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黑夜中的三个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都市强者有声小说,要看小说在线收听!
    看着狗蛋曾经那么熟悉如今却又陌生到极点的背影,我绝望的心再次被愤怒填满,我虚弱的身T都快要被怒意撑爆了,我真的没有想到。我最信任的那个人,却是害我最深的人,我知道他精明,却没料到他能精明到如此地步,他的戏,竟然可以演的这样的B真。

    想起他在杀宋飞的那天,把我带到山崖边,和我说的那些话,那些情感至深的肺腑之言,真的是无懈可击,那一刻。我彻彻底底的放松了对他的警惕。完全的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兄弟,就连我以前对他有过的某些怀疑,都在那一刻,消失殆尽,我是那么的相信他,他却把我的信任当成利用的工具,这样无情的践踏。

    我悲,我恨,突然。我想到了狗蛋临走拍在我伤口上的小纸条,我彻底绝望的心突然裂开了一道微小的口子,一束昏暗的光好像从那口子S进了我的心中,都这样了,我似乎对狗蛋还抱有一丝的希望,难道他的纸条会暗示我什么东西?

    想到这,我立马伸出手,拿起小纸条,慢慢摊开。

    我朦胧的双眼看到。这带血的纸条上,依稀印着J行字:

    “忘了和你说,那一次我被山鹰抓,是我故意的,我并不好Se,更不会中美人计!所以,你冒死来救我。我对你也没有丁点感激之情,你的傻帽行为都在我的计划之中罢了!”

    这一句话,直接把我的最后一丝希望给击的粉碎了。

    残忍的狗蛋,走之前还不忘在我伤口上撒盐,他说这话,明显就是在告诉我,那天在山崖边,他说的全是谎言,彻头彻尾的谎言,什么因为我救他,他就认我做一辈子的兄弟,都是狗P,只有我才这么傻傻的认为情可以感动人,只有我这样的为情不顾一切的傻帽,才会被狗蛋看透,才会被他一次又一次的戏耍,才会和他称兄道弟了那么多年,都没有看出他是在欺骗我。

    原来,从头到尾,都是我在自作多情,人家只是把你当傻子玩弄。

    这一刻,我的心彻底死了,对狗蛋彻底的绝望了,我的人生,也彻底的灰暗了,我存在的意义,似乎都不复存在了,什么目标,什么希望,什么激情,什么动力,全都没了,如今,唯有自责灌遍我全部的神经,我害了自己不要紧,可却连累了那么多人,害的那些对我好的人,伤心的伤心,被抓的被抓,痛苦的痛苦。

    我就是被遗弃的废物,是天煞孤星,是不该存在这个世界的蠢货。

    我的痛觉都快消失了,肩膀上的血还在流,可我却感觉不到痛,只是昏昏沉沉,浑浑噩噩,我好像对这世上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Yu望,我好想就这样长眠不醒,但,就在我绝望的快要闭眼的这瞬,我忽然想起了虞姐姐,想起狗蛋留在别墅的目的。我连忙艰难的掏出手机,给虞姐姐打了过去,但那边传来的却是关机的提示。

    我握着手机,愣了半天,才拨了管家的号,结果,管家告诉我的,和我预料的一模一样,虞姐姐被狗蛋带出去了,就没再回来了。狗蛋利用所有人对他的信任,骗过了管家,骗过了虞姐姐,轻而易举的就把虞姐姐弄走了。

    听到这些,我更加的心灰意冷了,眼前已经渐渐开始模糊了,兄弟,nv人,靠山,亲人,全部灰飞烟灭,我的世界,瞬间暗了,我的脑袋,一下就空白了,电话那头的管家再说什么,我也听不清了,我的手机,跌落在了地上,我整个人,也瘫软的躺在了地上,到最后,不知道是因为太累还是太心灰,我渐渐的失去了知觉。

    醒来后,我人已经躺在了医院,而我睁开眼看到的人,竟然是周忻婷,她见我醒了,脸上的笑靥立马就展开了,她有点激动的轻声对我道:“你醒了!”

