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白发老者的感叹

    在第四场对战选手名单宣布之后,林炫显得特别的兴奋,他甚至是狂呼着往擂台上冲去,很快,他便率先到达了擂台之上。最终。他的目光,盯向了我,与我四目相对,从他的眼神之中,我看到了炽热的光芒。

    这是一G战意,狂烈的战意。

    这个林炫,倒是挺有意思,是个另类,看他这副模样,与其说,他是为了家主之位的争夺而来,不如说,他是为了比武而比武,搞不好,他还是个真正的武痴。

    面对这样的对手。同样作为痴迷武术的我,T内也不禁涌动着一G战意,很快,我的气势,便无可抑制的外泄了出来。

    自华夏武魂出来之后,我先后经历了力战黑夜组织的四大护法,生死相搏栾宇带来的八大金刚武士和驼背老者,但,那也是一个月之前的事情了,现在,我到了顿悟的境界,实力有了飞一般的提升。而,除了上一场对战有些外强中G的林坤,我还没有进行一场正儿八经的战斗。

    眼下,这个林炫,他所会的武术,比我之前会的都要多,从他在台上的表现,也能够看出来。他是个十分厉害的角Se,我也狂烈的想要跟他一战,从而定位一下,我现在的本领,到底是处于什么地步。

    我和林炫的反应,尚且是如此,而,观众席上的各人,那就更加不用多说了。

    许多的人,听到接下来就是我和林炫的比武之后,都情不自禁的倒chou了一口气,他们的期待之情,溢于言表。我和林炫。都是他们关注的焦点,此刻,他们不禁都议论起来,我和林炫,到底会是谁输谁赢。

    不过,相比于林炫的欢脱,我表现的沉静多了,他是一边狂呼,一边雀跃着冲上了擂台,而我,是保持着不紧不慢地姿态,走上了擂台。

    林炫的强悍,自不必多说,但现在,即便我表现的很稀疏平常,也没有人会轻视我,毕竟,刚才我没费多大的力气,就打败了林坤,那已经充分的彰显出了我的实力。

    到了台上,我的身形与林炫相对站立,他的面上,仍然保持着喜Se,不过,对比于林坤的粗暴,他显得很有涵养,他先是对我施以一礼,继而道:林枫,我早就想要和你打上一场了,我可以看得出,你上一场还没有出全力,就打败了林坤,谢天谢地,让我和你都在实力饱满的状况下,能打这一场,不过,等会比武,我可不会让你的哦!<script>s11();</script>

    林炫激动的一口气说了这许多。

    而我,只轻轻对他点了点头,道:我也很想知道,你的真正实力到了什么地步,所以,我也不会让你的。

    一旁的裁判,此刻都没有急着宣布比赛的开始,我听到他发出了一声细微的自言自语:今年的林家家主大选,比往常的比武,都要精彩许多,实在是让我大开眼界。

    说完这话,他才走上了前,吹响了哨音,举手落下,正式宣布了比赛的开始。

    顿时,我和林炫,便都收敛住了气神。

    此刻,观众席上,还有各种各样的声音,但,我已经听不到了,我的眼里只有我的对手,林炫,还有我自己。

    林炫亦是如此。

    不过,我们两个人,谁都没有立即先动手。

    稍倾,林炫的脚步才忽然动了,但,他不是对我攻击,而是围绕着我转了起来。

    面对他这样的一个怪胎对手,我没敢托大,也跟着转了起来。

    我们两人,就这么围绕擂台转着,谁都没有先动手,但,我们的目光,都紧紧地盯视在对方的脚步上。

    &n

    bsp; 在不知不觉中,我们两的脚步变快了,非常之快,快的能迷住人的眼睛。

    令我诧异的是,这林炫,他的步法,也练得非常厉害,已经到了丝毫不低于风爷的地步,换句话说,单从身形移动换位,和速度上来说,他跟我已经不相上下了。

    正在我惊诧之间,林炫,终于对我动手了。

    他是在施展步法的同时对我动手的,他丝毫不受到影响,或拳或掌,其中,还夹杂着一些爪功,和擒拿技、关节技!

    短短的十J秒时间,他对我攻击不下于二十招,而,不可思议的是,他这二十招,招招不同,可以说,每一招都有迹可循,都是一门武术。

    换言之,在首次照面的须臾之间,他已经对我施展了二十多种武术。

    怪胎,实在是怪胎!

