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我在京城等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都市强者有声小说,要看小说在线收听!
    陈霖一看到她的面貌,顿时惊住了,他微微张着嘴,情不自禁的喊道:“大嫂!”

    面具男听到大嫂两字,立马瞪了陈霖一眼。吓的陈霖赶紧闭嘴。

    其实,陈霖不傻,到现在,他也差不多明白了,这个曾经看似柔弱的nv人,小玥,如今已然不同凡响了,她整个人的气场都不一样了,或许,这才是她的真面目。

    更重要的是,陈霖知道,他的表哥栾宇。能J次在危难关头得以逃生,他在省城闹出那么大动静,被中弹还被烧伤,最后在医生都宣布死亡的情况下,还能被人偷偷解救,这就证明,救他表哥的一定不是一般的人,而是一个敢和组织作对的机构。

    瞧眼前这情况,陈霖大概也能猜出来,这一切,都应该跟眼前的这个nv人有关。所以,面对小玥,陈霖也不敢造次了,他只是很认真的问她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小玥将她淡然的眼神,缓缓盯向了陈霖。随即,她轻动嘴唇,直接道:“有三点,一,因为你加入组织的目的是为你表哥一家报仇,可你那时并不知道,你表哥是因为被组织利用而差点丧命的。所以,你的心必然会对组织不坚定,也就很容易利用。二,我不想陶婉馨最后跟葛天在一起,所以我选择让你和陶婉馨一起。三,我的计划,能让葛天和周家的战火燃烧的更旺,加快葛天对付组织的步伐!”

    小玥的每字每句,处处透露着,她的精明与睿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有目的的,这让陈霖彻底哑然了,她想让自己背叛组织,都毫不避讳的直接道出口,一点不拐弯。这更能T现她的底气足。

    陈霖也知道,组织是有多么的强大,不可触犯,但眼看表哥这惊天的变化,再看看小玥眼中的坚定,他还是选择了相信自己的表哥,所以,他也没有保留什么,立马就说出了自己的疑H:“葛天对付组织不可能吧,我得到的消息是,周忻瑾已经带人围攻了葛天的老巢,恐怕葛天一伙,现在已经被灭了吧,就凭他,怎么可能与组织斗!”

    听到陈霖的话,小玥只是轻笑了一声,她依旧自信道:“放心吧,葛天不可能出事的,会有人救他,现在,唯一能够撼动那人地位的,只有葛天了!”

    陈霖一听,心更惊了,在这之前,陈霖明明觉得,葛天就是个微不足道的人物,就凭他个人,都能轻易的击杀他,况且,黑夜的主人也明确跟他说了,葛天的死期不远了,陈霖压根没觉得葛天还具有什么威胁X,他都认为他以后就能名正言顺和自己心ai的nv人在一起了。

    现在,葛天是唯一能够撼动黑夜组织首领的人,这怎么能令他相信,许久的惊愕之后,陈霖才凝神道:“那我该怎么做?组织吩咐我,三天之内,必须要把凶手找出来,还有陶婉馨她”

    这时,一直没有出声的面具男,突然接话道:“放心吧,陶婉馨肯定是你的,跑不了,到了时候,我会把陶婉馨送给你,顺便会给你一个让组织信F的凶手,只是,你自己千万小心,不要露出端倪,有需要,我会再秘密联系你的!”

    面具男的话,直接让陈霖放宽了心,他都不由的咧开了嘴,露出了深深的笑意,到现在,对他来说,啥都不重要了,他只要陶婉馨!——

    京城豪华庄园,一间大堂内,紫衣男子正坐在桌边,慢慢的品着茶,不过,此刻,一向淡定的紫衣男子,破天荒的露出了些许焦急的神情,这是他很少有过的表情。

    一杯茶喝完,紫衣男子终于忍不住站起身,看向了白发老者,道:“冯管家,探子还没有回报消息吗?”

    白发老者跟在主人身边多年,也是难得发现主人出现如此神情,所以,他很不理解,他恭敬的立直身,尝试着反问紫衣男子道:“还没来消息!主人,既然你肯亲自去见陈霖,不是代表你很信任他吗?为什么你却要派组织最厉害的密探去跟踪他呢?”

    面对白发老者的疑H,紫衣男子只是淡然一笑,他脸上焦急的表情暂被压下,取而代之的是一脸高深莫测,他又坐回了原因,继续捣鼓着茶具,边道:“正是因为我不信任他,才会亲自去见他,不然,凭他的资历,怎么可能见到我!”

