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阴谋与陷阱

    门里门外,感觉就像从天堂,一脚跨进了地狱,我心中的激情。瞬间转为了恐惧,这简直比做恶梦还恐怖。

    从狗蛋救下我的那一刻起,我满腔的热血就开始沸腾,我战斗的心早已跃跃Yu试,怀着激动又澎湃的心,我等待穆爷爷的到来,度日如年般熬了两天,终于把穆爷爷等来了,终于可以马上就见到我最大的靠山穆爷爷了,终于就能和组织大G一场了。

    可是,我怎么能想到。在门内等待我的。并不是和我一起对抗组织的穆爷爷,而是组织里的魔鬼周忻瑾,这样的反差,差点没让我岔过气。我的脑袋瞬间就堵了,感觉头晕目眩,缓了好一会儿,我才赫然发现,这小山庄的屋内,狼藉一P,明显有着打斗过的痕迹。

    这下,我的心跳更加猛烈,不好的感觉立即袭上心头,我知道。出事了,穆爷爷一定出事了。我非常确定,今天联系我的,就是穆爷爷。这点绝对错不了,穆爷爷的电话都是S密的,只有我们J个人知道,别人根本假扮不了他。状住扔血。

    想到这,我直接用喷火的眼,盯着一脸悠哉的周忻瑾,沉声问道:“怎么是你?”

    周忻瑾看到我这样惊慌错愕的模样,他好像很满意,他的嘴角都不由的浮出了玩味的笑,随即,他又不急不慢的抿了口茶,然后缓缓说着:“葛天啊葛天,你说你是真傻呢,还是装傻,这么明显的事你还看不出来吗?当然是因为你来的有点晚了,我比你先到而已啦!”

    这话,更让我心颤,显然,我和哑巴为了摆脱跟踪,在城里郊外都兜了好一会儿圈,所以才这么晚到,周忻瑾的意思就是,他先赶到了这里,所以先对付了穆爷爷?不过,他是怎么知道穆爷爷这隐秘山庄的具T位置的?

    就在我疑H之际,我身旁的哑巴突然怒了,他直接开口质问周忻瑾道:“我爷爷在哪?”

    周忻瑾轻轻的放下茶杯,戏谑的看着哑巴,淡淡的回道:“这,我就不是很清楚咯,半小时前被送去组织,现在嘛,应该还在路上!”

    哑巴一听,怒气瞬间喷发,他强大的气势一下就散发了出来,好像他爷爷就是他的逆鳞一样,不可触碰,所以,周忻瑾话音刚落,愤怒的哑巴就直接冲了上去,边道:“你找死!”

    哑巴的速度非常之快,瞬间就闪到了周忻瑾面前,一拳暴击而去,但,周忻瑾显然不是省油的灯,他只是轻描淡写的伸出双手格挡,与此同时,他的脚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哑巴踢了过去,被愤怒冲昏头脑的哑巴不经意就这么吃了一亏,连连后退。<script>s11();</script>

    由始至终,周忻瑾都只是坐在那把木椅上,他的神态,依旧淡定自如,甚至连身上的气势都隐藏的很好,我都没有感受到他强大的气场,这一刻,我不得不暗叹,强,很强,这周忻瑾这实力,绝对胜过宋飞,果然是组织的高层,果然隐藏的够深,真m不是人。

    但,即便周忻瑾再厉害,我也不觉得他是穆爷爷的对手,为什么他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控制住穆爷爷?

    而这时,我突然察觉后背有动静,于是,我连忙回头,发现门外忽然冲进了大批的黑衣人,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提着冲锋枪,并且,这些人全都是训练有素的实力打手,他们一进木屋,就立即对准我们,严喝道:“不许动!”

    原本还准备冲向周忻瑾的哑巴,见这情形,马上就顿住了身形,只是两眼狠狠的瞪向了周忻瑾。

    悠哉的周忻瑾也终于从位子上站了起来,他用十分轻蔑的语气,对我们道:“你们就别做无谓的挣扎吧,连穆老头都被我们制F了,就凭你们两个人,反抗有用吗?”

