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林家新一代的家主

    父亲的身形顷刻间就从台下窜到了台上,而,正是由于他的及时出现,才使得我捡回了这条命。

    此刻,父亲那一声怒吼的余音。依旧在空气中回荡,显然,淡定从容的父亲发怒了,这是对林萧残害兄弟行径的愤怒,更是为自己的儿子做出如此残忍之事的愤怒。

    然而,对于父亲的愤怒,林萧似乎仍然不放在眼里,他在被父亲踹开之后,立即就迅速的站起了身,而,他连犹豫都没有,马上又迅猛的朝我冲击而来,这一幕,当真是震惊了全场所有人,谁能想到,林萧会逆天到如此地步。纵然我父亲挡在了我身前,他依旧还是要杀我。

    甚至,由于父亲的阻挡,他竟然还对自己的父亲动起了手,倏然间,这一对父子,就这样打在了一起。

    我的父亲,以前,从未在我的跟前流露过他的实力,旁人,也只是知道他的实力很强劲,但。他究竟强到了什么地步,谁也不知晓。而,他有一个隐藏的身份,是华夏武魂的校长,所以。他的实力之高深,可想而知。

    而林萧,显然知道父亲高深莫测的实力,所以,在与父亲打斗的时候,他直接用上了自己的全力,很强。很强,甚至,比他刚才跟我打的时候,还要强!

    他出招、连招、换招。每一招,都将他的实力,完美无瑕的表现了出来,不仅如此,他的速度,还有力道,都达到了令人骇然的程度。

    恐怕,他刚才在跟我打斗的时候,要是用上这G子狠劲,我根本就无法支撑这么久的时间,也绝对伤不了他。

    林萧,当真是个奇才,他让在场的众多之人,包括我在内,都对武学有了重新的认识,从他的招式之中,我汲取到了不少能让我生出感触的东西。

    但,我现在被他弄成了一个废人,即便我的感悟心境再高,那又有什么用,对于一个学武之人来说,最残忍的事,莫过于手脚被废,到这一刻,我的心已然碎成了千万瓣,那种痛苦,难以言喻。

    我努力的压制住了心头的悲伤,把注意力移到了父亲的身上。<script>s11();</script>

    我的父亲,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强者,他的实力,和他的林家家主的名头,以及华夏武魂校长的名头相称,十分的厉害,已经到了让人无法形容的地步。

    或许,因为林萧终究是父亲的儿子,所以,不管林萧的行为多么放肆,不管父亲有多么愤怒,他始终没有对林萧施展杀招,更多程度上,他是在阻挡林萧的攻击,他只为阻止林萧杀我。

    这样的格局,持续了好J分钟,林萧不仅没有感觉到吃力,相反,他有种越打越强盛的势头。

    打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了,强如我的父亲,面对林萧这样疯狂的攻势,一时间,都不免显得有些捉襟见肘。

    在旁人看来,林萧的强劲,似乎都已经超越了我父亲的存在。

    但,在我的眼中,却不是如此。我知道,父亲一直都没有使出全力,毕竟,林萧是他的亲儿子,他又如何能够下得了狠手?

    但,家主就是家主,林家一天没有易主,我的父亲,就是林家最中心的人物,他的霸气,不是别人可以肆意踩压的。

    林萧先是出奇的上台对我挑战,他所展现出的实力,已经表明了,他平时是在欺骗我的父亲,而,他刚才把我给弄成了废人,又差点杀了我,现在,他更是攻击霸道。

    我的父亲,脾气很好,平时深居简出,一般家族里的事宜,除了重要X的,他都不管理,但,这并不代表,他没有脾气,至此,林萧,已经成功的触及了他的底线。

    终于,在林萧一拳向他打来的时候,父亲不再只

    是格挡,他突然伸出手,一掌,对着林萧拍了出去。

    砰的一声响,林萧的拳头和我父亲的手掌,J乎是同一时间落在了对方的身形之上,最终,两人都不禁往后倒退而去。

    刚才打的快如踪影,难解难分的两道身形,此时终于分散了开来!

    这一击,要比刚才林萧一味的攻击,我的父亲一味的格挡,要有说F力多了,最起M,由此可见,父亲不一定比林萧的实力弱。不过,他们之间,到底谁更胜一筹,依旧是难以判断。

    但,林萧似乎是铁了心的,要触我父亲的霉头,或者说,他是要铁了心的要杀了我,他的身形刚刚退后,只是稍微那么停滞了下,随即,他又再次冲击了上来。

    而且,这一次,他不仅是要施展出自己的全部实力,还将自己的气势,给完全的展现了出来,霸道,非常的霸道,勇猛,非常的勇猛。

    他这番作为,已经不单单是要杀我那么简单了,他是要真真切切的,跟我的父亲斗上一斗。

    而父亲,这回也没有再示弱,他不跟林萧那般,主动出击,他的身形,仍然是留在了原位,甚至,他都没有摆出什么架势,他的身上,在无形之中,就释放出了一G非常强劲的霸气。

    眼看着,林萧就要攻击到父亲,突然间,父亲毫无征兆的大喝了一声,在这一喝声之中,他的脚步,猛地跺在了擂台之上,这擂台,是临时搭建的,虽然很是牢固,但,刚才我和林萧打斗的时候,擂台就出现了不少的裂缝,此番,经我父亲一跺脚,整个擂台都有些摇晃了,而,擂台上的缝隙,变得更加大了,其中,还发出了细微的声响。

