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不要杀我

    客厅里突然冒出四个陌生人,这确实是非常怪异的现象,要知道,山鹰的别墅安保设施是很不错的。[.]“”或者“.”而这四个人,竟然能够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别墅里面,并且连大门都保持完好无损,这真的很奇怪,如果说,他们打算暗杀我们,恐怕我们还真危险了。

    不明所以的山鹰,拔腿就冲进别墅,掏出了他藏在别墅里的刀,然后对着那四个人,大吼道:“你们想G什么?”面对这气势汹汹的山鹰,那四个人依旧淡定自若。只有吃着BB糖的nv孩忽然露出了玩味的笑容,好像是被山鹰的举动给逗乐了。

    我仔细的扫视了一下这四人,随即便慢慢走到他们面前,冷声道:“你们是谁?”

    见我开口,这四个怪异的人才终于有了点动静,那个站在沙发后面的黑发老者开声了,他用凌厉的双眼,淡然的盯着我,铿锵道:“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知道你是谁,葛天!”

    黑发老者的声音,很是浑厚。仅从他这发声的气势,我就能感受到他的不凡。即便我察觉不出他强者的气息,但我也猜得到,他,绝对胜过我。只是,这样的一个高手,怎么会找上我?

    我再次审视了下这四个人,随即缓缓掏出烟,点燃,chou了两口,才悠然道:“来者是客,有什么事,说吧!”

    既然明知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而他们看起来又没敌意,那么,我就必须淡定。决不能鲁莽。

    不过,令我有点意外的是,这次回答我的问话的,不是黑发老者,而是那个最神秘最让我看不透的面纱nv孩,她空灵而又摄人心魂的声音突然响在了寂静的客厅内:“我们受人所托,带你走,保你安全!”

    说实话,这姑娘不仅气息神秘,就连声音也是十分的怪异,很容易让人迷醉的那种,好像她的声音能勾魂似的,我猜不透她是何方神圣,更不知道她说这话的意思,于是,我直接问她道:“去哪?”

    很快,面纱nv孩摄人的声音,再次回荡在我耳边:“一个安全的地方,让你不受伤害!”

    我chou了口烟,顿了一顿,才道:“意思就是,要我躲起来呗?”<script>s11();</script>

    面纱nv孩没有犹豫,直接道:“差不多意思!”

    我都无语了,这里好不容易重新振作决定大G一场,现在却来J个莫名其妙的人让我躲起来,那还不如跟之前一样做一只废物来的安全,何况,我最讨厌的就是躲来躲去的生活,更讨厌被人摆布,于是,我也不管这些人是谁,是好心还是另有所图。我直接断然拒绝道:“谢谢,我不喜欢躲着,我这样活着,挺好的!”

    我这话,立马引起了那个BB糖nv生的不满,她无语的瞥了我一眼,轻声嘀咕着:“小混混果然是不知好歹呀,有福都不知道享!”

    这时,面纱nv孩突然转头盯了她一眼,BB糖nv生立马闭嘴了。

    随即,面纱nv孩再次开口,对我说道:“你应该知道,你这样搞下去,会有危险的!”

    这一刻,我能感受到,面纱nv孩的语气变了,像是在郑重的提醒我,听她的话,觉得她对我应该是十分了解,或许连组织的事她都知道。

    但是,我已经下定了决心,不再逃避,即使组织再强大,再恐怖,我也不会退缩的,于是,我再深深的chou了口烟,然后绝然的对她说道:“我知道,但我不怕,与其窝囊的活着,倒不如轰轰烈烈的死去!”

    我的话,又让BB糖nv孩无语了,她又忍不住的嘀咕了句:“搞笑!”

    似乎,我这样英勇的抱负,在她看来,只是一个笑话,就连一脸威严的黑发老者,见我如此执迷不悟,都忍不住开口劝解道:“小兄弟,人,要有自知之明,有志气是好的,但也不要太盲目,枉送X命!”

    虽然知道他这是为我好,但他那瞧不起人的态度,让我很不爽,我不由的反驳道:“不管怎样,总要试试,如果连试一试的勇气都没有,那活着还有啥意思!”

    这下,黑发老者都对我无语了,他直接冷哼了一声,便不再搭理我。

    面纱nv孩见状,又一次耐心的劝我道:“安叔说的对,做事不能太盲目,试一试,也你和对方的差距,如果是一个天一个地,那还有试的必要吗?”

    面纱nv孩的声音依旧动听,但她那话却十分刺耳,我知道她的意思,也知道黑发老者和BB糖nv孩的意思,所有人都觉得,组织是天,而我是地,我的反抗,只会徒劳,我永远攀登不到顶峰,永远没法和组织抗衡,可,我就偏不信这个邪,反正我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不搏一搏的话,我死都不甘心。

    于是,我咬着牙,对着面纱nv孩,坚定道:“有必要!”

