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放炸药包的人

    这个想法,虽无法立即付诸行动,但到了拳击赛那会儿,我想,我必定要好好利用这场赛事————引出藏的太深的栾宇。

    接下来,整整一星期的时间,我都窝在别墅里面,与外界彻底断开了联系,潜心跟着风爷学习腿功。

    穆爷爷,风爷,枪神雷神,以及他们另外J个兄弟,就如紫衣男子所说,他们每人身上都有一绝,太极,腿功,枪法,飞刀。无一不是厉害无比的功夫。

    太极,枪法和飞刀,我已经领悟了要诀,甚至练就小成,而今,终于得以练习腿功,我才知道,这亦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功夫。

    也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风爷那“风神”的名头的由来,因为早年,他以腿上功夫横行江湖,他的腿功,被人暗自称为“风神腿”!

    我的基础比较扎实,所以。学习腿功十分容易上手。

    风爷跟我说,每个武者都有自己的腿法,就好比我,不跟他学习,也能发挥出腿上的威力。而风爷的腿法,之所以无敌,关键之处。不在于腿上的力道,而在于步伐。

    风爷在跟我讲解了一些要领之后,便让我自己空余时候练一些轻身和增加身T速度的基本功,接着,他才开始教我三种较为简单的步法:一圆太极步,两仪YY步,三才J替步。

    一圆太极步。说白了,就是左右弧形步衔接形成的为s形步;而两仪YY步,是双脚连环J接,紧凑地做前后左右的来回快速移动换走,这主要练习的是速度,连环步,快的每秒钟能走八步;至于三才J替步,为递相进闪,左右互换,主要练身T的灵活。

    因为学习了太极的缘故,一圆太极步,我练得非常上手,这七天的时间。我基本上就跟两仪YY步和三才J替步杠上了,见识过风爷腿法的厉害,再加上我心里对打败紫衣男子的激励,我练的如痴如醉,无论是移动速度,还是腿上灵活程度,都有了提升。

    但,速度和身T灵活度,都不是一蹴而就就能炼成的,除了需要长时间的锻炼积累外,还需要实战。<script>s11();</script>

    现在的我,就急切的需要一场实战,来好好感受自己腿法上的缺陷,还有我所练习的成果。

    因而,在无形中,我便对柳飘飘跟我提及的大学生拳击大赛期待了起来……

    当时,在法国餐厅里,她跟我说离拳击赛还有十来天的时间,如今,都过了一个星期了,我因为醉心学步,都没怎么跟她联系,也不知道,具T的情况,究竟怎么样了。

    于是,第八天的早上,我打了一通拳,又连了些基本功之后,我找到风爷,跟他说今天我打算出去转转,风爷一口答应了下来,他说,我老窝在这练习也不算是个事,出去看看也好。

    不过,没待我出门,就有一个nv人率先进入了别墅,这个nv人,正是沈雪。

    到现在,我和她也算是比较熟了,所以,见到她,我也就没避讳,直接就上前跟她打了招呼:“你好啊!”

    沈雪没有立即回应我,而是先围绕着我转了一圈,随后才开口道:“好什么好,我的车被炸了,我是换了J趟车之后,才用腿走过来的,真是折腾死了。倒是你,伤势好的挺快的啊,看你现在这劲头,完全的生龙活虎嘛。”

    听到这,我不禁想起了一个星期前,我跟沈雪柳飘飘一起遭遇的那场爆炸,那场爆炸,是栾宇精心设计的,虽然当时他没有将目标转移到无辜的两个nv孩身上,但,保不齐以后他会跟对待陶婉馨一样,对待我身边的nv人,想到这,我的脸Se忽然一沉,对沈雪道:“沈雪,以后在外面,我们的接触还是少点为好吧!毕竟,幕后想置我于死地的人

    ,很容易会从我身边的人下手,到时候,我怕他会对你不利。”

    沈雪先是一愣,继而道:“你倒是挺会为别人着想的嘛,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看到沈雪这副满不在意的模样,我不免有点着急,栾宇这种人,为了对付我,真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他的计谋和城府都深,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只怕他的歹毒还有心计,会变得更加的深不可测。

    不过,没待我再开口,沈雪就说道:“对了,我今天来就是找你的,上次不是有两个日本人被你用飞刀和匕首打的半死吗?他们昨天终于醒过来了,不过,你猜怎么着?”

    我心神一凛,那天警察来了,我便迅速离去了,而那两个没死的日本高手,可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没准,能从他们的身上挖掘到一些信息。

    所以,听到沈雪这么一说,我赶忙问道:“他们怎么了?”

    沈雪面Se一恼,道:“我们还没来得及录口供,昨天晚上,他们就自杀了。”

    听到这话,我忍不住倒chou了口气,为了防止被审问,直接就选择了自杀,这可是十分有纪律的死士才能做出来的啊!如果指使这J个高手的人,当真是栾宇的话,那栾宇确实就变得让人无法估量了,他投靠的势力,恐怕更可怕。

    而,由不得我内心多么的震撼,沈雪直接就一拉我的手,说:“走吧!”

