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他,有人爱

    这汹涌而出的狗血,直直的喷洒到了正疾步往我这边走来的尹莫仇身上,以及一些围观群众的身上。

    瞬间,全场呆愣,这淋漓的鲜血。就是来自于那只狂猛袭击我的藏獒,谁都没有想到,我这暴力一拉,竟然直接将它给拉成了两截,它的身子骨,从下颚到两前肢,再到后身子,完完全全的变成了两瓣,它的森森骨头,血R都露了出来,肚子里的五脏六腑,流洒了一地。

    而我。看着如此血腥的一幕,内心里却感觉到了一G前所未有的畅快。一种极致的爽感立即袭遍了我的全身心。

    先前,经受了陶婉馨,陈霖的刺激,经受了周围人的指责ゴ谩骂,我的心一直恍恍惚惚,有些沉沦,有些抑郁,有些愤怒,但是这一拉,将我X腔里憋着的这口气,完完全全的疏散了开来,即便我的身上也淋了些狗血,但我依然感觉是那么的爽。

    过了好半晌,场中,终于有人发出了声音,尖叫。刺耳的尖叫,这语气里,带着刺激,还有惊悚,甚至,有J个身上被淋了狗血的美nv,直接就哭了出来,也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被恶心的。

    而正对我而站的尹莫仇。神Se怔怔的看着地上的两截狗尸,突然间,他就嗞起牙,大喊道:“你死定了,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三遍同样的话,J乎是被他咆哮着吼出来的,此刻的他,表情既暴走又狞狰,尤其是他的头上身上都还淋着狗血,彻彻底底的,他就这样成了一个愤怒的血人。

    不过,他越愤怒。我的心情越舒畅,我微微咧嘴,轻笑道:“是吗?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你放出这只狗的时候,就打算让它咬死我的吧!”

    不光尹莫仇,可以说是全场人,都在叫着咬死我,或许,对他们来说,那也只是即兴的话,喊着激奋,看着精彩,他们只为欣赏一场激动人心的人畜斗,但结果却完全出乎他们意料的是,谁能料到,凶猛的藏獒反而被我徒手给撕裂了,这个时候,那些原本蔑视谩骂我的人群,眼神都变了,变得恐惧,甚至不敢和我的眼神对视。

    听到我这话,尹莫仇一时都被堵的语塞了。

    倒是先前怂恿尹莫仇放狗的那只陈霖的走狗,这会儿又再次挑拨了起来,他对着尹莫仇,YY怪气道:“尹少,这家伙实在是狂妄,他就是烂命一条,也敢混迹到我们的圈子里来,既然他杀了你的ai犬,不如,我们就要他陪葬。”<script>s11();</script>

    看的出来,这条走狗是真的对我动了杀心。

    而尹莫仇,又ai狗心切,听到那人的怂恿,他的眼神中立即就流露出了凶光。

    我能感觉到尹莫仇身上的杀气,但,我丝毫不畏惧,我倒,他怎么在大庭广众下杀人,或者说,我想看看,他还能使出什么杀招。

    但是,在尹莫仇爆发之前,我得先解了我这口气。

    于是,不等这愤怒的尹莫仇开口,我的身形忽然动了,顷刻间,我就冲到了他面前,一手伸过去,直接掐住了他身后那条走狗的脖子。

    瞬间,这YY怪气挑唆的走狗,眼里就冒出了惊恐,身子都抖了。

    我毫不留情,直接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并冷声质问道:“你我素不相识,我跟你也无冤无仇,你却J次三番怂恿尹莫仇,我想问你,你是仗了谁的势?到底是谁,给了你的胆子!”

    我问这话的时候,目光并没有盯着这胆小的走狗,而是直接扫向了一旁观战的陈霖,我心里有很大的把握,他就是今天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而此时,被我掐住的这条走狗,脸红脖子粗的,他的双腿在不断的晃动着,实际上,他就是想要说话也很难开口。眼看这人就要被我掐的断气了,尹莫仇率先憋不住了,他就站在我的旁

    边,直接扯起嗓子,怒吼了一句,“住手!”

