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母亲留给我的东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都市强者有声小说,要看小说在线收听!
    此刻,我是背对着面纱nv孩的,而,之所以能够感觉到来人就是她,是因为。我对她有一份独特的感知。

    这些日子以来,我虽然没有动作,只是泡Y澡,但,我的武术境界并没有降低,反而,还有了一丝巩固,感知能力很强。

    不过,面纱nv孩一开口,我的身形,立即就顿住了,我的心C,也开始澎湃了起来。

    她说的那件东西,我自然知道指的是什么,很显然,就是我母亲留给我的那件东西。时至今日,她终于舍得拿出来给我了。

    我毫不犹豫,倏然转身,看到了面纱nv孩,她,依旧是素装淡裹,周围的绿意,给她做了很好的映忖,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宛若仙nv一般。

    一瞬间,我看的有些痴了,但。很快,我关注的重心,便放到了面纱nv孩的手上。她的手中,正拿着一个古朴的本子,好像是一本书。但,光从它的表面,我就看出它的不同寻常。而显然的,这就是我的母亲留给我的东西了。

    我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上前去,从面纱nv孩的手中,直接把这个本子给拿过来了。

    面纱nv孩没有阻拦我,也没有说什么。

    我拿过本子。自己就翻看了起来,而,令我诧异的是,这不是什么本子。是一本秘笈,而且,好像是武功秘籍,名字叫做《引T术》。

    我的母亲留下来给我的,而且是无比郑重的让穆爷爷保管,不到时候,不能让我观看的东西,我有过各种各样的猜测,但,我没有想到,它居然会是武功秘笈。

    引T术,这是什么武术?

    我迫不及待的就翻看里面的内容,但,令我诧异的是,这本秘笈,并没有写什么过多的东西,上面书画的不过是一些人物图P,而且,所画的这些人物姿势,非常的奇特,每个姿势下面,还有一些备注,例如姿势的要诀,还有呼吸的方法。

    没多会儿,这一本秘笈,就被我给匆匆翻看完了,我惊愕的发现,这本秘笈,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很难想象,就是这些个动作,能有什么好练的?

    虽说,我之前被林萧废了双手双脚,但,我学习武术,也有不短的时间了,重要的是,我练武练的比较疯狂,在境界上,所取得的成就,算是很高了。

    而,以我的眼光,很难看出,这本秘笈,有什么过人之处,甚至,我都怀疑,它是不是比一套拳法,来的重要!毕竟,拳法,还可以攻击人,而这引T术,我看不出如何应敌。

    难道,我母亲留下来给我的,就是这么个东西?

    我实在看不出,这有什么值得夜组织,还有小玥背后的势力,费尽心思想要去夺取的。

    但,面纱nv孩不可能骗我,这应该就是我母亲留下来的东西无疑,而,我的母亲,也不可能骗我,那么,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要诀,我忍不住将目光投向了面纱nv孩,对她露出了疑H之Se。

    面纱nv孩看起来总是那么的淡然,就好像,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能够让她激动似的,她就那么静静的站着,直到我对她露出疑H之Se,她才终于开口,对我道:“你是不是认为,这《引T术》是个很简单的武术?甚至,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地方?但,等你真正练习的时候,你就知道它的可贵之处了,失传了那么久,我还没有听过,有J人能够完全将它给练出来的。”

    闻言,我不禁讶然。

    面纱nv孩的实力,是何等的强劲,我不知道,但,她的实力,亦如她的来历和身世一样,神秘无比。连她都说秘笈非同小可,那这引T术就自然有它的过人之处。

    想到这,我便暗暗下决心,定要好好的练习。

    但,我还是禁不住的问了面纱nv孩一个问题:“那,为什么以前不把这本秘笈给我,如果早点给我的话,我岂不是就可以早点练习了?”

