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坚强,不哭

    听到这,我才忽然有些恍然大悟,很早之前,我就忍不住会把周忻婷和周忻瑾联系起来。现在听到虞姐姐说周忻婷的哥哥,我的脑海里立马浮现出周忻瑾这个人,于是,我情不自禁的反问道:“周忻瑾?”

    虞姐姐看我一脸疑H,不由的问道:“对呀,你不知道吗?”

    我有些木讷的摇摇头。

    虞姐姐这才恍然道:“哦,对,婷婷那丫头一直是跟她外公的,为人也很低调,跟她哥哥的J集不多!”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我的内心突然变得复杂。说不出来的感觉,虞姐姐说的低调,其实和深藏不露是一个意思,周忻瑾就是赤LL的例子,他藏的那么深,做事滴水不漏,难不成周忻婷也是那种深藏不露的类型?她也率属于那狗P组织?算了,现在的重点不是怀疑周忻婷,而是周忻瑾,他消失了这么久,突然回来,还要见虞姐姐,他的用意何在?

    想到这,我连忙问虞姐姐道:“他要见你G嘛?”

    虞姐姐的表情有些纠结,提到周忻瑾。她的忧愁似乎就越发的明显了。她顿了一下。才道:“两年多前,我强Y的提出跟他分手,还说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说的很坚决,那个时候,周忻瑾也无可奈何,对我无计可施了,我们最终还是走上了分手的道路,他也离开了省城,只是,他离开前叫了人带话给我,说两年后他回来,我要是还没有结婚的话,他一定会娶到我!”

    我一听,心里的情绪越发的复杂,先不考虑周忻瑾是组织的高层,就他对虞姐姐这份心,也是一件难办的事,他对虞姐姐这样的执着,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不管怎么样,我和虞姐姐都生米煮成熟饭了,他应该也知道了,为什么他还要纠缠虞姐姐?他的目的是什么?

    想着,我还是直接对虞姐姐道:“不要去见他,这个人不简单,他是要对付我的,对你可能也目的不纯,我们不能冒险!”

    虞姐姐咬着嘴唇,有点为难道:“婷婷的意思还是要我去一趟,她说她哥哥想和我聊聊,我也需要去见见他,不然我怕周忻瑾又闹到我家去,还有,周忻瑾一定不会害我的,你放心吧!”

    虽然我不可能十分放心,但虞姐姐和周忻瑾的事终究还是要做个了断的,况且,狗蛋也和我说了,要想寻到我儿子,只有找两个人,组织的创始人那是不可能,另一个就剩周忻瑾了,正好他现在送上来门了,我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见到他,也许就能从他那里得知我儿子的消息。<script>s11();</script>

    于是,我立即对虞姐姐道:“我陪你一起去吧!”

    虞姐姐连忙回道:“不用,那样太危险了!”

    我微微一笑,道:“不会的,我相信,周忻瑾敢光明正大的出现,就不会耍什么花招,而且,我找他还有事呢,再说了,我不去证明我们已经在一起了,他还对你抱有幻想咋办,记住,你是我的nv人!”说完,我一把搂过虞姐姐,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背。

    虞姐姐见我这样,情绪也被感染了,她缓缓的伸出手,刚想抱住我,但,她的手还没碰到我的背,就顿住了,随即,她忽然缩回手,一把推开了我,表情还有点惊慌。

    我一惊,连忙回头一看,发现陶婉馨从房间出来了,她正直勾勾的看着这一幕,但这一次,陶婉馨并没有很大的反应,她的表情有点漠然,却明显带着彻底的绝望,似乎这样一幕,她都见怪不怪了。

    不过,虞姐姐肯定不能当没事发生,她最担心的就是陶婉馨,现在又被陶婉馨给撞到,她来不及多想,连忙跑到陶婉馨面前,一脸歉意道:“馨儿,对不起!”

    陶婉馨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沙哑着声道:“没事,跟我又没什么关系,你们想怎样都行!”

    她的语气,十分的忧伤,听的人很心疼,虞姐姐想开口再说什么,却愣是说不出话。

    我赶忙凑到她们身边,看着陶婉馨,柔声道:“馨儿,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

    陶婉馨根本不愿听我说完,直接打断我道:“不用跟我解释了,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葛天,我正式告诉你,我们已经分手了,知道吗?”

    听到分手两个字,我的心又猛然的被刺了一下,很疼,

    我忽然想起那一天,在陶婉馨高中学校的巷子里,她绝望的和我提出分手,结果却在分手之后,被车给撞失忆了。那一次,是我最后悔莫及的一次,而今,她再次提出分手,又是这样的绝望,又是因为虞姐姐,我真的很难过,我深深的盯着陶婉馨,痛苦道:“非要这样吗?”

