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放出陶婉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都市强者有声小说,要看小说在线收听!
    餐厅对面的高楼,天台上————一道人影,正趴在天台边缘的围墙上,手持着红外线夜视望远镜,静静地观看着餐厅门口的状况。

    这人。正是与葛天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的栾宇,此刻的他,脸上戴着一个黑Se的面具,与夜Se混在了一起,显得极为Y森,诡异。

    不过,纵然是有了面具的遮掩,也难以掩饰栾宇那滔天的愤怒之气,他亲眼目睹自己安排的爆破和刺杀行动失败,这种滋味,特别的憋屈,他没有想到,葛天的实力。竟然变得如此强劲了,就连四大高手联合出动,都没能在短时间内将其杀死。

    难怪,难怪自己的表弟会因葛天而死。

    栾宇的眉头,深深的皱着,他握着望远镜的手,都不自觉的捏的紧紧地,手臂上青筋都爆了起来,面具内,也不断的传来他咬牙切齿的声音,这些,无不彰显出,他对暗杀失败的愤怒,还有。他对葛天的恨。

    然而,栾宇并没有就此离开,他正准备实施第二层计划!

    但,当饭店门前突然出现数辆豪车的那瞬,栾宇的眼神立即闪了一下,他对准望远镜,细细打量了一下由车里走下来的人,很快,他便知道了来人是谁。终于,他还是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拿出了手机,发了一条信息出去。

    那条信息,只有四个字:行动取消——

    我没有想到,刚刚才击退了四名日本高手。顷刻间,忽然又有这么多人将我围了起来……从他们那没有半点脱泥带水的动作可以看出,这些人,定然很有来头,说实在的,面对这群人,我内心不免又焦急了起来,虽然先前那四个日本人很厉害,但他们毕竟只有四个人。我勉强还能应付的过去。

    可是。眼前这么多人,如果同时来对付我,我真的没有多大的把握应对,我紧锁双目,仔细的盯着来人,一时间,我还无法判断,这群人,到底是不是来围攻我的。

    就在我暗暗提高警惕,内心发虚之际,突然,我拨出去的电话,通了,电话那头传来的是沈雪小心翼翼的呼吸声,她刻意压低嗓子,对我道:“喂,葛天,你没事吧?”

    听到沈雪的声音,我的心,才终于踏实了下来,我也没时间回应我的处境,直接就问她道:“你和柳飘飘怎么样了?”

    沈雪立即道:“我们很快就躲起来了,没事。”

    果然,跟我之前预料的一样,对方处心积虑的搞出爆炸,以及刺杀,都只是针对我一个人的,幸而,他们没有拿沈雪和柳飘飘开刀,不过,作为一个nv警,沈雪的警惕和潜伏能力,也算是不错的,无论如何,她们安全的躲起来了,我也就彻底放下心了。

    只要不连累别人,我即使再危险,也无惧,就算围住我的这些人是准备杀我的,我也无所顾忌。

    就在我思忖之际,电话那头忽然又传来了另外一道说话的声音,好像是柳飘飘将手机给抢过去了,她也是低声但急促的对我道:“葛天,我们没事,你不用担心,我已经通知我爸了,他刚好就在附近,会在最快的时间内赶到你那的,你一定撑住。”

    听到这,我心里忽然多出了一丝底气,柳飘飘还真是有心,知道给我及时找帮手,有了这个后援,我就更不用怕眼前这些人了,于是,当这伙人慢慢朝我靠近之时,我直接对着柳飘飘豪迈道:“嗯,好,我也没什么事,你们小心点就是,等下我再联系你们!”

    未免她们听出状况而担心我,我立马就把电话给挂断了,随后,我抬眼,捏紧拳头,扫向了这群不速之客。

    突然,对方的阵营中,出现了一个领头式的人物,这人年纪五十上下,被周围的手下簇拥着,他的身上,隐隐散发出一G威严,而他那双看我的眼神,更是无比的Y寒。

    此人一来到我近前,直接就冷声问我道:“我nv儿呢?”

    nv儿?

    我心思一动,想到了刚才柳飘飘电话里说的,说她通知她爸了,这样看来,眼前的威严中年男人,就是柳飘飘的父亲了?

