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栾宇的报复

    此时的栾宇,显得深沉而恐怖,他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他心里虽然兴奋。却并不着急,脸SeY寒的他,眉宇间透露出丝丝杀气。

    约莫十五分钟之后,又有手下的探子,敲开了栾宇的门,进来汇报道:“宇哥,查到了,葛天所坐的车,在一家餐厅的门口停了下来,他们进去用餐了。”

    说完这话,探子紧接着又将葛天所去餐厅的具T地址给说了出来。

    栾宇的眼P跳动了下,却没有睁开,他只是发出了淡淡的冷声:“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探子告退,将门给带上,至此,栾宇的眼睛才猛地一张,乍然间,一道Y森森的精光,从他的双眼中迸S而出。他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拨打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号M。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而栾宇,讳莫如深道:“你们在京城蛰伏了那么久,该是行动的时候了。”——

    就我感觉,这个沈雪,自打上车以后,就一直心神恍惚。连开车的注意力似乎都不那么集中了,有J次,她差点和别人的车碰到了,搞的坐在后排的我和柳飘飘,一阵一阵心惊的。

    好在,没过多久,我们就到了餐厅,这是一家法国餐厅,看过去档次挺高的。

    进到餐厅里面坐定之后,沈雪看起来还是有点心不在焉,而且,她的眼神,总是若有似无的扫向我,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却又如鲠在喉,没有开口,也不知是她自己的原因,还是柳飘飘在一旁的原因。

    我隐约觉得,沈雪这样的反应,可能和刚才那混子头目的话有关,她终于知道了,那晚在夜总会,我并没有真正的弃她而去。最终还从J个人渣手里救了她。所以,她的心里对我的印象,产生了反差。

    不过,就算是反差,她也不至于反应这么大吧?<script>s11();</script>

    我有点搞不懂,而这个时候,我们点的西餐牛排送上来了,柳飘飘这才开口道:“沈雪,你在想什么呢?难不成是因为刚才那J个流氓而生气?别多想了,快点吃吧!”

    沈雪蠕动了下嘴唇,开口道:“我”

    她只是开了个口,却不再说下去,反而有点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继而,她执起刀叉,便开始吃了起来,她用刀狠狠地在牛排上切cha,还发出低微的喃喃声:“可恶,怂人,竟然瞒了我那么久,当真以为自己是活雷锋啊,做好事不留名。”

    我一听,大汗,没想到这美nv警察,居然是因为我而生气呢啊!我一阵无语,这种事情,确实只是我碰巧遇到,举手之劳而已,我本来就没觉得有什么好说的,而凭她先前对我的态度,我想,就算是我说出事实,恐怕她也不会相信吧。

    这样一来,我倒是有点感激那J个人渣了,是他们改观了我在沈雪心目中的形象。不管怎么说,沈雪是风爷的孙nv,跟柳飘飘又是闺蜜,而她自己也是嫉恶如仇,这样的一个nv孩,我跟她打理好关系,还是有必要的。

    相比沈雪来说,一边的柳飘飘吃相就是大家闺秀,十分的有涵养,我曾经跟着穆爷爷在国外,为了扮演好秋小白的角Se,他找人教导过我礼仪,所以,在这西餐厅,我的表现也显得气质娴熟。

    吃了J口,沈雪突然对柳飘飘道:“飘飘,你不是说有重要的事请葛天帮忙吗,怎么不说了?”

    我一怔,原来,柳飘飘要见我,并不单单是吃饭这么简单,我突然想到沈雪先前对我说起的,柳飘飘能给我机会,但是,若是做男nv朋友的机会,我是不可能同意的。

    不过,她曾经帮过我,而她所在的柳家,也是我心底里要拉拢的人,所以,如果是其他忙,我定当全力以赴,于是,我直接爽快的对柳飘飘道:“柳飘飘,有什么事的话,你就直说吧,我葛天虽然没有什么大的能耐,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只要我能做的,我绝对会竭尽全力的帮助你。”

    柳飘飘看了我一眼,有点踌躇,稍倾,她才开口道:“

    葛天,其实,这件事,前些日子,我就想要找你说了,只是,我没有想到你的身上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所以,我就一直拖着没开口,而,我要找你做的事,有一定的危险X,不知道你”

    说到这里,柳飘飘似乎感到有点难为情,不怎么好意思继续说下去了。

    而,我的好奇心,却成功的被她给勾起来了,具有一定的危险X?那肯定不是做什么男nv朋友吧?

