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生死对决

    听到这J个字,我的心咯噔猛跳了J下,但很快,我便压住了这种慌乱。然后屏息盯着虞姐姐。我知道,虞姐姐突然如此凝重,肯定是觉得,我们平静美好的生活要打破了,无论发生什么事,她肯定都不希望我离开这个只属于我们一家人的小世界,可是,她又不得不告诉我,她所知道的事实。

    短暂的对视之后,我便站起身。稍微逗了逗小睿,叫他一个人在这玩,随即,我出了房间,和虞姐姐一起,回到了主卧,关上门,我点了根烟,chou了口,才问她道:“什么事?”

    虞姐姐静静的坐在床上,呆了会儿,才跟我缓缓道来。原来,是宋飞出手了,这家伙在沉寂了许久后,终于要主动出击了。估计他的耐X都被耗的差不多了,准备使出杀招了,他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王永红这个背叛者,这次,他出动了大势力,去永红拳馆踢馆了。

    当然,简单的火拼之后。双方并没有造成大的伤亡。最后,他们只是达成了一个协议,一个惊的满城知晓的协议,那就是,在永红拳馆。王永红要和宋飞来一场对决,一场生死对决。

    两人已经签订了生死契约,他们决定,在两天后,永红拳馆的擂台上,打一场生死战,据说这一战,必须不死不休,任何一方都不能投降,只有用生死来评判输赢,显然,宋飞的目的,是想出去王永红这块绊脚石,而且,这件事,哑巴都没有参与进来,或者说,哑巴也没法阻止。这是在双方意愿的情况下,达成的最后协议,没人能G涉。

    对于这一场轰动省城的生死决战,我隐隐感觉到不妙,连虞姐姐都能揣测出一些端倪,明面上看来,这是宋飞和王永红的个人生死战,但其实暗中的目的,或许是,引我出洞。

    宋飞从京城下到省城,最大的目标就是我,而我突然消失J十天,他没拿到我,就没法回京城J差,只得在这等,他可能已经料定,我始终都要回来省城,所以才决定用这一战,来尽早引我出来。或许,他知道王永红和我的关系,无论如何,王永红都是我一起长大的傻子哥哥,我明知道他G不过宋飞,就不会眼睁睁看着他送死,所以,宋飞才会觉得,这生死之战,必然能引出我。

    当然,引出我的方式有无数种,他没有选择影响他身份地位的卑鄙手段,而是利用公开对决来做引子,这样,既有可能把我引出来,同时也能达到消灭王永红这个叛徒的目的,接着,他就能慢慢把省城给拿下,到时候,对付我,就更是轻而易举了。

    而王永红,虽然耿直,但也不是完全没脑,他肯定也知道,跟宋飞之间的较量是逃避不掉的,或许,他是在用命,去对抗这个大魔头宋飞,可能他所作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也可能只是想和命运做对抗。不管什么原因,我都觉得,他们的对决,我非去不可。夹团大亡。

    不过,虞姐姐肯定是不想我去的,所以,她在知道这个消息以后,脸Se变得很不好,因为她清楚,我对王永红是有感情的,对于他的生死,我不会坐视不管。虽然知道劝不动我,但虞姐姐还是试着劝我,不要冒然现身。

    我没有犹豫太多,直接跟虞姐姐严肃的说,我必须去,我还让她想办法帮我弄到门票。<script>s11();</script>

    &nbs

    p;   虞姐姐很了解我的脾气,她也知道,我始终要去解决这些恩怨,我不可能一辈子藏在这个小金屋里,总有一天是要飞出去的,所以,她也就没有再劝我,只是默默的不说话。

    我能T谅虞姐姐的心情,所以,我跟她再三保证,我只是偷偷的去看看,静观其变,不到万不得已,我绝对不现身,更不会出手。

    得到我的保证之后,虞姐姐皱着的眉头才微微松了些,但她还是不放心。nv人都是自S的,特别是陷入ai河的nv人。即使虞姐姐再大度,也是有小nv人的一面,也想多和我相处在一起,所以,在确定我要去拳馆之后,虞姐姐当即做了一个决定,就是,chou一天的时间,和我在一起,一刻都不离开,她说,这宁静的美好,她还没享受够,他怕我这次出去了,又被麻烦缠身,再也没时间和她单独在一起了。

    我很清楚,虞姐姐的顾虑是什么,毕竟,一旦我出去了,未来的一切都是不可预知的,我很有可能暴露身份,那么,这栋小别墅就永远不属于我了。

    最重要的,在省城,还有一个对我朝思暮想的nv人,陶婉馨。这也是虞姐姐心里最大的疙瘩,她不敢和陶婉馨去争夺我,所以,一旦我跟陶婉馨再次纠缠在了一起,那么,虞姐姐的处境会变得十分艰难,她害怕,彻底的失去我。

    我虽然能T会虞姐姐的忧虑,但却不知道怎么去安W,我也没法做十分的承诺,保证自己在观看拳赛过后就跟没事人一样,会继续回到这个小别墅,和她还有儿子享受天L之乐。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的陪她一天,尽情的享受这短暂的幸福。