    陶婉馨用她有些红肿的眼睛,很认真的盯着我,轻声道:“一定要,因为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太累了,分手之后我会更轻松的,你放心,离开你,我一样会活的好好的!”

    陶婉馨的语气里明显带着责备,虞姐姐见状,连忙替我解释道:“馨儿,你不是都已经知道了吗?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跟葛天没关系呀,你G嘛还要生他的气?”

    陶婉馨的脸上开始浮现出了绝望的笑,她顿了顿,才艰难的开口道:“我怪他,不完全是因为孩子,而是他总隐瞒我,一次又一次的隐瞒,总是把我当傻瓜,还要跟我结婚,结婚前都不和我坦诚一切,况且,现在我也感觉到了,其实他并不ai我,而是同情我,是带着一份歉疚和同情的心和我在一起的,我不需要这份同情。没了他,我照样可以生活,我已经跟我爸说清楚了,婚礼取消,等下我爸就会来接我,回老家!”

    陶婉馨说的很决绝,但也确实让我无法反驳,没错,我欺骗了她,不光是秋小白的身份一直隐瞒,更是在虞姐姐这事上骗的她很惨,或许,如果我早点向她坦白,她就不会对我这么失望,这一次,她对我真的是彻底死心了,可是,看她这样难受,这样灰心,我本来就难受,现在听说她就要这么回老家,我内心不舍的情绪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我忍着痛,带着点祈求对她道:“馨儿,你怎么怪我恨我都行,但请你不要走,你不是知道吗?这两天有危险,出去不安全,还是待在这吧!”

    陶婉馨的笑由绝望转为苦涩,她用一种十分淡然却又苦涩的语气对我道:“那是你有危险,跟我没关系,我只要彻底跟你断绝关系了,那坏人再坏,也不会拿我怎么样。还有,即使我出事了,也请你不要管我,我不会怪你狠心,你也只有做到这一点,坏人才不会一次又一次的利用这个来威胁你。要不然,你总有一天会死在你的这个弱点上,而且你每天都要处在危险中,每天都担惊受怕,你希望我跟这样的你在一起吗?我要永远跟坐牢一样被关在一个地方吗?对我来说,这种日子比坐牢更难受,坐牢起M不用每天担惊受怕,不用每天面对你,你明白吗?”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陶婉馨如此沉稳的说出这样一番理智的话,这和那个无脑单纯的她完全不一样,或许,她当初真是因为彻底陷入了ai的漩涡,才迷失了自己,才很情绪化,今天,她说的这一段,是对我的绝望,却也是那么的深刻有道理。

    确实,我太儿nv情长,才永远被人牵着鼻子走,即便我的自身条件再怎么改变,只要别人能抓住我这弱点,就能轻易的控制我,所以,我以后每天的生活都要小心翼翼?我不仅自己要小心,我还要把所有对我来说重要的人物关在牢笼里?那样的生活,对我是一种束缚,对我所ai的人,又何尝不是?她们真的喜欢每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真的喜欢天天关在家里不出门,还要承受心理负担?

    那个庞大组织的势力不可能一天两天瓦解的了,我的敌人无时无刻都存在,或明或暗,我总不可能长久的像一只缩头乌G一样,躲着藏着?还要求我ai的人陪我一起躲着?

    这样下去,我们所有人的精神都会崩溃,她们有她们该有的生活,而我,要彻底的摆脱束缚,不再受人威胁,也只有心狠,我的心越狠,别人就不可能再用这古老的卑鄙手段来威胁我。<script>s11();</script>

    陶婉馨这样做是对的,只有远离我,跟我完完全全的撇清关系,她的生活才能更安全,更宁静,我想,周忻瑾既然回来了,他毕竟和陶婉馨有点感情,他不可能去伤害陶婉馨的。而且,组织如果以后想再次威胁我,大可以利用我的儿子,根本不用费力去绑架其他人。所以,这一刻,我即便再舍不得,心在痛,我也没有再反驳陶婉馨的道理,我更没有拦她。

    既然我给不了她任何的承诺,我就不能一辈子牵着她,连累她,耽误她,况且,往后的日子,我确实都连自身都难保,我还要豁出去和敌人对抗,根本无暇顾及其他人,所以,让陶婉馨回到老家,或许是对她更好的放飞,她也能重新找回自我,重新过好生活。

    于是,我

    带着复杂的情绪,深深的看着陶婉馨,艰难的挤出了两个字:“明白!”

