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校园追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都市强者有声小说,要看小说在线收听!
    小玥话音一落,栾宇立即讪讪的回道:“没有,这只是对葛天的一个考验,如果他连这个坎都承受不住的话,他怎么有资格成为我们的棋子。怎么有能力去对抗黑夜组织?”

    其实,要不是小玥诸多不允许,栾宇早就亲自解决了葛天,在栾宇看来,葛天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个废物,一个该死的废物,他很不明白,为什么小玥会看重这样的废物,甚至想着利用他去对付黑夜组织。

    不过,再不明白,他也还是听从了小玥的话,既然小玥把葛天抬的那么高。他也就想看看,葛天到底有什么地方值得被看重,现在。他就准备这样慢慢的玩死这只废物,要是,葛天轻易的就被玩死了,那罪责也就怪不得他的头上,只能怪这废柴太废。

    而小玥,此时露出的神情,居然是坚定,似乎,在她眼里,葛天,就是不一样的。

    师大的学校门口,此刻已然被围拢的水泄不通,眼前是乌压压的人,人群的后方浩浩荡荡的车辆。

    初略瞄过去,这些人。少说也半百之多,而,他们的年纪都不大,其中。还有J张我熟悉的面孔,尹莫仇,以及其他J个在那天晚上的聚会上对我口水直喷的人。

    此时的他们,无一例外,全都跟要吃了我似的,那眼神里的愤怒呼之Yu出,形势,十分紧张,狼群,随时要朝我扑来。

    见此情形,校门口内外的学生。纷纷避让开来,他们都被这骇人的阵势给吓住了,不自觉的就躲远了,让出一个圈子,再害怕,他们也未有离开的意思,只是在远处驻足观望着。

    当然,曾强在我的腋下,也看到了这样的场景,刚才还表现的对我有些忌惮的他,现在底气变得十足,他扯起嗓子,再次对我狂吠了起来,“葛天,我说过的,你今天死定了,识相的,你赶紧把我放下来,给我跪下磕三个响头,或许,我还能给你个痛快。”

    我嘴角一扯,沉声喝到:“你是不是太乐观了点?就算老子是死,也要拉着你做垫背。”

    说话的同时,我的心却在急剧的思忖着,显然,这里就是个坑,但这个坑,是我自己跳进来的,现在,我想要后悔,已经晚了。

    眼前的这些人,一个个凶神恶煞的表情,明显是打算扒了我的P,置我于死地,但不知,他们是曾家的人,还是其它的势力,亦或是都有。

    而,最为重要的是,山鹰刚刚在电话里说,曾朋,已经死了。这小子,居然死了。

    明明,我昨天晚上还在夜总会看到他玩乐,出来后又看到他带着夜店美nv醉醺醺的离去,那时,他甚至派人去攻打我的公寓,但是,怎么一个晚上的功夫,他就突然死了呢?

    那么?我夹带着的这个曾强,他今天是恣意挑衅我,还是受到曾家的指派,真正的Yu要将我置于死地?

    陡然间,我忽然感觉事情变得复杂了,而且,我的心头,隐隐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聚会的晚上,曾朋对我叫骂,对我挑衅,没过J天,又派人去G上我的公寓,而后,他却死了。

    我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觉得,这似乎是一个圈套,一个让我站立到曾家敌对面的圈套。

    就目前的形势看来,曾家很有可能会把曾朋死去的罪责,加载到我的头上,毕竟,我的杀人动机最明显,嫌疑最大,可事实上,我昨晚从夜总会回来之后,打跑了那些人,就一直都在公寓里,直到今天大白天了才出来,我想找曾朋算账,也都还没有查到他的下落,甚至连他死了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杀人?很明显,这就是有人故意陷害。

    但,到底是谁,对我如此用计之深?