    练武,宜早不宜迟,一个自小练武的人,和一个长大之后练武的人,会有本质的区别。

    一个是时间所带来的积累与感悟,另一个就是小孩的身T处在发育期,而大人的身T,骨骼,都已经定了型,难有高的成就。

    林萧和我,就是一

    鲜明的对比,林萧一面装作芊弱文人,一面偷偷地练武,他的勤奋,肯定不及我,但,他自小开始练武,成就自然比我要高。如果不是我本身的资质比较好,恐怕,我都难以有林家家主大选比武之前的成就,而,就算是以后我再勤奋的练习,估计,也很难再创新高度。当然,我现在经Y水伐mao洗髓了,那又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而,对于我的问题,面纱nv孩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我道:“这件东西,原本没在我的手上,是在别人的手中,他们是有机会给你看的,可为什么不给你呢?而当初,你的母亲留下东西时,为什么会特地有这样的J代?”

    听到这话,我猛地怔了下,是啊,这就是事情奇怪的地方,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

    但,没待我开口,面纱nv孩便直接回答我道:“那是因为,你以前的武术能力,以及所处的境界层次,都还不够,而今,你已经有了这样的基础,也有这样的能力,去学习这本秘笈了。”

    难怪,难怪当初穆爷爷J代风爷,不到一定的时候,不得把这东西J给我,原来是要等我的境界提升到一定层次才行,我相信面纱nv孩所说的,是事实,如果不是这样,确实没法解释这件事情。这么一来,这个问题,我也就了然了,而因此,我也相信了,这本看似简单的秘笈,一定有它的不凡之处。

    但,这件事放下了,我的心里,却隐隐的压抑着另一个想法,那就是,我的母亲,真的只是留下了这本秘笈吗?如果我没有特定的遭遇,没有走上武学这条路,那么,那么,她多年之前,给我留下的这本秘笈,不就成了一个空头宝物了么?

    眼看面纱nv孩就要转身离去,我压抑不住内心的疑H,赶忙问她道:“我的母亲,应该还留有其它的东西吧!不然,一本秘笈,也不会值得那么多的势力,费尽心思的想要去争夺。”

    面纱nv孩身形一怔,她没有否决我,也没有刻意隐瞒,她直接淡然的开口道:“没错,不过,那件东西,现在不是你能看的时候,以后再说吧!”

    说完,面纱nv孩不再停留,径直离开了此地。

    而我,内心已然遏制不住的激动了。

    果然,母亲还留了其它东西,并不止秘笈这一样。

    但,我依旧想不通,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值得夜组织和小玥那方的势力去费尽心思抢夺,又为什么现在不让我看到?

    我的心,狠狠地被这件东西给揪住了,但,面纱nv孩的脾X,我也能够了解,她讳莫如深,淡漠到了骨子里,如果她说不能给我看,任凭我口舌生花,想出千万种办法,也绝对是无法看到的。

    所以,想了想,我还是放弃追问了。

    我把目光,重新放到了这引T术上面。

    这一回,我没有像刚才那样,快速的翻阅,而是仔仔细细的看了起来,从面纱nv孩的话语中,我已经察觉出来了,这东西,非常的珍贵,因此,我索X不看后面的内容,直接从第一页开始练习。

    第一页就是起始式,姿势还不算怪异,就是并步站立,重心移至右腿,左脚向左提起,此时吸气,下落成开立步,此时呼气;两臂内旋,两掌分别向斜下两侧摆起,掌心向后,此时吸气,两腿微屈,同时两臂外旋向前合抱于腹前,此时呼气。要求全身放松,平心静气,顺项提顶,沉肩垂肘,意守丹田。

    这起始式,并不算难,以我现在的能力,很容易就做到了,只是,在我照着起始式做了之后,我才发现,这《引T术》的不同寻常。而,起始式,不过是为后面的真正练习做准备。

    下面的姿势是两手托天理三焦,慢动作摆起来容易,但是要是快动作做起来,再配合呼吸,非常的困难。

    没一会儿,我就感觉非常的吃力,身上的衣F,都被汗水给打S了。

    就这一式,我足足练习了三天,才拿了下来。

    而后面,还有六式,每一式之间看起来毫无联系,但,实际上,每一式,都是为下一式做准备。

    慢慢的,我竟然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将这些姿势给吃透。

    但,将这些姿势连贯X的动作起来,我又犯难了,于是,我又花了半个月的功夫,最终才有

    所小成。

    越是有了成就,我越发现,《引T术》,它所包含的武功内涵,不像它的名字这般简单,这其中,包含了许多的东西。我以前跟风爷练习的腿功,讲究的是步法,那么此般,《引T术》给我带来的就是身法,我的身T,可以做到像步法那样,随心所Yu的各个方位动作。