    纵然,我会的武术也不少,我的境界得到了升华,但,我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打斗方式,一时间,我吃了点亏,我的X口,分别挨了林炫的一拳和一掌,而我双臂上的衣F,也被他给撕坏了,甚至,还渗出了一丝血迹。

    如此看来,林炫不仅所会的武术种类较多,而且,每一门武术,都被他练到了臻极入致的地步,此外,他的力道也不差。

    能将这么多的武术混合在一起,还运用的如此流利,除了用武学奇才来形容他,我实在是想不到其他的形容词。对于这一点,我自愧不如。

    更可怕的是,我都还没反应过来,而林炫,在施展完了手上的功夫之后,又开始施展腿上的功夫,他的每一招,依旧是一门武术,将十多种腿功给淋漓尽致的表现了出来。<script>s11();</script>

    这样一来,我更加应接不暇了,我的身上被他给踢到了J下,疼痛难耐,而我的身形,更是在闪避和应对之中,变得狼狈不已。

    不行,这样下去,根本不是办法,我觉得自己一上来,就有些心烦气躁了,没能够沉淀心思,所以,根本没法将自己的境界给施展出来。

    这才是第三轮的比武,距离我问鼎冠军的宝座,还有一些距离,我绝对不可以落败在这里。

    但,我刚要沉淀心思,就在这时,稍稍歇口气的林炫,又已经对我进行了了新一番的攻击,而且,他这回的攻击,与先前的又有所不同,是拳脚并用,非常的凌厉,每一秒,他都至少使出了三种武术,每种武术之间,他都衔接的恰到好处,没有半点的停顿不说,也没有半点的生Y。

    我的天,他可是会接近四十种的武术,按排列组合的话,他可以施展出很多的招式,这样的攻击方式,也算是他的独创法门了,即便他现在没有达到将所有的武术融为一T的地步,他的实力,也在这个门槛之外了。

    至此,我的身上已有不少地方,被林炫给攻击到了,疼痛,非常的疼痛,重要的是,我J乎就没有什么可趁之机,不是躲闪,就是抵挡,就算是零星的攻击,落在他的身上,也没能奏效。

    不知不觉,我因为不断躲避林炫的攻击,已经在擂台上转了一个圈了。

    林炫打的不累,我闪避的都要累了,尤其是,我的神经,半点也不敢有所放松。

    这种感觉,十分的窝囊,我打的太压抑了,甚至,我的内心深处,都有些愤怒了。

    擂台之下,观众席上。

    众人彻底被林炫的表现给惊住了,每个人都发出了惊呼声。我和林坤林炫,之前都是被各人所看好的高手,但,现在,在众人眼中,林炫打我,比我刚才打林坤,要惊艳的太多太多。

    的确,

    林炫,真的很强,不是一般的强!甚至可以说,他的实力,已经远超了我从华夏武魂出来的时候,是我迄今遇到的最为强劲的一名对手。

    这个时候,我已然听到有人说,林枫要被林炫打败了,而且,他会输的很惨。

    而,我就在这一个岔神之际,被林炫一记狠拳,打在了肩头之上,我的身形,节节败退,一个不稳,差点没摔落到台下。

    突然,林炫放弃了对我的攻击,道:林枫,这样的你,可不是真的你,难道,你就这些能耐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场大选,你可就失之J臂了!

    这话,让我的心里一紧,我可是奔着冠军而来的,怎么能就此输掉,我有点着急,有点暗恼,但最终,我的心思,沉淀了下来。

    战斗,还在继续,我还没有输,甚至,我的真正实力,还没有发挥。

    我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误区,从与林炫打斗的一开始,我就被他各种攻击给扰乱,扰乱的不仅是我的身形,还有我的心智。

    林炫的话,如同当头喝B,乍然间,把我给喝醒了,没错,我该发挥出,自己的真正实力了。

    想毕,我对着林炫感激的点了下头。

    继而,我做了一个让全场都感到惊诧莫名,甚至是有些白痴的举动,那便是,我深呼吸了口气之后,突然闭上了眼睛。

    有人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惊叹道:林枫这是要G什么?莫非,他是被林炫给打疯了不成?<script>s11();</script>

    立马又有人发出同样的疑H,附和道:就是,他睁着眼都打不过林炫,居然还闭着眼,不会是被打成神经病了吧?

    诸如此类的议论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而我,就跟没有听到一样,心思,完全沉浸了下来。

    林炫的攻击手法之多,数不胜数,与其看着眼花缭乱,心智受影响,不如,我闭上眼睛去感受。

    林炫,似乎也看出了我的意思,他情不自禁的道了一句:很好,这才是我想看到的林枫,接招吧!