    &nbsp

    ;   他这语气,仿佛我们在他眼里,渺小的就如同蝼蚁,但,不管他怎么看我,此刻我最担心的还是穆爷爷,于是,我直接咬牙,冲周忻瑾怒喊道:“你们要对付的人是我,有什么事冲我来,快把穆爷爷放了!”

    周忻瑾听完我的话,突然放声大笑,笑的脸都皱了,许久,他才眨巴着眼,对着我嘲讽道:“葛天,你未免也把自己看的太重了吧?你真觉得组织要杀你,需要如此的费尽心机吗?呵呵,我真对你的智商表示无语了,对了,你就不奇怪,我为什么能出现在这个地方吗?”

    周忻瑾的话,犹如P弹,句句都轰炸着我,让我差点粉身碎骨,他的意思是说,组织主要想对付的人不是我?他们只是利用我达到其他的目的?或者说,他们真正要抓的人,是在国外躲避了组织二十多年的穆爷爷?

    没错,穆爷爷是那么谨慎的一个人,要不是我,他怎么会轻易现身,又怎么能暴露自己?这个小山庄藏的这么隐蔽,周忻瑾怎么可能比我先一步找到?

    我记得穆爷爷再三嘱咐我,千万别把地址告诉任何人,而我也确实谨慎了,连虞姐姐都没说,只告诉了哑巴和狗蛋,而我和哑巴绝对不可能泄露这个地址,那么,出卖我们的人,是狗蛋?

    想到这,我的汗mao都竖起来了,我真的不敢往下想了,我的头都快要爆了,我不相信,我不愿相信,我不相信是我再一次信任的狗蛋出卖了我们。

    周忻瑾见我一脸纠结,他忽然轻微一笑,道:“是不是猜到了?对,没错,就是你的好兄弟,狗蛋,其实这也不能怪谁,只怪你太天真了,太轻信人了,我们只不过演了个苦R计,就轻易的让你上钩了,哈哈!”

    周忻瑾的话,让我越发的崩溃,我拼命的摇着头,痛苦道:“不可能,不可能是狗蛋,他不可能骗我的,而且,他杀了宋飞,这是我亲眼看到的!”

    周忻瑾听完,眼里突然冒出了凶光,他咬着牙,冷漠道:“你这废物,还真的是不长脑子,连这都想不明白?那是我精心安排的一场大戏,你不知道吗?如果我不这样做,你会轻信狗蛋吗?如果我不这样做,这个躲在国外二十多年的老头子,会回国吗?如果我不这样做,我们会这么容易捉到穆老头吗?”

    我已经完全轰了,乱了,我的脑子里就像缠了千万根丝,我的心开始疯狂的碎裂,我猛地冲上前,扯住周忻瑾的衣F,怒吼道:“我不信,你骗人,你别想骗我!”

    周忻瑾见我动手,他怒眼一瞪,瞬间就伸出了拳头,朝我的X口轰了过来,打的我连连后退,随即,他又一脚飞起,把我踹的躺在了地上,此刻的我,跟一只没有灵魂的死狗一般,我的自信心,我所有的一切,都被这一次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击碎了,最大的依靠被捉走了,最信任的人,再一次背叛了我,我真的要疯了,我想爬起来,撕碎了周忻瑾,但,我的身子刚一动,J个黑衣人立即就冲过来用枪顶住了我。<script>s11();</script>

    愤怒的哑巴想过来帮我,但也在眨眼间,被另外J个黑衣人用枪给顶了。

    无法动弹的我,只能红着眼,冲周忻瑾咆哮道:“你说的都不是真的!”

    周忻瑾看我这副鬼样子,都忍不住戏谑的笑了起来,他眯着眼盯了我J下,随即悠悠的坐回了木椅上,他斜着眼,俯视着我,鄙夷道:“葛天,看你这么蠢,我就做做好人,跟你耐心解释下吧。你也不动动脑,就你这个废物,组织怎么可能花费如此大的人力精力去对付你,组织如果要杀你,你早就可以死J百遍了,怎么可能活到现在?

