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陶婉馨下的套

    这名字,把我脑子里绷着的弦都给震断了,内心里一G恐惧的激流瞬间爆发了开来,在这一秒之前。我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无论哑巴回答的是谁,我都可以相信,但他说的竟然是狗蛋,这我怎么都不会相信,于是,我毫不犹豫冲哑巴道:“不可能是他,狗蛋怎么可能害我,你肯定看错了!”

    无论如何。在我心里,狗蛋是我最过命的兄弟,对他的信任我从来没有动摇过,我永远忘不了,当初在我最窝囊最无能的时候,狗蛋出现了,他教会了我太多,和我共同经历了太多,他是我第一个生死兄弟,之后才有了牛粪,哑巴,是他们三个,渐渐改变了我。

    如今,牛粪已经死了。就剩下狗蛋和哑巴,这两个兄弟,跟着我的时间最长,和我的感情最深,就算我失去了全世界,他们依旧对我不离不弃,这种兄弟有今生没来世,他们是我今生最大的骄傲。昨天看到哑巴,立马让我想起了狗蛋,今天我还打算让他赶紧把狗蛋从牢里弄出来,可我的话都没出口,哑巴却先说,狗蛋是暗算我的人?我怎么接受的了?我怎么能相信?

    而哑巴,脸Se也非常不好,显然,这么多年的J情。他和狗蛋也成了好兄弟,他或许也不愿接受这个可能,于是,他在良久的沉默之后,才解释道:“昨天我也以为我看错了,我是不相信狗蛋会做这样的事,所以,今天我特意去调查了一下,结果我发现,我根本找不到狗蛋被关押的地方,问了相关的人,他们只说狗蛋被关的地方是个机密,不能探访,也没法查询。可是。狗蛋明明就是一个很普通的罪犯,怎么可能被搞成机密,所以我想,他肯定已经从牢里出来了!”

    听到这里,我心中的压力越发的沉重,感觉像是被什么锁住了我的喉。很难受,但我依旧不信,我沙哑着声,争辩道:“那也不能证明暗算我的人是狗蛋,即使他真的出狱了,也证明不了是他G的!”

    哑巴微微叹了口气,道:“不管怎么样,我就是把我知道的情况跟你说了,至于是不是他,就得由你自己来判断了,毕竟,他是你的老乡,和你最熟。我只是希望,如果他真站到你的对立面去了,你不要有F人之仁!”

    说完,他再J代了我J句,叫我好好的养伤,随即就出去了。

    憋闷的屋子里又剩下我一个人,我努力的让自己镇定,清醒,我想把心中的那份恐惧压制,我想好好理一理,这中间到底怎么了,怎么会这样?

    这么些年,我受到了太多背叛,经历了无数的伤害,当初的我,就是因为世间的无情,才屡次被现实压垮,屡次堕落,而最终,让我最珍惜的,就只是兄弟情了,因为狗蛋的入狱,我跟疯子一般,天天守在永红拳馆门口,只为把他从牢里捞出来,我真的尽我所有能力了,我也真的为这份情付出了,可是,到头来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狗蛋是因为我没去看他,或者说,因为我没有信守承诺把他弄出来,所以对我有异心?不可能,狗蛋不会那么小心眼,他是个聪明人,对我又死心塌地,他不可能不知道我的,无论怎么样,我都想不通,狗蛋会害我。

    我跟一具僵尸一样,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我的心,也渐渐的冷却了,冰凉了。我知道,我不想承认哑巴所说的事实,是我在自欺欺人,我不想去怀疑狗蛋,所以我反复的告诉自己,他不会害我。可是,如果我从那方面去试着思考,去试着想一想,结果,又会是怎么样?<script>s11();</script>

    万一,狗蛋真是用麻醉枪S我的人,那么,他的叛变,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可能,是他在牢里被人救出来了,然后,他跟我哥一样,被人洗脑被人策反了,但这种可能微乎其微,他和我哥本来就是相反的人,我哥从小一根筋,单纯善良,别人说什么他都容易相信,自然也就容易被利用。

    可狗蛋不同,狗蛋聪明有主见,而且我也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甚至以前还舍命救过他,