    霎时间,我的脑海里,闪过了陈霖的面目,我不禁有点恍然,从他那天在聚会上和曾朋挤眉弄眼,我突然就明白了,那个晚上,我就已经被他算计到了,当时我力压众人,狠狠地打了他们的脸,表面上看起来,是我赢了,但实际上,却是我输了,我落入了陈霖

    的圈套,靠。木丸讨弟。

    这一系列的心理活动,并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但对我却是致命的冲击,我没想到,到头来,我竟然会被陈霖给摆了一道,这窝囊气,我实在憋得慌。

    突然,我烦乱的思绪,被一声叫喝给打破了:“葛天,放了曾强,跟我们走!”

    这一声喝是尹莫仇发出的,他的目光,紧紧地盯在我的身上,看着曾强憋屈的模样,他的眉头锁了起来,他的眉眼间,夹杂着无限的愤怒。

    他的话音一落,其他的人,也都跟着叫唤了起来,依旧是如同C水般的谩骂、指责,以及他们仗着人多势众对我的轻蔑:

    “葛天,你这个外来乡巴佬,竟敢在我们的地盘上作祟,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葛天,你已经没路可走了,放下曾少,我们给你个求饶的机会。”

    “葛天,今天,我们非扒了你的一层P不可,你竟然屡次在曾家的头上动土,算你倒了霉!”

    此时,就算我想清楚了一些事情,好像也没有多大的意义了,曾朋死了,曾强受我N待,我的嫌疑根本没法抹除,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逃过今天这一劫,不过,他们想让我J出曾强,这绝对不可能,现在,曾强在我的手中,他们或许还有一丝忌惮,如果将曾强J给他们,我就真的成了案板上的鱼R,任凭他们宰割了。

    我头有点重,忍不住深呼吸了口气,让自己的心思变得沉静一些,随即,我尽量平稳,道:“愈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只说一个,曾朋,不是我杀的,而针对曾强,也只是给他点教训,你们想让我J人,也不是不行,但你们得确保我的安全。”

    虽然明知道和对方谈妥的可能XJ乎为零,但眼下,我也只有甩出这句话,毕竟,对方人数太多,我对自己的本领是有心可信,可我只有一人一双手一双脚,他们要合起来围攻我,我根本没胜算。

    不过,最终,我还是没有其他的选择,因为,我这话刚一说完,那些人立即就爆发出了哄堂般的嘲笑声,就好像,我说的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其中,更有人放言道:“死到临头了还敢狡辩,看来他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少罗嗦,我们先撂倒他再说,看他还敢不敢这么倔强。”

    此话一出,众人再也懒得跟我虚与委蛇,刹那间,那黑压压的一群人就向着学校的大门口内,蜂拥而来,大有将我给生撕活剥的趋势。

    本来,我以为我在食堂里欺负曾强,已经算是够高调的了,但,跟这些在大庭广众之下耀武扬威的人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看着对方汹涌而来的架势,我神经一醒,一刻也不停留,立马夹带着曾强,猛然一个转身,向着学校里面跑去。

    要是被这些人逮着,我的下场,绝对无比的凄惨,甚至,还会落了X命,所以,我现在,唯有,跑。

    跑到远远驻足观望的学生跟前,我一边用手推开人群,一边大喊着:“让一让,让一让!”

    我的这行为,惹人侧目,众人纷纷避让,我更是使出了浑身的力气,继续往着学校里面跑去。

    依然是我虏着人跑,但是刚才,我是劫持,而现在,我是被人追命,这时,校园里面很多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不过,大部分都是带着看戏的姿态,侧目观望。

    而我也无法顾及这些无关的人群,只顾拼命的跑,我能清楚的感受到,后面黑压压追着我的人群的气势,那种紧迫感,让我的心,突突直跳。

    后来,我还发现他们似乎分为了J个方向,看样子是想要从其它的地方拦截我,我咬了咬牙,鼓起一口气,直接向着C场跑去。

    说实在的,我现在承受着精神和身T的双重压力,负荷真的有点过重,刚才从食堂到学校大门口,就有不少的路程,而现在我所要奔向的C场,还在学校的最后方,我要奔跑的距离,更加的远。

