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默默无私的爱

    这巨大的轰击,简直把我给轰懵了,在我心中一直纯洁如水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姐姐,如今不仅有了忧愁有了烦恼。连儿子都有了?

    我甚至都怀疑自己看错或者听错了,于是,我绷着神经,继续朝窗户里面瞄,发现虞姐姐那一脸母ai的神情完全的展露无遗啊,这么说来,这个小男孩就真是虞姐姐的儿子了?

    但是,怎么会?怎么可能?看这孩子的年纪,至少该有两周岁多了吧?这不就说明,我葬身火海之前。虞姐姐就已经怀Y了?那么,这孩子的父亲是谁?周忻瑾吗?

    不可能,要是周忻瑾的孩子,虞姐姐根本不用藏起来,对了,周忻瑾都没和虞姐姐结婚呢,那更不可能是周忻瑾的骨R了,莫非,虞姐姐这些年每天愁眉不展,总是跑到酒吧一个人喝闷酒,这都是跟这个孩子有关?或者说,和这孩子的父亲有关?夹住尤亡。

    可虞姐姐不是向来不近男Se吗?怎么会随便跟人有了孩子?除非?

    我突然想到。那个晚上,我和虞姐姐酒后犯了糊涂,发生了关系,仔细算一算,那晚。正是我和陶婉馨准备订婚的前一夜,也就是元旦前夕。离今天马上都三年了,要说是那一次虞姐姐不小心中标了,那从她怀胎十月到生下来,再算年纪,小孩的年纪不刚好这么大?这样一来,虞姐姐就是因为这事,所以跟周忻瑾没结成婚?

    想到这,我整个人都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气,小心脏一直砰砰砰的跳个不停,在这寂静的夜,我似乎都能听清楚自己剧烈的心跳声了,不敢往下想了。我真的不敢再往下想了。

    而此时,窗户里的房间也好像陷入了寂静,我继续偷瞄着,发现虞姐姐已经把小男孩哄睡着了,终于,虞姐姐的脸上露出了欣W和蔼的笑,她十分轻柔的把小男孩放倒在小床上,然后用很慈ai的眼神,盯着入眠的小男孩,那种深深的母ai,看的人的心都变得柔软了。

    沉寂了许久,保姆才忽然轻声道:“虞小姐,你这一个月J乎每天晚上都过来看小睿,比以前跑的都勤快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这个保姆大概三十岁左右,整T打扮看起来G净利落,感觉像是一个比较高级的保姆,或者说,是兼顾了知识涵养的文化保姆,她的谈吐举止也比较T贴文雅,或许,这样的人照顾她儿子,虞姐姐才放心。

    对于保姆的关心,虞姐姐也没有多大的反应,她依旧满眼柔情的盯着小男孩,有些沉浸其中,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悠悠的开口道:“想他了!”<script>s11();</script>

    她说的“他”字,意味似乎很深长,听起来特别的有韵味,好像是在说熟睡的小男孩,又像是在说她思念的那个人。

    保姆听了,也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她很温和的劝解虞姐姐道:“唉,虞小姐,小睿都这么大了,你就这样一直把他藏着吗?我觉得,你还是找个男人好好过日子吧,也让小睿有个名分,就凭你的条件,即使别人知道你有孩子,也肯定会接受的!”

    虞姐姐继续看着小男孩,她柔和眼神里也现出了一丝无奈,不过,坚强的她还是挤出了一抹笑,道:“不用了,我一个人,也能把小睿养的很好,我不会让他比别人家孩子差,其实这样的生活,挺好的,平静,安详!”

    表面上的虞姐姐是这样的逞强,可她语气里的苦楚,任谁都听的出来,保姆当然也感受的到,她依旧不死心,再次苦口婆心道:“你真觉得你过的挺好吗?我反正每次见你,都是一脸愁容,从没见你真正开心过,恐怕现在也只有小睿能给你点安W,我真的不知道,你在守着什么,在等待什么,又是为了什么,你瞒着所有人,偷偷把小睿生下来,让小睿在没有父亲的环境下成长,你觉得这样真的好吗?等小睿再大点,问他父亲在哪,你怎么回答?”

    保姆的话,直cha人心,虞姐姐听了,都掩饰不住自己内心的脆弱了,她的表情越发的痛苦了,她的思绪似乎也开始飘渺起来,好像是陷入了沉痛的回忆,不知不觉,她那明媚的眸子里,又开始渗出了泪水,那憔悴的面容充满了忧伤,看上去,就像是被抛弃的小寡F,那样的凄惨,令人心生怜悯。

    保姆见虞姐姐这样,忍不住轻声叹了口气,随即,她又温和的说着:“虞小姐,你一直这样一个人承受,我怕时间久了,你扛不住啊!到底是哪个

    负心汉,让虞小姐你这么好的人这样的痴心,甚至为了他不顾家人的反对,坚持不和周家结亲,你就一直守着这个孩子做念想,但其实你真正想的还是那个负心汉对不对?你为了他,每天愁眉不展的,为了他,坚持一个人拉扯小睿长大,可是,你这样默默的付出,值得吗?他甚至都没来看一眼小睿,肯定不是什么好男人,你真的有必要这样傻傻等待吗?”