    他不可能被人随便说两句,就对我倒戈相向的。

    这样一来,就只剩下另外一种可能了,一种十分可怕的可能,那就是,狗蛋从一开始接触我,就带着目的X。

    我记得,我一开始认识狗蛋,是因为我花了一万块把他从派出所保了出来,就为这一份恩情,狗蛋就说认我做一辈子的大哥,无论贫穷落魄还是最危险的时候,他都跟着我,生死不离。现在想来,这里确实有点蹊跷,狗蛋是属于那种非常看重利益,又十分好动的主,他怎么会时时刻刻都跟着我?无论我变成怎么样,他都寸步不离。难道他这不是所谓的衷心,而真的是带着某种目的接近我?

    如果真是这种可能的话,那以前他对我做的那些事,到底有哪些不对劲呢?最早的时候,狗蛋应该只是被人安在我身边观察我,监视我的一举一动,并不会想着害我,他应该只会想着博得我的信任,如果他要暗中做一些事,只有可能是后来发生的一些事。

    对了,一切都是从到省城以后发生改变的,如果我不来省城,很多事就根本不会发生。

    我记得那个时候我是怎么都忍住了没来省城的,还是狗蛋在除夕那夜给我看了一张我傻子哥的照P,才让我义无反顾的冲向了省城,然后就是我傻子哥哥不认我,还把哑巴打的离开了我身边,最后搞得我身边只剩狗蛋。

    可是,精明的狗蛋却在我都能忍住的情况下,用酒瓶子砸了周忻瑾,按理说,那时我们失去了哑巴,正是在省城最孤单无助的时候,连我都能为了自身安危,忍住不去惹周忻瑾,而一向聪明识大局的狗蛋却冲动的惹怒了周忻瑾,还搞得一发不可收拾,结果把自己弄牢里了。

    如果这是狗蛋故意的,那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是想让我继续留在省城,并且彻底的无依无靠,从而堕落不堪?

    对,栾宇就是在我最堕落的时候出现的,那段时间,我最没脑最消沉,栾宇想怎么对付我,我都没有一点提防之心,所以才会让他随便摆布。想到这个,我突然就想起了栾宇死前和我说的话,他说我害死了他的母亲,我怎么解释,他都不听,他那么肯定是我派人杀了他母亲,这样的话,很有可能就是我最信任的人杀了他母亲,这才让栾宇完全不听我的解释,一味的断定,就是我害的他成那样。

    这样一想,神秘幕后人真的下了一盘大棋啊,先让狗蛋杀了栾宇母亲,把栾宇B到了绝境,并且对我恨到了极点,然后轻易的利用栾宇对付已经堕落不堪的我。他花那么多心思,只为让我死的理所当然,死的不蹊跷,这样我的死才能不了了之,才能使得保护我的人无法去深入调查我的死因,从而神秘幕后人就一点顾虑都没有了。

    到底是谁?谁这么煞费苦心对付我,还三番两次利用我最亲近最信任的人?我的傻子哥哥变成了他的机器人,如今连狗蛋也?<script>s11();</script>

    不管怎么样,这些都只是提前设定狗蛋是害我的人才有的猜想,所以,我还是不愿相信,一直和我出生入死的狗蛋会是别人的棋子,可能是哑巴看错了,就算哑巴没看错,那狗蛋S击x先生也是因为他不知道x先生就是我,或许他只是被王永红救出来了,为了报恩,才替王永红S人。

    往好的方面一想,我才觉得释然了不少,我的内心里还是在不停的祈祷,希望狗蛋千万不要和我作对,千万不要成为我的敌人,想着想着,我就陷入了迷糊当中,睡着了。

    在这里养了两天伤,我才终于可以飞出牢笼,恢复我秋小白的身份,大大方方穿梭在省城各处。

    出去之后,我才知道,原来,那个晚上我和王永红的巅峰一战,已经震惊了整个省城,大部分人都认可我这个诡异的x先生,觉得我才是真功夫,是真正具有大将风范的胜利者,而王永红的威望,却明显一落千丈,以前别人不喜欢他,顶多是因为他的为人太狂傲,但现在,他们是怀疑王永红的拳馆有黑幕,这是关乎于

