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斗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都市强者有声小说,要看小说在线收听!
    这一声喝,声腔平稳,中气十足,直达我的耳膜,我可以听出。这人是个练家子。

    我的脚步下意识的停住,身子却没有动,此时的我,正憋着满腔怨气,感觉就像快要吹爆的气球,别人轻轻一碰,就会瞬间爆炸,但,经历过这么多,我也懂得克制,在不清楚状况的情况下,我知道自己不能轻举妄动。

    于是。我慢悠悠地掏出一支烟来点上,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些。然后,我才转过身问:“你是在叫我吗?”

    说话的同时,我打量了下叫住我的这个人,他是个年轻男子,有着能跟我相媲美的相貌,也是个小白脸,帅气而又多金,眼神中带着一G似乎与生俱来的桀骜。

    这个年轻人随意的抬了下手,边上立即有一名侍者走了过来,将邀请函J到了年轻男子的手上,并套在他的耳边说了些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不知道他们玩什么把戏。

    稍倾,年轻人才看向了我,礼貌道:“我叫尹莫仇,不才。是这家酒店的持有者,也是受朋友之托,成这场聚会的召开者,恕我眼拙,我不认识你是谁,而你的这张邀请函,是伪造的。”

    听到这,我才幡然醒悟,原来刚刚那个侍者递过来的邀请函是我先前J上去的。可是,那不是陶婉馨邀请我来的么,怎么好端端的变成伪造的了?

    突然,我心里一颤,隐约嗅到了一GY谋的味道,显然,这是有人在故意整我,想让我当众出丑。

    但,这邀请函,到底是陶婉馨写的,还是陈霖写的,亦或是其它人代写的?不用说,这张邀请函就是导火索。而我,已然成了他们戏弄的对象,不过,现在的我,根本不在乎其他,也不想和这些不相G的人有过多纠缠,于是,我直接说了句:“无所谓,我现在就离开。”

    说完,我的目光还向着陶婉馨瞥了一眼,但,令我彻底失望的是,直到这个时候,她都没有注意到我,或者说,她压根就把我当做是空气给忽略了,此刻的她,正挽着陈霖的手臂,与人J相喝酒,洽谈甚欢。

    此情此景,落在我的心头,就如同一把大锤子砸下来一般,我知道,陶婉馨已经不可能原谅我,而我,也没有资格获得她的原谅,虽然看她和小白脸在一起,我的心比被人撕了还疼,可只要她安全,这比什么都重要,而我如果强行拽她到我身边,不光光是她不肯原谅我的问题,更是我没法给她安全,我带给她的,永远只有危险,只有伤痛,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我每天都要活在警惕当中,如今的我,已然不配有ai情。

    最后,我再深深的看了一眼陶婉馨,随即迈着沉重的步子,转身就走。

    而这时,尹莫仇再次开口说:“葛天是吧,你当真以为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他语气中带着浓浓的火Y味。

    我不禁脚步微滞,却没有调过头,只淡淡问道:“你什么意思?”

    尹莫仇没有回应我,有J个侍者忽然走上前来说:“先生,抱歉,我们现在怀疑你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要搜你的身。”

    话一说完,居然还真的有人过来搜我的身。

    到这一刻,我已经一忍再忍,陶婉馨的事早就让我处在了爆发的边缘,但为了不打搅她,我即使知道被人摆了一道,也忍了过来,现在,他们竟然得寸进尺,还要搜我的身,顿时,我那压制的怒火就蹭蹭的往上升。

    在那不识相的侍者正对着我动手动脚之际,我二话不说,直接一脚踹了过去,边低吼道:“滚!”