    我的确是准备出去,但我是去找柳飘飘的,可现在,沈雪特地来找我,不由分说的又拉我出去,她会有什么事?

    我不禁问道:“去哪?”<script>s11();</script>

    沈雪冷冽道:“去找那天在我的ai车下面放炸Y包的家伙,隔了那么多天,我们终于查出他是谁了。”

    听到这,我心里立马一颤,下意识的就问:“是谁?”

    不过,沈雪没有再回应我,直直的把我给拉到了外面,我们两人抄着小道,走到了烂尾楼附近,又绕了一些路,最后在一个路口,拦了辆出租车坐了上去。

    但,令我诧异的是,沈雪一上车,就跟司机说,去师大。

    我直接就愣了,这沈雪,她不是要带我去找那个放炸Y包的人么?怎么又去师大?难道她知道我要找柳飘飘?

    想着,我立即询问沈雪,去师大G嘛,放炸Y包的人又是谁。

    可沈雪似乎是铁了心,就是不给我答案,搞得神秘兮兮的,看她这样子,我也就没再多问。

    出租车一路前行,最终,我们到了师大的校门口,我本以为柳飘飘会在这里等我们,亦或是沈雪打电话给柳飘飘,然而,她什么都没做,就直接带着我朝学校里面走去。

    而且,看沈雪行进的方向,也不是nv生宿舍,反而是学校的T育馆,我不知道沈雪搞的是什么名堂,怀着有些好奇的心,我就这么,一直跟着她,向着T育馆走去。

    到了T育馆的门口,沈雪突然停下了脚步,掏出一张照P,对我说:“进到里面之后,你逮到这个人,给我好好地打他一顿。”

    我接过照P看了看,上面的人,是一个长得尖嘴猴腮的年轻小伙子,应该是这里的学生,但,我疑H了,好端端的,沈雪让我打这个学生G什么,我又不是暴力狂,跟他素不相识的就去打他,不被人当成神经病,那才是怪事呢!

    看我疑H的样子,沈雪哼了一声,道:“葛天,你还不明白吗?就是这个学生,他那天在我汽车底盘上放了炸Y包,我们通过饭店的监控,排查了好J天,才找到他,我若是进去找到他,以警察的身份,至多就是逮捕他

    ,到最后很有可能因为证据不足而把这小子给释放了,我咽不下这口气,所以,你必须要先给他点教训再说。”

    闻言,我瞬间明白了沈雪的心思,看来,她是想要报S仇啊!

    不过,我完全没有想到,那晚在车上放炸Y的人,居然是一个学生,那么,这个学生,也是我的仇人啊,而且,他那晚是配合日本高手行动,没准,我能顺藤摸瓜,通过他,找出更多的线索。

    想到这里,我赶忙对沈雪点了点头,拍了下X脯道:“放心吧,包在我身上,我保管打的他不能站着撒尿。”

    说着,我就向着T育馆内走去,而沈雪在后面补充说:“嗯,他这个时候应该在拳击馆里,我暂时不露面。”

    到了T育馆里面,我发现,这师大的T育馆还真是大,里面有许多的场地,篮球场、排球场、健身房、泳池,还有一些地方,被各个和T育相关的社团给分据了开来。

    我一眼,就扫到了拳击馆,当下,便直直的走了过去。

    还没有进入拳击馆,我就听到里面传来哼哼哈嘿的练习声,而进入其中,霎时间,就有十J个学生映入了我的眼帘,他们,有的在练拳击,有的跳腿,甚至还有J个在练棍。

    不过,看着其中J个人高马大的家伙挺眼熟的,很快,我就回想起了一件事,那是我第一次到师大来找曾强,最后被两伙人给围堵,其中一伙人,正是学校拳击社的学生,眼前这些人,显然就是他们中的一部分。

    而,在我有些愣神之际,里面的学生,也全都把目光投在了我身上,我立马回神,迅速的扫了一眼这些人,从中,我果真发现了沈雪给我的照P上的那个猴子头似的学生。

    这猴子头刚和我对上眼睛的那瞬,他忽然猛地一怔,我清楚的看到,他的瞳孔都收缩了下,随后,他便悄无声息的藏在了别人的身后。这是做贼心虚的表现,我的心里,J乎可以断定,那晚,就是这家伙使的诈。<script>s11();</script>

    我心头的火气,瞬间就涌了上来,不过,没待我去抓住这个猴子头暴打,倒是拳击社里的那J个曾围堵过我的人,不禁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一同向着我围拢过来。

    只见,他们每个人的脸Se都十分的冷,瞪视着我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愤怒,看这样子,他们这是要找我的茬啊!

    不过,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怎么敢自找麻烦?就连他们的社长曾强,都被我给轻易打下了,他们现在就不怕我?

