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父爱无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都市强者有声小说,要看小说在线收听!
    最后一瞬,眼中虽然晃着两道身影,但我的意识还是不由控制的被chou离了,整个人又一次陷入了昏迷状态。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暗了。而我,仍然躺在那个陌生的房屋里,不过,我知道,这个房屋虽然陌生,但,我的父亲和林家管家曾经在这里出现过,所以,这里是非常安全的。

    此刻,我的头,不像先前那么晕眩了,但身T还有些使不上力气,我看了下身上的伤口,已经被重新处理过了,似乎好转了些。而,我的肩膀、X口、腹部三个部位的紫迹象还存在着。只是,不像先前那么严重罢了。

    而且,我感觉,中毒的地方,没有一开始的时候那么疼痛和麻痹,我的静脉,也感觉不到金针的存在。

    这时,突然一道沧桑的声音传来:“你醒了!”

    我循声望去,这才看到,朦胧光线之下,有一道背影,负手而立在窗前。

    他正怔怔的望着窗外。跟我打了这一声招呼,他便悠然的转过了身,看向了我,而这个人,是我的父亲。

    虽然。我父亲表面上不苟言笑,有些严谨,表现出来的也总是淡漠,但,我见过他不为人知的一面,所以知道,他是个外冷内热的人。其实对我是十分的关切。

    当下,我便回应道:“父亲,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昏迷多久了?”じじ,谢谢!

    父亲淡淡的看着我,道:“这里是林家庄园内祠堂后院。除了我和管家,不会有人到这里来,你安心的养伤,其它的,不用多管。你所中的毒非常独特,而且毒已经攻入血脉,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够毒愈。”

    原来,这里是祠堂的后院,也就是父亲日常所呆的那个地方。

    我有些恍然,这里,是林家重地中的重地,大概是最安全的地方了吧,只是,我身上这毒,当时,在被朱雀暗算了之后,我就对此感觉到绝望了,之后,我又J番用全力,趁机杀了青龙,毒肯定更深入了。

    在晕厥的时候,我就觉得我肯定是毒入膏肓了,朱雀特意搞出的毒Y,肯定是不凡之物,而,眼下我还活着,简直就是个意外的惊喜,没有想到,我居然还有毒愈的可能,这不由的让我内心产生一丝欣喜。

    只是,在欣喜的同时,我又不禁疑H,我这毒,是谁帮我解的?

    既然这里只有父亲和管家能够进来,那也就是说,不是我的父亲,就是管家?

    想到这,我心里一怔,立即朝父亲看去,但,他在跟我说完话之后,身形就已经转过,此刻,他已经走到了房门口,这个瞬间,他的背影落在我的眼里,显得有些颓然,就跟耗费了很大的气力一样。

    到此,不用猜我也知道了,是我父亲帮我治愈的,可能,也只有他这样深不可测的高手,才能在我中毒很深的情况下,将我从鬼门关救回来吧!

    不自觉地,我的心里开始充满温暖,父ai无言,父亲对我付出了那么多,却是什么都没有说,这是一种源自于血缘牵连的大ai。

    纵然,在进入林家以前,我对我的父母一直有介怀,觉得他们不该抛弃我,让我承受那么多的痛楚,但,到了此刻,我真正的释怀了,彻底的释怀了。

    就这样,看着父亲的背影消失在我眼前,我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怔怔的盯着门口发呆。

    过了一会儿,老管家走了进来,他给我带来了新的衣F,还给我打了盆水,让我洗漱用。

    父亲讳莫如深,不喜多言,我只好把之前的问题,再抛给了老管家,对他问道:“管家,我昏迷多久了?”