    最

    要命的是,四面八方还有众多紧B我的凶悍人群,也得亏我的力气足,要不然,身T的劳累,加上这心理上的负担,我非得累趴了不可。

    很快,我就看到了C场的影子,这个时候,有不少的学生在那里活动,C场有个围墙,后面就是道路,我的心里,看到了一丝曙光。

    但,就在我以为希望在眼前之时,突然间,边上跑出了一道身影,愣生生的挡在了我的前方。

    我的步伐很快,完全就是不要命的跑,冷不丁间出现了这么个人影,我心头一怔,差点就没撞上去,即便我及时收住了脚,但我的身形还是一个趔趄,J乎就要摔倒在地上,最惨的就是被我虏着的曾强,在我身形一歪的时候,他的胳膊蹭到了地上,顿时擦出了一道红红的伤痕,衣F被蹭破了不说,连血珠子都冒出来了,惹得他惨叫连连,继而大声对我吼着:“葛天,你敢这样对我,你死定了,你真的死定了。”

    对于曾强的话,我已经没法在意了,我愤怒的是这个突然挡道的身影,憋不住的,我就要开口大骂,但,不等我出声,那挡我道的人突然一把拉住我的手,说:“葛天,跟我走!”

    我一怔,这才发现,原来这突然冒出来的人,我认识,她,赫然就是那个叫飘飘的甜美nv孩,是曾强这小子追求的对象,我没有想到,她居然会在这个时候跳出来,还要拉我走。

    这校花的动作急匆匆,跟我说了一句之后,立马就拉着我的手要走。

    但,我却没有动弹,只是一把甩开了她的手,谨慎道:“你要带我去哪,有什么目的?”

    现在,我已经不敢随便相信任何人了,尤其是nv人,我被nv人坑害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曾经,小玥一次一次伤害了我,如今,虞姐姐与陶婉馨又莫名的改变,更是把我刺的T无完肤,我怕,我的意识里,有一种怕。

    而此刻,我还能站在这里,冒着风险跟这陌生的nv人耽误时间,已经算是很给她的面子了。

    但,甜美nv孩,却不依不挠的再次抓住了我的手,然后看向了C场的另一边,焦急的说:“没多少时间跟你解释了,你快点跟我走,不然你今天就走不掉了。”

    我循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突然间,我发现,C场围墙边上的那一角,竟然冒出了一群气势汹汹的人,这些人,明显和刚才在校门口埋伏我的尹莫仇人等不是同一伙,但他们,同样人高马大,身形彪悍,他们的脚步匆匆,左顾右盼,似乎在搜寻着什么人。

    而,当其中J人远远地看到我之后,立即摇手一指,说了些什么,忽然间,那伙人便一G脑儿都向着我这边涌来,大有一种痛打落水狗的趋势。

    我一阵晕眩,妈的,本来还想着从C场的围墙那边翻出去,逃到外面的道路上,想不到,连这边都遭埋伏了,差点没直接被他们给堵个正着,我忍不住倒chou了口凉气,而这时,甜美nv孩又焦急道:“别发愣了,再迟就来不及了。”

    到现在,我也只有赌一把了,虽然不能轻易相信一个陌生人,但这nv孩给我的感觉,似乎不像Y谋家,我决定相信她,这也是我唯一逃走的机会了,于是,我拔开腿,就跟着她跑,现在,情况实在是太危急了,我连夹带着的曾强都不顾了,一下子就把他掼在了地上。

    摔倒在地的曾强,看着我和甜美nv孩逃跑的背影,直接就大声怒骂道:“柳飘飘,你这个J人,你居然敢帮葛天。”

