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伐毛洗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都市强者有声小说,要看小说在线收听!
    你的母亲!

    这四个字,犹如一颗重磅炸弹,瞬间让我的心C澎湃,我完全没有想到,我一直苦苦想要寻找的神秘母亲。竟然就和这个神秘的面纱nv孩有关。

    我虽然没有见过我的母亲,但,她却可谓是我生命中的中心人物,一切似乎都和她有关,黑夜组织,和小玥背后的势力,对我母亲都无比的关注,而我的父亲更不用说,他变得这样沉默寡言X情寡淡,也是和我的母亲有关,似乎所有的疑问,都只有从我母亲那里得到解答。

    母亲和面纱nv孩同样神秘,而她们神秘的面纱,即将就要揭开了,此刻我的身子无法动弹,但我的心。真的激动的要跳到嗓子眼了。

    而,面纱nv孩,表现的则是十分的淡然,她似乎早就料到我会如此表现,但她,并没有给我过多心理活动的机会,继而,她再次开口道:“至于我的身世来历,暂时还无可奉告!”

    面纱nv孩的话,立即让我从愣神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我激动的心,忽然就怔了一下。看来,神秘终归是神秘,想要揭开她神秘的面纱,并不是那么容易,我也知道。面纱nv孩的身世一定很特殊,她现在不方便告诉我,我也不敢强求,但趁此机会,我还是问出了我最想问的问题:“我的母亲,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闻言,面纱nv孩身形顿了下。虽然隔着面纱,但,我不难看出,她的表情。一定是怔住了,这让我感觉无比的好奇,难不成,我的母亲在什么地方,都是个避讳?

    就在我思忖之际,面纱nv孩开口了,她轻声道:“这一点,暂时也不能够告诉你。”

    听到这话,我不免有些着急,搞老搞去,怎么什么都无可奉告,这不等于我白问了,我强忍住心焦,尽量平静的问她道:“为什么,你刚才不是说,我想问什么都可以问吗?”

    面纱nv孩发出了浅浅的笑声,继而对我道;“我说我可以给你解答,但,这并不代表,对任何问题,我都有一定的义务和必要给你解答。”

    这话,听得我有些无语了,看来,她说的为我解H,也只是在特定的某些事上,并非是所有事情,她都愿意对我开口的,若是违背了她的心愿,就算是我问出来了,也没有答案。

    G脆,我识趣的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话锋一转,我又问她道:“我母亲曾给我留下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后来被陶婉馨给偷去了,她说,东西最终被你给拿走了,有这回事吗?我想,这个问题,你应该能回答我吧!”

    说这话的时候,我的眼睛紧紧地盯在面纱nv孩的面上,纵然,我根本看不到她的脸,但,我依旧这么看着,因为,我的母亲给我留下来的那件东西,实在是太过于重要了,有两方大势力争相想要得到,更重要的是,这件东西,既然是我母亲留下的,定然非同寻常,或许,我可以通过这件东西,找到我母亲的下落。

    而,其实我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那便是,如果这件东西,真的在面纱nv孩手中的话,我希望,她能够还给我。

    面纱nv孩稍稍沉Y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没错,这件东西,的确是在我的手上,但,现在还不是J给你的时候,你先把伤养好了再说。”

    要我先把伤势给养好了,才能够给我?

    这让我无比的诧异,但,面纱nv孩不会欺骗我,我的内心,在无形之中,对那件东西更加的期待了。

    而,就这么说话的一会儿工夫,我的身T,便感觉到了吃力,不仅疼痛,还有种饥肠漉漉的感觉。

    我在参加林家家主大选之前,

    就一个人过了近乎一个月的乡野生活,伙食十分的清淡,而今,我经历了一场垂死的挣扎,又昏迷过去了两天,都没有任何的进食,此时的我,整个人的身T,不仅疼痛难耐,还毫无力气。

    跟有心灵感应似的,这个时候,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接着,一道俏P的身影走了进来,是BB糖nv孩,她的手中,拿着一个碗,上面冒着热腾腾的气。

    在我饥肠辘辘之时,BB糖nv孩如此及时的给我送吃的来了,顿时,我便口舌生津,好想吃她碗里的热腾腾的东西。不过,我现在双手都废了,根本没法吃。

    好在,BB糖nv孩,虽然生X调P,但,她为人还不错,给我端来了吃的,还喂我吃了起来。

    而面纱nv孩,她已经站的稍远,没有再出声。对于她这一点,我也习惯了,她生X淡漠,刚才能够回答我的J个问题,已经是非常的难得。

    随后,面纱nv孩走了出去,BB糖nv孩继续喂我吃东西,其实,吃的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就是米粥,非常的清淡,我是一个练武之人,虽然我内心的心境,在许多事物上,已经能够做到清心寡Yu了,但,这饿的无力的时候,怎么能够不吃R呢?

