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全场沸腾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都市强者有声小说,要看小说在线收听!
    日本团所坐的观众位,就在擂台边上的一个角落,相比较于其他观众的亢奋不已,日本团的人要少的多,相对。也很沉默。

    而小玥,身处在日本团成员的中央,旁人如同众星拱月般,将她围拢起来,她非常的低调,又戴着个口罩,就算是认识她的人,一时间,也不会看出她来。不过,她的眼神太让我熟悉,我仔细一看,就确定了,她就是小玥。

    这个瞬间,我的内心。突然涌现出一G无以复加的震惊之感,小玥。这个给了我生活太多磨难太多震撼的nv人,我永远都琢磨不透她,她总是神出鬼没,神神秘秘。

    很久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和她有半点联系了,这个神秘的nv人,竟然会在栾宇出现之后紧接着也出现,而且,她突然也处在了日本人之间,她和栾宇还有牵扯吗?她又和日本人什么关系?

    我一阵激动,真想立刻冲上去,跟她问个明白,而,就在这个时候,我身旁的柳飘飘,突然开口对我道:“葛天。你在看什么呢?”

    我神情一醒,赶忙回应她说,没什么,同时,我将我的目光转移了过来,向着擂台上看去。

    台上,两名学生打的正激烈,似乎已经到了高C时分,没过多久,我便看出了一些端倪。知道,为什么有人会说日本学生赢得可能X更大了,因为,那个京城学生,虽然一身横练功夫,十分的强Y,但,他的特长是抗打击,而主动对战的功夫,却远不如那名日本学生。

    如果说,按照这个趋势。只要日本学生的劲儿使的差不多了,京城学生若还坚持得住,到时候,他再突然给予日本学生沉重一击,那么,这京城学生才会有大的胜算。

    但,眼前的形势是,那名日本学生跟机器人似的,完全不会累,即便他主动出击了无数次,到现在依然生龙活虎,他的T力,真的很足。而那名中国学生,一直被打压着不说,还根本就找不到反击的机会!

    这样的局面,让台下的观众看着憋屈极了,那些京城的学生们,急的都脸红脖子粗了,各种叫嚣,呐喊的声音充斥着整个场馆,这些激动的人群,恨不得用声音,把这T院馆的顶子给掀了。

    而,当我看到台上的日本学生,只对着京城学生身上的一个点打击的时候,我便已经猜到了这场比赛的结局,我相信,用不了五分钟,那个京城学生,肯定就要输。

    果不其然,三分钟之后,那名日本学生,猛然一拳,轰击在京城学生身上的那个点,瞬间,只听砰的一声重响,那京城学生,直接被打的身形刹不住的暴退,一下子摔落到擂台的下面,他的嘴里,还喷出了鲜血。

    结局已定,日本学生,赢了。

    台下,刚刚还大喊大叫的京城观众,顿时偃旗息鼓了,虽然,这是大多数人早就料到的结局,但真的看到日本学生赢了,观众们的表情,依旧忍不住变得沉重,甚至不甘。

    而久久寂静的日本观众团那边,倒是突然爆发出了一阵掌声。

    这四年一度的拳击比赛,如果没有我这个走后门加入的内定选手,那么,这一届的冠军,就非这名日本学生莫属了,如此,荣誉也就落到了日本高校的头上。

    而现在,最终挽救国荣的机会,就只能看我的了,我的拳头,不禁暗暗握紧了,我T内的热血,也开始涌动了,这个时候,我的求胜Yu忽然变得更盛了,它已经不单单是一场拳击赛了,而是关乎到一种更为深刻的东西。

    我紧锁双目,直直的盯着台上的日本学生,此时的他,满脸荣光,双手还在擂台挥舞,显得异常的兴奋,本以为,他打了那么久,起M要喘口气,没想到,他到现在还是面不改Se心不跳,很轻松的样子,只见他走到擂台边,非常鄙视的

    盯着刚刚被他打下台的那名京城学生,并且,伸出了两根中指。

    这是鄙视,深深的鄙视!

    乍然间,现场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震住了,而那名日本学生,不仅狂妄到此,他在鄙视完这名落败的京城学生之后,忽然又环视起了全场的京城观众,接着,他又把自己的大拇指,向着下面比划了一下。

    这仍旧是鄙视,比对那名落败的京城学生更重的鄙视,这是对全场京城学生的鄙视,甚至可以说,是对整个京城学生,京城人的鄙视!