    面纱nv孩听了我的话,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并轻声道:“走吧!”

    显然,面纱nv孩已经知道,再跟我多费唇舌,也是枉然,她G脆懒得再劝我了,而,她的话,也宛如一道圣旨,其他三个人听到这两字,立即跟在她身后,朝门外走去。

    当面纱nv孩靠近我之时,一G扑鼻的清新自然的香气立马冲向了我,这香味,简直沁人心脾,当她走到我旁边的这瞬,她忽然顿住了,瞥了我一眼,但也没再说什么,随即就走了。

    而她身后的BB糖nv孩,在走到我身边时,也突然停了下来,她忽闪着一双机灵的眼,细细的打量了下我,不过,在她盯着我的同时,她的手突然也动了,她用左手拿下了嘴里的BB糖,而右手,飞快的捶了下我的X膛,伴随而来的,还有她不屑的声音:“没什么特别的嘛!”

    本来,我对她这随意的一下,没多少在意,但,我却因为她这随意的一拳,而倒退了两步,我的X口还明显感觉到了一G剧痛感,疼的我嘴巴都不由的张开了,更让我惊奇的是,在我倒退之际,BB糖nv孩的左手也已经动了,她把她吃过的BB糖轻轻朝我一甩,并道:“给你吃!”<script>s11();</script>

    说完,她还得意的一笑,然后就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等我缓过神来,才发现,我的嘴里已经多出了一根BB糖,而且是那丫头吃过的,我立马恶心的把糖给吐了出来,这个时候,我的心已然翻江倒海,倒不是被恶心的,而是被震惊的,我原以为,只有那黑发老者和机器人般的中年男人武力高强,但没想到,连这年纪轻轻的调P小丫头,都如此的厉害,轻易的一下都能把我的打的后退。

    现在,我对这四个怪人越发的好奇了,于是,在他们走出别墅大门后,我立马冲他们的背影大喊道:“能不能告诉我,是谁委托你们保我安全的!”

    我的声音很大,他们应该听到了,但却没人回我,我身后的山鹰不悦了,他立即追了出去,可是,他刚出去没J秒,就跑了回来,一脸震惊的盯着我,茫然道:“他们不见了!”

    这下,我更加确定了,这四位,都m的是高手啊。

    我都有点后悔就这么让他们走了,也许,我要是不断然拒绝他们的话,还能好好和他们谈一谈的,说不定他们真是来帮我的,算了,人都走了,后悔也没啥用,何况,一个都不肯自报家门又不以真面目示人的人,我怎么能轻易相信

    。

    甩了甩头,我还是直接回了卧房,带着极其复杂的心,我入睡了。

    第二天刚醒,J哥就给我带消息了,他说,他和兄弟们以各种方式,很仔细的查了查王老板的底,但是,那王老板简直就是个谜,好像没有过去似的,根本查不出狗P有用的东西,也没什么特别亲近的人。

    听了J哥的话,我越发坚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这个老狐狸王老板,肯定就是组织的人没错,但,王老板的空白过去,加上孑然一身,会让我更加难以对付,毕竟,周忻瑾还是有弱点,他有家人有ai人,可这王老板,除了旗下的产业,啥都没有,何况,他的产业也只是幌子,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看来,对付他,唯有Y碰Y。

    想到这些,心头的焦虑就更深了,就在我陷入苦恼的时候,暴找上了我,他只带了两个最信任的兄弟过来,并且,这个直X子也没有拐弯抹角,他一来,就说明了,他已经跟他的兄弟们商定了,他们愿意投靠我,一起打江山,统一全市。

    暴的臣F虽然在意料之中,但他的到来还是有点雪中送炭的味道,这样一来,我就如虎添翼了,对付王老板的胜算,也就多了一些,不过,高兴归高兴,我也不能盲目去相信暴。

    于是,我直接他叫到办公室,跟他单独聊。

    关好门,我立即对他,直入主题道:“为什么肯投靠我!”

    此刻的暴,依旧是铁骨铮铮的汉子,他对我,也没有半点卑躬屈膝的意思,面对我的提问,他没做任何犹疑,直接扯着嗓子豪爽道:“因为你的气度,让我很信F,让我的兄弟们也信F,更重要的是,我觉得跟着你,前途更广,你是一个不一般的人!”

    暴这粗犷的汉子,还能看出我的一般?我心不由的一惊,忙问他道:“哦?我有什么不一般的?”