    BB糖nv孩似乎看出了我的不满足,没待我开口,她便直说道:“有的吃,还有人照料,你就知足吧!现在觉得清淡啊,以后保管你吃重口味的。”

    闻言,我微微错愕,忍不住就开口问道:“什么意思?”

    但,BB糖nv孩只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并没有作答,喂我吃完了粥,她便径直离去了。

    我,依旧在床上躺着,一个人的时候,四周显得特别的安静,而我的头脑,也渐渐的清醒了,心里,却满怀心事,虽说,生命可贵,我能够在危难之中,保下了X命,已经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情,但,我依旧,一点也不甘心。

    林萧,纵然他是我的亲哥哥,但,他对我的所做所为,已经超越了我的底线,对于他,我已然在心里,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可是,林萧那么强悍,如今更是身居高位,甚至,我都怀疑,整个林家,会不会都在他的旨意之下,将矛头对准于我。

    我叹了口气,看看自己的模样,内心无比的凄苦。

    不过,面纱nv孩既然说我还有救,我不会变成残废,那么,她自然就不会放任我在这里,想到这,我不免有些好奇,她会怎么样救助我,为此,我隐隐的多了一丝期待。

    为了让自己振作一些,我抛却了诸多痛苦的思维,将心思放到其它的一些事情上,渐渐的,我的大脑里,我情不自禁的浮现了众多人的身影,在我的大本营,风爷雷神他们,正率领着一G小弟在那里,我有多久没和他们见面了,但不知,他们是否知道我此刻的情况。

    后来,我又想到了,我的父亲,虞芷蕴,穆爷爷,甚至,已经化名“空心”做起了尼姑的陶婉馨太多的太多,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的思维,变得一P混乱,最终,我又不自觉的昏睡了过去。

    这一觉,我一直睡到了晚上,但,当我一睁开眼的时候,我便看到,有一道身穿素衣的nv子身形,正立在我的床前,我一看就知道,她是面纱nv孩。

    只是,虽然隔着面纱,但我依然感觉得到,她正怔怔的看着我,这让我心里有点摸不着边,她,想要G什么。

    看我醒来了,面纱nv孩才恍然回神,继而,她开口对我道:“林枫,你做好准备了吗?”

    听到这话,我下意识的就想到了,她要给我治疗一事。我的内心,不由的激动了起来,当即,我便狠狠地点了下头,道:“准备好了!”

    J乎是我的话音一落,面纱nv孩便弯下身,手上一动,抓住了我的手臂,对我道:“你的四肢,在被林萧弄废之时,已经错位,现在想要治疗,必须要纠正过来。可能会比较疼痛,你要忍住。”

    我愣了下神,但,随即我便明白了面纱nv孩是什么意思,只是,还没待我开口,她抓住我手臂的那只手,便猛地一用力,只听“咔擦”一声,我的手臂,居然被她给折了下。

    面纱nv孩的动作非常的快捷,而且,我也没看出她是如何用力的,她竟然就使出了这么大的力气,但,我的心里,现在根本来不及疑H太多,因为,疼痛,已经猛烈的向我侵袭而来,我感觉,自己的这条手臂,疼的都不像是我自己的了。

    而,面纱nv孩的动作,却不仅于此,折了我的这条手臂之后,很快,她又对我的另一条手臂,施以同样的手法,继而,是我的双腿,这还是面纱nv孩第一次如此实质X的跟我的RT有所接触,但,这一接触,她也实在是太“残忍”了。

    这就等同于,我在擂台之上,被林萧折断四肢所产生的痛苦,此刻,我又再次尝受了一次。

    疼痛,无比的钻心,我的额头上,身T上,都冒出了冷汗,我牙打着颤,最后,我索X咬住了自己的舌尖,就连舌头都被我给咬出血来了,但,我愣是没有叫出声来。

    不过,等面纱nv孩折了我的双手双脚之后,我实在难以忍受,直接就晕厥了过去。

    这已经是我在经历了悲惨遭遇之后,第三次的昏迷了。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我才悠悠醒过来,这个时候,我整个人,竟然处在一个大木桶里,这个大木桶盛满了水,还有一些我知名的,不知名的C,这似乎是YC,因为,空气中弥漫着一G非常浓郁的中Y味道。

    显然,这桶里的都是Y水,而我现在,正是在泡Y澡。

        这是在给我治疗么?