    这一天,我们再次T验了各种小幸福,把每一分钟都当做活着的最后一分钟来享受,我们沉浸其中,幸福而融洽,但,有种不言而喻的东西,都藏在我们内心的深处,那就是,表面的幸福之下,藏着深深的不舍,说实话,我也想一辈子就这样陪着虞姐姐,过着仙人般的眷侣生活,但这始终都是梦,现实不可能容许我这样,在省城,还有太多的事,等着我去解决,我能躲一时,但躲不了一辈子。

    幸福的白天稍纵即逝,到了深夜,虞姐姐还没打算放过我,在床上,她竟然主动索要,这是她第一次说出那种难以启齿的话,她说了,想留住这美好,所以,这一晚,我们做了,并且我一点不粗鲁,做的十分的温柔,我想真真切切的T验,T验这里面的美好,我想给虞姐姐ai的最高境界,这个晚上,我们整宿无眠。

    次日,虞姐姐就回了省城,给我继续打听宋飞和王永红的事,顺便帮我弄拳馆门票。

    而我,留在小别墅,陪着我的儿子,但这一天,我怎么都开心不起来,看到儿子的笑,我都有想哭的冲动,这是一种深刻的不舍,我很清楚,我这一次的出去,也许会面临血雨腥风,也许不会再有太平的日子,但无论如何,我都要和宋飞来一个了断。

    于是,最后和儿子耍闹了一番之后,我便独自躲在卧室,潜下心来,修炼我的太极之道,我把自己融入其中,尽情的琢磨,消化,直到夜深入睡。<script>s11();</script>

    第二天,也就是比赛的当天,虞姐姐回别墅了,她给我弄到了门票,还买了一套运动F给我,配着口罩

    和鸭舌帽,用以隐藏我的身份,对于现在的我来说,x先生的身份总归太引人注目,也会轻易暴露出葛天这层身份,所以,我还是随意的打扮不引人注目就行。

    傍晚时分,我和虞姐姐共桌吃着晚餐,一顿饭下来,虞姐姐的神Se始终是黯然的,感觉在她看来,这就是最后的晚餐,她眼里的不舍,是那样的明显而深刻。

    虞姐姐还跟我说了,说陶婉馨也会去看这一场生死决,是周忻婷Y拉着她去的,说这些的时候,虞姐姐的表情更加的沉闷。她跟我强调,万一我暴露了身份,和馨儿相认了,那么,我必须把这十J天的事忘得GG净净,就当是一场过眼云烟,散了,就忘了。她让我好好对待陶婉馨,千万不要提她和小睿的事。我如果做不到,她就不给我门票。

    她的心酸,她的委屈,我心里很清楚,我为她心疼,更是能T会她心里的苦,可我也知道,她骨子里的执拗,没办法,我只能口头应允她,她才把门票J予了我。

    随后,我穿上了虞姐姐给我买的衣F,戴好了帽子和口罩,为了隐藏的更好,我特意化了眉mao和眼线,确定了跟秋小白没任何相同点之后,我才收拾完毕。

    而虞姐姐,一直在旁边默默的陪着我,眼看我快要走了,她才轻声对我道:“小天,一定要小心呀,不要轻易暴露。你不是宋飞对手,帮不了什么忙,所以,在无法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绝对要隐忍!”

    我温柔的转过身,双手压在虞姐姐的肩上,深情而又坚定道:“你放心,我不会再把自己的命当儿戏了,你要相信我,别为我担心,知道吗?”

    虞姐姐抿着嘴,轻轻的点了点头,她的眼里好像透出了晶莹的东西,是泪花,但她在极力的隐忍着,才没有让泪水鲜明,她的心柔软而疼痛,可她的表面,却要装的坚强而沉稳,她内心里的痛苦和纠结,我都了然,我们也只有通过这深情的对视,来传达所有想表达的情意。

    直到晚上七点,我们才出发,虞姐姐开车把我带到了城区,就放我下来了,我们不方便一起去拳馆,所以,她开车先去,我在路边等了P刻,才上了一辆出租。

    司机一听说我去永红拳馆,就开始滔滔不绝起来,简直眉飞Se舞了,说这个拳赛多么的震惊,多么的令人向往,他猜我也只是在拳馆外守着一睹参赛者的容貌,因为,在他看来,我这样一个搭出租的小子,肯定没资格进入拳馆里面。据说,这次比赛非常的严谨,门票不是有钱就能解决的,非要有地位有关系,才能搞得到。虞姐姐给我的票,也都是周忻婷帮忙弄来的。

    一路上,我淡然的看着窗外,听着司机的侃侃而谈,想着接下来的事,时间一晃而过,很快就要八点了,离比赛开始没J分钟了,我才在拳馆外下了车,此时,这里已然人山人海,估计都是在外面等消息的,这个点,拳馆里面的看众应该差不多都到齐了,拳馆都准备封闭大门了。<script>s11();</script>

    在这最后的时刻,我挤进了人群,挤到了拳馆的大门外,看着这个久别了的永红拳馆,我的热血逐渐的燃烧了起来,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我轻轻的压低了帽檐,拿着门票,最后一个走进了这充满危机的永红拳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