    虽然她看起

    来,周忻婷是真不知道她哥的所作所为,但,她再怎么也是周忻瑾的MM,我看着她就烦,尤其是她到现在还不知道她哥的真面目,句句维护周忻瑾,我更觉得恶心,于是,我T了下嘴唇,狠声对她道:“因为你哥,我的恩人被抓了,因为你哥,陶婉馨离开了我,因为你哥,我的兄弟出卖了我,因为你哥,虞姐姐也离开了,就因为你哥,我变的一无所有,你觉得我应该恨他吗?”

    这些话,我说的很慢,字字清晰,周忻婷听的一下就愣住了,她似乎被我的话给惊到了,又好像有点相信了我,她呆呆的看着我,木讷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嫌恶的瞥了她一眼,道:“真的假的,你回去问你哥就知道了,如果你还有点良心,就劝你哥把虞芷蕴J出来,现在,我不想见到你,麻烦你离开这!”

    我知道,哑巴和穆爷爷的被抓,都是组织安排的,周忻瑾肯定改变不了什么,但是,对于虞姐姐,这绝对和组织无关,一定是周忻瑾S人把她控制了,所以,要是周忻婷肯帮忙的话,或许还有一丝可能。

    只是,周忻婷看我对她的态度这么恶劣,心里也难受,她很委屈的对我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呀,就算我哥对不起,但我哥是我哥,我是我,你有必要这样对我吗?”

    我再次狠狠的盯向了周忻婷,面露凶光,随即,我缓缓的张着嘴,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字:“滚!”

    或许,我是真的对周忻婷存在莫大的偏见,因为恨周忻瑾恨的牙痒痒,却没法对抗他,我不自觉的就把气撒在了这个无辜的nv孩身上。

    而周忻婷,也是彻底的被我惹怒了,她红着眼睛瞪了我一眼,就转身出了病房。

    周忻婷走了,病房里空荡荡的,又剩我一个人,我默默的扫了眼四周,然后找出手机,再次拨了虞姐姐的号M,可提示同样是关机,我心灰意冷的收起了手机,随即披上外套,悄悄的离开了病房,走出了医院,看着广袤的天空,我忽然有种被吞噬的感觉,天气Y沉沉的,仿佛我此刻的心情,我整个人都好像被笼罩在了这PY沉的天空之下,感觉好迷茫,突然之间,我都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了。

    回别墅?我已经没脸面对管家了,豪气的带着哑巴出来,我却一个灰溜溜的回去,该怎么和管家解释,何况,他肯定是穆爷爷信任的人,要是他知道我害了穆爷爷,他还会忠心耿耿对我吗?就算他愿意,我也没资格承受。

    不回去的话,我又能去哪儿?去救穆爷爷和哑巴?怎么可能,我连组织的巢X在哪儿都不知道,即使知道,凭我的力量,能对抗的了组织吗?那个让穆爷爷躲了二十多年的组织,我拿什么去跟它抗衡?

    想到这,我的眼前更加灰暗,感觉自己真的很无力,就跟周忻瑾说的一样,我就是一坨屎,一直以来,我再废,但我心里都还是有期待的,期待我亲生父母来接我,期待改头换面的未来,可如今,连这唯一的希望都给剥夺了,原来我只是被亲生父母完全抛弃的弃儿,我的存在就是多余的,离开了穆爷爷,我m就什么都不是,我能怎么办,我又能做什么?

    我看着灰蒙蒙的天,漫无目的的晃荡在大街上,如同幽灵一般。

    晃着晃着,我的肚子忽然响了起来,实在饿的不行,我才进了一家餐馆,选了个角落位置,一个人坐了下来,点了很多菜,点了好J瓶酒,一个人,闷头喝着,吃着,如此的落寞,昨天,我都还在和狗蛋哑巴大吃大喝,可今天,就剩我一个人,这巨大的反差,这天大的打击,都让我心里刻下了无法磨灭的Y影,我的情绪,一直处在崩溃的边缘,除了喝酒,我不知道怎么才能挥洒这种忧愁。