    哗啦一下,台下的学生,经过J秒钟的哗然之后,瞬间爆发出了一G猛烈的叫声,谩骂、斥责,不F,各种声音层出不穷,所有人都表现的异常愤怒,有的人还胀红着脸站起了身,对着日本学生喷口水。

    而,那名日本学生,根本不为所动,他依旧如王者一般,立在台上,他的嘴角,情不自禁轻扬了起来,他正在倨傲着。台下的京城学生虽然不F,但,这名日本学生赢了,他的确有骄傲的资本,只是,他不该表现的那么狂傲罢了,他这是在扇在场所有京城人的脸,扇国人的脸。

    我身旁的柳飘飘,看着这一幕,既愤怒,又不禁暗暗咋舌,她心有余悸的看向了我,似乎害怕我会在台上受伤。

    这时,一名裁判,拿着话筒走上了擂台,宣布,日本学生赢了,说休息半小时之后,举行最后一场决赛,也就是,我这个内定选手和台上的日本学生打。

    然而,不等裁判把话说完,那名日本学生直接就从裁判的手中,把话筒给抢了过去,接着,他又无比傲慢的用日语在台上说了一句话。

    原本,愤恨的台下观众,在听到裁判的话之后,冷不丁的想起还有一名不太符合章程的选手,这让大家立即燃起了一丝希望。但,当他们听到这名日本学生的话之后,全场都愕然了,甚至,越发的愤怒了。

    我身旁的柳飘飘,也是杏眼大睁,满眼愤恨。我听不懂日文,连忙问她,这名日本学生说了什么。

    柳飘飘直接给我翻译道:“他说,‘我不用休息,让那头猪上来,我分分钟就可以打倒他。’”

    听到这话,我的怒火,腾地一下就窜了上来,这个日本学生,真的是狂妄到突破人的底线了,我今天不消消他的气焰,我根本咽不下这口气。

    我暗暗的锁起眉,把面罩给戴上了,继而,我从侧边,直接朝擂台走去,一直沉默的沈雪,知道到了这种时候也不可能劝得动我,而且,她也看不惯这日本学生,所以,见我走了,她直接就对着我的背影,喊了句:“加油!”

    我没有回应,说实话,我虽然恨不得把这日本学生打的气焰尽失,但,我完胜他的把握,却不是很足,因为这个日本学生在之前的比赛中似乎没受伤,而且T力很强,看他那势头,的确还有许多的劲道没使出来,我如果没有受伤,还能与他周旋一番,但现在的我,并不能完全发挥出我的巅峰实力。

    不过,此时此刻,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无论如何,我必须要战,而且要赢。

    等我快走上台的时候,裁判已然重新拿过了话筒,开始报出了我的名字,秋小白!同时,他还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我,说我来自师大,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之前没有参加预赛,直接晋级决赛,和最强者对打。

    台下的观众,似乎一开始就知道有一个内定选手存在,只是刚刚才知道我的名字和信息罢了,而他们,满肚子都是对日本学生的愤怒,所以,到这一刻,他们根本不在意我的存在符不符规定,他们唯一期待的,就是我能打败这嚣张的日本小子,甚至,有的人,突然就大声的呐喊起了我的名字:“秋小白,秋小白!”

    &nb

    sp; 他们太需要我来赢得这场比赛了,他们要挽回失落的颜面,要挫伤这个日本学生的锐气,要赢得属于京城学生的荣誉!斤余帅巴。

    猛然间,听到这么多人叫唤我的名字,我的心,难免振奋起来,一G豪气,顿时从我的内心深处,散发而出。不过,秋小白这个名字,对于在场的人来说,都十分的陌生,但对于,却是熟悉的很,她知道,秋小白就是葛天。

    我的目光,J乎是下意识的,就朝着小玥那一边看去,而这一看,我直接与她四目对视了起来,她的眼神中,短暂的闪过一丝惊诧之Se,继而,她眯起了双眼,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眼神。

    仅仅这一眼,我便完全确定了,那个人,的的确确是小玥。

    但,就因为我这一分神,我的脚,突然就被擂台边缘的台阶给磕绊了下,以至于我整个人情不自禁的往前趔趄了两步,这是我的失误,大的失误,我的眼里,不禁露出了一丝尴尬之意。

    而,仅仅就是这一个简单的动作,落在别人的眼中,就不是失误那么简单了,立即,台下热情呼唤我名字的观众,以及那些振奋的呐喊声,戛然而止,现场,诡异般的变得非常的静谧。

    过了会儿,台下,才有声音再次发出,不过这回,不是加油打气的声音,而是嘘声。

    情绪激动的人,已经忍不住谩骂我,说我就是个笑话,上去丢人现眼,还给别人,渐渐的,这骂声,不仅针对了我个人,甚至针对了主办方,师大,很多人都在叫嚷着,说不该把我这个废柴放出来,这就是一场闹剧。

    这些人的谩骂与指责,瞬间感染了全场,许多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失望之Se,似乎,在他们眼里,我输定了。甚至,有的人不忍直视血淋淋的事实,已经开始离场。

    对于这些,我都没有在意,旁人的目光和态度,对我来说,已然没有多少意义。

    我无奈的笑了笑,随即收敛起自己的心神,对着那个正蔑视我的日本学生道:“你刚才打了一场,应该要去休息的。”

    日本学生冷哼了一声,桀骜道:“不用,你身上也有伤,所以,我并没有占便宜。而且,像你这样的货Se,只要一分钟,我就可以送你下台。”