    这两个字,让陶婉馨眼神里的绝望更加的深刻了,她好像再也感受不到我的情了,她的心,彻底的冰凉了。

    一旁的虞姐姐见我这样,立即皱起了眉,责备我道:“葛天,你说什么呢,你怎么不劝劝馨儿!”

    我低下了头,嘴角浮出了一丝苦涩的笑,想开口,却又不知道再说什么,而这时,别墅外忽然响起了急促的汽车喇叭声,这声音,那么清脆,却深深的刺痛着我的心,我忽然觉得心口的某一块要被掏走了,空落落的沉重。

    而陶婉馨,最后再看了我一眼,随即便回了自己的房间,把她的小行李箱给拉了出来,虞姐姐见状,赶紧劝阻陶婉馨,可陶婉馨非常的坚决,虞姐姐怎么都劝不动,她只有转头,焦急着对我道:“葛天,你还傻站着G嘛呀!”

    说这话的时候,陶婉馨已经挣脱了虞姐姐,她直接拉着箱子出了别墅的大门,虞姐姐恨恨的叹了口气,然后很快的跟了上去。

    我的脚步,也木讷的朝门外移动着,出了别墅,我们马上就看到,陶父已然开着车,等候在这里,他见陶婉馨出来,立马上前从陶婉馨手上接过密M箱,放进了车子的后备箱,虞姐姐还想劝陶婉馨,直接被陶父给阻止了,很显然,陶父是铁了心要陶婉馨离开,并且,他的表情还很愤怒。

    虞姐姐奈何不了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陶婉馨坐进了陶父的车子,我不知道陶婉馨有没有哭,但我看到虞姐姐哭了,她在为陶婉馨伤心,她能T会陶婉馨的心,是有多么的痛苦与绝望,所以,她自己劝不动,还想让我去,去留住陶婉馨,可我一直站在门外,无动于衷。因为我已经下定决心,放飞陶婉馨,让她找到平静的生活,让她不再为我疯狂为我痛苦。

    虞姐姐说不动我,甚至都强制的拉我,希望我去留住陶婉馨,我依旧岿然不动,只淡淡的和虞姐姐说了句:“让她走吧!”

    这话,直接让虞姐姐呆了,她好像根本想不通,我怎么突然间就变得如此绝情了,而一旁的陶父,听到我的话,表情也甚是复杂,从头至尾,他都很不满意我,答应我和陶婉馨结婚,也是出于无奈,今天,他虽然依旧看不惯我,但见我主动放走陶婉馨,他好像就松了口气,所以,临走前,陶父还不忘来到我身前,对我轻声说道:“希望以后彻底的和馨儿脱离G系,谢谢你能放手,再见!”

    他的语气,十分的冷漠,说完,他便决然的转过身,上了车,随即,车子飞速离开,我透过车后的玻璃,依稀能看到陶婉馨的后脑勺,但她一下都没有回头,她,真的是死心了,而我,眼看着她就这样离开,这一刻,我内心强压的悲伤情绪再也遏制不住的喷发了出来,我的眼眶立马蓄满了泪。夹庄住血。<script>s11();</script>

    陶父的话不断的回荡在我的耳畔,我忽然记起了当初那一幕,那一次,在相约酒吧门口,陶父也是开车来接陶婉馨,那个时候,是我太无能,没法给陶婉馨安全感,以至于陶婉馨被强行带走,那天,我站在滂沱大雨中,哭了很久,那么的心酸和绝望。

    而此刻,我相比从前似乎变了很多,可我却依旧给不了陶婉馨安全感,甚至彻底的和她决裂了,这种撕心裂肺的感觉,真的很痛,我的X腔里有种酸涩的东西在翻滚,我的脑海里,不断的浮现当初和陶婉馨在一起的所有画面,幸福的,开心的,悲伤的,痛苦的。

    那个带我成长带给我美好的nv孩,这一刻,却在没有和我说再见的情况下,就这样默然的离开了我。

    我在最后一刻,都没有给她任何一点温暖的话,曾经对她许下的无数誓言,却恍如泡沫般,消逝的无影无踪。

    给她的只有冷漠,带给她的只有绝望,她以为我心中再也没了她,她那么伤心的离开,却还要强装坚强,她一次都没有回头再看我,甚至连告别的眼神都没有投给我,我不知道,她假装坚强的心底里,到底淌了多少泪,我不知道,这个ai哭的nv孩,今天却没在我面前哭,她到底是该忍的有多么辛苦,我不知道,她,在未来的生活里,真的可以过的好吗?

    渐渐的,陶父的车子变成了一个遥远的点,它载着伤心的陶婉馨,终于还是驶离了我的视线,而我眼中强忍的泪,终于还是崩溃的落了下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