    这下,白发老者越发的惊奇了,他实在是想不通,唯有继续问道:“不过,当初主人你钦点陈霖,极力派人给他洗脑让他加入组织,后来还着重培养他,按理说,他现在的资质,大有代替周忻瑾之势呀

    ,主人难道不是看重了他的资质,才这样对他吗?”

    紫衣男子拎着茶壶,往茶杯里轻轻倒着差,一边轻声说着:“你错了,我确实欣赏他的资质,他的条件很不错,但也没好到我给他花心血的地步,我培养他,是因为他的表哥,栾宇。早在以前,栾宇就被组织所利用,但他因为仇恨而蒙蔽了双眼,抓了陶婉馨,威胁了葛天,以至于葛天和他同归于尽,我派人打探葛天生死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了,这个栾宇,竟然也被人秘密救走了,而救他的人,势力不凡,连我都查不到一点线索,那个时候,我就感觉到了,这或许又是一个对我存在威胁的势力,所以,我留意了这事,才故意让人把陈霖弄进组织,我就是等待栾宇的出现。现在,陶家被灭门,手法非常的残忍犀利,我一下便想到了,那个消失已久的栾宇。陶家灭门,肯定是他的杰作。这也是我在第一时间派出陈霖的原因,目的就是,引蛇出洞!”

    听到这,白衣老者不得不佩F这个极少出门,却能洞察一切的主人,他真的是非常聪明,白发老者都忍不住惊奇的回道:“主人的意思是,这个陈霖很可能对组织不忠心?好像他以前加入组织的目的,就是因为他表哥一家的仇恨,所以,主人这是怕他已经被栾宇策反了,特意跟踪他,为找到他表哥栾宇的下落?”

    紫衣男子无奈的摇摇头,道:“你又错了,不是引出栾宇,而是我想知道,栾宇的幕后人是谁!”

    白发老者再次一惊,他实在是佩F主人的英明,不过,正当他想对主人表达一下钦佩之意的那瞬,他的手机短信铃音突然响起,白发老者立即迅速的拿出手机一看,发现是探子的回报,顿时,白发老者就欣喜的说道:“主人,来消息了,正如你所预料,这个陈霖确实有问题,他偷偷的去见了两个人!”

    紫衣男子立马将凌厉的目光扫向了白衣老者,问道:“有照P?”

    白发老者连忙道:“有!”

    说完,他很迅速的将自己的大屏幕手机递到了紫衣男子的面前,并将探子T拍发过来的照P,一张张翻给紫衣男子看。

    第一张照P上,总共有三个人,一个是陈霖,另一个是面具男的侧脸,还一个,就是nv人的脸。很显然,紫衣男子看到nv人的脸的那瞬,眼神骤然一变。

    而后面J张照P,分别是面具男和那个nv人的单独脸部特写,当紫衣男子完全确认这nv人的容貌之后,他忽然笑了,放声大笑,这J乎是紫衣男子第一次笑的如此大声,笑的这样没形象,边笑,他还边道:“哈哈哈,果然是她,有趣,有趣,越来越有趣了,现在有的玩了!”——

    省城,黑夜已将它完全笼罩,而我,在这个晚上,足足审问了周忻瑾半个小时,各种方式N待了他半出陶婉馨的下落,但他的回答永远只有一个,不知道,甚至,他还说他压根没G过这事。说这些的时候,他的表情凶狠,态度坚决,一点不像是撒谎。

    而事实上,我也慢慢的想明白了,灭陶家门的事,真可能不是周忻瑾G的。

    今天白天,我被焦急冲昏了头脑,一门心思的认定是周忻瑾为了报F我做出了这么残忍的事,但细想想,他对付谁也不会对付陶家和陶婉馨吧,毕竟,虞姐姐和陶婉馨那关系是比亲人还亲,周忻瑾不可能不会顾及虞姐姐,而且,周忻婷跟陶婉馨关系也十分好,再怎么,他都没道理丧心病狂到杀了陶家全家。

    最主要的是,他今天带人来灭我,目的只是让我跟他MM陪葬,一开始似乎都没有打算要我兄弟的命,或许他自己清楚,连累她MM的,只有我葛天一个人,跟其他人没关系,他不会拿其他人开刀。

    况且,要是他抓了陶婉馨,他大可以拿陶婉馨来威胁我,但现在,他人都要被我B死了,也没有以陶婉馨做要挟,这证明,陶婉馨根本不在他手里。

    不过,即便陶婉馨的事和他无关,我也不可能放过他,就冲他以前对我做的那些,还有今天杀害我那么多兄弟,我也,于是,在他狰狞着脸骂我废物的时候,我直接狠声冲他道:“就算陶家的事跟你无关,你也要死!”