    暴摆摆手,道:“这个我暂时还没发现,不过你昨天的表现确实有种说不出的味道,感觉有点神秘,也很厉害。至于你的不一般,那都是我师父告诉我的,J年前,我跟我师父学习的时候,他就跟我说了,我想要在这个城市立足,得罪谁都可以,但有两个人,我不能去得罪,一个是你,另一个就是王立群,对于王立群,我一直是不信F的,但由于师父的叮嘱,我也没去惹他,而对于你,在我混的时候,你都已经离开了这个城市,我只听过你,并没见过你。不过,你昨天是真让我折F了,所以,我决定跟你!”<script>s11();</script>

    暴说话的时候,我一直盯着他的眼睛,看的出来,他没有撒谎,眼神里也没丁点诡异,但是,更让我兴奋的是,这个暴,果然有个不凡的师父,只是,他的师父,是怎么知道我的不一般的?竟然连王老板的厉害他都知道?那么,这个人,就更是深不可测了。

    于是,我立马问暴道:“你师父是谁?他为什么知道我?”

    暴毫不犹豫的摇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其实,我对我师父也不太了解,跟他只是萍水相逢,我就机缘凑巧的帮了他一个小忙,他就觉得我人不错,收我为徒了,不过,他只教了我半年,觉得我资质太差了,不想教了,就把我打发走了!”

    只有半年,暴就达到了这样的实力?并且还算资质不好的?那他的师父能强悍到什么地步?

    想到这个,我心跳都不由的加速了,要知道,我想收拢暴,就是为了引出他的师父,果然,他的师父是个神奇人物,那我更要会一会这个人了,于是,我直接跟暴说道:“我想见见你师父,你能帮我引荐下吧?”

    暴疑H的看着我,道:“你见我师父G嘛?”

    &nbsp

    ; 我郑重道:“暴,既然你投靠了我,往后我就会把你当亲兄弟看待,我也不瞒你,现在,我很需要人,需要人帮我,特别是像你师父这样的高人!”

    其实,对于我想拉拢的人手,数量是一个,但质量更重要,现在的我,有不少兄弟了,靠得住的也多,但真正厉害的却极少,所以,如果我真的要想发展下去,强大自己,就必须要有厉害的人辅佐,无论用什么方法,我都必须拉拢高人帮我,尤其是,暴的师父竟然知道我这个人,那我就更有信心说F他了。

    但是,暴听了我的话,却陷入了为难,他看着我,轻声道:“你见了他也没用,他帮不了你什么!”

    我心一颤,莫名道:“为什么?”

    暴突然低下了头,有些黯然道:“他疯了,疯了J年了,这J年,他一直都在精神病医院待着!”

    我木讷道:“怎么回事?”

    暴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突然就疯了,前些日子我还去看过他,唉,感觉他的病情是越来越严重了!”

    说完,铁汉子暴,都忍不住重重的叹了口气。

    这下,我对他这个师父,更加的好奇了。不带犹豫的,我立即就对着暴非常严肃道:“我要见他,就今天!”暴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看我执意坚持,他也就答应了我。

    到了中午,我召集了我的J个铁杆兄弟,和暴他们三个人,一起聚餐,饭中,我郑重的向兄弟们宣布,暴和暴的兄弟,今后就是我们的兄弟。

    对于暴的加入,兄弟们当然兴奋,只不过,他们还是有点担心暴的真诚问题。但,等到我们酒足饭饱,在桌上聊开以后,山鹰J人,也就相信了暴的诚意,毕竟,像暴这种没有心计的莽汉,想伪装也没那个演技,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透露着真诚,大家也就没理由再怀疑他了。<script>s11();</script>

    饭后,兄弟们各自散去,而暴,则领着我和山鹰,去了郊外的精神病医院。

    一路上,我都是满怀期待,心C澎湃,想着马上要见到的人,内心就忍不住一阵激动。

    不多久,我们就来到了这家精神病医院,暴直接找上了他师父的责任医生,这医生好像跟暴挺熟的,一见暴就客气的说道:“你又来了呀!”

    暴朝他点了点头,随即就叫这医生,带着我们一起去他师父的病房。

    这家的精神病人,也分轻度和重度,像暴的师父,是属于重度精神病人,所以,他住的地方都跟一般的病人不一样,要通过重重关卡,才能找到。

    等我们进到里面才知道,暴师父住的,那根本不叫病房,而是牢房,房门都是铁门,医生给我们开门的时候,还提醒我们,要小心点,别激怒了他。

    看到我们点头,医生才小心翼翼的开了门。

    门一打开,瞬间,一G腐臭味就扑鼻而来,我们立即捂住鼻子,走进了这跟牢笼一样的小黑屋。

    进到里面,微眯着眼适应了一下光线,我们才看清,黑屋里头有个披头散发的男人,正蹲在地上。

    让我比较震惊的是,他的两条腿都被铁链锁着,这待遇,简直跟死刑犯差不多。

    或许是我们进来的动静太大,以至于埋头发着呆的他,突然就惊到了,他也没抬头朝我们看,直接就用双手捂住头,缩到墙壁角落去了,而与此同时,寂静的黑屋内,响起了他惊恐的叫声:“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