    这么一想,我心中忽然一动,因为,我发现,我先前接连两次经历惨痛扭折的双手双脚,此刻,竟然不像以前那么疼痛了,就连我的身T,也有一种说不出的舒F之感。

    虽然,我的四肢,现在还没有完全的恢复知觉,还完全使不上力气。

    但,这种畅快的感觉,让我明显的感觉到,我的伤势,正在恢复着。

    这真的是太神奇了,我在惊讶之余,内心又多了一丝雀跃,这是希望之光渐渐变亮的喜悦。

    就在这时,“吱呀”一声,木门开了,一道彪悍的身影走了进来。

    他,是那个总和面纱nv孩在一起的黑发老者,此刻,他的手中,正端着一个盘子。

    在浓郁的Y味氛围中,我敏锐的嗅觉,顿时,就闻到了一G子血腥味,还带着点腥臭,十分的难闻。

    而,这名黑发老者,亦如他以前在我面前所展现的那样,不言不语,直接就将盘子送到了我的跟前,我这才发现,上面是数个带着血的胆,看样子,是蛇胆。

    顿时,我的心里,就涌出了一丝恶心的感觉,因为,这黑发老者,把盘子送到我的跟前,他所表达的意思,再为简单不过,就是要我吃了这J个蛇胆。

    这些蛇胆,有大有小,看到它们,我就情不自禁的联想起了它们本身那细长的身躯,这样如同茹mao饮血一样的吞食,我怎么能够吃得下?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BB糖nv孩喂我吃粥的时候,说什么以后就要重口味的话,原来是这层意思。

     

    ; 见我这眉头皱起,很反感的样子,黑发老者试着劝解道:“吃了它们,对你的伤势有好处!”

    闻言,我不免有点诧异,这蛇胆,怎么会跟我的伤势有关?

    不过,我已经成了一个废人,现在,进行治疗,要用不一般的手段,也在情理中。

    而,我这才刚刚有所醒悟,不待我反应过来,黑发老者直接将盘子倾斜着扣到我的嘴边,立即,蛇胆全部滑入了我的嘴里。

    纵然,我已经明白了这一层用意,但,那G腥味,那G血味,还是让我忍不住直恶心,恶心的想吐。

    但,好在,这一过程,并没有持续多久的时间,很快,蛇胆就被我吞进了肚子里面,只是,我的口中,仍然还回旋着瑟瑟的感觉。

    而黑发老者,把蛇胆灌给我之后,随即就离开了此地,只留我一个人,静静地泡着Y澡。

    在接下来的许多天,我基本上就没和这水桶分开过,我的身子,一直在泡着Y澡,久而久之,我也就习惯了这样的味道。

    Y水,大概一星期换一次,每一次,倒出去的Y水,和放入其中之时,都有很大的不同,很显然,倒出去的水,颜Se变淡了。我知道,这是因为,其中的Y力,被我给吸收了的缘故。

    而这带来的直接效果,便是,我身上的伤势,在慢慢地复原着。

    先是我的疼痛被减缓,继而,我的知觉开始恢复,最后,我的身T,感觉到了力量,我那原本残废的双手双脚,也渐渐有了力量,而我的整个身T,则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充沛力量。

    这种感觉,是长时间的积压,无形之中汇聚而来的,但,我感觉非常的真切,就好像,我的身T经受了伐mao洗髓一样。

    难道说?这Y水,不仅能够缓解我的痛苦,治疗我的伤势,还能够改善我的T质?

    我发现,由于长期泡Y澡的缘故,我身T的P肤都有些变了,变得有些发H,这是Y水的颜Se,上面,隐隐还散发着Y水的味道。

    这Y水,当真是太神奇了,居然有如此强大的疗效,这一点,真是完全地展现出了中Y的神奇作用,不愧是我们泱泱中华的传统瑰宝。

    每次给我换Y的都是黑发老者,并且,他经常给我带来一些蛇胆,兽R,给我补充力气和营养,促进我身T的康复。

    反倒是BB糖nv孩,和面纱nv孩,她们鲜少在我跟前露面,不过,我知道,这并非是她们对我的懈怠,我泡的这Y水里面,中Y种类复杂,定然就是她们为我C办的,他们的含辛茹苦,我默默记在了心里。

    这样的时光,一直持续了近乎三个月左右,到这时,我感觉自己的双手双脚,能够活动自如了,已经没有了半点疼痛和不适,只是,因为我长时间的不动作,显得有些僵Y而已。

    终于,我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选择在了Y光明媚的这一天,走出了这间茅房,到了山谷里。

    现在,已经是春天的末梢,整个山谷,充满了绿Se,清新盎然,春代表着新生,而深春,代表着生机,就如同现在的我一样!

    看着漫山春Se,我忍不住打了一通拳。虽说,因为长时间的不动作,我的拳法,略显生疏,但,我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却是无比的充沛,无形之中,我整个人,都散发出一G子强猛的气势。

    而,就在我沉浸打拳之时,面纱nv孩找上了我,她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接就对我道:“你恢复的很不错,现在,我可以把那件东西给你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