    难怪,这些人开的车都是豪车,档次都和一般的杀手档次不一样,原来,他们是柳家的人,这柳家,不愧是京城的一个大家族,派头还真是不小。

    知道对方的来历,我也立马松了一大口气,随即尊敬道:“你是

    柳叔叔吧?柳飘飘她现在没事,刚才我正是和她通电话呢!”

    柳飘飘的父亲闻言,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道:“你是葛天?我知道你,你不用叫我叔叔,我承受不起,今天,倘若飘飘有什么大碍,我非扒了你的P不可。”

    说完,柳父不再看我,直接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而我,就这么怔怔的看着他,无言以对,虽然他是柳飘飘的父亲,但我看他还是不爽,这柳家的人,再厉害,也不用这样霸道吧!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他好像是打给柳飘飘,两人没聊J句,电话就挂断了,我大概听到的意思是,柳父让柳飘飘赶紧过来。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沈雪和柳飘飘就跑来了,她们娇喘吁吁,似乎是一口气跑过来的,看这赶来的速度,估计她们就躲在附近。

    沈雪一喘顺气,就立马对着柳飘飘的父亲道:“伯父,您好!”说完,她的目光立马转向了我,这一下,她才发现了现场这氛围有些古怪,她的脸上,不免露出了疑H的神Se。

    而柳飘飘,跑到柳父跟前,直接就道:“爸,这是我的朋友,葛天,刚才,正是他救了我。”

    柳父冷哼了一声,B然大怒道:“什么救了你一命,你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分明是他坑害了你,跟我回去,以后不准跟这种人来往。”

    话说的好像没错,但落在我的心里,确实不是滋味。

    柳飘飘闻言,脸上也立即怔住了,她慌忙摇头,道:“爸,你不要误会了,葛天他刚才真的不顾生命危险救了我。”

    柳父面目一寒,冷声道:“不必多说了,跟我回去,以后,我不想看到你跟这小子在一起。”

    柳父的话十分的霸道,毫无情面可讲,柳飘飘都着急了,但,她正要辩驳,却突然被柳父带来的手下给架向了车里,柳飘飘非常的不情愿,挣扎着,喊叫着。

    她一个修养很好的校花,能这样不顾形象,完全是因为我,我有点感动,但也无可奈何。人家父亲为nv儿着想,我能怎么样?跟柳家的人打一架?

    我有点郁闷的摇了摇头,随即,我忽然对着柳飘飘大喊了一句:“柳太晚了,你先回去吧,你之前在餐厅提出的事情,我答应你。”

    闻言,有些抓狂的柳飘飘立即怔住了,转瞬,她的眼里便露出了狂喜之Se,然后猛地对我点头。

    而柳父,再次冷漠的盯了我一眼,然后又非常霸道的冲我来了句:“希望你清楚自己的身份,飘飘,不是你能染指的。”

    说完,柳父绝然的转身,走上了车,他的那些手下,也跟着都上了车,顷刻间,数辆豪车,飞速离去。

    我有点无语,看来,柳父还以为我和柳飘飘有什么呢,真是莫名其妙。

    而我身旁的沈雪,似乎比我还愤怒,她盯着离去的车辆,忍不住就咬牙道:“太不讲道理了,太专横了,真是气人。”

    看沈雪气急的样子,我淡然一笑,对她道:“柳飘飘的父亲也只是太在乎柳的确是挺危险的,也的确是我连累了你们,希望你不用太在意。”

    闻言,沈雪转过头来,看着我,道:“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啊,这算起来,你都救了我两次了。”

    两次?

    我一愣,随即便想到了沈雪的话中,还包含了那晚在夜总会的后巷一事,看来,她这人还是挺记情的,不过,不等我回话,沈雪又接着对我道:“对了,还没问你,刚才到底是什么情况?你怎么又答应柳飘飘去参加拳击赛了?”