    我暗暗提高了警惕,也就在这个时候,对方阵营中一个带头的鹰钩鼻,突然冲我冷声道:“上次你偷袭了强哥,结果让你给跑了,没想到你居然还敢来。正好,哥J个正在气头上,看来,你是存心来给我们撒气的。”

    偷袭?这J个蠢货,居然把我当成偷袭了曾强,不过也是,我之前在聚会和避暑山庄内的表现,他们并没有见识到,所以,不知道我的厉害,而,我和他们的年纪也差不了多少,再加上我这张只对nv生有杀伤X的小白脸,他们不怕我也是正常。今天我撞到他们的气头上,也算是我运气不佳,无端多了个麻烦,现在,我真没时间也没心情和这些人纠缠。

    而这时,我忽然注意到,那个做贼心虚的猴子头,正躲在后面Y测测的笑着,我立马摇手一指,指着他,道:“我来这里,不是闹事的,跟你们没有任何的关系,我找的人是他,希望你们自重,不要胡乱cha手。”

    跟这些人说这样的话,我算是尽我所能的客气了,不过,这话听在他们的耳里,却有着嚣张的意味。

    那个带头的鹰钩鼻,直接就凶狠道:“到我们这里挑衅,要人,真当我们拳击社是吃G饭的

    ,关门!”

    立即,就有个学生,上去把拳击社的门给关上了。

    而围着我的这些人,靠的我更加近了,有J人手中还拿着水棍和球B,其中一人突然大声道:“哥J个,跟他一个装B的小白脸啰嗦个蛋,先打他一顿再说。”

    这人的话音一落,还真有个赤手空拳的光膀子学生猛地朝我冲了过来。

    我往后退了一步,面Se一寒。斤豆狂圾。

    没想到,我一到这里,就遭到在场所有人的针对,我能够好好地跟他们说话,我觉得我已经是够忍耐,够低调的了,可他们竟然二话不说就关门要打我,实在是太霸道,太蛮不讲理。

    看来,我有必要给他们这些所谓的大学生,上一堂课。

    见我后退,这光膀子学生还以为我害怕了,他直接一拳,猛然朝我的X口打来,我脚步一晃,避开了他的拳头,在他没有反应过来之际,我已经到了他的身侧,一脚踹在了他的腰上,立即,他就被我踹的栽倒到了墙边。

    这一开打,其他人也都反应过来了,领头的鹰钩鼻,立马大喊了一句:“一起上,先拿下他!”

    顷刻间,这帮学生便一G脑儿的向我涌来,显得颇有气势。

    我嘴角一咧,既来之,则好好对之,正好,这些人可以给我巩固下我练习的步法。<script>s11();</script>

    领头的鹰钩鼻,一冲过来,也是对我出拳,这次,我没有闪避,而是和他结结实实的对了一拳。

    他的力道不小,我感觉拳头一麻,不过,对方的反应却更大,疼的龇牙咧嘴了起来,就连身形,也忍不住向着后面倒退而去。

    我两脚J接移动,快速的追上了他,一把扼制住他的手臂,接着,给他来了个结结实实的过肩摔,哗啦一下,他庞大的身形,砸倒了后面好J个人。

    没待我再度出击,又有一人使用长棍,向着我的后背打来,我愣生生的扛住了,在对方露出惊诧的神Se之际,我一把夺过了长棍,直接用双手将其断成了两截,用一截打了他的后背一下,他的身形立马就趴下了,疼的哇哇直叫,我又用另一截打了另一个拿球B的人的手,他疼的跳了起来……

    就这样,我持着这两截断棍,逮到人就打,这些学生虽然太跳了,让人忍不住气愤,但他们罪不至死,我下手很有分寸,能够让他们疼,却又不会出现断胳断腿的大伤。

    借着刚练的步伐,我移动的身形非常之快,打人的速度也就够快,不消P刻,这十J个人,就都栽倒在了地上,疼的哭爹喊娘,有一两个Y气的人,憋住没叫,额头上也是冒出了冷汗。

    最后,我慢慢的朝着那个放炸Y包的猴子头走去。

    这个时候,他感到害怕了,从身上摸出了一个P刀,防备着我。

    我没跟他啰嗦,直接就靠近了他,他拿P刀来刺我,我身形一让,避了开来,随后,我猛地一脚踹出,立即就将他整个人给踹飞了,趴在地上,连口中都流出诞水了。

    这里人多,我不适合询问什么,于是,我提起他的衣领子就往门外走,走前,我对着在场的学生,冷声道了句:“记住,不是什么人,都是你们能够惹得起的。”

    说完,我便拎着这猴子头走出了拳击馆,惹得T育馆内不少人都注意到了我,他们不知道刚才里面发生的状况,但看我从里面揪了个人出来,立马都露出了诧异之Se。

    而我,目不斜视,大步向前走着,但,突然间,我被视野里的两个人给怔住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