    信誉的问题。

    所以,永红拳馆自那晚开始,立即就门庭冷清了,J乎没人再去看那不知道虚实的拳赛,很多人都借此表示对永红拳馆黑幕的抗议。

    至于王永红本人,经过了哑巴那么一闹,他也是真的消停了,好J天,他都没再露脸了,连哑巴都打听不到他的去向,估计是神秘幕后人猜到了哑巴回来的目的,所以故意吩咐王永红收敛一些。

    现在的省城对我来说,简直Y光明媚了,但暗藏的Y霾有多么重,我不得而知,总归,我就听哑巴的,演好自己的新身份,保证不露出破绽就行了。其他的,不用我管,他自会处理,他也答应了我,会竭力去查一下狗蛋的下落。

    于是,养好了伤的我,直接开着我的跑车,在省城兜了J圈,甩掉烦恼,放松心情,找回秋小白的X格气质之后,我便呼啸着去了学校。

    虽然内心总是有一种隐隐的东西压着我,尤其是狗蛋的事,一直在我心间缠绕,但表面上,我现在就是那个洒脱自在的纨绔公子哥,在学校,帅气迷人的我,照样引人注目。

    而学校轻松又热闹的氛围也确实感染了我,让我沉重的心得到了一些减缓,感觉,这里就是人间的天堂。

    到了教室,看到那些熟悉的面孔,我甚至都有点激动,尤其是周忻婷那个活跃分子,见到我,立即就跟我大谈特谈x先生,说x先生是她目前最崇拜的偶像,因为这个偶像,她都准备去学习太极拳了,她还说,我不走运,错过了一个大开眼界的好机会,估计我这辈子也见不到这么精彩的决斗了。

    面对周忻婷滔滔不绝的吹捧和夸赞,我内心还是有小小的窃喜的,但表面上,我只装作不在意,随便敷衍她两下,就算完事了。而这兴奋的姑NN,一直讲到上课,才走回了自己的座位,我的耳根也总算清净了。冬讨巨血。

    上课的时候,我的关注点当然是陶婉馨,只是,让我有点不自在的是,今天的陶婉馨有点奇怪,她平时都认真听课的,但今天总时不时的看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她从我身上察觉到了什么,搞得我都没太敢去看她,只佯装不拘的望着窗外,独自出神。

    终于,下午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声响了,周忻婷立即就窜到了我身边,说好久没和我聚了,要请我吃个饭。<script>s11();</script>

    我直接拒绝道:“不好意思,婷婷姐,我家里还有点事,必须得马上回去!”

    虽然我的态度看似很诚恳,但在周忻婷看来就是作,她很不高兴的责骂我道:“不吃拉倒,你小子越来越得瑟了,以后别有求我的时候!”说完,她径自嚣张的闪开了。

    其他同学陆陆续续的离开了教室,没多会儿,陶婉馨又凑到我身边来了,近距离面对她,我好像又快没底气了,但我还是凭借自己坚强的意志力,把我公子哥的傲气展现的淋漓尽致,我尽量的表现的自然一些。

    陶婉馨就这样直直的盯着我看了会儿,然后才轻声道:“小白,那天的事我一直很抱歉,我想请你吃个饭,当感谢你,我还有些话想跟你聊聊,可以吗?”

    如果说,周忻婷的邀约,我能毫不犹豫的推辞掉,但这是陶婉馨啊,她竟然主动请我吃饭,我要不抓住这次机会,我就是大傻帽,于是,我想都没想,就飞快道:“可以,不过不用你请,我请你吧,随便吃什么!”

    约好,我便和陶婉馨一起离开了教室,走出教室的瞬间,我身后传来的是周忻婷愤怒的大叫:“畜生,白眼狼!”

    载着陶婉馨,开着跑车,我的心情瞬间晴朗,所有的压力和烦恼,在这一刻都消失不见了,和陶婉馨在一起,就是这样的满足,这样的幸福,我也不管其他,飙着车就快速的在大街上奔跑,尽情的释放这些时间的憋闷。

    飙了J圈之后,我才慢慢减速,偏过头

    ,微笑着问陶婉馨道:“想去哪里吃?”