    听到这,周忻瑾突然哈哈大笑,笑完,他又伸出舌头,T了下嘴角的鲜血,对我怒骂道:“葛天,你这个废物还真会狐假虎威,刚才,是谁跟老鼠一样躲着不敢现身,好了,有人来救你了,你m就嚣张起来了,我告诉你,你不是每次都这么好运,都有人及时来救你,你也别以为来了救星,你就真的牛

    B了,你这没用的废物,再多的人帮你都没用,组织真的要杀你,也就跟杀狗一样。还有,你以为这次我被抓了,坐牢了,就真的会死吗?你放心,不出两天我就可以出来!”

    他的话如一盆凉水,顿时浇醒了我,其实我也明白,首长虽然有点实力,但是,组织的人更有权势,不然,他们不可能这么无法无天,而周忻瑾,只不过是组织在省城的一个代理人,连他都能如此的狂妄,势力如此之大,那么,组织的领导者,就更是难以想象的位高权重了。

    况且,组织能B得那么强势的穆爷爷躲到国外二十多年,这也足以说明组织的力量之大,就说这个首长,他这么多年也一直安安稳稳的生活,没有什么大的举动,只是到了这最危机的关头,还是在抓到了周家的把柄之下,他才敢带队出击,可想而知,组织的神秘与强大,是我无法估量的。

    而周忻瑾死到临头,还如此嚣张,他确实也有他嚣张的资本,就算他不是组织的人,凭他的家庭关系,凭他的外公,也有本事让他安枕无忧。

    但是,我最看不得的,就是他的狂妄他的嚣张,于是,我直接咬牙,冲他低喝道:“要是我杀了你呢!”

    我的话,让周忻瑾一时都愣住了,但仅在下一秒,他就恢复了嚣张,随即对着我呸了下,不屑道:“就凭你,杀我?你敢吗?你这个废物杀过人吗?恐怕连杀人都会手软吧,别给我他M的在这装B,你什么尿X我还能不知道?全靠着别人帮忙,才有底气,要是你身边没人帮你,你立马就被打回了原形,你要明白,一个人废物,是骨子里的,改变不了的,永远改变不了,所以,不要痴人做梦,想着和组织作对了,你要有那个种,要不我们现在来个生死战,都不要其他人帮忙,是生是死,凭实力说话,你敢吗?”

    周忻瑾真的很了解我,他每每说的话,都能戳中我的软肋,都能让我恨的牙痒痒,而我自己也知道,我确实像他说的那样,废了一生,总要有人扶持才有底气,没了别人的帮助,立马恢复成了死狗,我懦弱的本质,根本改变不了。

    不过,他有一句话说错了,那就是,我不敢杀人,现在的我,心已狠,杀人,尤其是杀我痛恨的人,我绝不可能手软,于是,我直接红着眼,冲他道:“好,比就比,松开他!”

    说着,我便看向了押住他的军人,军人没有听我的令,而是把目光投向了首长,此时的首长,早都跟雷神他们寒暄完了,他们也听到了我和周忻瑾的对话,所以,首长毫不犹豫就对我道:“小天,别乱来,你不是他的对手!”

    我坚定道:“放了他!”

    雷神他们还想劝我,但我根本不听,直接扯起嗓子,疯狂的吼了句:“我说放开他!”

    或许是看出了我的决心,亦或是知道阻止不了我,首长最终还是下令,让人松开了周忻瑾。

    谁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各自退开,给我和周忻瑾腾出了大P的位置。

    得到释放的周忻瑾顿时生龙活虎了,他很嚣张的甩着手,扭着脚,边用他那不屑的语气对我道:“不自量力,找死!”说完,他突然拔开腿,朝我飞奔而来,速度极其之快。

    从这气势上看,他比王老板都厉害许多,不过,在他迅速跑到我近前的时候,我已在不经意间,掏出了手枪,这是我一直随身携带的枪,是杀王老板那次,雷神J到我手上的那把枪,我掏出枪,毫不犹豫的就对准了周忻瑾,一枪S了过去,砰的一下,周忻瑾立即中枪倒地,他的眼里,全是愕然和不可思议,他张着冒血的唇,惊恐道:“你你”

    我直直的盯着他,露出了残忍的一笑,道:“我答应你比试,可没答应你不准用枪,去死吧!!!”说完,我立马朝着他,连开了J枪,周忻瑾想说的话都还没说完,就直接被我送到H泉了。

    而我这疯狂的举动,也把在场的所有人给惊呆了,首长第一个冲过来,抓住我的手问道:“葛天,你G什么?”