    说话的同时,他的拳头也飞快的向着我汹涌奔来,我心一噔,立即,我就把我掐住的这只走狗往尹莫仇的身上一掼,而我的身形,也跟着后撤了回去。

    那家伙被我掐的半死,又被猛地一掼,再和尹莫仇这么一撞,瞬间,他就倒地,昏死了过去。

    至此,在场的人,再也没有一个敢轻易出来叫嚣,我的目光瞪到什么地方,那个地方的人,就情不自禁的将视线给转移开了,有些胆小的,甚至还往后面退了退。

    最终,我的目光定格在一个人的身上,陈霖!

    至于紧紧跟随在陈霖身侧的陶婉馨,我没有看她,或者说,在这一刻,我还不敢看她,我怕看到她,我的心会黯然,我会动摇,毕竟,她曾是我ai的信仰。

    而这时,愤怒的尹莫仇还想冲上来和我拼了,但,陈霖终于沉不住气了,他突然快步走上前,一把拦住了尹莫仇,对尹莫仇说:“感谢尹少替我召开这场聚会,但,这是我的主场,事情还是由我来解决吧!”

    我盯着陈霖的那双眼眯成了一条线,但我的心,却震惊的无以复加,因为,仅仅是陈霖刚才游走到前方的步伐,我就可以看出,他的实力,竟然十分强劲,甚至可以说,不在我之下。

    这怎么可能?

    就在我倍感匪夷所思之际,尹莫仇对陈霖点了点头,道:“陈哥,我听你的。”

    说完,尹莫仇还不忘瞪了我一眼,我知道,我杀了他的ai狗,又驳了他的面子,他是真的恨我恨到骨子里头去了。不过,他现在已然不是我关注的重点,我的目光依旧紧紧地盯在陈霖的身上。<script>s11();</script>

    陈霖淡然的笑了笑,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对他来说,都不过是云淡风轻,带着这抹笑意,他优雅的说着“葛天,我们好久不见了!”

    陈霖的这一声招呼,如同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一样,但是,他话一出口,我的X腔里,就忍不住翻腾起了一阵怒火,因为,他在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的搂住了陶婉馨!

    显然,这是陈霖对我的挑衅,对我的践踏,而,更让我心里翻江倒海的是,陶婉馨不仅没有抵触,身子反而向着陈霖的X膛靠近了些,如小鸟依人般。

    如果说,陈霖在众人面前这样刺激我,我可以忍受,也不怕打击,但陶婉馨对陈霖的回应,却彻彻底底的伤了我,我的心,直接像被锤子给击了一样,痛的窒息。

    可是,陶婉馨不仅无视我的沉痛,甚至还残忍的对我训斥道:“葛天,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没有人欢迎你。”

    这,就是我们分离这么久,她给我的第一句话,这,就是她对我的态度,原本,我以为只要给我们J流的机会,我就可以说出千言万语,我想对她说对不起,我想说我很挂念她,我想问她最近怎么样过来的,我有好多好多想和她说的话,但此刻,她对我如此无情,我所有的话,Y生生只给憋成了一句:“馨儿,我只问你,那封邀请函,到底是不是你派人送给我的?”

    我的话音刚落,陶婉馨没来得及接话,陈霖倒抢先接了上去,狠声道:“葛天,馨儿这两个字是你能叫的吗?你伪造邀请函,不请自来,当真以为我们很欢迎你?”