    就在我疑H之际,沈雪突然眉mao一挑,直率道:“的X子你还不了解么,他不怕危险的,你快点说吧!”

    这话又让我有些无语了,我又不是金刚葫芦娃,怎么就不怕危险了?不过,我还是想要听听柳飘飘所说的,到底是什么事情,于是,我坚定的对着她,点了下头。

    看我点头了,柳飘飘才终于把话说了出来,“是这样的,我们京城的高校,每四年都会举行一场大学生拳击赛,而这一年,更是有日本方面高校参加,而我,是我们学校学生会的主席,所以,我们学校这一届的参赛学生由我代表学校负责挑选,我本来是打算找曾强的,不过,我现在更想要找你来参加,可以吗?”

    这话,让我一愣,连沈雪,也同样为之一愣。

    我没想到,京城的大学之间,还有这样的一个比赛,甚至连日本学生都参加进来了,这事似乎挺有意思的,可是,我却有点为难,我现在要忙着练武,还要发展势力,这些都要暗地里进行的,而,参加这个联合X的比赛,实在是太高调了,很容易引人瞩目。最主要的是,我不觉得我参加这样的比赛,有什么实质X的意义。

    直X子的沈雪看我没有说话,马上就瞪了我一眼,道:“呆子,你沉默个什么劲呢,答应不答应,你倒是给句话啊!”

    闻言,我从思绪中挣脱出来,直接对柳飘飘道:“说实话,我有点不太适合这样的比赛,而且,我也不是你们学校的学生啊!”

    听到我有拒绝的意思,柳飘飘的脸上,不露痕迹的闪过一丝失望之Se,继而道:“学籍方面的事情好解决,我就可以做到,不过你说的也是,你现在身上有伤,而大赛迫在眉睫,唉”<script>s11();</script>

    说话的时候,柳飘飘的眼中,露出了一副不可抑制的惆怅之Se,她对这件事耿耿于怀了那么久,结果一下子被我给拒绝,有点郁闷也很正常。但,我的心里,却感到非常的抱歉,她都能设身处地的为我着想,我就因为一些避讳,而拒绝她吗?

    莫名地,我感觉自己这样是不是有些窝囊了,雷神和风爷都说了,我没必要窝着,要放开手脚去做,若是做什么事情,都畏手畏脚,思前顾后,我又怎么可能达到紫衣男子那样的高度?

    我神经一动,正要询问柳飘飘这大学生拳击大赛的具T细节,但,就在这个时候,有J个从餐厅外面走进来的人,引起了我的注意。

    这J人,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我明显的能够感觉到,他们的身上有一G凌厉之气,他们,每个人都是高手,只是,他们很擅长伪装,表面看过去就是一般人,常人根本看不出异样。斤斤纵巴。

    若不是我经历过太多的危险境遇,隐约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一G危险的气息,我定然也不会看出来。

    我现在的情况比较特殊,就算紫衣男子没有杀我,但不代表,黑夜组织就会这么放过我,而,风爷跟我隐蔽在一起,没准他们就想要通过我找出风爷的下落,而曾家对我的仇恨,也不知道有没有放下。所以,见到这四个高手,我不免暗暗提高了警惕X,若是真有什么危险的事情,柳飘飘和沈雪跟我在一起,我也绝对不能连累了她们。

    这四人进入餐厅后,就在一张距离我所坐桌子不远处的一张空桌坐了下来,他们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坐下来后便开始点餐,相互攀谈,而令我诧异的是,他们说的话,居然是日文。

    很显然,这四个伪装的十分低调的高手,是日本人。不过,我不会日文,也就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就在我发怔之际,柳飘飘的声音传了来:“葛天,你在想什么呢,那个比赛的事情,就算你不参加的话,也不用太在意的,我能理解你,是我太冒失了。”

    真是个有礼貌的nv孩,柳飘飘这么一说,我的心里更加有点不好意思了,不过,我转念一想,继而对柳飘飘问道:“你会日文吗?”