    我告诉你,组织这么费尽心机对付你,还派人潜伏在你身边,不是为了你这个废物,而是因为帮

    你的那个人,那个穆老头,他才是组织费尽心思要找的人,他身上,有组织要的东西。

    只不过这个老狐狸太狡猾了,一直躲在国外不现身,就只派了这个傻孙子保护着你,即使我们实施了各种策略,都不能引他出洞,他太过精明了。无奈,组织只能下血本,设计了一个计中计,利用你对狗蛋的情义,利用你的儿子,利用宋飞的X命,上演了一场大戏。

    这场戏刚落幕,组织紧接着又采取了一系列的策略,让狗蛋在你耳边吹吹风,把事情说严重点,而我,又突然出现,也是为了给你们施加压力,为的就是让你背后的穆老头,相信组织动真格了,非要杀你不可了。果不其然,穆老头相信了,还出山了,他真来省城了。

    更重要的是,你个傻蛋竟然轻易把他的行踪泄露给了狗蛋,都不用我们花费其他功夫,聪明一世的穆老头,终究还是败在了你的智商上,哈哈,这次,为了万无一失的抓到他,组织都派下了四大高手下来,专门对付穆老头,所以咯,这高深精明的老头子,就这么轻易的被我埋伏了,抓走了,太轻松了,搞的我都没劲,还以为会发生血战呢,说到底,都怪你呀,太蠢了,没救了!”

    周忻瑾的话,如猛烈的雨点,狠狠的敲打着我脆弱的心,到这个时候,我才真正的明白,我掉入了一个天大的陷阱,我被人摆布了很多年,难怪组织总是要害我,却没有一次真的把我给杀了,原来,他们的目的,就只是为了引出穆爷爷。可怕,这个恐怖的组织真的太可怕了。

    我总算知道了,为什么穆爷爷要躲在国外二十多年,我总算知道了,为什么穆爷爷来省城要如此的小心翼翼,原来,他心底是那么的清楚这个组织的可怕X,他卧薪尝胆躲藏了二十多年,他每走一步都那么谨慎,可最后,他竟然为了我,以身犯险,最终还是因为我,被组织套住。

    天真的我,怎么可能想到,可怕的组织为了引出穆爷爷,竟然连宋飞这样的角Se都可以随意牺牲,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狗蛋多次提到,宋飞很忠心,原来说的就是他甘愿为了任务,牺牲自己。

    想起这些,我就像被五雷轰了顶,感觉天都塌了,我的世界已经彻底的黑暗了,我的眼里也蓄满了泪,我不停的自言自语:“不可能,不可能会这样的!”

    我越可悲,周忻瑾就越得意,他跟一个胜利的王者一样,俯视着我,继续鄙夷道:“葛天,你是不是真以为自己是京城里的大少爷呀,是不是真的把自己当成天子骄子了哟?哈哈,我告诉你吧,其实你就是一个废物,一个被家里遗弃的垃圾,只是穆老头不死心,还想培养你,想扶你上位,完成他自己的夙愿,他把你看的太重了。其实,你在其他人眼里,连垃圾都不如。要不是为了对付穆老头,没人愿意多瞧你一眼,现在除掉了穆老头,你就是彻彻底底的一坨屎了,知道吗?如果不是组织觉得你这个废物立了功,协助抓了穆老头,留你一条狗命,我都不想让你多活一分钟!”

    在这一刻,我已经无力再有情绪了,我甚至连愤怒的资格都没有,周忻瑾说的没错,我就是一个十足的废物,没了哑巴和穆爷爷,我根本一无是处,可是,我的废,不仅次次连累了身边的人,这一次,竟然还害了一直帮我的穆爷爷。

    而,最可悲的还是,我即使再没用,我也一直以为自己有个好家世,一直都在等待我父母接我,可血淋淋的事实却告诉我,我真的是家里不要的一个孩子,难怪我爸妈一直都不出现,原来只是穆爷爷自己想要培养我这个弃子,他不死心,他希望我父母会接受我,但最终,我父母没有来,反而害的穆爷爷掉入了敌人的老窝。<script>s11();</script>