    这就是我父亲的强悍,他一跺脚,这擂台都有些经受不住。

    显然,林萧很敏锐的就察觉出了父亲的霸气,还有父亲的强悍,他深知,想要B开父亲,从而对我下杀手的计划,是行不通的了,他的攻击之势,乍然间停住了,最终,他在我父亲一米开外的地方停了下来。<script>s11();</script>

    他的目光,紧紧地盯视着父亲,而,从他炯炯的目光之中,除了看出他惯X的倨傲,还有一丝犹如王者降临一般的霸道,没人能揣测出他的心里,现在在想着什么。

    而父亲,依旧站立在我的跟前,我颓然的躺在地上,身T疼痛难耐,但此刻,看着父亲的背影,我只觉得,那像是一座巍峨的大山一般,温暖,而又充满安全感。

    只是,我的父亲,他生平有难以启的坎坷经历,这使得他本身身上就流露出一丝沧桑的意味,而,在看到我被林萧致残甚至差点丧命,他又不得已和林萧打了一场之后,此刻,他的背影看起来,更是增添了一丝落寞之意。

    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如此的生死相残,他这个做父亲的,心里怎么能好过。

    造化弄人,本来,眼看我成了冠军,已经是既定的家主继承人了,可转瞬之间,一切都改变了,我冠军的名头没了,就连我的四肢,也都废了。我的父亲,也跟着哀伤起来,而这一切,都是不按常理出牌的林萧所为,他简直逆天!

    疼痛,已经让我的身T失去了知觉,林萧这般对待我,已经完全超乎了比武的范畴,他先要我生不如死,又真的要我死,哀,莫大于心死,到了这步田地,我的心,已经坠落到了深渊。

    但,我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我想要知道,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在这一刻,全场如死一般的寂静,林萧和父亲就这样相对而立,他们互相盯视着对方,谁都没有开口先说话。

    而观众席上所有的人,从林萧弄残我的那一刻起,他们就看傻眼了,随后,又见识到了林萧威猛的表现,和我的父亲对打,他们已然目

    瞪口呆。

    林家家主大选,陡然间,变成了我们宗家一脉的家事,不仅我们J个当事人内心复杂,就连这些看众,都无比的揪心,但,在最为激烈的此刻,他们都识趣的没有说话,全场一P哑然,静静的看着擂台之上。

    此时,我所能够听到的,只有自己粗重的喘X之声。

    良久之后,终于,林萧经受不住我父亲的目光,他移开了自己的视线,但他,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

    他的笑意,不像他的为人那般霸道与倨傲,其中多了一丝惨然,还多了一丝畅快,这一切,都只是在他的一个笑之中,表现的淋漓尽致。

    所有人都搞不清楚,林萧的心里在想着什么,他行事乖张,X格非常的深沉,作为更是等同逆天。

    然,终于,在他一番畅快的大笑之后,他对我父亲开口了,道:“父亲大人,我是最后的冠军,你是否应该宣称,我是下一届家主了!”

    说这话的时候,林萧似乎忘却了刚才自己与父亲之间的勇猛打斗,而,他这话是对我父亲说的,但,他的目光,在此刻却是扫视到了我的身上,从他的眼神之中,我读出了一种深刻的意味,那就是,轻视,其中,还夹杂着一丝仇恨之意。

    我更加的不明所以了,为什么我的大哥非要置我于死地,为什么他对我是如此的轻蔑,又如此的残忍,就算是为了家主之位,也不必做到非杀我不可啊。

    在疑H的同时,我的心里,更加确定了一件事,那便是,林萧,定然就是京城四少之首。也就是说,他一直藏在暗处,他,早就想杀我!

    我的牙,情不自禁的打起了颤,我恨,我恨林萧的残忍,我恨林萧的冷酷,我更恨他这莫名其妙的轻视与仇恨。<script>s11();</script>

    显然,我的父亲,也感觉到了林萧看我的那目光中所包含的东西,他发出了一声重重的叹息,继而开口道:“我可以容忍你多年的欺瞒,我可以任意你当家主的决心,但,不管怎么说,林枫是你的亲弟弟,你不该这样对待他。”

    听到这话,我本以为林萧会有所动容,但,我没有想到,他笑的更加恣意了,父亲如此真实的一句话,但,落在他的耳中,就如同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

    稍倾,林萧的笑声戛然而止,目光一冷,傲然道:“亲弟弟?如果你弃他于不顾,让他在外面安生的做一个废物,我或许会念及这一点血亲之情,但,你把他带回家族,还对他如此重视,你难道就忘记了我母亲是怎么死的,如果不是他妈,我母亲会死?扪心自问,你这个做父亲的,也要担责吧!”

