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没人能救得了你

    我的声音很冷很冷,亦如我释放出来的冷冽的杀气一般,冷到了骨子里。

    听到我的话,刚才打了我一记狠拳的青龙,忽然面Se一凛。显然,他很在意我,立即,他便冲着他那方的人大声喊道:“速度解决剩下的这J个小鱼小虾,林枫才是大头,我们合力杀了他。”

    看来,实力与我一般高强的青龙也不想再跟我单打独斗了,他是准备群起而攻之杀了我。

    而,他的那些手下,听到他的命令,立马迅速的行动了起来。

    只一个眨眼间,六子和另外一名小弟的身躯也倒在了血泊之中,而唐送的状况,也变得岌岌可危。

    看到这一幕,我已经忍无可忍,X腔中的那G气。瞬间就爆发了出来,突然间,我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嘶吼,伴着这一声吼,我的身形直直的朝唐送所在的位置飞速冲去。

    其他的小弟都已经殒命,我没有办法让他们起死回生,但,唐送还活着,我就要竭尽全力去救,他是我忠心耿耿的得力助手,更是气神的孙子,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一定要把他给救下来。

    这时的我,看起来J近暴走,但,实际上,我的状态却没有受到影响。在愤怒的刺激之下,我甚至把实力更加完好的展现了出来。

    我的身形这么一个冲刺,瞬间就从青龙与朱雀两人中间的空档冲了出来。

    青龙见状,身形一顿,下意识的要向我扑击而来,而另一边的朱雀,反应稍微慢了半拍。但,她的手中有武器,而且是远程型的,霎时间。她就挥动了手中的铁鞭,直直的向我击打而来。

    而此时,我是背对着朱雀的,她处在我侧后方的角度,我虽然在移动,但,我能够敏锐的感觉到朱雀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还有她鞭子上迸S出的猛烈杀机。<script>s11();</script>

    我的身形停顿了下,但,我连头都没有调一下,直接就伸出手,朝后猛地一抓,霎时间,我就将朱雀的鞭子给抓到了手中,鞭子上锋利的刀刃,割开了我的手掌,鲜血汩汩的流了下来。

    但,我像是没有感觉到疼痛一般,不仅没扔掉鞭子,反而,我的手上更加的用力,猛地一拉。

    这就好比,我在对着刀子使力,如此一来,我手上的伤口,变得更加深了,鲜血,淋了一地。

    不过,朱雀终究是个nv人,她的鞭子吊诡,但,力道较之玄武与青龙,却是相差甚远,我这么一拉,她的身形,情不自禁的就往前踉跄了下,手上一松,鞭子便从她的手中脱落。

    我再次用力一拉,鞭子犹如一条灵蛇一般,迅速的被我给拉到了手中,这一瞬,我没去理会青龙与朱雀,而是把朱雀的鞭子,当成是自己的武器,奋力的杀进了前方的人群之中。

    青龙白虎朱雀,每一个都不是好惹的货Se,我单独和他们打起来,想要赢一个,都必须要费很大的功夫。但,到这一刻,他们这边还有二十多个手下没有倒下。

    他们这些手下的实力,跟我相比,那差的就不是一点半点了。

    本身高超的实力,加上手持利器,我如虎添翼,冲进人群之中,我遇人杀人,毫不手软,顿时间,敌人就被我杀的人仰马翻,哭爹喊娘。

    我使用朱雀这鞭子,没有她那般花销,就是利用上面的利刃伤人,P刻之后,对方起M有十个人被我给放倒到地了,他们的身上,要么是致使他们失去战斗力的伤口,要么是取他们X命的伤口。

    而我的身上,被敌人挥洒的鲜血给浸透了,完完全全就成了一个浴血奋战的人,现在,唯有杀戮,才能够让我的愤怒之气得到发泄,才能够让我感觉不再那么压抑。

    没一会儿的功夫,我便杀到了唐送的跟前。

    此时的唐送,整个成了一血人,有敌人的鲜血,也有他自己的鲜血。他的衣F破了多处,身上有许多的伤口,P开R绽,显得有些触目惊心。若不是有Y气功罩着,恐怕,他已经和其它的小弟一样,早躺在地上了。

    在我赶到之际,唐送正杀的跟个疯子一般,他的眼中只有杀戮,甚至有点迷失了自己,感受到我的到来,他下意识的把我当成敌人,挥刀就朝我劈来,我一把扼住他的手腕,道:“唐送,是我!”