    说这话的时候,日本学生没有正视我,而是用余光斜视着我,写在他脸上的,满是轻蔑之意。

    但我的心,却突然震了一下,不是因为他的狂妄,而是因为,他居然会说,还说的很伶俐,最重出来我有伤。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在日本学生话音落下的瞬间,裁判已经正式宣布,比赛开始。

    哨声一响,日本学生忽然嘴角一扬,直接就一记P拳向我轰击而来,他的拳头非常的威猛,甚至带出了一G劲风。

    我避其锋芒,赶忙向后面倒退了两步,日本学生一击不中,但很快,他的第二击就补充了上来,他立即提腿,用膝盖向我撞击而来,我继续后退,躲了过去。

    我刚躲过这第二击,日本学生的第三击又接踵而至,我仍然后退,不知不觉间,我已经退守到了擂台的边缘。而,三击不中的日本学生,火气猛然就蹭上来了,他的眼神中绽放出一G狠厉之Se,瞬间就将拳和脚都施展了出来,既凌厉,又十分的迅捷。

    他的这一打法,刚才我在台下的时候,就已经见识过,连那名抗打击能力超强的京城学生,都扛不住他这样连续击打,我这个有伤在身的人,自然更加的不敢Y扛,于是,我只能围着擂台,躲闪。

    眼下,擂台上显然造成了一个局面,那就是,日本学生一直追着我暴打,我没有还手之力,只有躲避的份。

    其实

    ,即便只是躲避这日本学生的拳脚,也不是那么顺利,我J乎是将风爷教我的步法给极致的施展了出来,才勉强躲过了他的连续击打。

    而台下的观众,不知道这日本学生强劲到了一定的地步,他们也看不出我步法的巧妙之处,总归,在他们眼里,我就是在逃跑,毫无还手之力,于是,大家都忍不住愤怒的骂起我来。

    我无心理会台下人的反应,依旧是在闪避着日本学生的攻击。

    先前我在台下,根本就没有看出他的破绽,他的力道很绵长,完全没有累的迹象,而我,想要赢他,必须要出奇制胜。

    就这样,日本学生不断的追着打,我不停的游走闪避,但,我一直在寻找着机会,能够将对方一击击中的机会。

    很快,一分钟就过去了,日本学生越来越愤怒,速度也越来越快,招式也变得更加的凌厉,而,三分钟过去了,终于,我被他给一拳打中,砰的一下,我的身形就飞到了擂台的边缘。

    这样僵持着,日本学生打的不累,我躲避的都要累了,尤其是我紧绷的神经,投S到身T上,无比的疲惫。而他打中我的这一拳,正好打在了我腹部受伤的地方,虽然伤口上了金疮Y,但被重新轰击了一下,鲜血还是冒了出来,嫣红的血迹,透过纱布,染上了我的衣F,我疼的额头上冷汗直冒,甚至,身T都有些痉挛。

    台下的人,镇住了,在他们看来,我已经彻底完蛋了,因为,此刻的我,已经如同死狗一般,被击的倒在了地上。而那名日本学生,正霸气的迈着大步朝我走来。

    他一边走,一边低声对我道:“秋小白,我是看出来了,你是练腿功的,但,你这个逃跑专家,让我足足打了你三分多钟,这让我很没面子,我十分的生气,所以,接下里,我只能一拳送你归西了。”

    话音一落,日本学生已经走到了我的跟前,他没有多余的动作,直接一击爆拳,自上而下的向我打来,他所打的,是我心脏的位置。

    这么重的一拳,如果真击中了我的心脏,那么,我的肋骨断裂都是小事,只怕,我的心脏都要受损。

    这一瞬,台下的惊呼声倏然响起,有的人,甚至害怕的闭上了眼睛。

    而此时的我,浑身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我不敢分神,更不敢耽搁,在眨眼间,我双手双脚并用,迅速的往后面挪了挪,于是乎,日本学生的拳头落空了,他没有击中我,他的拳头,直接轰击在擂台上,发出一声巨响,我感觉,整个擂台都震动了。

    瞬间,日本学生就龇起牙咧起嘴,不过,他不是疼的龇牙咧嘴,而是愤怒,很深的愤怒,甚至,他的眼里,迸发出了猛烈的杀气。

    而我,不敢迟疑,趁此之际,立即就飞快的从地上站起,然后,一个梅花步,瞬间移身到了日本学生的身边,他作势就要向我打来。

    机会,就是现在,我迅速的转身,从侧面对准他的脑袋,猛地打出了一拳。

    这一拳,带着我的激动,带着我的压抑,带着我的愤恨,带着我这J分钟的蓄势,带着我全身满满的力量,击中了日本学生的头,这是最为猛烈,最为强劲的一拳。

    立即,日本学生的身形,直接被我打的飞了起来,一下子就落在了擂台之外。

    他疼的都晕晕乎乎了,那散漫的眼神也投向了我,他的嘴蠕动着,但最终,也只是说了一两个字:“我你”

    寂静,死一般的沉寂,全场都被我这突如其来的猛烈一拳给怔住了,全场都被这个意外的结果给震到了!

    而,仅在下一秒,忽然间,全场沸腾!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