    到这时,我的武痴精神又焕发了出来,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无法自拔。尤其是,林萧在我心里埋下的仇恨的种子,发芽、成长,使得我愈发的想要奋发向上,最后,我甚至,抛却开了我所有多余的心思,只潜心练武。

    接下来,我再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终于将《引T术》完全给拿了下来,随后,我又将我所学的其它武术,糅合到这里面,最终,我愕然的发现,每一门武术之中,居然都有《引T术》的影子,似乎,它是每一门武术的基本,又是每一门武术的升华,只是,它看似简单,练起来却无比的困难而已。

    我的身T,本来已经废了,但,经过治疗,变好了,在同时,经过Y水的浸润,中Y被吸收进了T内,我的身T,由内而外的发生了改变,达到了真正意义上的脱胎换骨,彻底的改变。

    如今,我又学习了《引T术》,我感觉,我的实力,与以前相比,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甚至,我已经有信心,能够打得过林萧。

    养伤和萃T,用了三个月。

    练武,又用了接近三个月。

    自我离开林家到现在,足足有半年之久了。

    虽然说,这半年来,我一直压抑着自己的诸多心思,但,有些东西,越是压抑,越会滋长,到这时,我已然生出了想要出去的念头。

    练武,本来就是为了练以致用,何况,我要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也不会有太大的进步。最主要的,外面,还有许多事等着我去做,想到那些人,那些事,我出去的心,越发的迫切。

    于是,在半年后的这一天,我主动的找上了面纱nv孩,刚好,发老者与BB糖nv孩也都在这里。我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就和他们说,我想要出去。

    令我诧异的是,面纱nv孩什么都没有多问,竟然就这样答应了我。

    而我,也没再多话,在征得面纱nv孩的同意后,我立即就去了山谷之中,打了一些野物,回来跟他们三人,一同分食。

    甚至,就是在吃饭的时候,我们也没有说过多的话语,除了俏P的BB糖nv孩,会忍不住说一些不着边的话,我和面纱nv孩,以及发老者,都不太喜欢零碎的言辞。

    但,J个月来,我被他们拯救,受他们照料,我先是感激,后来,就化作了感情,这份感情,早已经融入到了我的血水里,没有他们,就没有我,这份恩情,我林枫,此生难忘。所有的一切,我都放在了心中。

    我知道,面纱nv孩清楚我的许多事,也明白我迫切想要出去的心,所以,她才会毫不犹豫就答应让我离开,而我,并没有告知他们我具T离开的时间,我想就这样悄悄的走,以免伤春悲秋。于是,在当晚,我选择了不告而别,一个人独自离开了这处地方。

    到了山谷之外,我来到了一P夜市之中。

    我在一个小商城,买了一部手机,随即,我第一个拨了林家管家的号M。

    眼下,我最想知道的,是父亲的情况,毕竟,林家已经易主,而林萧,又对我充满仇恨,我不知道,父亲在这样的林家,能否如从前那般,恬淡安然的过自己的生活。

    很快,电话就被接通了。

    听到管家的一声喂,我立马就开口道:“是管家吗?我是林枫!”

    立即,电话那头传来一道深呼吸的声音,显然,管家知道是我以后,震惊了,但紧接着,他便有点急促的对我道:“少爷,你终于出现了,你还好吗?没出什么事吧?”

    我轻声应道:“我没什么事,很安全,我想知道,我父亲,他还好吗?”

    听到这,管家突然长叹了一口气,他略显无奈道:“唉,少爷,你没事就好,可是,你千万别再来京城了,很危险。林萧都把老爷给囚禁了,如果他知道你回来了,一定会杀了你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