    唐送怔了下神,继而喃喃了句:“天天哥!”

    说着话的时候,他的语腔有点低沉,十分的痛苦,就连他的眼中,也变得S润了,我知道,他是在惋惜死去的兄弟们,我的心里,何尝不是如此,只是,我没有表露出来罢了。

    不过,我和唐送相同之处在于,我们都十分的愤怒,对眼前的这些敌人,有无边的愤怒。

    突然,我感觉到一道凌厉的刀锋,从唐送的背后,向着他劈来,原来,是白虎动手了,我和唐送愣神的这一刻,并没有停止战斗,但,却被白虎给抓住了机会。

    他用的是一把P刀,速度快捷,刀势凶猛,直取唐送的脑袋,我下意识的推了一把唐送,边喊道:“小心!”

    但,还是迟了,唐送在我一推之下,避开了白虎刀势的锋芒,但,他的肩膀偏胳膊处,还是中刀了。

    白虎的这一刀,直接砍进了唐送的身T,恐怕,已经伤到唐送的骨头,因为,他的手臂都下垂了,哪怕白虎再用点力,唐送的这手臂,就很有可能会掉落下来。本来,唐送就身受重伤,经此沉重一击,他疼的连叫都叫不出来,双眼翻白,直接就晕眩了过去,栽倒在地上,生死不明。

    我心中一震,愤恨汹涌而来,化作了滔天的杀气,猝然间,我一甩手,将手中的铁鞭向着白虎直使了过去,白虎举刀格挡,挡下了我的攻击,但,我的步伐使用开来,一个闪身,靠近到了白虎的身边,直接用鞭子跟他近战在了一起。<script>s11();</script>

    白虎的这把刀,虽然是他从地上顺手捡的,但,他使用的非常顺手,俨然就成了他身T的一部分,忽左忽右,刁钻过人,威势勇猛,面对这样的刀势,我要么用铁鞭阻挡,要么闪避,饶是如此,我的身上也多了J道血口,鲜血流的更多了。

    但,我浑然没有在意,现在的状况,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受伤流血,已经成了不可避免的一个环节。

    鞭子对刀,近身战,对我非常的不利,但,这个时候的我,真的是把自己的无限潜能都给发挥了出来,我将武术,融入到了鞭子之中,起到了不小的作用,虽然,我现在还没有伤到白虎,但,我在等待着契机,一个一击致其X命的契机。

    我和白虎打斗的这一幕,显得既凌乱,又不失华丽,这让周围的一些敌人看呆了,这个瞬间,他们根本无法见缝cha针,只能伺机而动。

    忽然,当啷一声,我手中的铁鞭,居然被白虎的刀给砍断,我继续阻挡,又被砍断,我的手中,霎然间多了许多的刀刃,就在这时,白虎又是一记猛刀砍来,这个时候的我,手中的鞭子,已经没有了砍杀之力。

    但,我要的就是这个时机,猛然间,我一个游步,身形向后倒退了一步,接着,我将手中的刀刃,全部对着白虎打去。J声铁器J接的声音,其中两个刀刃被白虎用刀给打落,但是,却有另外两个刀刃,尖头直接没入了他的身T。

    这就是我的威力,飞刀的威力,我完全是将断开的铁鞭刀刃,当成是暗器使出去了。

    白虎的身形不禁一顿,但,他不愧是四大护法之一,虽然受了重伤,但他依然对着我捅杀了最为猛烈的一刀,呲,一声轻微的细响,白虎的P刀穿T而过,但,他不仅没有高兴,而露出了一丝骇然的表情。因为,被他刺