    喝着喝着,我突然莫名的笑了,笑自己的愚蠢,笑这个世界的黑暗

    ,笑敌人的Y险,笑这Y晴不定的险恶人生。时间,在手指间苍茫的流逝,我就这样,在这家餐馆,从白天坐到了黑夜,从清醒喝到了混沌,当夜幕完全降临了,我才茫然的站起身,付账离开。

    城市的夜,总是热闹,繁华的灯火,点亮了整个夜空,这种喧嚣的热闹,越发的衬出了我的孤独,这样闪烁的灯光,更加的显出了我内心的黑暗,我微醺半醉的走在大街上,没有方向,没有灵魂,很多人都纷纷向我侧目,有的还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或许,他们无法想象,我这样一个帅的没天理的男人,怎么会如此的萎靡消沉,帅气的光芒全都被我这醉鬼的形象给淹没了。

    我看不到他人的目光,也不在意世间的所有,只是漫无边际的晃着,前方的路,尽头在哪,我不知道,只是乱碰乱撞,撞到了一家酒吧门口,我才忽然露出了一丝微笑,看来,如今我的依靠,也只剩酒了,只有它,能短暂的麻痹我的神经,让我不再想太多,让我继续浑浑噩噩。

    于是,我直接进入了酒吧,又选了个角落位置,点了J瓶酒,慢慢的喝着,酒吧的灯光闪烁,舞动的人群欢乐,动感的音乐劲爆,可这些对我来说,只是导火线,环境越吵闹,我的心越烦躁,尤其是想起当初两次在酒吧偶遇虞姐姐,可现在却怎么都寻不到她的踪影,我更加的落寞,崩溃,全世界都离开了我,孤单的我,无处可去,无方向可寻,这种感觉,比死还难受。

    音乐越来越响,人群越来越欢,我,越来越烦躁,喝着酒都想摔了酒杯,感觉再这么下去,我一定会发疯,G脆,我直接站起了身,快速的离开了酒吧。

    外面的街道静多了,可我烦躁的心依旧得不到安抚,于是,我走进了一家超市,一下买了一箱啤酒,端着这箱啤酒,我坐在了一条幽静的马路边上,一个人,静静的喝着。

    天空依旧是暗的,时间还在走着,我身边的空瓶子,渐渐多了,我的心,也慢慢的开始麻木了,我不停的喝,一直喝,喝到自己猛吐了,我才停止,这个时候,我的脑袋已经完全迷糊了,我的意识,都快没了,可我的X腔,却还憋着一G气,一G极度压抑的气。

    我忍不住了,受不了,突然之间,我抬起了头,望着漆黑的天,疯狂的大吼了起来,吼声如雷,凄惨而凌厉,吓的路上零星的J个路人都不敢靠近我,慌忙绕道而走。

    而我,只顾叫,不停的吼,直到我X中的那G气彻底的没了,我整个人完全的无力了,身T突然往后一倒,瘫软的倒在了地上,我才停止了叫喊,此时的我,俨然马路边一条凄凉的流L狗

    同一时刻,葛天所在位置的马路对面的一栋办公楼的天台上,正耸立着三个人。

    夜Se深沉,朦胧的月光把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神秘的光环笼罩在他们的周身,他们就像是黑夜之神,漠然的观望这个城市的夜。

    立在天台最边缘的,是一男一nv,此刻,他们幽深的双眼,正直直的盯着马路边上瘫软的葛天。

    而这两人的身后,正恭敬的站着一个人,此人,赫然就是周忻瑾,他默默的站在那二人的身后许久,才终于打破夜空的沉寂,轻声道:“主人,您为什么一定要留着葛天的命?斩C除根,不留后患,不一直是您的主张吗?”

    这一刻,空气都仿佛冻结了,天台的气氛,变得异常的凝重。

    冒然问话的周忻瑾连忙后退两步,低着头,不敢再吭声了。状尤华才。

    天台,再次陷入了恐怖的寂静中,许久过后,夜空中才终于响起了一个相当浑厚的男声:“对一个完全不存在威胁X的废物,没必要多此一举。况且,我和他是血亲!”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