    这一脚,我用的力道十分迅猛,那人直接被我踹的在地上打了J个滚,滚到了大门边,想再跑来都站不住脚。

    而这一幕,直接吸引了大厅内众多人的注意。

    剩下的J个侍者见状,立即目光一寒,冷声道:“朋友,请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在这里闹事,算你倒霉。”

    遭受刺激,被

    人冤枉,还被踩压尊严,现在倒变成我闹事了?我的愤怒之火越发的遏制不住了,眼神之中都多出了一抹寒意,看到那J个侍者窜了上来,我突然发出了一声冷笑,而我的手脚也一点不松懈,只要过来一人,我的拳头或脚就对他送了过去。

    这些侍者都不是普通的F务生,至少,他们都练过,算不上有多么凌厉,但比普通人要强劲,可惜,他们敌对的人是我,正在火气头上的我。我重拳重脚,打到就是打倒,不一会儿,J人都栽倒在地上,一P痛嚎。

    这么一闹,大厅里J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对着这边倾注了过来,他们一开始是窸窸窣窣的议论,继而肆无忌惮的指责,而一切的矛头,指向的都是我,尤其是有J个跟尹莫仇关系不错的人,走上前来劈头盖脸的就谩骂我,各种难听的话都从他们这类有涵养懂礼教的上流人士口中吐出,口水直喷,大有将我淹没之意。

    看着远处漠然的陶婉馨,我心临深渊,心中的抑郁难以言表,但,火气,却在我的T内不断的滋生ェ膨胀。

    宴会厅的大门不知道何时被关了起来,而旁人对我的包围圈,也越来越小。

    突然,我毫无预兆的放声大笑了起来,就在有人说我疯了的时候,我一个劲步窜到了边上的餐桌,拿起一瓶刚开启的红酒,对着自己的口中,直接牛饮。

    酒,越喝越浓,火气,越来越旺,而我的心却很变得格外清醒,没错,耍我的人,不止一个两个,似乎这里所有人都在合起火来玩我,就连陶婉馨也不例外,我不过是他们眼中哗众取宠的猴子,我是他们抵触的边缘人。

    玩,既然你们都在玩,那我就奉陪到底!

    砰,猛地一下,我将一口喝G的红酒瓶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随即,我用我喷火的眼,盯着那些仍旧在滔滔不绝犹如圣人一般指责着我这卑劣小丑般的人,继而,我嘴角一撇,狂放道:“你们,都不如我!”

    哗

    语不惊人死不休,众人先是一愣,紧跟着回应我的便是,各家放肆的谩骂,还有无端的嘲弄。

    更有J个身穿黑Se西装的人,直接就向着我走了过来,而他们手中拿着的,赫然是电棍。木华狂划。

    我的大脑很清醒,我知道我初来京城,没站住脚不说,还没有一点后台背景,对于这些有权有势的名流公子哥来说,我什么都不是,我本来也没必要跟他们徒增仇恨。但,滔天的恨意,让我的手脚舒展,让我不再压抑,我不要做瘪三,我要他们仰视我。

    借着酒劲,我和冲上来的黑衣人直接打了起来,这些人的身手要比刚才的侍者厉害,手中还持着武器,但是他们依旧难以撼动我分毫,J个照面就被我打的倒下了一半。

    此刻,我的内心,突然涌出了一G豪迈,一个真正的强者,是不畏惧险阻的,连恐怖的黑夜,我都要随时应对,何况是这些玩弄人的公子哥,我m现在要做的,就是恣意妄为,这些人狂,我要比他们,更狂。

    我迅速的夺过其中一人手中的电棍,然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将剩下的一半人,全部给触的晕厥了过去。

    毫不扭捏的,我直接将手中的电棍随手扔向了一旁,吓得J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和美nv连连倒退了J步,我挑眉,对尹莫仇问了句:“现在,我可以走了么?”

    眼看着自己的手下一波一波的被我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小白脸放倒,却难以伤及我半点,尹莫仇的脸Se一阵青一阵白,他捏紧拳头,手臂上青筋暴起,大有一种亲自出击的意味。

    然而这时,突然有一个富二代公子哥站了出来,轻狂道:“尹少,这家伙看样子是真疯了,跟只狗一样的乱咬人,这种低J动物,实在不值得尹少您亲自动手。听说尹家有一处斗狗场很有名气,尹少训狗也大有一套,倒不如,放一只出来,与这家伙来场狗咬狗。”