    穿的人,不是我,而是,我猝然间拉过来的一名敌人。

    这名敌人刚才有点怔神,而这一瞬间,他已然变成了一个死人。

    现在,就是我的机会,我对着这个拉过来挡刀的敌人,猛地一用力,让他的身形撞击到了白虎,而我自己,趁机冲上前去,直接把刚才cha在白虎身上的鞭子刀刃,全部cha入了他的身T之中。

    这鞭子有十多节,除了两节掉落到地上,其它的尽数被我打入了白虎的T内,这种情形,不亚于将数把钢刀,打入白虎的T内。

    白虎的身形彻底怔住,甚至,就连他的嘴里,也流出了鲜血,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死了,似乎都有点死不瞑目,我想,他打死也没有想到,自己玩刀玩的如此生猛,最后,却是死在了刀下吧!

    从和白虎开打,到他死的这一刻,其实只有很短很短的时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霎时间G掉白虎,已经算是我占了先机,然,不待我松口气,正冲过来的青龙,忽然发出了一声悲怆的冷啸,看样子,白虎的死刺激到了他,他已经愤怒的青筋都暴露了。

    这一瞬,他正和朱雀一起朝我猛冲而来,周围那些伺机而动的敌人,也一G脑儿向着我涌来,瞬间,我就被包围了。

    我虽然G掉了白虎,也杀了对方十来个人,但,我本身也受了不少的伤,即便不至于致命,也因为血Y的流失,而战力亏损。

    但,对方的阵营之中,青龙和朱雀,都没有大碍,另外还有十余名小弟围在我周身,这样的局面,我应对起来,简直不是一般般的困难。

    我不敢托大,飞快的就从地上拿了两把开山刀,然后瞬间将自己的衣F撕开,分别将两把刀给包裹在手上,随即对着敌人砍杀而去。

    双刀,这是我在华夏武魂练习武器的时候,特别练习的一种打斗手法,这种手法非常的难练,但,练好了的话,可以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在阻挡的同时,可以攻击,在一定程度上,也增加了打击的范围。<script>s11();</script>

    而,这种攻击手法也有个缺陷,那便是对T力的要求非常之高,若在平时,我可以支撑很长的时间,但此刻,我身上有伤,流血过多,恐怕,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变得有些T力不支。

    我没有细想这个后果,手持双刀,舞成了刀花,不断的对着周围的人进行杀害,对放剩下的小弟,都是死忠,根本就不怕死,他们以为我是强弩之末,什么都不顾便都冲击上来,但,这造成的结果就是,他们很快就被我杀倒在地,有的死了,有的重伤不起。

    至此,现场就还剩下两个人,一个是青龙,一个是朱雀,这也是最为难缠的两个角Se,尤其是青龙,他的战力,可是不亚于我的存在,而现在,我的战力减损,他的实力,更是到了我之上。

    这个时候,青龙已然怒目圆睁,脸肌chou搐,杀气迸发,明显,他已经处在了暴走的边缘。

    突然,青龙厉喝了一声,身形高高跃起,我举刀就要攻击他,但,恍然间,他的手中多了一把刀,这是一把军刀,但比一般的军刀要大了许多,而且,它的刀身非常的薄弱,却异常的锋利。

    慌忙间,我赶紧举起另一把刀招架,当啷一声响,在两把刀J接的瞬间,火花都迸发出来了,而我手中的刀,顷刻间就断成了两截。

    我虎口一麻,一看,上面居然出现了血迹。

    青龙太厉害了,配上武器的青龙,更加的厉害。

    我虽然暴怒,但,不代表我已经失去了理智,立即,我的身形便后退了下。

    而青龙,一击之后,没有趁胜追击,他忽然立在了原地,目光冷冷的瞪视着我,狠声道:“天上地下,今天,没人能救得了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