    老管家叹了口气道:“三天!少爷,您已经昏迷过去足足三天了,这三天,基本上都是老爷在陪伴你,你身上的伤口是他更换的,而且,他为了治毒,用尽办法,消耗极大,现在去休养了。”

    闻言,我的脑袋嗡的荡了一下,已经三天了,我没想到,接连三天,我的父亲都在照料我,还如此的细微,甚至因为帮我治毒,让自己身T受损耗。想到这,我心里的那G暖意更深了。

    过了一会儿,我的思绪不

    由自主的拉回到了三天前的那场突如其来的恶战,那真是我经历过的最为惊险的一场战斗,更重要的是,青龙白虎朱雀这三个领头人,是我对敌过的最强劲的高手,想要打败他们中的一个,我都十分的够呛,尤其是青龙,他的实力一点也不亚于我,而最终,一下间与三人对战,我却还活着,这,实在是运气nv神的眷顾,上天的恩赐。

    不过,也因为这一战,我付出了无比惨重的代价,我身上的伤势,没有十天半月是不可能痊愈的,更为重要的,就是我所中的毒,即便是被我的父亲治过了,我还是感到有些不适,但不知,这会不会影响我以后的战力。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四大护法的实力,让我感受到了自己的不足,很久以前,我就知道紫衣男子的无比强劲,如今,他手下的四大护法,尚且有这样的实力,那么,他究竟是有多么的强大啊!

    我的心里在思忖着,而,我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止,在老管家的帮衬之下,我完成了洗漱。

    到此,我又忍不住想到了我的那些个兄弟,一想到他们当时的惨状,我的眉头就不由的皱起了,心中有G难以言喻的痛楚。

    我不禁对管家问道:“管家,我的兄弟们情况怎么样了,他们中应该有人还活着的吧?其他人的尸T呢?”

    这话,我问的有点心虚,毕竟,当时的情境我是亲眼所见,我看到兄弟们都倒在了血泊中,很有可能,就是全军覆没。现在,我的心里,还抱着侥幸的想法,实在是因为,我的内心深处,不想也不敢去面对残酷的现实。

    对于我的问题,老管家只是轻微叹了口气,继而道:“我到了那边的时候,发现有J个人虽然受伤惨重,但,还有三个人没有死,留着一口气,我从您的手机中,拨打了一通电话,他们被接回山庄去了。”

    有三个人没死!

    听到这,我心里的喜悦立马涌了出来,虽然仅剩三个人,但我还是恨兴奋,这是不幸中的万幸,真是太好了。

    我想起来了,当时,唐送受伤颇多,最后,他被白虎重刀砍倒,晕厥了过去,但,如果及时得到医治的话,他应该没死。这也算是老天的一个眷顾。

    我挣扎着想到我的动作,赶忙扶了我一把,同时,他对我问道:“少爷,您这是要G嘛啊?”

    有三个兄弟活着,聊胜于无,这无异于在我低落的心情中注S了一剂兴奋剂,我看着老管家,开口道:“管家,我的伤势和中的毒虽然没有痊愈,但,也不能总在这床上躺着,已经过去三天了,如果我一直呆在这里,跟废物有什么不同,恐怕,就算是好了,也会给身T留下诟病,所以,我想要出去活动活动。”

    令我诧异的是,老管家听到这话的时候,他的眉头,情不自禁的就紧蹙了起来,稍后,他对我道:“少爷,我劝您还是在这里休养,就算是活动,也只在外面的院子里走动,不要出去。”

    这话,让我非常的疑H,我是林家的少爷,就算是以后,也是家主的有力竞争者,很有可能就是林家下一届的领头人。这整个庄园,都是我可以自由走动的地盘,但,老管家为何要让我只在这后院活动呢?

    我带着疑H的目光,紧紧地盯着老管家,我觉得,他这么说话,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蹊跷的。

    对视到我的目光,老管家看出了我心里的疑H,不得已,他只得对我说出了情况。

    原来,三天前,老管家带人去救我,在把我给救回林家庄园的时候,庄园内因此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不少的人都看到了我的惨样。

    有人关切我这个少爷,有人,却是将冷嘲热讽给释放了出来。

    当时,我已经是半死之身,那些对我有敌意,或者是对我不屑的人,要说之前,他们表现的还有些晦涩的话,那么,在这三天之内,他们的嘴脸已经完全显现出来了,有骂我废物的,有诅咒我死了算了的,有说我成不了大器各种都有。

    而,老管家不希望我现在出去,就是因为,我现在是病态之躯,他不想我面对这样的冷眼冷语,避免心情受损。

    听到这些,我不由的深吸了一口气,看来,我虽然是林家宗家的少爷,但,

    这整个家族之内,对我不待见的人,还是挺多的嘛!