    柳飘飘不知道我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她的脸上,立即露出了疑H的神Se,但,稍倾,她便点了下头。

    我赶忙对柳飘飘说:“那边四个人是日本人,他们在聊什么,你听听。”

    柳飘飘循着我的目光看去,又回看了我一眼,继而聆听了起来,随后,她才轻声道:“也没什么,就是一些闲聊,说我们京城很大,这家法国餐厅很正宗之类的。”

    我点了点头,想着,或许是我自己太过于敏感了,这J个日本人,可能根本就不是为我而来的,京城那么大,出现一些外国人也算是正常。柳飘飘刚才也说了,日本方面有高校的学生来京城参加大学生间的拳击大赛,有日本高手出现,也不足为奇。

    想到这里,我心头的警惕暗暗松懈了一些,不过,我还是有点不放心,便又再暗暗打量了这J个日本人一眼。而柳飘飘,见我心思没有放在她的身上,便转首和沈雪聊了起来……

    我一边吃,一边留意,过了好一会儿,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那四个人,看来真的只是来这餐厅里用餐,是我想太多,有些风声鹤唳了。

    不过,我的反常,却使得柳飘飘与沈雪看我的眼神都有点不对劲了,沈雪还嘀咕着,说我这人神神叨叨的,是不是脑子有什么隐疾。

    我不好意思的转回头来,注意力不再放那四人的身上了,转而跟沈雪柳,不过,当我询问柳飘飘,关于大学生拳击赛的具T细节时,她又有些黯然了,这似乎成了一块心病,倒不是因为我拒绝了她,而是,她肯定在惆怅找谁来参加。

    我本来想要直接告诉柳飘飘的,我可以答应她,参加这个聚会,但现在她也没有强求我去的意思,我也就忍住不说了,我还是想回去看看风爷给我安排的训练计划,再做考虑,毕竟,我虽然有意帮助柳飘飘,但是这什么拳击大赛,明显没我自己的事来的重要。<script>s11();</script>

    就这样,大约四十分钟过去了,我们的饭也吃完了,沈雪提议说:“现在时间还,不算晚,我们再去其他地方转转吧!”

    听到这,柳飘飘直接答应了下来,而我,原本打算直接回去,但她们这么积极,我也不好驳了她们两个人的面子,就应了下来……

    付完帐,我们便朝餐厅外走去,不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时候,我的心突然突突跳了起来,隐隐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就好像会有十分危险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但是却来的非常深刻,我J乎是下意识的向着刚才我留意的四个日本高手看了一眼,陡然间,我看到他们之中,有个人也正看向了我这边,我心里一惊,不过,很快我又平静了下来,因为那人的目光是随X而散的,他只是轻描淡写的看了我一眼,便朝着餐厅外面看了去。

    我正要走到餐厅外面,但同时,我又不经意的朝着刚刚那个日本人的目光所及之处看了一眼,冷不丁间,我发现,此刻柳飘飘和沈雪都已经走到了车子附近,就快要上车了。

    而这个瞬间,我那种不好的预感,变得更加的强烈,再联想起刚才那日本人的目光,我心里一突,难道,他们真的是不怀好心,这辆车被做了手脚?

    想到这,我也不管是不是我多疑了,我的身子,猛然一跃,立即就飞速的冲向了沈雪与柳飘飘,而与此同时,我扯起嗓子就大叫了起来:“别上车,有危险!”

    听到我的喊声,沈雪与柳飘飘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我,一脸莫名其妙。而这时,我已然窜到了她们的身边,紧接着,沈雪的这辆轿跑,突然就爆炸了,一道剧烈的轰响声,破空而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