    我稍微沉Y了下,才回道:“刚才那J个日本人,我大概猜到他们是谁派来的了,应该是我的一个‘老朋友’。至于答应柳飘飘打拳击赛,是因为我想通了,唯有实战,才能让我得到突破,和进步。”

    说这话的时候,我拳头紧紧地捏起,目光森森的向着四周逡巡了一番,我口中的“老朋友”,其实就是栾宇,我心里有很大的把握,背后策划这件事的人,就是他!陈霖刚死,他必定把这仇一并算给我了,新仇加上旧恨,他一定恨我入骨,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置我于死地。

    只是,有一点我搞不明白,栾宇,什么时候和日本人勾结上了,他居然能够调动四名

    日本高手。我隐隐觉得,栾宇大难不死,现在的他,变得更加不简单了,紫衣男子曾说过,陈霖一心侍二主,另一个主,定然就是栾宇一方的势力,我不知道,这方势力,是不是和日本人有关联。

    而这,也是我答应柳飘飘打大学生拳击赛的另一个原因,这一届有日本学生参加,或许,我能够从中找到我想要的答案。

    我双目巡视过后,并没有看到栾宇的踪影,倒是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了急促的警铃声,我一听,不免心头一震!

    而沈雪听到这声音,倒是坦然的很,他直接对我道:“葛天,你先走吧,今天这事,责任不在你,我也就难得的为你开一次后门,警察方面,由我来解决。”

    我点了点头,又对沈雪J代了一句,让她调查下这饭店的监控,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把炸Y放到车上的。随即,我便离开了这里。

    我拦了辆出租车,然后随意的报了一个地点,到了这个地点后,我又连续坐了两辆出租,都是到不同的地点,最后,确定没有被人跟踪之后,我才坐上一辆车,到了距离别墅不远的烂尾楼附近,下车之后,我悄悄地跑回了别墅。

    此时,夜已深,但别墅里的人都还没有睡觉,我一回来,就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当他们看到我身上的伤势后,立马关切的问我怎么回事。

    我简单的讲述了一下我今晚的遭遇,并且,我把我怀疑是栾宇在背后作祟的猜想,还有答应柳飘飘打大学生拳击赛一事,都给说了出来。

    风爷、枪神雷神,包括暴龙山鹰,听后都不禁一惊,略微思索过后,他们都肯定了我的猜想,觉得栾宇的存在,就像是一条匍匐在C丛中的毒蛇一样,不时的就会出来咬我一口,危险X实在是太大,为绝后患,最好尽快除之。

    至于,我要参加拳击赛的事情,他们也没觉得什么不妥,若要变强,就不能害怕有磨难,若要最强,也只有不断地接受磨难,我该接受挑战!

    因为我身上还有伤,所以,我们的谈话,并没有进行多久的时间,很快,我们就分散了,各自回去睡觉,离开前,风爷J代了我一句:“小天,别忘了,明天早起,跟我练习腿功!”

    我点了点头,回到自己的房间,一边处理伤口,一边想着心事。

    陈霖死了,栾宇立马就冒出来了,我的处境,也就更加危险了,他明显要比陈霖强劲的多,我在暗,他也在暗,我们的战斗,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他背后的势力,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我也必须搞清楚,想到这,我忽然又想起了刺杀我的那J个日本高手,以及我答应柳飘飘要参加的拳击赛。

    突然,我眼睛一亮,一个想法冒出了我的心头——

    避暑山庄,山顶的凉亭上。

    这本该是风爷的地盘,如今,站在这里的,却是另有其人,是紫衣男子。斤斤央才。

    他站立山峰,一袭紫衣随风猎猎飞扬,而他的目光,远眺前方,再配上那张令人生寒的金Se面具,使得他整个人,显露出一G深深的神秘傲然的韵味。

    稍倾,一名白发老者登上了凉亭,颔首站在一旁,他把自己收集到的关于今天葛天遇袭一事,详细而又谨然的汇报了出来。

    闻言,紫衣男子眼神忽然一紧,道:“看来,我留着葛天的小命,果然有点用,栾宇的背后之人,该慢慢浮出水面了。”

    白发老者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一开始,他怎么都不明白主人为何极其关注葛天的状况,却又不杀他,但现在,他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因为主人用心太深,而自己揣度不透。

    继而,白发老者又道:“主人,葛天现在很有可能和风神在一起,我们要不要通过他,找到风神。”

    紫衣男子直接道:“不用,还没到时机。陶婉馨现在怎么样了?”

    白发老者的身子一怔,他知道,主人在葛天的身上,还有更大的用心,于是,他没有就葛天的问题再多说,而是立即回道:“她对陈霖的情感,已经不太挂心了,但她对葛天的恨,却是更深了。”

    紫衣男子轻点了下头,道:“很好,听你刚才之说,葛天最近的桃花运似乎不错,那么,就把陶婉馨放出去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