    但这会儿的陶婉馨却有点失神了,她一直盯着我放在方向盘的手,盯了好久,才道:“你的手怎么受伤的?”

    我不由的看了下我的手背,尼玛,还有些瘀伤,没好彻底。

    看来,陶婉馨是真的有点怀疑我了,我没敢耽搁,赶忙解释道:“不知道啊,估计是那天在墓碑前被王永红给打的吧!”

    陶婉馨抿抿嘴,道:“那天你根本没伤到手,还有,你这明显是新伤!”

    被她这么一弄,我都有点慌了,这丫头的观察力啥时变的这么细致了,不过,越是这种时候,我越要拿出自己伪装的本事来,于是,我稍微转了下大脑,然后假装随意道:“那我就不知道了,我这个人每天都不少应酬,碰碰撞撞挺正常。我说陶婉馨,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关心了?不会喜欢我了吧?”

    果然,我这话立即就把陶婉馨给堵的没声了,顿了好一会儿,她才转移话题,给我指路,让我按她指的方向开。没多久,我就把车开到了闹市里的一个停车场。

    下车以后,我们步行去了一家饭店,这店的生意特火,J乎每张桌子都坐满了客人,而且,每个客人都是一脸的享受,吃的那叫一个带劲。而,让我十分蛋疼的是,大伙吃的正香的,竟然全是龙虾,我这才注意了一下这家店的招牌,尼玛,这是一家专卖龙虾的店,里面除了龙虾,就是酒水。

    一旁的陶婉馨还有些兴奋的跟我说,说这家店,不算最豪华,但算是省城最火的龙虾店,特别受欢迎,这里龙虾的味道正宗鲜美,她经常来吃,所以,今天特意带我来。

    可我知道,事情绝没有陶婉馨表面说的这么简单,她带我来的目的,昭然若揭啊,因为,我从小就对龙虾过敏,吃了这东西,嘴都成香肠了,严重的时候还会昏厥,这事陶婉馨是最清楚的,她今天竟然特意带我来龙虾店,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想了想,我还是尽量忍着,装的很自然的说道:“G嘛来这种地方,挺脏的,要不我们换个地吧,不用为我省钱!”

    陶婉馨痴痴的盯着我,带点撒娇道:“我就喜欢吃这个,最ai吃了,怎么,你不喜欢吃吗?”<script>s11();</script>

    说完,她的眼神变了变,盯的我都快起mao了,显然,她表面在撒娇,实际在仔细的观察我的表情,试探我的反应,如果我坚决不吃龙虾,那更容易引起她的怀疑,于是,我顿了下,立刻咧嘴道:“还行吧,既然你喜欢吃,我就陪你吧!”

    之后,我们就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等了一会儿,等到里面其中一桌的人吃完了,我们才被F务员迎了进去,找到位置坐下,F务员立刻给我送上了菜单,陶婉馨还很客气的叫我点。

    原本幻想着能和心ai的nv人同桌吃饭,是多么L漫美好的事,可此刻,我心里直打鼓,感觉慎得慌,果然,拿过菜单一看,全是龙虾,大龙虾小龙虾,G煸的、清蒸、蒜香、十三香、茄汁、麻辣、椒盐等各种口味,除此之外,就是虾仁炒饭和虾仁酸辣汤,我感觉眼前直接冒金星了。

    但我依旧克制自己,然后把菜单绅士的递给陶婉馨,道:“你点吧,我随便吃什么!”

    陶婉馨微微一笑,她也没客气,点了一大锅麻辣小龙虾,再点了J瓶饮料。

    怀着煎熬的心,我把那一锅小龙虾等来了,看着那红通通油光光的只只龙虾,我心都焦了,感觉真是如坐针毡,没办法,我只能飞快的转动大脑,想着应对之策

    而对面的陶婉馨,则优雅的戴好一次X手套,然后一手握虾,一手拿虾钳,一步一步温柔的剥着虾,剥完之后,她又非常友好的把虾R放在我的碗里,并很有深意的对我说道:“吃吧,味道很好的,我保证你吃了,下次还想来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