    这一回,保姆好像戳中虞姐姐的底线了,愁苦的虞姐姐脸Se突然变了变,她抬起脸,看向了保姆,淡漠道:“不准你这么说他!”

    为了这,虞姐姐竟然生气了,她这个人,很少生气,现在,她竟然对保姆使脾气了,或许,保姆也没见过虞姐姐发火的样子,所以,看虞姐姐不高兴,她赶紧把嘴闭了起来,不敢再言语。

    从保姆那无奈又惋惜的眼神看的出来,她确实是真心为虞姐姐不值,毕竟,老天生的虞姐姐这样美丽,家境又好,工作人品各方面都好,却在感情方面这样的孤苦,保姆当然会对她同情而心疼。

    而虞姐姐,在说完话后,也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了,于是,她改了改语气,无奈的说道:“不关他的事,他没有错,都是我的错!”

    保姆听到这,更加的心疼了,她的眉头都皱了起来,眼神里尽是怜惜,她在原地纠结了一会儿,才鼓起勇气道:“虞小姐,有个问题,我一直想知道,小睿他爸,还在世吗?”

    这话,越发的让虞姐姐伤感了,她眸子里的泪水,都不自由自的滑落了下来,她一个劲的盯着熟睡的小男孩,一边痛苦的隐忍着,表情是那样的伤感而委屈,许久的忧思之后,她才痛苦的开口,沙哑着声道:“不在!”

    两个字,说的是那么的艰难,而我听的,心都碎了,我无法理解虞姐姐到底是有多么的坚强,才把所有的苦楚都往肚子里吞,她把我埋在了心底最深处,甚至说我不在世,就是不让别人对我有非议,不想别人责怪我,她对我这样的包容,这样无怨无悔的默默付出,而我又为她做过什么?我真的是无地自容,我的心在颤抖着,我的眼睛都不由的S润了。

    有一种ai,叫做放手,虞姐姐的ai,就是成全别人,委屈自己,她的ai高出了普通人一个层次,她的ai,太艰难又太伟大,她甚至都不让我这个当事人知道她的默默付出,只是一味的自己承受自己隐忍,要知道,一个nv人,在没有名分的情况下,把孩子生下来,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可虞姐姐却做到了,并且是默默的做了。

    这一刻,我的心完全被融化了,为这坚忍的ai,为这默默的ai感动了,我无法再眼看着虞姐姐这样忧愁这样的委屈下去,于是,在虞姐姐和保姆聊完准备离开之际,我毅然的站起身,朝着别墅门口走去。

    站在门外,我一动不动,静等虞姐姐出来。<script>s11();</script>

    夜Se依然很静,虫鸣声依旧不绝,但此刻我的心情,却有种说不出的意味,有点激动,有点期待,甚至有点豪迈,但同时,也参杂着一点不安。

    没过一会儿,别墅的门开了,里面传来了保姆细心的叮咛声:“虞小姐,路上开车一定要小心呀,注意安全!”

    伴着保姆话音的落下,她整个人也从别墅走了出来,但,等她突然发现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的我时,她的瞳孔立马放大,愣了一秒,她才忽然失声尖叫道:“啊啊啊啊,鬼呀!!!”

    这保姆,三更半夜看到我这样一副邋遢相的高大人影立在黑暗中,吓的差点没缓过气去,我也不等她思考,直接就对着她的脖子一掌劈了下去,瞬间,她就昏迷了,在她的身子倒地的那瞬,我飞快的伸出手,扶住了她,然后迅速转身,闪进了别墅,把她放倒在沙发上。

    而别墅里面的虞姐姐,早已吓的花容失Se,她就跟个木偶人一样,立在客厅,怔怔的盯着我,也许,她没有想到,在这么隐蔽的小别墅,竟然还会有不速之客驾到,而且还是我这副脏乱的不堪入目形象的不速之客。

    此时,虞姐姐的脸Se都惨白了,她的一双杏眸,一眨不眨的盯着我,嘴唇也在微微颤抖,愣了好一会儿,她才结巴着道:“你你是谁?”

    我伸出手,轻轻拨开了我那凌乱不堪的长刘海,随即柔情的盯着虞姐姐,轻声道:“葛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