    对于陈霖的话,我充耳不闻,我的目光,依旧是盯在陶婉馨的脸上,我忍着痛,再次问道:“馨儿,你经受了什么,或者说你是受到什么样的胁迫才和陈霖在一起,我都可以不问,但我只想要知道,你还ai我吗?只要你告诉我,我立马就走。”

    当自己的nv人已经依偎在别人的怀里,我再去问她ai不ai自己,这是很傻的事情,但这一刻,我就是这么傻,而且,我傻的很认真。

    &n

    bsp;  然而,陶婉馨却将我的傻,我的认真,给一瞬间击个粉碎,她看我的眼神里依旧没有任何感情,她的声音,还是那么的冷漠:“我承认,我曾经的确ai过你,但我现在ai的是陈霖,跟着你,我只会受到无妄之灾,只会被伤害,被抛弃。但是陈霖,他能给我安全感,保护我,我ai他,你比不了他。”

    嗡的一下,我的大脑再次如遭雷劈,突然一P空白,我的身子,都忍不住颤颤的后退了好J步。虽然我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虽然我知道陶婉馨变了,但亲耳听到她这样绝情的话,我才知道,什么叫做狂风骤雨。

    虞姐姐的冷漠与背叛,我都还没有缓过来,现在,连陶婉馨都变成这样了,她曾经是那么那么的ai我啊,就算我伤她再深,她至少也是ai我的,可为什么时至今日,她会把对我的ai,剥离的一分不剩?甚至可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无情的践踏我的尊严?

    曾经,我为ai情而烦恼,为ai情所牵挂,可此时的我,却成为了ai情的最失败者,我被ai情给彻底抛弃了,我ai过的三个nv人,小玥无情的抛弃了我,虞姐姐冷漠的拒绝了我,现在,陶婉馨又这样绝然的伤害我,我m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境地?

    我的信念,是摧毁组织,可促使我有这份信念的初心又是什么?如果我的世界再没人ai,即便我赢得了天下,又能怎么样?我不是一样孤独?

    这些天,为了改变自己,为了突破困境,为了和恐怖的组织战斗,我暂时放下了ai情,但我的心,却从来没有割舍过我深ai的nv人啊,不管我有没有和她们在一起,至少我的心还在她们身上,为什么她们对我,却连那份心都没了?

    我失落,我难受,我怅然,我崩溃的摇着头,RT的伤痛,短暂的发泄,都弥补不了此刻我脆弱的心,我发觉,这里,我这的半刻都呆不下去了,好窒息,好压抑,我拖着沉重的步子,慢慢地向着大门踱步而去。

    而,这个时候,陈霖却还不放过我,还要往我千疮百孔的心口上撒盐:“葛天,我劝你最好别再惦记馨儿了,她是我的nv人,而你,不过是个没人要的可怜虫,呵呵,废物,就永远都是废物。”

    如果放在之前,听到这话,我会爆发,我会和他拼个你死我活,但这一刻,我却发现,我的愤怒,已经被心酸和难过狠狠地压制着。木每双号。

    不过,那些看热闹的人,却被陈霖的话激起了兴趣,他们突然抛却了先前对我的畏惧,变得肆无忌惮,那些刺耳的嘲讽声,不停的钻入我的耳中:

    “不要脸,还惦记别人的未婚Q。”<script>s11();</script>

    “真是驴不知脸长,自找难受!”

    “也不知道是哪冒出来的乡巴佬,还想癞蛤蟆吃天鹅R!”

    “这样的人,注定是可怜虫,没人ai的。”

    一句又一句的尖酸刻薄的语言,不断的滋扰着我的心绪。前一刻,我意气风发,杀狗打人,这一刻,我遭人遗弃,千人唾弃,我在这么多人面前,真真正正的成了一只小丑,我没想到,自己会被心ai的nv人B到这样的境地,我不敢相信,曾经那么ai我的nv人,一个一个对我如此的残忍。

    这个瞬间,我的心,已然跌入了万丈深渊,我甚至都开始挪不动步子了,而,那些嘲笑的声音依旧缠绕在我耳边,让我的心像被千万只白蚁撕咬一般难受。

    而,就在此时,大厅的门,突然卡擦了下,开了,一个我怎么都没有想到的人,出现在了大门之外。

    她,脸上蒙着面纱,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却又显得神秘莫测。

    伴着她身上飘散出的淡雅香味,她步履轻盈地走到了我跟前,一把拉住我的手,对着众人,柔声道:“他,有人ai!”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