    J乎是话音一落,林枫就如同一阵风一般,再次靠近了我,而,他的拳脚,再次如同疾风骤雨一般,从各个刁钻的角度,向我攻击而来,较之刚才,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这一切,不是我用眼睛看到的,而是用我的感官,感觉出来的,或者说,是用心来看的。

    我站在原地没有移动身形,我也没有去想林炫的招式,我J乎只是感受到他出什么招式,我的身T,就下意识的对他做出了应对之策。

    可以说,林炫的打斗,无比的华丽,而我的打斗,毫无章法,但,就是这样的局面,我的状况,明显的改变了不少,至少说,我能够应付得过来,不再狼狈。

    但,林炫不愧是个武学奇才,他看我展露出真正的本领之后,他在攻击之上,也做了一些改动,不时的,他会做一些变招,或者是用虚招。

    这让我吃了不小的亏,但是,我以静制动,很快,我便适应了这个过程,甚至,在林炫用虚招的时候,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他感觉不到我是在攻击,还是要被他攻击到。

    这样的场面,足足进行了五分钟。

    五分钟,时间并不算长,但,我的身上,已经完全被汗水给浸S了,奇怪的是,我却很享受这样的境地,可以说,我完全沉浸在了其中,我的武学境界,完好的T现了出来。

    而,长此以往,很快,我就琢磨出了林炫的攻击模式,但他,却没有琢磨到我的模式,吃不透我。

    在攻式上,林炫,已经再没有太多的花样,都到了一个临界点,一个没能打败我的临界点,转而之,他在攻势上,有所加大。

    但,攻势,本来就是我所擅长的所在,林坤和玄武在这方面也十分的突出,但他们都没能打败我,此刻,林炫依旧是如此。

    终于,在林炫猛烈的一拳打击我的时候,我下意识的使除了太极中的四两拨千斤,将它给拨到了一边,而随即,我一个扫腿,林炫身形跃起,我猛地一拳轰击出去,同时,用手拉住他的衣F,再次一拳。

    林炫受伤了,他的身形,堪堪就要落下擂台,只要我再添上一拳,他必败无疑。

    但,这时,我拉住了他,没有再打。

    我睁开了眼,看到此时林炫的双目中,露出了一丝慌乱之Se,我手上一用力,把他给拉上了擂台。

    林炫不比林坤,他对我没有表现出恶意,算起来,他刚才对我挺敬重,还提醒了我,我自然要以德报德。更何况,我和他,都是林家子弟,身上,流着一样的血Y,没必要搞得你死我活。

    而林炫,也没有趁机攻击我,他重重的呼了口气,眼神之中,露出一丝颓然之势,似乎,又多了一份释怀。

    我看不懂他这样的神Se,我也没有急着动手,我在等待,等待着他对我再度出击,而让我有些意外的是,他没有再打,反倒低声喃喃了句:我输了!

    说着,林炫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将我的手给高高举起,示意着全场,我,是这场比武的胜者。

    <script>s11();</script>    台下的观众,早就看得如痴如醉,先是林炫惊艳住了他们,继而,是我的不同凡响,震撼住了他们,所有人都陷入了讶然之状,就连议论声都没有了。

    但,到了这一刻,全场立即沸腾起来了,整个跑马场爆发出了猛烈的掌声,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丝敬仰的意味。

    没错,我赢了,不仅赢在了武功,还赢在了武德。

    一个练武的人,武力,只能排第二顺位,拍在第一的,就是武德。

    就连裁判,看向我的目光,都多了一丝敬重的意味,他再次宣布:胜者是林枫!

    在热烈的欢呼声中,我走下了擂台。扔乐以技。

    接着,又进行了J场比试,不多久,今天的第三轮比赛,便终结了。

    由于时间的问题,后面的比赛,留到明天再进行。

    坦白说,今天这第三轮的第四场比赛,我虽然赢了林炫,但,我的身上也受到了他不少的打击,而且,耗费了不小的力气,确实需要调养一下。

    夕Y西下,天Se开始变得暗淡,林家的人,和外来之人,都渐渐有序的开始退去,但,人群之中,不乏有议论我的声音,甚至,许多人的目光,都紧紧地盯在我的身上。

    至此,所有人都明白了,最后的冠军之争,是我和林泉。

    —

    同一时刻,豪华庄园,后花园内。

    白发老者正在接听一个电话,在对方叙说的过程中,白发老者的眉头越皱越紧,表情甚是凝重。

    挂断电话之后,白发老者的目光,不禁望向了紫衣男子常呆的池塘边,此时的池塘边上,空空如也,而白发老者的目光,却依旧紧盯那里,同时,他的嘴里,发出了轻微的喃喃声:没想到,葛天的实力,已经成长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了,不过,明天,他,必死无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