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逆天的狂妄

    紫衣男子的这句话,乍听过去,像是在回应我的疑H,又像是自言自语,他的语气十分的平淡。就跟在说一件最为寻常不过的事情一样。

    我发现,他不仅实力非常的高强,就连心思也无比的深沉,感觉在他看来,没有什么事能掀起他内心的波澜。

    而,他刚说的这句话,却轻易的让我动容,我不禁一怔,内心翻腾,另有其人,究竟是什么人?

    紫衣男子为人神秘,高深莫测,而他作为组织的首领。竟然能够现身于此,还是为了某个人而专门现身的,如此说来的话。这个人的分量,一定很重很重。

    就在我思忖之际。突然,一阵爽朗的笑声,从大厅的外面响起,我的神经不禁一紧,心里猛然间就想出答案了,今天,紫衣男子现身的目的,只为这个山庄的主人。风爷啊。

    果不其然,那阵爽朗的笑声刚落,风爷的声音便接踵而至:“黑夜组织的首领,你处心积虑的到我这穷乡僻壤来,还真是令我大感蓬荜生辉啊!”

    风爷的声音虽然够响亮,但有些飘忽不定,给我的感觉,是由远及近传来的,而且,传播的速度很快,当他的最后一个字落下时。他的人,俨然已经到了这大厅之中,而且,不是在大厅的门口,而是忽然间站在了我和雷神的前面。

    我猛地瞪大了双眼,露出难以置信之Se,风爷的速度好快,从他跨入大厅,到他现在站在这客厅中央,整个过程,就在一两个眨眼之间,恐怕,就算是百米短跑的冠军冲刺起来,速度也没有他这么快吧!

    在场所有人,也都不禁为之一愣,我敢肯定,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都没有看到风爷是如何出现在这里的。

    而,这些人愣住,不仅仅是因为风爷的到来,更是因为今天的这场婚礼,变数太快太猛,我,雷神,紫衣男子,风爷,接二连三的粉墨登场,闹出各种各样的事,新郎陈霖甚至当场惨死,实在是太过于戏剧X了,简直比看电影还令人眼花缭乱。

    当然,他人是什么感受,我没在意,我只是将目光扫向了风爷,此刻,风爷并没有穿华丽的F饰,而是穿着一件古朴的长袍,看起来很有英雄的气概。斤反上扛。<script>s11();</script>

    随即,紫衣男子,也微微抬眼,看向了立在他对面的风爷,平静道:“风神,你谦虚了,你和我们组织明争暗斗了这么久,我们却直到最近才调查出来,你原来是这处山庄的主人。就你这潜伏能力来说,可比我手下的那些废物要厉害的多了,确实令我汗颜。”

    这话,不禁让我想起了先前进入这山庄之前,我所作出的那三点猜想,看来,组织将陈霖的婚礼安排在这里,是故意为之,他们的目的,就是引出风爷。

    黑夜组织的用计之深,真的让人咋舌。但不知,这个紫衣男子对风爷意Yu何为?霎时间,我的心里,突然变得紧张了起来,趁着没有人注意我,我的手指,悄悄地伸进了口袋里面,快速摁动手机,发起了信息。

    我和雷神在里面,都受了不轻的伤,单凭我们两个,也已经翻腾不起什么大的L花了,但枪神与山鹰暴龙,以及我的一百多号小弟,现在还在这山庄的外面守候着,我需要他们的支援,纵然他们中许多人的实力与紫衣男子手下的人根本无法比肩,但我们胜在人多,或许大家都闯进来,再与风爷联合,还能有一线希望。

    在我暗暗发短信之际,风爷跟紫衣男子,已然你一句我一句的打了一下太极,但,他们便没有什么好话了,风爷直接冷哼一声,道:“你来这,该不会就是为了跟我谈笑风生的吧?既然已经被你查明了,那么,你就划出个道儿来吧!”