    我所有的所有,现在都没了,一刻之间,我好像又回到了当初那个瘸腿葛天,那个残废葛

    天,甚至连那时候的自己都不如,那个时候,我还有希望,还希望过个平静的日子,靠自己的能力赚钱,而现在,我只恨自己,怪自己,什么能力没有,只会牵累别人,到最后,真的连一坨屎都不如。此刻,我的眼神已经渐渐的失去了光芒,我整个人也无力了。

    但是,一旁的哑巴却不甘心,他彻底的火了,不顾一切就冲着其中一个黑衣人一脚踹了过去,还大骂道:“J出我爷爷!”

    虽然哑巴发狂了,但他毕竟只有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对方还有枪,可是,哑巴不惧枪,他已经不在乎自己的X命了,只顾疯狂的战斗。

    黑衣人都被惹mao了,还想开枪,周忻瑾见状,连忙阻止道:“不能开枪,这个人留着还有用!”说完,周忻瑾毫不迟疑,迅速朝哑巴出击。

    光周忻瑾一个,实力就比哑巴强,再加上J个黑衣人的配合,很快,他们就把哑巴给制F了,周忻瑾好像不愿跟哑巴多纠缠,一下就把哑巴给拍晕了,然后冷漠的对着黑衣人吩咐道:“绑起来,带走!”

    眼看哑巴就要被人押走,死狗般的我终于恢复了点力气,我立马冲周忻瑾喊道:“放了他!”

    周忻瑾听到这,瞬间就愤怒了,他冲过来就对着我狠狠的踹了J脚,边踹边龇牙道:“你这个废物,还敢这么跟我说话?你m还把自己当成人呢?告诉你,在芷蕴的份上,我真有可能杀了你。我留你一条烂命,你就给我老老实实过回你废物的生活,没人会再管你!”

    周忻瑾话一说完,我的余光突然瞥到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我连忙转头,发现,那个再一次背叛我的好兄弟,狗蛋,此时正立在门口,等到周忻瑾说完话了,他才走进来,对着周忻瑾,淡淡道:“搞定了!”

    听了这话,周忻瑾脸上的怒意突然就消散了,他的嘴角甚至浮出了一丝满意的笑,随即,他大声下令道:“好,撤退!”说完,他看都没再看我一眼,就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木屋。那些黑衣人,也全部收起了枪,跟在周忻瑾后面离开了。

    而狗蛋,还立在原地,轻狂的盯着我。

    原本,我的身T已经彻底的瘫软,原本,我已经无力再和任何人对抗,原本,我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情绪,但是,狗蛋的出现,却在瞬间挑起了我的愤怒,想着他利用我的信任,一次又一次欺骗我,想着他今天要求留在别墅,不知道对虞姐姐做出了什么事,我浑身的怒火就忍不住疯狂的喷发。<script>s11();</script>

    我咬着牙,突然从地上翻身而起,带着满腔的怒气,我迅速的冲向狗蛋,边大声的咆哮道:“我要杀了你!”

    但,就在我快要靠近狗蛋的那瞬,他突然掏出了一把枪,毫不犹豫的就朝我S击而来,砰的一声,刺耳的响声回荡在整间木屋内,而我的肩膀,立即传来了震动的剧痛感,我整个人,也被子弹的冲击力给打的飞退,最终倒在了地上。

    疼痛感,刺激着我的神经,我的脸上都不由的渗出了汗水,眼泪也跟着飚了出来,我强忍着痛,用尽所有力气,愤怒的冲狗蛋咆哮道:“你这个叛徒,你不得好死!”

    听到我的话,狗蛋依旧一脸淡漠,他在这一刻,真的比死神还冷漠,那眼神,简直看不到一丁点感情在里面。他轻飘飘的走到我身前,微微的蹲下身,淡漠的看着我,他的手,突然掏出了一张小纸条,不带犹豫的,他直接残忍的将纸条拍在了我肩膀的伤口上,这一下,疼的我差点昏迷过去。

    而这时,我的耳边又响起了狗蛋冰冷的声音:“再见!”

    说完,他站起身,淡然的离开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