    显然,这个轻狂的公子哥是在用他高深的言语侮辱我,骂我是狗,我刚才虽然在打架,

    但我也留意到,他和陈霖对了一眼,不用说,他是受陈霖的意,才出来说这话,这条真正的走狗,居然骂我是狗。

    我红着眼,狠瞪着他,边挪步,直直朝他走了过去。

    这走狗看到我目光Y沉的向着他走去,他吓得哆嗦了下,身形直退。

    倒是尹莫仇,他听了这走狗的建议之后,面Se一展,连忙招呼个手下过来,对他吩咐了两句,那人立即离去。

    继而,尹莫仇对着我,龇牙道:“葛天,你别太猖狂,你错在先,还想要在这里为非作歹?有娘生没爹教的东西,今天,我就代你老子教训一下你。”

    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也曾埋怨过他们,但是,尹莫仇却拿我父母来说事,他成功的触及了我的逆鳞,我心里的气立即翻腾了起来,我的拳头也快要捏碎,但,正当我要朝这伪君子尹莫仇突袭而去之时,突然,边上的人群S动了,都议论纷纷,不少人还发出了尖叫声。

    原来,是刚才听了尹莫仇吩咐的那个人,牵了一条狗J到了尹莫仇的手上。

    看到这只狗,我脚步一怔,这不是一般的狗,而是藏獒,不是普通的藏獒,而是一只斗犬。

    这时,刚才被我吓退那个陈霖的走狗,立马涌上前来,附和着尹莫仇道:“好家伙,听说尹少你的这只藏獒是花了五百多万的纯种,每年饲养费就高达J十万,是斗狗场的压轴,常胜将军,传说还咬死过一头狼,没想到尹少直接就拿上来了,嘿嘿,别看眼前这小白脸能蹦跶呢,真不知道他能经得起J个回合。”

    这话,与其是说给尹莫仇听,不如说是说给旁人听的,乍然间,众人就发出了一阵惊呼声。

    而尹莫仇,好像很享受别人惊羡的目光,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随即俯下身子摸了摸凶悍的藏獒,然后直接就解开了它脖子上的粗绳,指着我,狠声道:“上,咬死他!”

    我站立在场中,或者说,我是呆立在原地,并不是我害怕这条斗犬,更不是在意那些人的嘲笑,只因为,我的目光和一人对上了,陶婉馨。

    陶婉馨本来是和陈霖站在人群后面的,见到这边闹出了大动静,他们走上了前来,但是,陶婉馨看我的眼神,就跟看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一样,眼中都不起丝毫的波澜,甚至,还带着那么一丝的愠怒之意。ai情的世界里,有时候,最可怕的不是恨,而是远离,我以为陶婉馨是在怪我,所以不肯原谅我,但现在看来,她好像真的忘却了我,甚至把曾经对我的ai,都给从心间抹去了。

    这种寒冷,让我全身彻底的冰凉了,一直以来,我不想拖累她,所以忍着痛也要和她分离,可我至少以为,我们只是人不在一起,心还是牵挂着对方的,可到这一刻我才发现,心的远离,才是最可怕的,看着陶婉馨如此冷漠的眼神,我真的感觉很悲哀,很悲哀。

    然,就在我愣神的这个瞬间,突然,有一道劲风从我的前方传来,我赶忙收敛起心神,往前一瞥,发现竟然是尹莫仇的那只藏獒向我发动攻击了,它壮硕如小牛犊子的身子,在空中飞跃,那张血盆大口张开露出了尖锐的牙齿,还有带着一G腥臭味的诞水,它的身上,散发出一G猛烈的暴戾之气,以及浓浓的危险气息。

    刹那间,我的汗mao都倒竖了起来,但是,我想要应对,已然来不及,我仅仅凭着直觉,整个人直接往地上一滚,立即,藏獒的身子从我身侧飞过,而它锋利的狗爪,却抓在了我的臂膀之上。

    顿时,我的手臂传来一阵剧痛,我猛然一看,发现我的衣F都被抓破了,三道鲜明的爪印烙在上面,鲜血汩汩的冒出。

    然而,没给我半点多余的反应机会,藏獒猛地一扭头,在眨眼间,对我再度出击。

    凶悍,不是一般的凶悍,它这是要置我于死地的节奏啊。

    我来不及多想,立马将身子一低,藏獒直接从我的头上飞了过去。

    这凶猛的藏獒,连续扑击

    了我两下,都没能把我给放倒,它开始变得发狂,后脚后撤,身子后仰,喘气如牛,发出哼哼的低沉嘶吼声,我看出来了,它是在蓄势。

    果不其然,就在我站好马步之际,它飞快的冲刺了过来,凶猛无比,我身子一转,看准时机,蹬起一脚,就踹在了它的身子上。

    我这一脚的力道,十分猛,藏獒被踢的在地上连续打了J个滚,但,它的P太厚,R太挺,抗打击能力太强太强,我都有种脚发麻的感觉了,它却跟完全没事一样,反倒是变得更加的愤怒。