    紫衣男子轻笑了一声,继而道:“我想要邀请风神加入我们的组织,我

    们黑夜组织的实力,想来你也知道,若是有了风神的加入,定然如虎添翼,而同时,风神你也可以得到不少的好处,不知,你意下如何?”

    我暗惊,原来,这紫衣男子到来是想要拉拢风爷。我的心里刚冒出这个想法,而我身边的雷神,似乎跟猜透了我的心思似的,突然讳莫如深的道了句:“没那么简单!”

    雷神这话,也不知道是他自言自语,还是说给我听的。

    而,风爷听到紫衣男子的话,忍不住就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你方才都说了我跟你们斗了这么多年,现在居然想要拉拢我,难道,你不觉得这十分的可笑吗?恐怕,你是另有所图吧!”

    紫衣男子并没有否认,他竟然点了点头,云淡风轻道:“你们兄弟七人,每人都有一绝,如今,暗器ん枪法ん太极等,我都已经融会贯通,而,素闻风神以腿功见长,我还没有真正见识过,想亲自领教一番。”

    紫衣男子的话音刚刚落下,他的身形,便直接动了起来,刹那之间,我还没看清他是如何动腿的,陡然间,他就与风爷的距离近了J分,而与此同时,他忽然一摆腿,直接向着风爷扫去。

    好快!

    我的心里,又忍不住惊叹了下,至此,我才明白,刚才紫衣男子根本就没有拿出自己的真正实力,想到这,我愈发的感觉到悲哀,我和他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太大了,大的我J近绝望。

    不过,风爷的速度也是很快,他身形一跃,从地上高高的跳起,避开了紫衣男子的扫腿,继而直接凌空向着紫衣男子踢去。紫衣男子丝毫不让,他猛地一抬腿,居然比他的头还要高出两分,最终与风爷的腿碰在了一起。

    两人一触即分,但是,他们像是说好了一样,一击不中,分开来之后,再度发动腿法,两个人的身形,又迅速的纠缠在了一起。

    他们,无比默契的都只用了腿上的功夫,你踹我,我踢你,你扫我,我劈你,你来我往,忽左忽右,忽上忽下,J个眨眼间,他们已经J手上了二十J个回合。<script>s11();</script>

    这真是一场精彩的打斗,我完全被吸引住了,此刻脑海里已然忘记了其它的一切,但看风爷和紫衣男子的腿法都快的J乎成了影子,就算是以我的眼力,零星捕捉到一些踪迹,也都是各自凌厉而又刁钻的攻击。

    而,周围的人,更是惊的嘴都合不拢,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

    过了好J分钟,风爷和紫衣男子起M斗腿法都斗了n个回合,却奇迹般的都没有伤到对方,我看的眼睛都有些花了,而场中的其他人,也不禁尖叫连连,不过,这个时候,我突然注意到雷神动了,他悄无声息的从口袋里摸出了J只随身携带的飞刀,没有半点征兆,霎时出手。

    咻咻咻!

    飞刀瞬间C发,发出了破空之声,它们,正是袭向了和风爷打斗的紫衣男子,此时的紫衣男子,完全没有看向雷神这一边,但是,他却跟清晰地感觉到了一样,J乎在飞刀飞出的同一瞬间,他的身形与风爷立即分散开来,他整个人,凌空翻了个跟头,最终,他的身子,在距离风爷两米开外的地方停止,站立了下来,而雷神的飞刀,一把也没有S中他,而是全部钉在了大厅后面的墙壁上。

    而风爷,也往后退了一米多,与我们靠近了一些。

    乍看起来,风爷与紫衣男子,两个人斗了那么久,谁都没有落了下风,但是因为离风爷较近,我能够注意到,他的腿正有些轻微的颤抖。

    显然,紫衣男子的实力,更甚一筹,而且,风爷的腿法,是他最厉害的功夫,而紫衣男子擅长许多的功夫,他刚才却只用了腿法。这样看来,就算是风爷和雷神联手,也远不是紫

    衣男子的对手。

    这时,紫衣男子突然发出了一声轻笑,道:“盛名之下,其实难副,风神,你老了,你的腿法,已经不是顶尖了。你,承受不起我的怒火!”

