得更加疯狂了,丢尽颜面的他,直接把他身上那件已经刮破了的衣F用力一扯,嘶的一声,衣F掉了,他流着汗水的爆炸X肌R即刻展现在了大众面前,全场观众都不由的发出了吁叹。

    突然,一声巨响打断了观众的吁叹声,全场观众再次闭嘴不语,因为,狂暴的王永红,忽然愤怒的一拍桌子,大喝道:“拳场的规矩,不到倒地不起,就不算输!”瞬间,他所拍的那张桌子,啪的一声,散架了。

    原本兴奋不已的观众都呆了,即使知道王永红是利用霸权耍赖,他们也不敢吭声,整个拳馆,又一次陷入了紧张的氛围。

    而王永红已然陷入了极度的疯狂中,他盯着我的那眼神,满满的都是杀意,放佛,他就是在宣判我的死刑。突然,他两眼微眯,大脚一迈,整个人瞬间就朝擂台狂奔而来。奔到台下,他猛地一个翻身,飞快的跃上了擂台。<script>s11();</script>

    感受到他无与L比的威力,我立即快步后退,做好防御,事实上,在这一刻,我还是有些焦急,毕竟,我的太极打法虽然可以很好的克制住他,但却没法轻易将他打的倒地不起,他就是一个变T的T质,就是打不死的怪物,长久打下去,我都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将他打趴下。

    相反,一旦我分神,稍微防御的不到位,就很可能被他击的粉身碎骨。我真的没有想到,我们兄弟,会走到这样一条路,我对他步步忍让,他却对我紧紧相B。我不知道,他今天如此的疯狂,到底是受了J人指使,还是单纯

    即就顶在了我的X口,瞬间,我感觉五脏六腑都碎了,一口鲜血直接从我嘴里飙S而出。

    立即,全场观众尖叫了起来,而我,迎着恐怖的叫声,整个人倒飞了出去,一直撞到擂台边缘的围绳才摔了下来,而王永红没有半刻的停歇,他满眼凶光,继续朝我狂奔而来,到达我身前,他直接用他两只威猛的拳头,不停的击打我的X膛,每一拳,他都是那么的用力,那么的无情。

    我只是因为一个瞬间的暗算,便遭致如此的下场,我软弱的身子骨,根本承受不住王永红的神力,鲜血不断的从我嘴里冒出,我的眼神都开始涣散了。

    而台下的观众,简直跟疯了一样,惊声大叫。所有人都莫名其妙又惊慌恐惧,谁能想到,一直游刃有余的我,为何在一个瞬间就突然变得手无缚J之力,任凭王永红宰割,他们不敢相信,他们也不忍直视,只有扯着嗓子疯狂大叫。

    而魔鬼般的王永红,在拼命的捶打了我十多拳之后,他突然起身,来了一记回旋踢,他的那只金刚脚,带着无穷的威力,直接向我踹了过来,顷刻间,我就被踹飞了,连擂台上的围绳都被撞断了,我整个人,直接飞下了擂台,重重摔落到了地上——

    这一刻,我差不多都快窒息了,人迷糊了,身子也瘫痪了,一种无形的恐惧蔓延我的整颗心,我没有想到,结局会是这样,如果他是凭实力赢了我,我无话可说,可最终我却被偷袭了,是被台下那隐藏的特殊观众给偷袭了,有人用无声的麻醉枪给了我一针,让我措不及防。

    而此时,狂魔一样的王永红还没有打算发过我,他突然在擂台之上来了一个助跑,随即,他整个人凌空飞起,犹如雄鹰展翅一般,直冲我砸来,他的双脚已经对准了我的头颅,显然,他是想一脚踩死我,可我,眼睁睁的看着他袭向我,我却无能为力,即便我心中的愤怒再盛,即便我求生的Yu望再强,我也没了力,因为此刻的我,已然全身麻痹并且骨头都碎裂了。

    然后,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一张大桌,猛然飞到我的上空,并迅速朝着那个对我狂压过来的王永红,碰撞而去,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如火星撞地球般,王永红倒飞了出去,而这Y木桌子,瞬间四分五裂。

    在王永红落地的同时,场馆内突然传来一声震天的咆哮声:“卑鄙!!!”

    随即,全场所有人,都纷纷偏过头,朝着声音的发源处望去。

    而意识模糊的我,也睁着朦胧的双眼,望向了那边,只见一个穿着黑Se风衣的大汉,呼啸着从贵宾席冲了下来,在王永红爬起来之时,他已经来到了我的身前,挡住了王永红。<script>s11();</script>

    遭到偷袭的王永红,气的眼珠子都要爆出来了,但,他或许看出了这个风衣男的不凡,所以,疯魔般的他,Y是忍住了,没有立即冲动的出手,只是张开血盆大嘴,愤怒的吼道:“你是谁?”

    风衣男满眼仇恨,愤愤的盯着王永红,随即,他轻轻抬手,利索的扯掉了他脸上的黑Se口罩,顿时,他刚毅的脸展露在了人前。

    躺在地上吃力喘X的我,也看清了他的面容,瞬间,我微弱跳动的心猛然加速,狂乱的跳了起来。因为,我所看到的,不是别人,正是两年前在此地被王永红战败的哑巴,穆Y——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