    显然,我杀了周忻瑾,令他很不满,就连雷神和枪神,都跑过来,问我是不是疯了。

    我把枪放回了口袋,而后看着他们,解释道:“周忻瑾,作为组织的高层人物,要想从他嘴里撬出什么信息,绝对是不可能的,但如果把他抓住,让他走法律程序,更是没用,他肯定很快被放出来,到时候我们又要费力对付他。倒不如直接杀了他最G脆,如果我惹

    出事了,你们就把我抓起来J给警察吧,我也算为社会做了件善事,杀他,我不后悔!”

    听完我的话,雷神忽然笑了起来,边笑边爽朗道:“像我,哈哈哈,果然是成长了。”

    枪神看雷神跟着发疯,都忍不住骂他,说我都是他给带坏的,这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又是一阵吵闹。

    而此刻,最严肃的则是首长,他沉着声道:“杀他,倒不是因为担心负什么后果,关键是,他死了,恐怕会引起组织疯狂的报F!”

    首长的话,顿时让现场陷入了寂静,确实,这才是我们面临的巨大问题,也是最严重的问题,显然,对组织,无论枪神雷神还是首长,都是十分在意的。

    而,就在这半分的寂静之中,更让我们错愕的事紧接着发生了,也就是忽然之间,那J个一直陪伴周忻瑾的组织高手,见到周忻瑾惨死,个个都咬舌自尽,他们就这样,很有默契的死在了我们面前。

    这一幕,着实震着了我们,这些人,拿出去,全都是拔尖的高手啊,可就因为周忻瑾没了,他们都要陪葬,很明显,他们明白,周忻瑾死了,即使他们被我们放走了,最终也是死路一条,不如一死了之,这就是组织的纪律,无人撼动的纪律。

    这下,我越发的T会到了,自己即将面临的境地,会有多么的艰难和恐怖,但,我依然不惧,从我开枪杀周忻瑾的那一刻开始,我心里就做出了一个决定,就算组织是天,我也要逆天!

    随着周忻瑾的死亡,这场大战,也算是彻底告终了,显然,它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轰动了全省城,J乎把省城的所有人都给震到了,虽然死伤的数目隐瞒了不少,但这也是令常人无法想象的恐怖数字,也好在有首长和雷神他们的关系,才让这件事,定X为了恐怖袭击。

    而我和我的兄弟们,显然最后成了被袭击的一方,所以,我们存活的那些人,最后只是去走了个程序,做了个笔录,并没有承担什么责任。

    但,周家就不好了,他们不但损失了最重要的周忻瑾,更受到了严重的制裁,这次恐怖袭击,我们J乎把所有的罪责都推给了周家,特别是有这些持枪的黑衣人为证据,直接就让周家被制的哑口无言。

    当然,周家的势力本来就随着周忻瑾的倒下,而变得惨淡凋零,最后让我给一扫荡,没多久,整个省城,基本上被我控制了!

    不过,即使拿下了省城,我们也没有镇定心神,更没有欢呼雀跃,因为我们全都清楚,接下来,我们要面临的,必定是黑夜组织的强势报F,所以,虽然我们在J天之内就已经控制了省城,但我们却没有按原定计划,去京城主动挑战组织,而是守在这里,巩固防御,G等着组织的报F。木讨欢巴。

    为了我的安全,首长都派出了大部队,暗中坐镇,确保能守住这P阵地,留住我们的命,当然,就算首长的防御做的再好,也没有一个人安心,即便后面J天,省城确实风平L静,组织也没有来报F,但我们全都觉得,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人心依旧惶惶,感觉就像在等死。

    说不怕组织,那是假的,尤其是周忻瑾死了,我们对组织的恐惧更深,因为它的实力本来就深不可测,我们更无法预料,它发起飙来,会有怎么样的变T。

    虽然我不在乎自己的生死,我也总是告诫自己,要有信心,要逆天,但真的面临这种暴风雨前的宁静,死守这座城市,处于窒息的氛围,我还是感觉到了压力,感觉到了深深的恐惧,这种等待的滋味,特别的煎熬。

    可我们就这样等着等着,等的心都焦了,却依然没等到任何的动静,十天过去了,组织却依然未现身,我们也并没有再遭受到袭击,感觉仗还未开始打,我们却先输在了信心之上,我们的坚持力,真的快要被耗尽了。

    而,十天之后,我突然收到一个快递,是京城邮寄过来的,签收人指定了是我。

    这快递是一个文件夹,感觉里面像存着重要机密似的,它来在这种紧迫的时刻,更让我们觉得它的不寻常,握着它,我的心跳都不由的猛烈加速,好像要拆开炸弹那般紧张。

    在雷神他们的陪同之下,我很小心的打开了包装,但一层一层拨开之后,我们却发现,最里面只有一张信纸,纸上赫然印着六个大字:“我在京城等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