    原来,这飘飘的全名叫柳飘飘,名字倒是起的挺有诗意的,希望她的人,也是个靠谱的人,不过,她一个nv孩子,能带我去哪儿了?现在,前有校门口的那些人在学校包抄,后有C场的这些大个子围堵,他们加起来,估计有上百号人啊,用不了多久,这学校就肯定没有了我的安身之处。

    而,当我看到柳飘飘带我跑进的地方时,我又情不自禁的一震晕眩,汗颜的差点没一头栽倒在地上。这里,居然是nv生宿舍。

    柳飘飘见我有些发愣,她拉我的手用的

    劲更大了,最后,我J乎是半跑半被她拖着,到了nv生宿舍楼内,楼里面有一个水房,水房的后面有一道门。

    在门前,柳飘飘停下了脚步,娇喘连连道:“葛天,打开门,就能通向学校的外面,你就从这里出去吧!”

    我微微怔了一下,忍不住问道:“我走了,那你怎么办?还有,你,为什么要帮我?”

    柳飘飘郑重的看了我一眼,道:“没时间多说了,反正,在今天之前,我就知道你,但你可能对我没印象,我能告诉你的就是,我和曾强他们不一样,而且,他们也不敢怎么着我,你快走,就当,就当是欠我一个人情好了。”

    柳飘飘说话的时候,我的目光一直盯着她,她美丽淑雅的容颜上,展现出了真诚,我能够感受到,她没有欺骗我,即便我的脑海里,怎么也思索不起来,这柳飘飘到底是怎么认识我的。

    这时,宿舍楼的前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一定那些人追来了,确实没法耽搁了,于是,我直接对柳飘飘点了下头,很认真的对她道:“谢谢你,这个人情,我记下了。”

    说完,我转身就走出了门外,柳飘飘随即一把将这水房的后门给关上了,一门之隔,我已经到了校外。

    终于,我的心头,重重的呼了一口气,尼玛,刚才的场面实在惊险,要不是柳飘飘,就算我跑的再快,到时候被C场那边的人,还有学校门口追进来的人,双双堵截住,那我的下场,定然也是惨不忍睹。

    窝囊,真的窝囊,我的心里说不出的岔气,本以为自己掌控了曾强,却没想到最终什么都没做,还搞得落荒而逃,甚至是从nv生宿舍楼逃跑。

    我的心里憋不下这口气,但我知道,我现在已经完全沦为了曾家的眼中钉,组织那边没有解决,陈霖那边虎视眈眈,现在又多了一个仇家,我真是深陷十面埋伏了。

    就在我忧心之际,突然,一道有力的叫声响起:“天哥,这边!”

    我转头一看,发现一辆车,正停在马路的对面,而车窗已然摇下,露出了暴龙焦急的面庞,他正着急的叫我过去。

    我没多想,忙跑过去,坐上了车,暴龙立即发动车子,呼啸而去。

    车子启动之后,我立即对暴龙问道:“暴龙,你怎么会在这里?”

    暴龙直接道:“天哥,刚才学校门口那阵势,我一眼就看出是针对你的了,偏偏,我怎么打你的电话都打不通,没多久,我就看到你出现在门口了,本来我是打算接应你的,但有个人悄悄地告诉我,让我到这里来等你,刚好你又往学校里面跑去了,我也就往这边来了,幸好,真的等到你了!”

    听到这,我立马明白了,如果猜的没错的话,正是柳飘飘指派人通知暴龙的。依暴龙的心X,就算处境再危险,他也会下来和我一同对敌,但那样的局势,他出来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反而会被抓住把柄,跟着遭殃。

    没想到,柳飘飘救了我,同一时刻,也救了我的得力手下,对她,我真的算是欠下一个人情了。

    车子很快开出了校区附近,我们算是彻底安全了,这时,暴龙才稍稍放缓了速度,随即问我道:“天哥,接下来我们去哪?”

    我看向车外,眼露寒光,许久,我才呼出一口气,沉声道:“回公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