    狂妄,非常之狂妄!

    但,这紫衣男子,的确有狂妄的资本,风爷,的确已经不是紫衣男子的对手,准确的说,远不是他的对手,因为他刚才根本就没有施展出全力,而风爷,却是全力一战。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场中许多人,此刻都有点莫名其妙,在他们看来,风爷明明没有落下风,为何这紫衣男子会蔑视他?

    而风爷本人,在听到紫衣男子的狂妄之语后,也是保持了沉默,或许,他也清楚,此刻再逞嘴上之快已然无意义,比不过,就是比不过。

    整个现场,就这样陷入了无限的寂静,即便紫衣男子的狂妄,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但却无人敢多言一语,若说他们是跳梁小丑,那么,这紫衣男子,就是高山仰止,他们,只能对紫衣男子仰视。

    我忽然有点灰心了,今天,我和雷神风爷,该不会都栽在这紫衣男子的手里吧?我们都是组织的死敌,若是没有人支援,怕到头来,我们都难以善终了,这个时候,我越发的着急,心里唯一的丁点希望,也就在枪神和山鹰暴龙他们,这会儿,他们应该收到我的信息了吧?

    就在我心焦竭力之时,突然,后方冷不丁的传来了一道尖锐而又洪亮的nv声:“别动,再动我就开枪了!”

    我心一惊,感觉这声音听起来有点耳熟,于是,我立马循声望去,发现,这个nv人,居然是之前在警察局和我有过纠缠的那位波L形卷发nv警。

    此时的她,身穿警察制F,手中握着配枪,正昂然的指着紫衣男子,她的面Se端正而又严谨,看起来十分的英姿飒爽,而且,透露出一种大无畏的气概。<script>s11();</script>

    这样的她,和那天在夜总会和我搭讪的她,简直判若两人。

    但,我的心里,隐隐为她担忧着,这紫衣男子太厉害了,就凭他刚才轻易的躲避了雷神的飞刀,我甚至怀疑,他的速度,是否已经快过了子弹。

    而卷发nv警,脸上显然没有半点的畏惧之Se,她不依不挠道:“我现在怀疑你们非法集会,并且持械斗殴,现场好像还死人了,都别动,我的同事马上就来。”

    如王者一般的紫衣男子,压根就没在意卷发nv警和她手中的枪,他直接迈起沉稳的步伐,走向了我。

    当他来到我面前时,我甚至都有了一种窒息感,他身材和我一般高大,但他居高临下的威严,却让我瞬间察觉出了自己的渺小,这种无力感,真的让心破碎。

    但,即便如此,我和雷神,依旧做好了随时应战的准备,以防紫衣男子突然送我们去H泉。

    而,紫衣男子看见我这样子,眼睛里突然现出了轻视之Se,他低沉的声音随之而来:“葛天,难道你还想反抗?你觉得,你有资格让我亲自动手?呵呵,你真是比较天真啊!”

    如果说,别人狂妄,我会不F,但,面对紫衣男子的轻视,我却只剩无力,在我感觉,他似乎就是上帝,随时能掌控人的生死,就算我再恨他,但我也拿不出反驳他的话,就连心X耿直的雷神,面对紫衣男子如此的狂妄之语,他都忍住了没有莽撞出手。

    此刻的气氛,忽然变得沉重,有种乌云压顶的压迫感,我连呼吸都快不畅了,而紫衣男子,却在这个时候将他威严的身躯,朝我B近,他金光闪闪的面具,猛地凑到了我的耳旁,很快,他那摄人心魂的声音便悠然响起:“告诉你一个秘密,栾宇,他没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