    我大哥林萧,主文,而我,实力强劲,支撑起了宗家的枝G,我有希望继承我父亲的大统,只怕,现在很多人都在心里诅咒我就这样死了才好!

    但,越是如此,我就越,我倒,这些巴不得我死的,到底是些什么人。

    我若是一直在这里,那才是真正的废物。

    对于此,其实,以我的心境,我完全可以做到内敛而不在意,这样,或许对我养伤真的好些。

    但,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我若不声不响,就不是隐忍退让那么简单了,而是怯弱,而我的目标,是要成为一个至强者的存在,艰难险阻都不畏惧,我又怎么会害怕流言蜚语?

    这,或许就是我的武道!

    老管家是父亲的心腹,一个令行禁止的忠仆,对我关ai如待孙子一般,在我坚持之下,他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就扶着我下床,向着外面走去。

    只是,他还不忘叮嘱我说:“权力与地位的相争,自古有之,上到王朝,下到家族,都有先例,少爷,你看开一点,千万不要随便动气。”

    我点了点头,以示明白。

    迄今,以我的阅历,我对此看的的确比一般人通透。林家,既然是以武为尊,那么,自然比的就是谁的拳头最大,而不是谁吵闹的声音更响。

    到了外面,现在虽然是晚上,但是,林家的庄园之内,依旧灯光辉煌,亮如白昼。

    而,我的出现,很快就引得了别人的注意,一些下人,还有一些看好并支持我的人,都过来对我W问,表示关怀之意。

    但,更多的,却是那些暗暗敌对的人,像之前我遇到的在庄园内遛狗的林坤,他和一些人就对我冷眼嘲讽,说就凭我这样的废物,还想要和他们竞争家主之位,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这些人的嘴脸,确实十分可恶,我健全的时候,他们的言语尚且不会如此直接,而今,我落难了,就连走路都要老管家扶着,或许,他们下意识的就以为我没有希望了,所以,变得一点的避讳都没有了,甚至,都没把我给当成是宗家的少爷。

    对于这些人的所言所行,我遵行了老管家对我的叮嘱,没有动怒。

    但,我将他们记在了心里,这不是忌恨,而是,我要做家主,我要用现实,闪亮的打他们的嘴脸,到时候,我要以我的实力,让他们真正的臣F,让他们知道家主的威严。

    我和老管家,并没有在这些人的跟前停留过多的时间,接着,我们便走开了,他们以为我是被他们说怯了,冷嘲热讽的声音,变得更甚。

    但,我的心境却变得无比平和了。

    慢慢的,来到我平时练功的地方,我忽然对老管家问道:“管家,家主的竞选,究竟是在什么时候?”

    老管家微微颔首,回应道:“年关将近,来年开春的时候,就是常例中的家主竞选之时,也就说,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闻言,我情不自禁的倒chou了口气。

    时间,真的不多了,不知道,到时候,我身上的伤势和毒会不会彻底的痊愈。

    坦白说,我有些担忧,因为,我现在的伤势如此之重,指不定,在好了之后,身T也会有负荷。

    不过,家主之位,既是我父亲的旨意,也是我自己内心深处的意愿,我,志在必得。

    正当我这样想着,突然,我的手机震动了起来,老管家立即把我的手机给拿了出来。

    我一看,居然是白mao刘行打来的。

    我眉头稍皱,前些天,刘行被我派着暗中调查京城四少之首的信息,那么,他现在打电话给我,难道是说,他已经查到那个大少是谁了?

    我忙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立即传来了刘行的声音:“老大,经过我一番费尽苦心的盘查,虽然,我没有查出京城四少之首的真面目,但,我发现了一些端倪。”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