    围观的群众,从藏獒出击的那一刻,便全部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我们身上,一开始的时候,不少人都在为藏獒呐喊,怂恿它咬死我。

    但到了这一刻,他们有些入神了,似乎,他们都忘记了自己是在看戏,有些人甚至紧皱着眉头,也不知道是因为场面的可怕,还是为我捏了把汗。

    别看我表面上没大碍,还踹了藏獒一脚,似乎是占了上风,其实,我的冷汗,早就将我的衣F给浸S,我的心,也一直在突突的跳个不停。

    而这只斗狗场的长胜将军,它已经把我看成了死敌,在地上滚了J圈之后,它立即立定了身,恐怖的眼中凶光猛然一闪,它没给我一丝主动出击的机会,直接又对我发出了凌厉的扑击。

    这狗战斗的持久能力比我强,每斗一次,我的损耗都比较厉害,但这一次,我没打算再避让,我紧锁双目,看准了藏獒的身形,在它扑向我的那瞬,我猛地抓住它的两只前脚,瞬间,藏獒的头砰的一下,撞击在了我的X膛上,我的整个身T情不自禁的往后面倒退了J步,疼,不是一般的疼,感觉我的心窝都跟炸开了似的。

    噗,我一个没忍住,嘴一张,吐了一口鲜血。

    这时,尹莫仇身边的人纷纷说着,我要完了,尤其是之前怂恿尹莫仇派狗来咬我的那个陈霖的走狗,这会儿简直比谁都要兴奋,他一直狂叫着:“咬死他,咬死他。”

    而其他的人,此刻也是如梦初醒,刚才凶险的一幕幕,不断地刺激着他们的神经,但最终,他们还是更乐意看到我被藏獒给咬死,于是,所有人都跟着大叫了起来,“咬死他”

    坦白说,这一刻的我很孤单,心神也有点乱,陶婉馨的变化,陶婉馨和陈霖的关系,无一不刺激着我,我没有想到,在来京城的第一天,我遇到的虞姐姐对我冷漠,而这第二天,陶婉馨对我更加的冷漠。

    我的神情恍惚,心里失落,但我的双手,依旧在死命的拉着藏獒的一对前肢,不让它靠近我。

    看着那一群冷漠而凶狠的围观人,我真的无比的愤恨,而这一瞬,我甚至闪过一丝这样的念头,如果,我放开双手,G脆让这只藏獒撞死了我,那陶婉馨眼里的神情会不会起波澜?

    这个想法一冒出,我就不禁自嘲的笑了笑,突然,我目光一寒,在不经意间,我忽地伸出脚,对着这只不断挣扎着要咬死我的藏獒,一脚狠狠的踹了过去,边大声吼了一句:“畜生,聒噪!”

    这J个字,我表面是在骂藏獒,但实际上,我骂的是这群冷漠凶残的人,骂的是不把人命当命的人。

    而这只藏獒,依旧被我的双手死死的钳着,但猛然间它的肚P经受了我这狠狠的一脚,瞬间,它就发出了一句恐怖的哀嚎,叫声凄惨。

    一旁看戏的尹莫仇大急,他大概没料到,我不仅没被藏獒给弄死,反而钳制住了它,他连忙冲我大喊道:“快住手,不然你死定了。”

    住手?我将冰冷的目光投向尹莫仇,随即咧起嘴角,而与此同时,我已然蓄积了我所有的力量,将我那拉着藏獒前肢的双臂,猛然张开。

    全力之下,我的双臂舒展成了一条直线。

    嘶啦!

    无形之中,我仿佛听到了一道撕裂的声音,接着,就有一泼狗血喷洒而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