    以往,林萧在父亲跟前,态度从来是恭恭敬敬的,但刚才,他对我狠厉,还与父亲打了起来,他跟以前的林萧已经完全不一样了,甚至到这一刻,他还当众责怪起了父亲。

    而我,在听到林萧的这番话以后,立即,我的心里就翻起了巨L,虽然,我早就知道,林萧和我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我也知道,他的亲生母亲,早就不在世了,但,我打死都想不到,他母亲的死,居然是和我的母亲有关!

    难怪,难怪林萧要这样的置我于死地,原来这一切,还是和我那个神秘的母亲有关。

    此刻我的心境,说不出的复杂,我已然忘了身T的疼痛,我将重心转移到了我母亲这事上,而这事,只有我的父亲,能给出答案。

    这时,父亲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黯然道:“这件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但你把仇恨,转嫁到林枫的头上,是不对的,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林萧闻言,不禁冷哼了一声,道:“事已至此,我没杀死林枫,已经是对他的仁慈,而今,是该传授我家主之位的时

    候了,我知道,你是想要立林枫这个弃少作为家主,但,没有用的,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还只是一个废物。”

    听到这话,我的父亲,又不禁发出了一声叹息,他知道,林萧已经回不了头了,再也不是那个只善文的乖儿子了,而是一匹脱缰的野马。

    纵然,我的父亲,实力比林萧高上那么一筹,但,林萧狂肆的心,已经无人能挡。

    而,就在这时,有J道身影走上了擂台。

    这些人,我认识,都是我们林家的老资格,是我爷爷辈的,在家族里面,他们的地位形同长老,一般的情况下,他们是不会出头的,即便家主大选,他们也只做看客。

    但,这样的场面,他们坐不住了,也看不下去了,所以,他们走上了擂台。

    其中有一位资格最老的长老爷爷,对父亲道:“家主,林萧手段有过之,但,林家多年传承下来的规矩不能变。”

    听到这话,我就知道了,他们上来,一是要打破此刻父亲,我,林萧三人造成的僵局,二是要宣布新的家主了,而新的家主,必然就是林萧。

    如果没有林萧闹出来的事端,如果我没有变废,就算是我拱手相让这家主之位给他,我也不会皱多大的眉头。但此刻,林萧如此逆天,对我如此残忍,我已然成了一个废人,而他,一步登天。

    这强烈的反差,使得我情不禁的就吐了口鲜血出来。

    见我吐血,父亲终于有所动容,他撂了一句:“你们看着主持吧!”<script>s11();</script>

    话音一落,他便抱住我,迅速的冲下了擂台,大声喊着,让候备医疗队过来。

    我的心,很痛,有对和家主之位失之J臂的痛惜,有对林萧这个亲哥的残忍的痛恨,有对我自身变成残废的痛恨,更有着至此还不明关于母亲的一切的痛,但,被我的父亲给抱在怀里,我感觉很踏实,在他伟岸的X膛之下,我的心,变茫然了,难道?我林枫,这辈子就注定如此了?

    这时,台上的林萧,被人宣布,成为了林家新一代的家主,他正接受着无上的荣耀和尊崇。

    而我的境况,恰恰相反。

    父亲抱着我到了台下,医疗队立马冲刺了过来。

    这医疗队人员,其实就是J个担架人员,和一位医生,这名医生,是林家的S人医生,挺德高望重的,在医学界有很大的权威。

    在父亲把我放到担架之后,医生查看了下我的伤势,随即,他便情不自禁的倒chou了口气,像是在告诉我的父亲,又像是喃喃自语,道:“废了,彻底的废了!”

    闻言,我破碎的心,不免又是一恸,林萧的荣耀,我的变废,简直是鲜明的对比,自此,我和他之间,真的成了地与天的差别。我心中一岔,差点晕厥了过去。

    而这瞬,父亲突然蹲下身,细细的检查了一下我的手和脚,渐渐的,他的表情变得越发黯然,他的眼里,甚至泛起了泪花。我岿然如山的父亲,他居然,为我而哭了。

    在林萧风光的映衬下,我们这边有的,只是父亲的眼泪,我的痛愤,医生的叹息,这个瞬间,我感觉,仿佛头顶上的天空都暗了,而我的心,也彻底的绝望了,我的双眼,再也支撑不住了,就要无力的合上。

    但,在我闭上眼的那瞬,突然,一道悠然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中:“他,不一定废了!”

    这声音,听起来十分耳熟,而这话,更是让我的心猛然一颤,我不由的睁开了眼,正好看到,一道踪影,飘忽着进入了我的视线,她,居然是面纱nv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